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寅卯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五章 一些原因

寅卯界 张月饼 3308 2018.12.07 07:17

  时间又过了两日,这两日里张放并未醒来,体内的灵种也好像故意隐藏,没有像往常那样治疗张放的伤势,任凭体内伤势不断恶化。但到了第三日,张放还是凭着毅力睁开眼,挣扎时碰触到了伤口,再一口淤血吐出顿时呼吸轻松了不少。看着自己身处的地方,仔细回想着昏迷之前发生的事——

  那晚自己将雪梅压倒在地上,便觉得不同于以往灵种带来的炙热,这次好像是自身体里往外散发出的需求。看着雪梅那双泛着水光的双眼,张放感觉自己要爆炸了一样,再也忍不住欲望俯身亲了上去。随后那莲灯发出绿光照在身上时,那股燥热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自己也恢复了正常,只是一时半会搞不清楚状况。当自己反应过来时便被一团极寒的冰块击中了身体,那疼痛还可以忍受,但刺骨的寒意直接将他冻在地上不能动弹。随后听到有个人对雪梅说了那番话,当时自己只觉得不能连累了她,用余光看她向自己这边走来,生怕她做出什么自辱清白的事情,那样恐怕她今后都会活在别人的窃窃私语里面——这种在背后散布谣言的杂种那里都有的。只是没想到那一尺打在身上直接伤到了五脏六腑,当时只能对她摇了摇头先将事情揽到自己身上后就昏迷过去。

  趁着这段时间看了眼自己的身体,寒意入体的危险已经没有了,眼下主要的伤就是后背处那尺伤。这一尺直接伤到了张放的脊椎,现在只要腰部稍微动一下便传来钻心的痛。还好自己是被绑着,腰部没有受到二次损伤,如果现在是另一种姿势恐怕张放已经瘫痪了。但最令张放意外的是体内灵种没有像以往那样治疗自己,任凭自己催动也没有丝毫反应,体内灵力和肉体的力量都被困住,也使不出力气,眼下真的是束手无策了。

  “只要没连累到雪梅就好,当时是……那股邪念吗?碎星?”

  “不,是因为我”

  听到声音直接在脑海里响起张放有些意外,“你一直都在?”

  “嗯,我都在,你想知道为什么你看到那个女子就控制不住欲望想得到她吗?”这次碎星罕见的话多了,说出的问题更是让张放有些惊讶:“大概是她太漂亮了吧……我是男人,面对这种女子总会动心的。”

  “看来你还看的很清楚……其中也有我的问题,我的神魂比你强大太多,每次灵种转动,你内心中压抑着的东西就释放出一点。这涉及到人性方面,我也说不上什么。”

  “呵呵,看来我本质就是个好色之人呢,怎么今天突然说话了?”

  “我要离开了”“去哪里?”

  “你在湖中救下的那人,他是我老友后人,或许我可以靠她回到上界。”

  “哦,那祝你一路顺风吧,希望你能成功。”这话说完碎星沉默了会儿才回答:

  “以前我受了伤,只剩下神魂逃到了下界,我游荡了很久才发现你的神魂很强,便附在了你体内。二十年里,到是辛苦你了。”

  “你说的是头痛病吗?那可真是太操蛋了,很疼啊。”

  “所以我补偿给你这半颗天地灵液化为灵种赠予你,本想收你为弟子传你道统,但你既然选择体修这条路那就一直走下去吧,最后都是殊出同归。”

  “那我岂不是亏大了,师傅没拜成,道法没修好,现在连炼体法都没有,还只能靠灵种来强化肉体。”

  “你真是不知足,这灵种是天地灵液化成,在这三年里潜移默化的改变你体质,要不然你以为这三年你二者同修还能修炼的这么快是因为什么?”

  张放听此到是哈哈一笑,“那看来是我占大了便宜啊!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我在等机会,找到好时机便离开。我要带走半块灵种,这具身外化身便留给你,这本是以前炼制的一具肉体,现在受伤还未恢复,我传你门法决,你可以凭法决修补化身,操控灵种,也算是另一道补偿吧。”

  若是说碎星对张放一点感情没有那是不可能的,自呱呱坠地便附在他身上,看着张放从个婴儿变成个成熟男子,再加上因为自己的私欲把他带到了这里,心中总是有愧的。

  “化身?是那天你炼化灵力时出现的那个人吗?实力怎么样?”

