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神凰不为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斗毒

神凰不为徒 寞然回首 2072 2020.03.04 20:00

    “明日休沐,我会去接手素水居。”对于那个药囊,秦朝云比较随意地收了,反而对素水居更加念念不忘。

  看着秦朝云收起那药囊,南宫宸紧张起来,拦在秦朝云面前:

  “按照我们圣丹宗炼丹师的比斗惯例,若是不服炼丹比试,可以加一场斗毒。我想邀请你斗毒,赢回我的药囊。”

  “脸呢?”秦朝云白了他一眼:

  “你一个三境大灵师,跟我一境的小灵者斗毒?那你去申请啊,看看斗灵台会不会批准?”

  斗灵台有强制的跨境不允战规则,就是为了营造灵师的和平成长环境,防止有人恶意地以大欺小。这也是通天阁对人才的保护措施之一。

  而学院里又禁止私斗,如果不能上斗灵台,那这场战斗就注定没法发生了。

  斗毒,似乎有些不一样。

  “我们可以就在现场斗毒,让即墨先生继续把我的灵力境界压制就好。”

  “你确定?我可不敢保证,万一到时候出了什么意外,对你造成伤害,你又不依不饶怎么办?”秦朝云反问。

  “你放心,我下手一定会注意分寸。至于秦同学,你境界低,自然可以放手施为,生死勿论。”

  “这样啊,那你若是输了,又当怎样?你还出得起赌注?”

  “在下愿意出一万灵珠做赌注。”

  “你当我没见过灵珠?”秦朝云真是有点恶心这个男人了,占便宜都没个底线的,一万灵珠是来搞笑的吧?

  秦朝云扬了扬手中的药囊:

  “你不诚心就算了,我把这药囊送到天一拍卖行,看看对方能不能给我拍个十万灵珠出来呢?”

  “我身上只有五万灵珠。”南宫宸恨得牙痒痒。

  秦朝云耸耸肩:“那就再见喽。我凭什么要做亏本的买卖,冒着生死危险斗毒,还要接受不公平的赌注呢?”

  “大哥,答应她!”南宫雨灵突然开口:“剩下的五万灵珠,我出。”

  “你哪儿来那么多灵珠?”

  “我师傅给的。”南宫雨灵一脸的骄傲。

  自从南宫雨灵的生母宁贵妃死后,她就很得师傅南宫明书的喜爱,简直把她当亲闺女一样疼爱,百般优待不说,丹药灵珠这些资源也都很舍得给。南宫明书的全力支持,也是她敢跟秦朝云叫板的原因。

  兄妹俩凑了十万灵珠,就跟秦朝云开赌。

  因为斗灵台不准他们越阶挑战进入,就只能是在外面的广场上进行斗毒。

  即墨渊为两人分别设了结界,防止他们斗毒的过程中受其他人影响,也防止两人动用除了毒之外的其他手段。

  至于斗毒方式,就是一人给对方准备一盏茶,互相饮用下对方的茶。他们要斗的毒,都放在这一杯茶中。

  盏茶分胜负,就是常用的斗毒规则。

  双方都是在裁判监督下喝了茶,在独立的空间里,各自想办法解毒。

  裁判依然是即墨先生和费学究。

  费学究本来是拿了秦朝云的丹药,就准备去往通天阁的药阁去,但是听到两人斗毒,生怕有人害了他的宝贝学生秦朝云,又决定回来主持公道。

  秦朝云似乎很爱喝茶,喝了一杯毒茶之后,居然自己又在那自饮自酌。

  最让人无奈的是,她喝的茶,好像跟她送给南宫宸的毒茶,是同一壶的?

  哦,人家用毒高手,说不定可以在单杯里下毒,只要有些许变化,就会不同,倒是也没什么稀奇。茶是好茶,毒只不过是调味料罢了。

  反观对面的南宫宸,可就没那么有风度了。

  他现在就像是烧红了的大虾,满脸涨红、双目外凸,躺在地上浑身发红发热,不停地打滚。

  滚着滚着,总感觉好好的一个翩翩公子,就变成了个魁梧大汉。他的身材,莫名地长了一圈。

  斗毒,果然是凶险又可怕的事情。这里的学生虽然是灵者,大多都被保护的很好的少年人,既没去过战场也没见过血,顶多在虚拟的系统里进行战斗。

  这么现场的残酷画面,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

  看着南宫宸的惨况,不少人露出同情的表情,小声议论着,这一局南宫宸看来又要输啊。秦朝云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小姑娘,没想到下手也挺狠。

  这也不能怪秦朝云啊,斗毒本来就没办法控制,对方实力比她强,不全力以赴怎么成?

  南宫雨灵轻哼出声:“一群没见识的东西,毒这种东西,你们又懂多少?症状越是明显,就越是容易解救。越是那种看着没什么症状,反而越难。等着吧,谁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赢家。”

  “我只想看看,谁滚到最后。今天我还真是长见识了呢,滚啊滚地就能赢?”阳九梅调笑着回应。

  阳九梅和南宫雨灵向来都不合,这下又各自站队、针锋相对起来。

  场面也确实如阳九梅调侃的,秦朝云就一直在淡定地喝茶,南宫宸就一直在地上,像一只火红的烤虾一样翻滚。

  在一方认输或者被裁判营救之前,另一方也不能离开。斗毒这东西,若是都不能解毒,就看谁坚持的时间长呗。

  南宫宸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也知道秦朝云对他做了什么。他解不了秦朝云的毒,就只能熬,只要熬到秦朝云提前毒发,他就赢了。

  他能熬的住,秦朝云并没有对他下毒,反而是给了他一味重剂量的补药。说白了就是补过头,灵气外溢。

  这种东西,虽然无药可解,也不会立刻毙命,只不过狼狈一些罢了。

  为了输赢,一向好面子的南宫宸,也顾不得其他,就一直在地上翻滚。

  这一滚,就是半个时辰。

  秦朝云的一壶花茶已经喝完了,又换了一壶清新的果茶,还给即墨先生、费学究各送上一杯茶解渴。看人翻滚,时间久了也挺无聊不是吗?

  许是太无聊了,秦朝云还拿出她的那只,自称比四季逢春鼎更好的小神木鼎,开始炼丹。

  秦朝云一炉丹药都炼好了,伸了个懒腰,才朝着对面喊话:

  “你还打算继续熬下去吗?你的身体虚不受补,若是不立刻驱散多余的灵力,你虽然不至于爆体而亡,却会导致境界下滑,为了一场斗毒输赢,毁掉一生的资质,值得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