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神凰不为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未来的安王妃?

神凰不为徒 寞然回首 2011 2020.03.09 20:00

  秦朝云只是看着她笑,既不回嘴,也不听话退散。

  反倒是小春子比较怕采荷,乖乖缩了脖子,下意识地往即墨渊身后躲。

  采荷看秦朝云不回嘴,觉得自己占了上风,就更来劲儿了,直接指着秦朝云的鼻子开始教训起来:

  “你以为你是谁?长得漂亮就能当饭吃吗?这里是安王殿下,要送给心上人的宅子。

  啊,我想起来了,你以前不是总跟安王殿下发嗲吗?你也是来看我们未来的王妃吧?”

  大历国大皇子南宫宸,天赋异禀,九岁就被封为安王。在民间素有贤名。这是大历国人都知道的事情。

  听着采荷的讲述,秦朝云陷入沉思:究竟是谁让她有这个误解?还是说南宫宸故意想做些什么?

  现在这么一搞,如果她入住素水居,就是默认了跟南宫宸暧昧不清?以后说不定还能被传出点什么,说她是被安王抛弃之类的话。

  就算她秦朝云性格豁达,不是那么在乎虚名的人,也不愿意被人利用,陷入这些有目的绯闻。

  就在这时,安王南宫宸已经骑着他雪白的浮云马,身后带着一小队身着银甲的卫兵,煞有气势地停到秦朝云面前。

  礼节标准的下马动作,脸上适度的淡淡微笑,都给人一种亲和又不失庄严的感觉。

  原本前来洒扫的宫女们,早已经一窝蜂一样,围在门口,远远地看着,捂着嘴就差尖叫了,彼此交换着眼神:好帅、好帅。

  秦朝云腹诽不已:帅吗?明明我们家即墨先生更好看、更有内涵、更有气质!你们有没有点鉴赏能力?就知道盯着浮夸的东西看,南宫宸也就穿的华丽点罢了!

  采荷看到南宫宸,感觉整个人都变了,从刚凶巴巴的姑姑,变成了怀春少女,声音也是柔得仿佛能挤出水来:

  “安王殿下,素水居已经按照您的吩咐,里里外外打扫干净。”

  并没有采荷料想中的夸赞,只有安王殿下冷着脸的询问:

  “你叫什么名字?”

  “宫女采荷。”

  “拖出去,乱棍打死。”南宫宸依然是面无表情的下令。

  “安王殿下,饶命啊。采荷不知犯了什么错?”

  “犯了什么错?是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对灵者不敬?愣着干什么,不用拖出去了,就在这里。”

  南宫宸一声令下,自有一众身穿厚重银甲的护卫,叮叮哐哐地上前,机械地架起哭喊求饶的采荷,就只等南宫宸一声令下,就准备开打。

  南宫宸倒是不急了,玩起了变脸,那张肃然的脸,突然就变得如春风一般温和怡人,微笑着跟秦朝云打招呼:

  “朝云妹妹,我的处置,你可还满意?”

  听到南宫宸这么说,那边被按住的采荷,也发出杀猪般的求救声,求着秦朝云救她一命。

  十几岁的女孩子,一般涉世未深,都是同情心泛滥,看到这种场面,不管是真的心软,还是出于面子方面,都会替采荷求情。

  “你打狗也好炖狗肉也罢,都是你的事儿,与我何干?不过这个狗咬人,不是打狗就能解决问题,最终还是得狗主人负责,你觉得呢?”秦朝云不屑地撇撇嘴,并没有如南宫宸所愿地帮采荷求情。

  “是我们南宫家管教宫人无方,倒是让秦师妹和即墨先生见笑了。”南宫宸的脸皮,向来很厚,这种时候还能谈笑风生,然后转身下令:

  “还愣着干什么?动手!”

  “别打!别打!”还是封箬横看不下去,急匆匆地出面拦阻:

  “素闻安王殿下仁慈,就饶了她死罪吧。”

  封箬横虽然年轻,在大世家长大的少爷,可没那么泛滥的同情心,一个宫女的死活与他何干?

  他开口求情,只是因为:今日是秦朝云乔迁之喜,门口见血不好。

  南宫宸一定是故意的,以前他准他喊一声宸哥哥,只有很亲近的人,才能这么称呼呢。他还觉得满心骄傲,觉得宸哥哥就是完美的男人。

  今日所见,怎么感觉,他行事那么卑鄙呢?愿赌服输,有这么难吗?

  其实封箬横刚才就到了,刚好听到小春子误会了即墨先生和秦朝云的关系,吓得连忙用灵力屏蔽气息,躲在一旁,没敢出来。

  再之后,他也凑巧看全了他宸哥哥自导自演的这出戏。心里也是五味杂陈,都替他觉得丢人。

  宸哥哥怎么就这么输不起,比坏女人还坏呢?

  封箬横是实在看不下去,才跑出来给秦朝云解围。

  南宫宸大有深意地看了封箬横一眼,之后又换上他那招牌的、如春风一般的温和笑容,微笑着对封箬横说道:

  “六弟还是这么仁慈,既然你都开口了,我这个当哥哥的,怎么能不给你面子。至于这个奴婢怎么处置,还是交给秦师妹吧,毕竟我答应过她,这处别院,还有里面的所有人,都送给她了。”

  “这种破烂,也好意思送?”秦朝云嫌弃地看了一眼那边正吓得瘫软,被四个银甲扈从按住的采荷。

  没等南宫宸回应,秦朝云这边已经动手,都没看清她怎么出手,一团火焰已经一分为四地飞出,就像四道火箭,分别飞向按住采荷的那四个银甲护卫。

  银甲护卫这一身银甲,集华丽与实用与一身,对于一般的刀枪剑矢、半兽人利爪撕扯、甚至是灵力攻击,都有很好的防御作用,又不会很笨重,算是大历国最优秀的一批装备了。

  可惜,这么华丽的铠甲,在秦朝云的火焰中,居然开始变形软化。就像是连人带铠甲一起、丢进了炼器师的炼器熔炉。四人惊慌失措,只想赶紧把正在融化的铠甲拖掉,哪儿还顾得上管采荷。

  南宫宸连忙出手,漫天水雾,像是在那四人身上下了一场雨。效果煞是好看。

  可惜,中看不中用!

  一场雨,并不能解决他们铠甲融化的问题,顶多只是让他们身上的痛楚减轻了些。

  可是,已经开始融化的铠甲,很快就能变成灼热的液态金属,将他们灼伤融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