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萧不可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萧萧的童年

萧不可言 筱筱野 2526 2019.06.25 22:48

  走廊的风一阵阵吹来,林萧萧身上的燥热也渐渐消散,这一刻她突然冷静了许多。她回头看了眼张主编办公室的门牌,又环视了办公室一周。

  喝咖啡的朱姐,煲电话的王哥,还有不知道在电脑前干嘛的技术男孟楠。她抬眼看了看自己布满资料的办公桌,仿佛看见那个从早到晚,忙得头也抬不起来的自己。

  风又是一阵阵吹,吹回到了20年前的自己站在文具店。那一刻自己也是这么的迷茫与无助。

  那一天,正是林萧萧7岁生日。她被眼前那个粉色小城堡的闹钟深深吸引了。

  ”萧萧,你喜欢哪个礼物?妈妈给你买!”妈妈问。

  萧萧伸出胖胖的小手,刚要指向那个粉色的小城堡闹钟。

  这时候,爸爸来了,“不好意思,我才赶来,萧萧你想要什么礼物啊?”

  萧萧开心地笑了,露出了小虎牙,“我要粉色城堡的闹钟!”

  “不行!你换一个!”爸爸的态度突然变了,眼神也变得很严厉。

  “我就要这个!就要这个!”萧萧开始哭闹不停。

  “这位先生,这个闹钟可是咱们这儿的最新款,很多小朋友都喜欢的!”导购小姐打破僵局。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换一个!”爸爸更加凶了,导购小姐也不好再说什么。

  “妈妈,我就要这个!”萧萧转向妈妈救援,但是妈妈为难的表情深深印在了萧萧幼小的心灵。她知道,妈妈,帮不了自己。

  “走,回家!”爸爸粗暴地抱起萧萧,全然不顾孩子在肩膀上又哭又闹引来的各种关注,在回家的路上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小雨打湿了一家三口,也打湿了萧萧幼小的心灵。

  林萧萧依然记得,回家路上,她一直死命的哭喊,所有的路人都侧目。爸爸强有力的胳膊把她的肩膀都抓疼了。妈妈的脸埋在长发里看不清表情,紧跟在父女俩身后。

  风一吹,萧萧看清了,妈妈的脸上挂满了水渍,她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妈妈抬眼看了看前面苦恼的萧萧,说在嘴巴上做了“嘘”的动作。此刻,萧萧能感受到妈妈的情绪,那是恐惧、害怕、无助的表情,中间还夹杂着一丝怨恨与内疚。

  回到家,爸爸气冲冲的把她扔到了卧室,萧萧呆坐着自己的卧室里,对着小熊娃娃发呆。

  虽然关上了房门,但是萧萧还是能听见爸爸妈妈之间的对话。

  “只是一个玩具而已。”妈妈柔弱的声音,小的不能再小。

  “我不想见到什么粉色的别墅!你说,你是不是还想着那个人?是不是还后悔跟我在一起!你说啊,你说啊!好,你不说是吧!我知道,你们一定还有联系!你好意思说吗?你默认是吧!那你告诉我,萧萧是不是也知道他,见过他?是不是连萧萧也要去找他了!”爸爸的声音一点点的放大,他从低吼到咆哮再到尖叫。

