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萧不可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哲瀚的童年回忆(一)

萧不可言 筱筱野 2809 2019.07.17 21:50

  “你真的要这样做吗?”何哲涵木讷地站在何振鸿的身边,父子俩总归是有些生疏。

  “这么多年了,你还在恨我吗?”何振鸿苦笑,自己在弥留之际,赶来看望自己的不是自己心爱的大儿子,也不是出生入死的亲兄弟,更不是跟随多年的部下,而是这个自己当初抛弃到国外的二儿子。

  狡猾的何振鸿不会在这一刻把权利交给某一个人手上,他选择了三人的目的也在于此,他要的是能够完全制衡所有人,他要做唯一能说话的人。

  “恨?那不是应该先有爱吗?”何哲涵的声音比这个医院还要冰冷,他的眼睛里满是雾气。

  虽然,你是我的父亲,但是我并不爱你。

  因为,你辜负了我的母亲。

  他的记忆回到了小时候,那个不怎么快乐但至少还有妈妈陪伴的苦楚童年。

  哲瀚的妈妈丁沫是个很有才华的青年艺术家,但是却苦于没有人脉与资源,并没有收到多少重视,一直徘徊在主流艺术圈的边缘。

  那一年,她二十三岁,花一样的年纪,梦一样的经历。

  在一次艺术展上,她看上了一个泥塑的娃娃,线条流畅,表情生动。正巧,闲来无事的何振鸿也看上了这个雕像。但是很快,他的目光开始游离到眼前这个痴迷艺术的少女身上。

  那一年,他三十六岁。功成名就、事业有成、成熟稳重,这样的词用在他的身上,没有任何违和。

  在娱乐圈混迹多年的何振鸿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但是这个女孩的美还是一下子击中了他已经枯死、腐烂的心。就像是一股新鲜的空气,让快要窒息的他久久不能释怀。

  她,美而不艳,媚而不妖,带着少女的甜美与天真,却又有着艺术家的清冷与浪漫气质。

  “完美”,他的心中只能有这一个词才足以配上她的美貌。

  后来的剧情就如同晚上八点半黄金档的口水电视剧一般老套,无知少女在情商高手的多次、多形式、多花样的追求围攻下,终于放下了心理防线,全心全意接受了对方。

  少女怀春,熟男多情。疯狂而痴迷的爱情,两人一发不可收拾,迅速闪婚。

  当时的舆论对于他们的爱情有着巨大的争议,他们婚姻的热度不亚于现代顶级巨星的关注程度。

  在世人眼中,何振鸿是什么人啊,顶级造星集团的老总,周围不是巨星就是富豪,大半个娱乐圈都是他的好朋友。他是圈子众人倾慕的钻石单身汉,什么样的人间尤物、美艳巨星没有见过,却偏偏娶了丁沫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青年艺术家。

  有人说何振泓为了自己的好名声找了一个艺术家提升自己的品味,就像是个昂贵而好看的首饰装饰了自己罢了,毁了一个无知少女的一生;当然,更多的人说丁沫靠着美色上位,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打出个人品牌而嫁给了比自己大十二岁的二婚男,况且谁会拒绝做一个身价百亿的富太太呢?!

  为了讨好自己的小娇妻,何振泓动用一切力量掌控媒体的言论,当年的娱乐头版整版整版报道了他们的爱情细节,虽然经过各种美化、修饰的“美好爱情”十分打动人心,甚至被鼓吹为“现代灰姑娘”的童话故事,但是人们依旧不买账。甚至有些黑粉大张旗鼓的捏造他们的私生活的很多所谓的“细节”。即便丁沫已经名正言顺地成为了何太太,但是依旧顶着巨大的压力生活在众目睽睽之下。

  这段感情给何振鸿的事业上加了一把薪火,但是对于丁沫来说更多的是嘲笑与耻辱。原本默默无闻的文艺工作者,一下子众所皆知,她的艺术品在市场上炒到了很高的价格。当然购买者门并不是真的热爱艺术,只不过是变着方式巴结何振泓罢了。

   当丁沫发现他们并未为了艺术而来时,她亲手封闭了自己的工作室,也封闭了自己得天独厚的艺术天赋与梦想。

  对于年纪轻轻的丁沫而言,可能爱情才是人生的全部,很快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自己的美好生活有了更多的期待。却不想,她悲惨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在自己的孕期,振泓就开始夜不归宿,花边新闻满天飞,还时不时会带着肚大腰园、开始浮肿的丁沫一起上头条。

