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从拘魂吏到阴曹天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有鬼慌了(三千字)

从拘魂吏到阴曹天子 伶仃不见雪 1 23 30532023.01.12 23:27

  霍二楼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庆甲了。

  他一直都在赤山帮衬着程钰,再加上庆甲一直都在闭关修行,霍二楼也没有去打扰。

  就这么算下来,足有一星期是没见到了。

  今日刚看见庆甲的时候,霍二楼还以为是自己眼睛看错了。

  五虎山的事情也没听说消停,听说要摆宴席一直摆一个多月,怎么今儿庆甲就过来了?

  难不成司里让庆甲去送死?

  想到此处,霍二楼再看向庆甲的时候,就带着几分担心。

  终究是结拜的兄弟,与朱大还是有些不大一样的。

  点卯很快就结束了。

  不过这次点卯,黑影监察并没有喊庆甲的名字,反倒是突兀出现的老五顶了廿二卒的名号。

  “原廿二卒,庆甲被五虎山城隍看中,即日起,调用五虎山城隍庙当差。”

  在一切都结束后,黑影监察看着庆甲,伸出了黑黝黝的触手。

  庆甲有些不舍的将木牌交了出来。

  毕竟,这牌子交出去后,就代表他要深入敌人内部,指不定哪天就消失了。

  他现在实力不够,若是程城隍一时冲动,选择铤而走险,说不准就给留在那里了。

  庆甲心里再想什么,黑影监察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庆甲在想什么。

  它只是一个没有自己思想的法宝,一切都是按照设定行事。

  在黑影监察消失后,霍二楼才带着一脸艳羡与不舍,来到庆甲的身边。

  刚一靠近,霍二楼立马就发现庆甲身上的气息与之前不大一样。

  虽说之前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真的见到,霍二楼还是狠狠的震惊了一下。

  他可是从来没有见过,有哪个拘魂吏,能在短短一个月里,就跳了一个大境界。

  霍二楼二十年的修为,比不过庆甲一个月的修行。

  在高兴之余,霍二楼还是有些挫败的。

  “二弟,你突破了?”

  “对,因为突破了,才被城隍爷给调用过去的。城隍爷那里出了事情,人数短缺,就破格要了我。”

  庆甲一点都没避讳着程钰,这次是属于先斩后奏,要的就是个出其不意。

  就如同庆甲想的那样,原本一直波澜不惊的程钰也有了很大的情绪波动。

  毕竟,任谁改变人生命运的机会没了,再沉着的人,情绪都会有所波动。

  更别提,以程城隍的性子,恐怕不会把程钰给捞回去。

  毕竟只是个边缘人物,可有可无的后裔而已。

  “好好好,不愧是俺的好二弟。”

  霍二楼没有看出来,或者说他根本就不知道里面的门门道道。

  他现在是真心的为庆甲感到高兴。

  在霍二楼看来,庆甲此次高升,必然是要得到重用。

  毕竟,以他的视角来看,庆甲就是程城隍的嫡系。

  应该说,在所有知道庆甲与程城隍关系的人或者鬼看来,都会这么认为。

  看着霍二楼一丁点不虚假的表情,庆甲的脑子也开始活络起来。

  这位可以说是他修行路上真正的引路人,对他也是格外照顾的。

  那在庆甲真的取代程城隍后,好似也是可以将霍二楼请上来,也好过在拘魂司里虚度光阴。

  “大哥,你放心,等我在那里安定下来,就把你接上去。”

  未来的景象已经在庆甲脑海里勾勒完毕,也算是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不可这样,你自己在上面好生照顾自己,莫要管俺的事情。”

  霍二楼闻言并没有所谓的惊喜,反而皱着眉头拒绝掉了。

  “程城隍大人看中你是你的造化,不可因为这个恶了城隍大人。”

  “大哥教训的是。”

  庆甲并没有反驳,笑着点着头,霍二楼不放心,又仔细叮嘱了两遍,才拉着沉默的程钰离开,前往赤山地界。

  霍二楼的反应,让庆甲更坚定了要把这位大哥带上去的心思。

  下定了决心,庆甲也不再磨蹭,吐了口白光,就朝着五虎山城隍庙飞了过去。

  ……

  此时的五虎山城隍,程城隍正在五虎山上吃着酒。

  作为本地城隍,还跟仙家有过交易,自然是有资格上席吃酒。

  纵然桌次有些低,可依旧是上桌吃饭,拿出去也是可以炫耀的。

  与程城隍同坐的都是仙家恶二代弟子,多数都是些许蜕了型的妖怪,长得参差不齐。

  “今日师傅宴请师伯,本该是件开心事情,也不知道某些腌臜泼才,不知道自己身份,也敢厚着脸皮,留在这里……啐,真是晦气。”