  萧萧知道,现在的这个爸爸,已经不是平时那个和蔼可亲的爸爸了,他已经变成了困兽。他极力压制自己的怒气,却让自己变得更加狂躁。

  紧接着各种声音灌入耳朵,巴掌声、椅子砸在地板的声音、花瓶破碎的声音,还有妈妈的求饶声。爸爸的咒骂声一浪压着一浪,压根听不清妈妈的哭喊声。

  萧萧害怕极了,她最害怕这样的声音。她紧紧抱着小熊娃娃,钻到了被窝里,好让温暖的被窝包围自己、保护自己。

  这是妈妈教给自己的办法,一旦害怕了就钻到被窝里就行了。

  被子里有个小神仙,会好好保护我们萧萧的。妈妈温柔的话语,在萧萧的耳朵里一遍遍地重复着,直到她睡着。

  等她睡醒时,妈妈已经坐在自己的床边。她没在哭了,但是眼睛却满是血丝。眼眶、嘴角、胳膊上,都明显有一些淤青伤痕。

  “妈妈,疼不疼啊?!”萧萧轻轻摸着这些伤痕。

  “没事的,萧萧,妈妈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妈妈说话还是那么温柔。

  萧萧看着妈妈强装的微笑,觉得心里很揪心,“妈妈,对不起,我不该要那个玩具,如果我乖乖听话,爸爸.....爸爸就不会这样对你了!”

  萧萧单纯的话语,点破了妈妈极力想要营造的谎言,孩子的眼睛是雪亮的,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妈妈一把抱住了萧萧,失声痛哭起来。

  萧萧单薄的身体感受到了来自妈妈的痛楚与无助,这一刻她努力让自己不那么害怕,因为自己也要保护妈妈。

  “爸爸呢?”

  “他......他有些事情出去了!”妈妈没有说太多。

  萧萧很快就发现,那天之后再也没有见过爸爸,接着就是满世界都知道爸爸出走的消息。是的,他走了!在那次争吵之后,萧萧再也没有见过爸爸,这一走就是20年。从此,爸爸在母女二人的世界里消失了。

  林萧萧曾反复回忆那天的细节,她想从任何可能挖掘的细枝末节中寻找爸爸离开的原因,但是她好像又什么也想不起来。小的时候,她时不时会自责,如果自己不想要那个礼物,爸爸是不是就不会生气,是不是就不会离家出走,是不是就不会让自己成为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

  她有时候也会思念爸爸,但是好像除了那些可怕的声音和妈妈丑陋的伤痕之外,对于爸爸似乎也没有太多的记忆。

  但是,爸爸依旧是爸爸。

  爸爸的离开,让这个本不太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妈妈为了贴补家用,一人要做三份工,什么脏活儿都愿意干。一开始,懂事的萧萧愿意主动帮妈妈收拾家务,即便没有了爸爸,这个家还像是个家的样子。

  但是爸爸离开的时间久了,母女俩相依为命的日子渐渐变了味。萧萧回家的路上会看见别人对自己指手画脚,家门口会看见烟蒂,而妈妈是不抽烟的。直到一天,萧萧因为忘了带书本回家,发现了家中有个穿着凌乱的男人,还有妈妈逃避的眼神。从那里以后,家里逐渐有了各种各样的男人,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他们统称为妈妈的“好朋友”。从那之后,萧萧越来越讨厌这个家,越来越不能接受妈妈,更受不了外人的指指点点。

  人言可畏,关于父亲离开的原因,也传的越来越不堪入耳。有人说,爸爸外面有了人,有人说妈妈出了轨,还有人说萧萧不是爸爸亲生的。渐渐地,学校似乎也有了一些风声,甚至有女生对她说,你妈妈是出去卖的。渐渐地,同学们也不再搭理她,逐渐孤立她。林萧萧,永远都是一个人。

  初中成绩很好的萧萧毅然选择了寄宿学校,远离生活的小镇,远离这些是是非非,与妈妈的关系也变得梳理。偶尔妈妈会给她送饭,穿着朴素、说话温柔的妈妈似乎跟十年前一样,但是再也不是以前的妈妈了。

  家不想家,人不像人。林萧萧痛恨这一切。

  萧萧总是在扔掉妈妈带来的饭菜,在操场后面呆坐一天,然后收拾心情重新回到教室努力学习,她告诉自己只有考上好的大学才能改变这一切,才能摆脱原生家庭的束缚。这期间,她受了很多苦,也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林萧萧做到了,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靠着自己的实力到了报社工作,她的生活有了底色,也逐渐远离了妈妈。

  但是,一切对于生活的美好回忆与期许,都在那年的生日,与林萧萧再无瓜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