  对爱情有着执着追求丁沫自然接受不了这样的婚姻,一开始她也会像个失控的母老虎般大吵大闹,而何振泓不为所动,甚至更加不爱回家。整个孕期,丁沫都是在孤独与绝望中度过的。

  直到她生了小哲瀚,可爱的婴孩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了更多的欢乐与色彩,她开始全心全意陪伴孩子,也就不再那么在意这个名存实亡的婚姻,至少良好的物质条件对于她这个没有事业的女人来说,是最强有力的保障。

  丁沫刚进入何家的时候,何逸明才四岁不到,一个这么小就失去母亲的孩子对于年轻女子都会有天生的好感。他们的感情很好,甚至看上去就像是真正的母子。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何逸明在看见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得知即将会有个小弟弟或妹妹出生的时候,他的态度全变了,变得焦躁跋扈,无理取闹。

  他再也不愿意和丁沫亲近,因为他知道丁沫即将有了自己的孩子了。

  而他,只是个好玩的玩具,一颗可笑的棋子,甚至什么都不是。

  原本,他以为自己已经得到那遗失很久的——母爱。

  7月,何哲瀚出生了,据说那天何家的人都哭了,除了那个本该哭着出生的婴儿。

  何振泓哭了,自己又得了一个儿子,从未归家的他,深感上苍的眷顾,竟然天天守在产妇丁沫的身边,尽职尽责地照顾,关爱有加。

  他真心感谢丁沫给自己又生了一个儿子,这样他可以对何家的列祖列宗有个交代了。尤其是在自己的亲弟弟一直未婚的情况下,两个儿子更加巩固了自己的事业以及家族地位。

  何逸明哭得非常凶,他已经五岁半了,他知道家产都是要男孩子继承的,虽然他一直祈求丁沫生个猫娃子,或者什么怪胎,实在不行生个小姑娘也行,但是却偏偏是个男孩,一个可以跟自己争夺家产的男孩子!他憎恨、害怕、厌恶,他从心底里讨厌何哲瀚。

  丁沫哭了,她撑着两天的剧痛,最终产下了这个孩子,她不知道之后的道路要何去何从。但是生下哲瀚的这一刻起,她发誓一定会豁出性命保护好这个孩子。

  唯独,何哲瀚是笑着出生的。他没有哭,一声也没有,吓坏了整个医院的医护人员。

  对于笑着出生的孩子,民间有各种说法,有人说这是观音送来的孩子,有福气;也有人说,这样的孩子难养活,易夭折。

  不知是福是祸,何哲瀚还是慢慢长大了。他渐渐学会坐、站、走、跑,无论在哪里丁沫的眼睛都不敢离开自己的孩子。

  因为,她知道暗处里还有个何逸明,她不敢揣测人心,但是她明白防人之心不可无。

  从小,何逸明就处处刁难何哲涵,完全没有当哥哥的样子。当然,这也是在意料之中的情况。

  每次发生冲突时,丁沫总是一直教育哲瀚,不可以参与到斗争中。哥哥逸明的亲生母亲已经过世,他是个可怜的孩子,更要关怀这个小哥哥,哪怕他无理取闹。

  更多的忍让,带来的却是更大的伤害。

  丁沫母子俩儿经常受到各种欺负,何振鸿常常不回家,更是稳固了何逸明在家的霸主地位。

  偶尔丁沫不在的时候,何哲涵也会因为气不过而跟哥哥打架,但是每次都因为身形上的巨大差异而被揍得鼻青脸肿。

  “妈妈,我们明明没有做错,为什么要一直受欺负?!”哲瀚总是愤怒地抱怨,他发出阵阵嘶吼,他恨透了这种不公平,这种压抑的氛围,他讨厌这个家!

  “孩子,你没有错,是我的错!对不起......”哲瀚的妈妈丁沫哭个不停,当年不对等的婚姻注定会是这样的结局。

  这么多年来的委曲求全,已经完全溶解了她当年的意气风发,融入不了上流社会,名存实亡受人痴笑的婚姻,没有一技之长的家庭主妇。

  除了何家,她无依无靠,唯独为了儿子而选择艰难的生活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