  “阿星只是刚刚苏醒,还需要你日后不断找到天材地宝强化进去,以后就由他代替我照顾你了。”张放只感觉从身上突然一轻,好像有什么沉重的物体从身上脱离开,整个屋子里气势骤然变化,一具好似钢铁塑成的壮硕男子从张放身上坐起后抱着双臂浮在空中,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低头看着张放沉默不语。

  “你好啊,阿星!”张放躺在地上打了声招呼。

  “没用的,他因我受了重伤,现在还未恢复灵智,只能靠着本能做事,你还是多教教他吧,有人来了。”说完便没了声音,屋子里只留下张放和飘着的阿星。张放见此不由得着急:“阿星,赶快回来!”但还是晚了,两道身影已经先一步进了屋子,但奇怪的对阿星毫无察觉。

  “你在喊什么呢?”先进来的是位衣着华贵的少年,刚进屋时正听见张放对着空无一人的屋子里喊着什么,身后跟着进来的是雪梅。自打张放被抓进这里她还一次未来过,刚一看到张放被绑在地上刚想上前去查看,便被身边的少年拦下,“你不要轻易动他,他受了伤,才吐出淤血,你莫要脏了手!”少年在进了房间后显先是看清了张放的脸,随后脸上的表情变的很是阴险,说完还当着张放的面抓起雪梅柔弱无骨的小手仔细把玩着,雪梅有心抽回手但想着两人的约定也就忍下了。青玉把玩了会这只小手,虽然这两天两人一直腻在一起,但眼前的女子这只纤纤玉手总让自己欲罢不能。依依不舍的把手放下,眼神放在了桌子上的那颗龙珠上,背对着着张放嘴角上挑,笑容令人不寒而栗。拉着雪梅走到了张放身边,低着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男子,身后的雪梅更是被她牢牢抓住不让她和张放靠的太近:

  “果然是你那天抢走了我的宝贝,你可还记得我?”

  两人刚进屋时张放注意力都放到了阿星身上,在发现两人确实看不见阿星后才松了口气,至于青玉两人之间的小动作到是没有注意。此时看到少年拉着雪梅的手眉头皱了下,又看着少年的脸依稀有些熟悉,嘴里问道:“你是谁?为何说是我抢了你东西……你是被我救起的那个人!”怪不得他说自己抢了他,原来说的是那颗夜明珠。

  见张放想起了自己是谁,把雪梅拽到自己怀里,挑衅的问道:“那你可知道我的身份?你可知道你现在的生死都只凭我一句话?”

  张放看这少年的动作,眼神骤然间凌厉,没有理会少年的质问而是对着雪梅,眼神满是歉意:“对不起啊雪梅,那晚我是鬼迷了心窍才对你做出那种事情……你莫要为我辩解什么,我自己认了便是!”

  听闻张放说了这种话,雪梅挣脱开了少年的怀抱,少年也没有拦着而是挥手布置下隔音阵法。

  “你说的是什么话,我岂是那种为了名声就不管不顾之人,事情真相我已经调查清楚,这件事说到底谁还是因为我,你才受了小人暗算。等审问你时千万不要多说,一切有我和青云呢,他是震天宗少主,只要他证明你我二人是清白的再说出那小人是谁,一切便水落石出了。”

  张放听此急忙问道:“你说有小人暗算?是谁?”那边少年却拉住了雪梅:“这点你就不要管了,一切有我,你只要乖乖的不要说话就可以。”

  拉起雪梅把她抱在了自己怀里,脸上的笑容越发放肆:“你可知道为何我掺和进你们宗门内部的纠纷吗?”说完往雪梅脸上亲了一口,眼神很是张狂。张放看到雪梅竟然默许了少年如此轻薄,想起身阻止却又被禁锢在地。

  “你很着急啊?那天就是你这么看着我的!我说过要你付出代价,我与雪梅已经定下了约定,只要我救下你性命她就做我三年奴仆。”说到此处青云突然发现就算自己这么刺激张放,这男人的眼神里也没有想象中的怒火,反而很平静。这一拳如打在泥潭里,既使不出力又恶心至极。

  “你知道为什么今天她才来看你吗?因为我和她在床上躺了三天啊!哈哈哈!你放心好了,我以后会照顾好她的!”

  “……既然如此,那便谢过青云少宗了,日后张某必有重谢!”说完也不管错愕着两人自顾自闭上了眼,躺在那休息起来。

  “你现在怎么和那天变了这么多?我告诉你你别以为逃过了此劫就算了,这事没完!”这句话是青云用真元直接传音到张放耳里,就是想看他气急败坏的模样,那日他把自己救起来后的行为举止和现在如此沉着的表现完全是两个人!看了眼躺在地上闭目不语的男子,口里说了声“无趣”便不在理他,转身带着雪梅出了房间。

  “碎星,你那老友后人可是他?对不起了……”

  “随你吧,只是后人罢了。她是金丹修士,如果你想,必要时我会帮你。”

  “嗯,谢谢啦,能先帮我疗伤吗?”

  屋外,青云带着雪梅出了屋子转过身对雪梅不断抱怨着:“真不懂你为何钟情于他,我若是看着心爱的女子被其他人这么轻薄倒不如死了算了!”

  “你不要这么说,他应该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吧……”雪梅为张放辩解道。

  “那我还是低估他了?算了,现在不要去想他,雪梅姐姐你的手好软啊……”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