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神凰不为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 以身相许?

神凰不为徒 寞然回首 2030 2020.04.01 20:18

  感觉到秦朝云的维护,皮皮胆子也大了些,小声在秦朝云耳边告状:“他,坏人,吃兔兔。”

  “没事,没事了。”秦朝云伸手轻抚皮皮的耳朵。

  皮皮似乎很享受这种爱抚,还主动往秦朝云手心上蹭了蹭。喜欢主人,跟着主人准没错,妈妈跟她说过,有主人撑腰的小灵兽,生活才能一片光明,一定要提防主人身边的其他,其他什么来着?

  那也不能怪它,它已经很聪明了,那时候它还只是一颗蛋,妈妈就整天唠叨那么多,她哪儿记得住吗。

  反正不管了,这个人要跟我抢主人,就不行不行,主人是皮皮的!

  小家伙这么一想,就忍不住吐槽:“明明是皮皮救了主人,要不是皮皮,等他来了,主人都被人害死了。“乖啦,乖啦,知道你最有用。”秦朝云摸着兔耳朵,一边顺毛一边安慰。

  皮皮的来历,对她来说有些特别,其中承载的是芝麻前辈对她的期待和信任。芝麻前辈一生追随她的母亲,又随着母亲去冒险,将自己唯一的孩子留给了她,拖她照顾,这份情感,秦朝云又怎能辜负。

  对待皮皮,秦朝云注定不可能像是对待其他灵兽那样,反而像是对待自己的晚辈,多少带着些宠溺。

  灵兽都是很敏感的,更何况皮皮自带一些神兽血脉,又从小浸泡各种灵池仙药,灵性自不必说,否则也不可能一孵化出来,连开言草都不用,就能口吐人言。

  “主人,皮皮怕。有人要吃我。”

  “不会的,放心吧。他只是跟你开玩笑。”秦朝云又是一番安慰。

  “呵,没想到你倒是有些手段,看来,你也不需要我救。”即墨渊笑了,他是真的不想继续听这个娃娃音小兔子撒娇了。真的很有冲动揪着耳朵狠狠打一顿。

  “需要,当然需要了,装死只不过是缓兵之计,就等大人您这样英明神武的救星,救小女子于水深火热之中呢。”千穿万穿,马pi不穿,秦朝云连忙笑着回答。

  她心里,也是真的感激即墨渊,当感觉即墨渊要为了她打开杀戒的时候,她的心里多少有些感动。至少这个世上,她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老爸,感谢您帮我收了个好师弟!

  “所以呢?为了感谢本座的救命之恩,你是不是该以身相许?”即墨渊笑眯眯地看向秦朝云,只等秦朝云的反应。

  他早在南宫家地宫,触摸到秦朝云的脸,就知道这小丫头是装死,否则现在的南宫家地宫,怕是早已经被这位大人的怒火,夷为平地了。

  秦朝云没死,他所有的希望,又重新找了回来。又有人可以陪他几千年,又有人可以接替他掌管通天阁,他以后不用一个人了。有个同样命长的徒弟作伴,感觉真的不赖。

  当然,这件事也坚定了他的信念:一定要把秦朝云变成自己人!

  谁知秦朝云的回答竟然是:

  “阁主大人,不是小女子不愿意,实在是通天阁法令,严禁十八岁以下灵者婚配。小女子就算想以身相许,也是不可以哦。就算大人不想给小女子名分,那也得等我十六岁。”

  啊?

  即墨渊也愣住了。

  我只是想收个徒弟,谁想要你这颗还没熟的小豆芽菜?

  哦,好像也不怪别人,是他自己要人家以身相许的。

  问题是,我说的以身相许是什么意思,你能不明白?死丫头,一定是故意的!跟她说话就不能绕着弯走,否则能被她绕死在里面。

  即墨渊干脆开门见山地说了:“我的以身相许,是要你拜我为师。”

  “可是我有师傅啊。”秦朝云无辜地眨巴眨巴眼。

  “你师傅叫什么名字?”

  “幽荧。”

  “我不就是?”

  “……”秦朝云彻底无语了,堂堂阁主大人,耍起无赖来,怎么也这么难缠。

  “反正除了拜师,什么都可有。”秦朝云也干脆无赖到底了。

  “真的以身相许,都可以?”即墨渊一步步靠近,就那么站在秦朝云面前,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

  “是!”秦朝云咬牙回应。

  即墨渊的手抓着她的肩膀,头一点点靠近,再靠近。

  他的脸已经跟秦朝云的脸贴着,只要再靠近一点点,唇就能落在秦朝云的额头上。

  这样近距离的接触,秦朝云心里也是一阵慌乱,可她没有逃避,竟是闭上了眼睛。

  她,在赌。

  “出去!”

  即墨渊粗暴地推开秦朝云。

  很好,她赌赢了。

  即墨渊想收徒弟,又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情。

  秦朝云松了口气,搂着她的瓜皮兔,悄咪咪地溜出通天阁。

  秦朝云已经成了阁主大人的常客,这边驻守的护卫都习惯了,进入或许不能自由,看到她离开,都不会阻拦。

  而秦朝云离开的时候,又刚好遇到海老押着南宫明城、南宫泷月等人回来。

  鸡皮鹤发的南宫明城,看到秦朝云,就像是见了鬼一样,手指着她:“你,你,你。”

  南宫明城变化实在太大,秦朝云都没认出他,也没当回事儿。她反倒是更关心南宫泷月。

  “海老,请问您是要审理血脉置换的案子吗?”秦朝云很客气地给还老行礼询问。

  海老样貌与年龄相符,看上去很有长者威严,让人下意识地尊敬。

  被秦朝云这么客气地对待,海老心里很舒坦。毕竟秦朝云是要成为阁主亲传弟子的人,以后就是他的少主,也勉强能算是他的小师妹,他当然也得对秦朝云客气点。

  可是这么多人看着呢,他又不能太过,只能继续保持长者的威严,脸上又多了几丝微笑,和蔼地回应:

  “是啊,这次你受委屈了,阁主大人一定不会姑息凶手。”

  “谢谢您,我能跟您一起听审吗?您放心,我一定听话,不乱发表意见。”秦朝云乖巧地回应。

  “好啊,你就跟在我身边吧,可别乱跑了。”

  “谢谢,海老您最好了。”秦朝云如乖巧的晚辈,抱着她的小兔子,就跟在海老身边。

  不知道的,还以为秦朝云是海老的孙女或者徒弟什么的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