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萧不可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推选星美集团的代理人

萧不可言 筱筱野 3908 2019.07.15 16:07

  “哎呦,一大早怎么会约我来逛街,竟然还是买家具?”唐唐打着呵欠,显然昨晚的宿醉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带你出来透透气,别老师在女人堆里呼吸。”哲瀚带着黑色口罩,一个白眼妥妥地鄙视。

  “女人堆怎么了,满是人间香,啊~那可是我生命不断延续的源泉。”唐唐满脸享受的表情,看起来非常贱。

  “你生命的延续.....”哲瀚品味这句话的深意,“呵,别到时候,哭着求我给你擦屁股就行......”

  “两位先生好,需要购买什么,我这边都可以提供最好的购物体验。”一个穿着精致套装的销售经理走了过来,她见两人气度不凡,满身名牌,一定是不得了的金主,所以表现得异常殷勤。

  “哦,我想要一个单身沙发。”哲瀚挠着头想了想,销售经理原本以为他要做个全屋定制之类的全套家具,一定会是个大单。想不到只是买一个沙发,而且还是单人沙发而已,瞬间热情减了一半。

  “先生,是您自己使用的吗?需要什么功能,以及在造型和颜色上有什么要求呢?”客户经理虽然心里不大高兴,但是想着毕竟是有钱的金主儿。即便是一个小单,也是单儿,既然都接了,就不能让给客人空手而归,也许以后还有机会发展一个大单呢!

  “有舒服的靠背,比较放松身体,颜色的话,女孩子喜欢什么颜色?”哲瀚傻笑道。

  “那就这件吧,靠背的海绵纯进口,弹性足,舒服且有支撑力,比较放松身体,颜色可以选择最近两年都比较流行的脏粉色。您的女朋友一定会满意的~”客户经理仔细的介绍了一番。

  “呵,不是我......我的女朋友,那就这个吧,下午就送到我家,这是我家的地址!”客户经理一看地址,乖乖,真得大金主啊,这可说是本市数一数二的富人区。于是激动地赶紧签单,哪怕这单啥也没赚到。

  “这是我的名片,您以后需要买什么家具,随时可以联系我,晚上也可以.......”客户经理话有所指,血红的指甲玩味地在名片上划了一下。一旁观看的唐唐默不吭声,心里却是笑翻了天。

  “哦,谢谢.....”哲瀚愣了一下,还是礼貌性地接受了名片。

  “现在的销售真是无孔不入啊......”唐唐一把抢过名片,出门后就直接扔了,“太主动的,我不喜欢!”

  这时哲瀚的手机响了,上面显示的姓名是“尹倩”。

  “哲瀚,快去医院,你爸爸.......”尹倩的声音很大,话筒外的唐唐都听得清清楚楚。

  哲瀚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的内心无比挣扎。尹倩也是刚刚得知何振泓心脏病突发正在医院抢救,而作为二儿子的哲瀚却无人通知。

  一旁的唐唐知晓了情况,假装不轻易的样子说了句,“有时候,有些事,不要等后悔了再去做。“

  哲瀚的眼睛突然一亮,是的,即便心里一遍遍地讨厌他、憎恨他,但是他毕竟是生我养我的父亲,毕竟他给了我生命。他的脑海里甚至浮现出小时候,父亲带着自己玩耍的场景。

  哲瀚头也不回地飞奔而去,唐唐嘴角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星美集团的高层会议室,一群大腹便便的老总围坐在一起,他们都是董事会成员,在今天早晨他们分别接到了董事长何振泓病危住院的消息。集团不能没有掌家人,下一位董事长人选,至今都是谜团。

  今天大家之所以坐在一起开会,也是要商讨星美今后何去何在。

   其实,半年前何振鸿的心脏问题已经越来越严重了,他开始逐步把公司的实权交了出来,很少管理公司实务,基本都是他的弟弟何振宁在打理政务,此人也就是上次跟哲瀚吵架的何副总。

  公司上下都在猜测会是谁担任下一任的董事长,最有可能的人选就是何振泓的亲弟弟何振宁,以及大儿子何逸明。

  事发突然,董事会之前并未想到何振泓会突然病倒,所以对于公司下一任董事的人选迟迟未定。但是就公司的股份而言,何振泓掌握着公司51%的股份,何逸明和何振宁各掌握12%的公司股份,可以说是旗鼓相当,难分伯仲。

  但就口碑而言这么多年来,何振宁一直在辅佐哥哥打理公司,无论是工作经验,还是和公司高中层领导之间多年的情谊,都让他占了很大的上分。而且近半年来,公司上下大家都把何振宁当做是真正掌握实权的老板。

  不过,就个人私情而言。何逸明毕竟是何振泓的亲生儿子,把公司交给年轻有为儿子的可能性也很大。子承父业本身就是传统,何况何逸明最近在国际上获得了一个知名的导演奖,对于公司来说算是海外市场的突破,一下子他在圈内的名气和资源都好了很多。如果说作为公司继承人也是大有可能。

  “难道我们就要听这个小子的?”海外市场部的张总打破了沉默。

  “不然呢,就凭你手上的那一点股份,想跟他抗衡?”制作部老王轻嘬一口咖啡。

  “公司如果放在何振宁的手上,可能还比较稳妥,毕竟这么多年了,公司在他的手上也算是占领了很大的娱乐市场。”开发部的陈总叹声说道,”老臣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过最后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不这么认为,市场需要年轻血液,如果还是老一套,很容易失去我们市场的主力军,也就是年轻人的喜欢。“国内市场部的小程总说道,他是董事会最年轻的理事,典型的80后,总是能提出更多大胆、新鲜,符合市场需要的观点。