  程城隍眯着眼睛,看着张嘴说话的。

  那是个还带着鳞片的阴柔男子,说话也是阴声怪气的,眼睛还不忘盯着他。

  这是程城隍在五虎山上最不对付的,也是五虎山仙家唯一一个非本族的弟子。

  “常师兄说的极是。师伯来我五虎山,可是一大幸事,哪里容得晦气的东西存在?某些腌臜泼才也该认清自己,莫要闹得难堪。”

  应和的是只脸颊有些斑斓虎皮的壮汉,也是虎仙家的嫡传弟子。

  同样,它也看程城隍不顺眼。

  不,应该说整个五虎山上,没有几个看程城隍顺眼的。

  对于这群只会躲在阴影下,只解除灵魂的腌臜泼才,它们最是看不上眼。

  更别提,这个腌臜泼才,还敢与它们的师尊,虎仙家交谈。

  这简直就是一种亵渎,一种侮辱!

  有了开头的,它们自然就不再隐瞒,对程城隍的恶意便扑面而来。

  至于程城隍呢?只陪着笑,萎缩的在座位上坐着,不敢动,也不想走。

  不敢动是因为现在宴席已开,走了便是扫了主人家的面子。

  不想走也是因为,他依旧想巴结着五虎山仙家。

  他已经看明白了,身后的那个靠山已经给不了他足够多的东西了。

  程城隍已经在这个地方待够了,他想要往上面再往上挪一挪。

  能实现他这个愿望的,只有五虎山上的仙家。

  程城隍已经想明白了,他不想再做一个憋屈的城隍了,他要去修仙,修万人敬仰的仙。

  为了这个,让他怎么做都行。

  莫说语言羞辱,就算把他按在地上,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顿宴席在讥讽中度过,以常师兄为首的,在散席的那一刻,还在威胁着程城隍。

  但程城隍并没有任何动摇,这一个月的宴席他是吃定了,无论是谁来都不行。

  虎仙家的师兄可是比它能量还要大的,无论如何都要巴结上的。

  散席以后,程城隍依旧是没着急走,跟着一众仙家子弟打着招呼,一丁点也不在意它们的厌恶表情。

  可惜,直达最后,程城隍都没有见到那个虎仙家的师兄。

  天已经暗了,就连杂役都拿着扫把,不时的清扫着程城隍脚下的地盘。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程城隍便没有再留下的必要,轻眯着眼,冷哼一声就消失不见了。

  五虎山城隍庙距离五虎山并不远,就在地下两千五百米处。

  只一个转身的功夫,程城隍就已经到了。

  城隍庙依旧跟上次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多了些许兵卒。

  门口看着门的兵卒见到程城隍到来,赶忙躬身行礼。

  “哼!”

  程城隍冷哼一声,也不理会,就径直走了进去。

  一路上不少兵卒下属跟他请安,程城隍一概不理会,他现在心中很是恼怒,急需要发泄一番。

  任谁被那样讥讽,都是有脾气的,更别提他这样的人物。

  若不是,若不是还需要你们……

  程城隍眼中精光不时外冒,将原本的断壁残垣灼烧的更破烂了。

  “城隍大人,您可算来了,刚刚有个拘魂吏拿着您签署的调令,要过来任夜巡将军。”

  也就在程城隍要进大殿的时候,身后传来他座下判官的声音。

  “谁?”

  程城隍现在心情本身就是不好,闻言更是怒火中烧。

  他这段时候,都在准备虎仙家的事情,哪里有时间去签署什么调令。

  不过也好,现在他正愁没处发泄,这次无论是谁,程城隍都要给打得魂飞魄散,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他…他…他正在大殿等您呢?”

  得到准确的回答后,程城隍冷笑一声,也不再墨迹,推门入了大殿。

  大殿里的长明灯已经点燃,将这里照的透亮。

  程城隍眯着眼睛,看着站在大殿里的人。

  那人背着光,一时间竟然看不清他的容貌。

  不过,这阴影竟然给了程城隍格外熟悉的感觉。

  这也让他心里的怒火暂时熄灭了一会儿。

  但,要是这人不是什么来头大的,就等着吧!

  也不再磨蹭,程城隍冷哼一声,就走了过去,边走边冷笑着:

  “不知道是哪位不知死的,竟然伪造本官的调令。真真是不知死活!”

  “城隍爷,您这帽子可扣大了,小的可是拿的正经调令过来的,您可不能污蔑小的。”

  一道让程城隍意想不到的声音响起,瞬间就把他的怒火浇灭。

  “你你你……庆甲?!”

  阴影散去,程城隍看到了一个他眼下最不可能见到的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

  “城隍爷亲手调用,小的怎么敢不来效力。”

  明明庆甲是恭敬的,脸上的表情也是笑吟吟的,可,他怎么感觉身上这么冷呢?!

  程城隍彻底慌了。

  ……

  PS

  投资没断,我真六,竟然码出来。₍˄·͈༝·͈˄*₎◞̑̑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