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萧不可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哲瀚的童年回忆(二)

萧不可言 筱筱野 2464 2019.07.18 21:42

  一个人,只有心死了,才感觉不到绝望与痛苦。

  13岁的何哲瀚坐在公园的长条凳子上,手里拿着狗一把草,“何逸明,你这个坏蛋!讨厌鬼!”他的嘴里不停地骂着,手里一把一把的拔着草,很快满地都是他捏碎的草渣渣。

  “你个人渣!”何哲瀚还惹不住啐了一口,回想半个小时前,趁着妈妈不在,何逸明又是各种挑事儿,何哲瀚还没发货,他就把他从楼梯上推了下去,幸好他反应灵敏,才没把脖子摔断。

  何哲瀚,你的人生不该如此。他深叹一口气。

  整个人横躺在座椅上眯着眼睛看着微风下抖动的树影,陷入了沉思。

  “打啊,哎呦,还敢瞪着我是吧?”一群女生的嬉笑叫骂声赶走了何哲瀚的安宁。

  他很不情愿地坐起身,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三个穿着校服的女生正在围着什么东西嬉闹,何哲瀚是不想多管闲事的,他也没有这样的闲心思。

  但是他们的嬉闹声实在是太刺耳了,在家里看着各种作妖搞事的何逸明已经很烦了,好不容易出来透透气,也得不到清静。

  “这人可真是贱啊,怎么打都不说话!”一个声音尖锐的女生划破了何哲瀚的耳膜,他觉得快要烦死了,拖着懒洋洋的步伐走了过去。

  “喂,你们小声点儿行吗?”何哲瀚不耐烦地吼道。

  三个看起来凶巴巴的女生一脸愤怒,心想是那个不怕死的小子,但是一看到何哲瀚那阳光下惊为天人的神颜,一下子就惊呆了。扬在空中的巴掌也默默收了回去。

  “隔壁男校的校草——何哲瀚啊!”一个矮胖的女生对站在最中间,看起来比较凶的女生说道。

  另一个瘦高的女生也偷偷跟中间那个凶巴巴的女生说,“还是个超级富二代!”

  哦,原来这个才是老大。何哲瀚立马看出了三人的关系,径直走到凶巴巴的女生面前。

  “我说,同学,你们逗猫玩儿,能不能安静点儿?正是扰乱我的夕阳梦。”何哲瀚漂亮的眼睛指望过去,突然他的眉头紧缩。

  “你们?”他惊愕地望向中间他们聚集的那一团,这哪里是猫?!

  “猫?”女生一脸戏虐的表情,“我让你看看怎么逗猫!”她一个狠劲儿准备一脚踢过去,结果一下子被何哲瀚抱住,然后顺手把她整个人摔到了一边。

  “哇哦~刚才何哲瀚抱你了!他肯定喜欢你!”另一个瘦高的女生用粗拉拉的声音说道。

  那个凶凶的女孩原本不爽的表情立马变得有些和颜悦色。

  “你没事吧?”何哲瀚冲上了前,这根本不是猫,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还是个女孩子。

  她手脚蜷缩在一起,一种类似刺猬保护自己的姿态,身体还在轻微地发抖。飘逸的长发遮住了整张脸,一阵微风吹过,何哲瀚看见了她的眼睛,一双饱含泪水却又格外坚毅的褐色眼睛。那个眼神,一下子击中了何哲瀚的心。

  “没事。”她面无表情,无声无息地站了起来,转身离开。

  显然刚才的斗殴事件,让这个女孩受了挺重的伤,从她走路的姿态能看得出来,她的全身都在疼痛,但是却没有喊出来一声。

  她缓步前行的背影被淹没在夕阳的余晖之中,何哲瀚被这样的背影所震撼。

  同样生活在苦难之中,为什么她可以这么坚韧与倔强。

  他忍住心中的愤怒,转过身问,”你们为什么要打她?“他很想以暴制暴,但是他知道,如果今天他出了头帮她反击回去,那个女生之后就会遭受更残酷的报复。

  ”没有原因,就是玩玩!“凶凶的女孩说道。

  “玩玩?”何哲瀚怒视他们。

  ”这是她欠我们的!“矮胖女孩一本正经地样子,仿佛自己是个无辜的受害者。

  ”这是两千块,如果她欠你们的钱,我帮她还。“何哲瀚从钱包里掏出了所有的现金,这个数目在那个年代对于一般家庭来说,可以是几个月的生活费,何况是完全没有收入的学生,她们的眼睛都看直了。

