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神凰不为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华丽出场

神凰不为徒 寞然回首 2101 2020.03.01 20:00

  “嘭!”

  秦朝云是没事儿,那动手的香叶,所有攻击落在即墨先生身上。

  即墨先生人都没动,也没人看清他做了什么,突然出现在秦朝云面前,然后香叶就被弹出去老远,昏迷在地,被人扶了去治疗。

  南宫宸脸色很难看,打狗还得看主人呢,这叫什么事儿?

  还没完呢。

  即墨先生又面无表情地开口:“学院禁止私斗,来人,把她送去仇学究处,领罚三天悟道思过。”

  即墨渊是够狠的,疗伤的机会都不给人留下。

  香叶刚被南宫雨灵救醒,就被执法队的人架着,送去了藏书阁。

  很多地方的藏书阁,那被成为圣地,属于很高级的场所。

  但在通天灵学院的很多分院里,藏书阁是学生们的噩梦之所。

  因为这里的藏书阁,里面藏得大多是一本本理论图书、道德卷轴。除了那些老学究,谁看谁头大。

  这里毕竟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分院,藏书阁里怎么可能有什么秘籍,基本都是些晦涩的东西。就算有好东西,一般学生也接触不到。

  所以对学生们来说,最大的处罚不是别的,就是这种进藏书阁读书的精神折磨。

  进去消极怠工?

  不可能的。

  几位学究先生可无聊的很,难得逮到一个人,还不得往死里整?

  拿着书不读?

  也不可能。

  通天阁经过几千年发展,早就有了很先进的教学系统。对付这种不听话的学生,学究们也有一套——那就是灌音述书。

  说白了就是由学究们将书本内容诵读、解释之后,录制成录音,以先进的科学技术,保存在书中。

  受罚的学生,被关在藏书阁静室,会强制播放学究们为她寻找的书册。

  最可恨的是,一旦进入藏书阁的静室,所有灵力被封,想要反抗都不可能。

  想偷懒、打瞌睡不好好听书,自有爱书如命、尊重学问的学究们,狠狠地打板子把人打醒。

  头悬梁、锥刺股,在这里都不是梦。

  总之,大家看香叶的眼神,都是充满同情,这孩子要饱受折磨了。

  也是活该,南宫宸这个婢女这几天是狗仗人势,跳得太厉害,搞的他们圣丹宗多了不起一样。

  现在知道了吧?这里终究还是通天灵学院,还是这里的先生和学究们说了算。

  用学究们的话说就是:该让她多读点书,丰富一下她的精神世界。

  更有无聊者偷偷跟去,好学地在藏书阁溜达一圈,看到学究们给香叶找的都是历史类书籍,回来一宣传,大家都觉得她这次惨喽。

  且说南宫宸,此时脸色愈发难看,据理力争地跟即墨先生提出抗议:

  “明明是秦朝云同学先动手,香叶也只是护主心切,被动防御。就算要处罚,为何只处罚她一人?”

  “蠢。”即墨渊丢下一字,转头就走。

  “乖侄儿,别闹了。咱们通天灵学院,灵王导师拥有死刑之外、无视规则的处罚权。他想怎么罚,你还没资格质疑。”阳九梅劝解了一句,也算是告诫南宫宸不要乱来。

  “你不服吗?不服你敢去找学究们问问吗?看他们会不会让你罚听院规三百遍。”秦朝云笑了:

  “别这么瞪着我啊。你蠢还要怪社会吗?

  我取了你的药囊,并没有对你出手或者碰到你、也没有对你出手的动机,所以并不算私斗。我既然不是私斗,她就不算正当防御,这下明白了吧?”

  秦朝云看似是在给南宫宸科普,实则是跟所有人解释。

  其实完全没必要解释,只是即墨渊一直待她不错,免费管饭还让打包,秦朝云不希望即墨渊被人误会,认为他是什么霸道不讲理的导师。

  给南宫宸科普完,秦朝云没正形地晃着手上的药囊:

  “我说,二境丹师,你看我都帮你解惑了,要么你就用这个药囊和里面的药材做赌注,如何?”

  “秦同学,好大的胃口。”南宫宸现在已经没心情再喊朝云妹妹了。

  若是那些爱慕他的女子,定会为了南宫宸这一个疏忽的称呼,伤心憔悴。

  可惜秦朝云对南宫宸没半点好感,不被叫妹妹,她才觉得顺耳多了。

  “彼此彼此。你既然要赌一个天资卓越、有无限潜能、自带装备的灵者奴隶,不付出点高昂赌注怎么行?

  难不成你觉得自己长得美,就打算空手套白狼?还是对自己的炼丹术没信心,被封了境界就怕输?”

  “呵,激将法对我没用。既然秦同学坚持,我若输了,这药囊就归你了。秦同学若是输了,记得放了封箬横,还他自由,从此不得再提为奴之事。”南宫宸不愿意输了气势,爽利地答应下来。

  “可以。强调一点,我要的可不止是这个破药囊,还包括里面的所有药材。”秦朝云做事,秉承了她母亲的习惯,滴水不漏。

  “没问题。”

  两人当众确认了赌注,终于可以开始进入状态、各自炼丹。

  南宫宸的丹炉很漂亮,动作也很优雅,举手投足间,就给人一种炼丹师应有的高贵范儿。

  看他准备药材的样子,就有对炼丹略通一二的师姐给出评价:

  “南宫宸不愧是圣丹宗的长老弟子,炼丹动作真是标准,堪称教科书级别。真是太有型了。”

  “是啊,我还没见过哪个人,能把炼丹玩的这么漂亮。”

  漂亮?

  小木已经快扭成麻花,各种不爽求表现,求主人发大招,碾压那个土鳖!

  可惜啊,秦朝云不给她这个机会,安抚了小木之后,低调地取出没有任何特效的丹鼎,然后中规中矩地将药材简单处理,丢入丹炉之中。

  比起对面的南宫宸,秦朝云的所有一切,看上去都很不起眼,炼丹动作好像也很随意,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

  阳九梅都快替秦朝云急死了,这小丫头怎么这么大胆,就这么普通的水准,还敢应战?

  几乎所有人都被南宫宸炫目的炼丹手法吸引,也只有即墨渊,更多地将目光停留在秦朝云身上。

  听说有一种人,天生就拥有异于常人的本事,无师自通地会做一些事情,称为天才。

  别人或许不信这世上有无师自通的天才,但即墨渊信。因为他自己就是这种人。秦朝云与他一样,从石头里蹦出来,想来有些共通之处?比如,炼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