  “小程说的有道理,谁当董事长,我是无所谓的,只要市场能不断扩大,我们掌握的价值要升值,这样大家才都好嘛!”人力资源部的老王说着又喝了一口咖啡。

  “别说了,他们来了!”张总提醒道,会场立马安静了。

  何振宁走在最前面,脸色十分不好看,浓厚的黑眼圈显得不带五十岁的样子更加的苍老。何逸明紧跟其后,朝气蓬勃,意气风发,脸上没有丝毫情绪,让人捉摸不透。两人分别坐在会议桌第一排的左右两边,中间董事长的位置空着。

  “感谢大家百忙之中参加会议。何董事长住院的消息,想必大家都已经知晓,公司下一步还将进一步发展海外市场的计划,目前看来可能要推迟。就公司目前的状况而言,正是需要大家的团结互助的时候,全力维护好公司各方面的正常运营。我想大家也希望董事长能安心养病,快点出院,再次主持大局。“何振宁环顾四周,大家左看看右看看,眼睛滴溜溜地转,却没有任何人发言。

  ”何副总,我想说一下我的看法。家父的病情比较严重,而且已经步入昏迷的状态。我觉得首要至之急是需要公司选举一个有能力、有地位的的代理人暂时帮助家父打理公司,这个人选,我想今天就应该推选出来。大家说呢?“何逸明在提到自己父亲的师傅,没有任何的悲伤之情,反而在说道公司人选的时候,眼睛都在发光。

  狼崽子,露出了尾巴。何振宁心里咒骂道。

  下面有人开始窃窃私语,他们左右交换着意见。

  儿子主动提出选举公司代理人,竞争对手是公司多年打拼的亲叔叔,现在如果表态的话,就直接战队,这个胜算谁会更大一些呢?大家都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我就要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既然大家都不发言,那我就当作大家默认了。我看要不就匿名吧,这样谁都不为难。”何逸明拿出了投票的纸条,想必他早已安排好了一切。

  ”何逸明,你父亲就躺在医院,你竟然没有一丝悲伤的样子,就急吼吼地想要选举代理人是什么意思?你这个不孝子!”何振宁破口大骂。

  “我不孝子?我也是为了公司和董事会的利益啊。难道是叔叔您老人家早已经觉得公司就归你管了?呵~还是你根本就不敢跟我公平竞争?”何逸明反唇相讥,如果他现在不开始动手,以后就更难掌控董事会。况且,他既然已经撕破脸皮敢跟何振宁公开叫板,想必也是胜券在握。

  “你们似乎还忘了一个人。”老王又喝了一口咖啡,不轻易地说道。

  ”何哲瀚!“海外市场部张总说道,”对,何哲瀚他也有股份,但是他的股份比较少不值得一提。“

  ”虽说不值得一提,但是你们别忘了,何老手上的还有那51%的股份,她的股份会花落谁家也不一定啊~“国内市场部的小程总双手一拍,真是一场好戏。

  ”哎呦,那这么说还真不知道下一任的董事长会是谁呢~“陈总推了推眼镜,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我们今天来并不是推选董事长,只是暂时推选代理人而已。“何逸明明显有些心慌了。

  ”咚咚咚“门外有敲门声,一个穿着黑白套裙的秘书走了进来,在何振宁的耳边说了什么。

  ”好的,我知道了!“他轻声说道,嘴角露出狡黠地笑。

  ”刚得知,董事长已苏醒,视频接进来。“何振宁打开了墙面上的大屏幕。

  视频的另外一边何振泓全身插满了各种管子躺在病床上,面无血色,嘴唇发紫,身体十分虚弱,在护士的多次帮助下才勉强坐起身子。

  “很抱歉......因为我身体的原因,给大家带来了困扰.......”何振泓的声音很虚弱,但能看得出他是在用尽全力述说,“这么多年来,星美集团在各位的努力下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我很容易能见证这样的辉煌与荣耀........”

  在座的除了何逸明,都是这么多年跟着何振泓出生入死的兄弟,他们的眼睛里闪现了点点泪光。

  “我的时日不多,我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公司可以交給......”何振泓的手颤巍巍的伸向画面外的某个人.....

  何逸明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视频外的人?这个人是?!

  果然走进画面的是一个风度翩翩却满脸愁容的优雅男子——何哲瀚。

  何逸明的拳头握得紧紧的,千算万算,想不到还有黄雀在后!

  “我希望我的小儿子何哲瀚......“何逸明的脑子嗡嗡地响,怎么可能是这个小子,父亲明明和他关系很疏离,”和........和大儿子何逸明能一起接管公司.......“何逸明一听是和何哲瀚一起接管,深呼一口气,松了松领带坐了下来,”振宁,我的好兄弟。你一定要好好辅佐他们。公司需要你们团结,一定不能为了个人私利而伤害公司的利益和家族情谊.......”何振泓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抱歉,病人需要休息,关了吧!”主治医生赶紧上前抢救。

  会议室一片安静。

  “散会!.......”何振一脸痛心无力地说道。

  “呵,看来何副总,不太舒服啊.....”何逸明继续挖苦道,其他董事会的成员识趣地赶紧离开。毕竟,家庭战争已经拉响了,谁也不想掺和到被人家的家族矛盾里。何况,何氏家族的关系一向是这么复杂。

  “哼,有时间跟我斗嘴,还不去医院看看你那要死的老爹!”何振宁满腹怨恨,自己为星美集团付出了大半辈子心血,到头来还不是为别人做嫁衣。

  “你!你这个老家伙!你别忘了,他还是你的哥哥!”何逸明摔门而去。

  “哥哥,哥哥,我的哥哥......”何振宁的眼镜里闪出了寒光,童年的悲惨记忆在何振宁的脑海里不断地回放。

  他抱着脑袋趴在桌子上,自顾自地放声大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