  能用金钱解决是最好的。何哲瀚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不认识她,也没看清楚她的长相,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

  ”呵,她的债换不完!“凶凶的女孩嘴角一笑,用手在何哲瀚的手上玩味地摸了一把,然后一把拿走了所有的钱。

  ”她叫什么?“何哲瀚冷眼道。

  ”木木......“她们一脸坏笑地离开。

  ”今天的人渣真多.......“何哲瀚嗤之以鼻。

  突然,他的手机震动了,号码显示“爸爸”。

  这很奇怪,曾几何时这个”爸爸“会拨打自己的电话。

  “哲瀚,我知道这很难说出口.......”爸爸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疲倦与哀伤。

  爸爸很少有这样负面的情绪在自己面前表现,或者说爸爸基本上没有跟自己展开过这么推心置腹的开场白。

  他的脑子在不停不能运转,这是不好的预感!

  一定是出什么事了?!出轨被抓包?离婚?破产?身败名裂?

  他想一定是爸爸出了问题,所以他打电话来祈求自己的谅解,或者想要努力营造作为父亲的责任感。

  妈妈呢?为什么不是妈妈打电话过来?为什么?!

  他的脑子乱乱的,不知道要怎么接话,因此选择沉默。

  “你的妈妈.....呜呜.......”何振泓泣不成声。

  “妈妈?妈妈怎么了?你快说!妈妈怎么了?........”何哲瀚至今也不清楚当时自己是怎么跑到了医院。

  他无头苍蝇般到处寻找伤员,到处找医生,几次摔倒,又几次慌不择路地追寻。

  “哲瀚,我早就告诉你了......你的妈妈,在太平间呀......”何振泓的嗓子明显沙哑了很多。

  “我想去看看她。”何哲瀚用一种祈求的声音说道。

  “不行,我不同意,你不能看.......”何振泓死命的抱住了他,何逸明则站在远远的走廊尽头,他的嘴角........似乎在笑。

  何哲瀚嘶吼大叫着,最后凭着一股蛮力冲了进去,留下瘫倒在地的何振泓。

  虚伪,无比的虚伪;恶心,恶心至极!他在心里咒骂道。

  房间很空很大,中间放着一张金属床,一具尸体铺盖着一张白布。

  “死者是在交通事故中,被当场活活烧死。90%的烧伤面积,而且身体因高温灼烧已经严重变形。孩子,你的年纪还小,虽然你有权利看望你死去的妈妈,但是我建议你不要看。在心中留下妈妈最美的样子,不好吗?”一旁的法医阿姨温柔地说道,虽然见过了太多的生离死别,但是她的眼睛还是噙满了泪水。

  “我的妈妈,不应该死。”何哲瀚哭腔着说道,他恨天恨地,恨整个世界,为什么要带走自己唯一的亲人,为什么要让妈妈活活被烧死,这是多么痛苦的死法,这个世界太残忍。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在心里一遍遍的问,他觉得自己简直要疯了!他想跟妈妈一起走!他要离开这地狱般的人间!

  “这人间配不上她。但是,你必须坚强,你的妈妈还在天堂看着你呢!”阿姨温柔地声音让哲瀚的泪水决了堤。

  “妈妈,妈妈.......”何哲瀚在太平间坐了一夜,他对着那张白布说了整整一夜的话。

  从此,何哲瀚,再也没有流过一滴眼泪。

  他的泪,早已在妈妈过世的那天彻底流干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