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命运盲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飞单

命运盲盒 许先生的书斋 2034 2020.07.15 10:30

  院子里,房东老马一再的对白丁说着抱歉,但白丁就是不肯松口。

  按照协议,如果老马违约的话就要承担不少的违约金,这是白丁手中的救命稻草,他怎么能轻易放手?

  最后,老马也没了主意,有些焦躁地对赵丹寿说:“那我不管了,你们商量个意见吧!要不我就不卖了。”其实,只要三天内,白丁带来了顾客给了合理区间内的报价,房主不卖房依然还是违约。

  白丁没有办法,只得跟赵丹寿讲道理。对方虽然在“AI经纪人”这一招上占了上风,但自己手中有协议,而且胡老板这个买家就在这里,刚才“AI经纪人”的精彩介绍想必会让他更坚定的要这套房子。

  赵丹寿不慌不忙从西装内兜中掏出一个与“Awata”蓝牙相联的对话耳机——他在听取“AI经纪人”的意见……

  白丁心里不由得一阵阵发毛,心想:“这东西是个他妈的妖精啊!协议里不会真的有什么漏洞吧?莫非……”他也急忙拿出自己的手机,去看那份《定金协议》,可是脑子里却已经变得乱哄哄的,根本找不到自己要找的条款。

  双方正在“对峙”,却都没注意到,胡老板已经在院子另一头和那位来看房的中年人聊了起来,不时还有笑声传过来。

  过了一会儿,那中年人带着女助理起身往外走,还对这边的人挥了挥手,算是打了个招呼。他的男秘书走过来解释道:“王总还有个会,先走了。接下来的手续,我来替他办!”

  “什么叫手续你来替他办?”白丁心中暗暗嘲讽道:“这套房源能让你们就这么抢走吗?”

  谁知道,胡老板却显得比赵丹寿还客气,这个平日里习惯了对别人颐指气使的餐饮界“明星”,竟然一反常态地把对方送到了门外,还点头哈腰的,显得无比谦卑。

  他回来的时候,白丁用目光询问他:“怎么?这人你认识?”

  胡老板一边走一边对白丁说:“这位,你不认识?兆达集团的董事局主席啊,王董!王嘉城啊!”

  “王嘉城!?”白丁霎时反应了过来,这位矿业巨子的照片是时常出现在财经和娱乐头条上的,刚才自己一心都扑在这套房上,居然没有认出来。可是,事到如今,不管他是王嘉城还是李嘉诚,谁都不能抢走他的劳动成果!

  白丁故作冷漠的“哦”了一声,直接将话题又转回到房子上来。他对胡老板说:“胡董,这套房子真不错,您看是不是先跟马老把协议签了?价格还按咱们说好的来?”

  这时候,胡老板却忙着跟王嘉城的秘书互换社交名片,嘴里含含糊糊地说:“先不着急啊,小白,你先等等啊。”

  白丁深感意外,心想:“这还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啊?老胡来之前还火急火燎的,现在怎么又不着急了?”

  这时候,赵丹寿笑了一下,打断他道:“白先生,要不您先听听它怎么说?”说罢,他手指了一下在空中静静悬浮着的“Awata”。

  白丁心里一凉,预感有不好的事要发生。

  此时,“Awata”已经换上了一种成熟而坚定的男声,说道:“白先生,您与房主签订的《定金协议》条款用的是2027年的制式版本,没有问题。但是根据国土局在2028年1月做出修订解释中关于‘经纪人在锁定房屋预定权时,所需支付的定金信用最低不得少于房产售价的千分之一,否则,对于违约条款的执行需要双方另行商定,并遵守对等原则……”

  “他”刚说到这里,白丁的脑子就“嗡”了一声!

  那天他拿下这个盘的时候,社保卡里的信用额度仅剩了550多点,按照这栋住宅的最低估值100万比特信用计算,千分之一的定金需要1000点。为此,白丁与老马做了口头约定,而对老马来说,反正“信用预授权”也不能立即当现金使用,也就没深究。

  白丁原本想问老罗先借点信用点补上,但他心里还是存了点私心,又不想显得自己事事都要靠老罗帮忙,也就没有再提。这两天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他就把这茬忽略了过去。没想到这条漏洞居然被AI经纪人“Awata”精准地捕捉到了……

  白丁仍是不松口,说道:“这点我跟马叔已经都说过了的,是吧?马叔。”他看向房主老马,眼神里带着点恳求的神色。

  老马到底还是不好意思不承认,只得点了点头说道:“那天我是答应了一句”,可是他又含糊其辞地推诿道:“可是我岁数大了,也没听太明白那是怎么个意思?”

  这下子,白丁原来的优势就被大大弱化了。按照“对等原则”,自己的信用不足,对方就也有权拒绝承担相应部分的违约责任。

  “马叔,咱不能不讲信用啊……”白丁脑子一热,嘴里带着哭腔,对老马嚷道。

  “小白,你怎么这么说话啊。我这么大岁数了,是那种不讲信用的人吗?可是,你也不能欺负我年纪大了,不懂你们这行里的道道啊!”老马听了,面上有些挂不住,索性语气也硬了起来。

  赵丹寿急忙出来打圆场道:“马老,马老,您年纪大了,别上火。小白,有话好好说!你看把马老气的……”这一抬一打,举重若轻,却着实又把白丁往下踹了一脚。

  白丁还要力争,却被老胡一把拦住了,说道:“兄弟,兄弟,你听我说,你先别急!”

  白丁带着哭腔说道:“胡哥,我是真跟马叔说好了的,昨天你也来了,也是这么说的……”

  “我知道,我知道。”胡老板连连点头,却说道:“是这样哈……刚才我跟王董两个人,我们在那头也聊了一下。他呢,是想把这里当个私人会所,没事在这请客人喝喝茶,吃吃饭什么的。将来,我呢,可能正好还要跟人家‘兆达集团’合作,要不这个地方……”

  白丁听了,心中登时一凉,喊了声“胡哥……”其余的话就在卡嗓子眼里说不出来了。

  胡老板继续说:“我的意思是,要不这个地方,我就先让给王董了。”说他,这抬起头对王嘉城的秘书说道:“也算结个善缘,以后好合作啊!”

  王嘉城的秘书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结个善缘。胡老板这么客气!我们王董事长也是最爱交朋友了。”

  赵丹寿也急忙接话道:“哎!胡总真是仗义!”

  老马也跟着在旁边点头,说道:“好啊,好啊,这样就圆满了!”

  刹那间,白丁产生了一种被叛徒出卖而深陷绝地的感觉。

  他绝望的看了看眼前这些人,说道:“是啊,你们……你们结了善缘。都仗义,圆满了……”

  房主老马说:“小白,要不然我还是赔你双倍的违约金吧。1100……要不1000,怎么样?”他还在精打细算将自己的损失减少到最低。

  赵丹寿急忙说:“马老,违约金我们店里出吧,怎么能让您掏钱啊。”

  老马面露喜色,说道:“哎呦,那怎么好意思啊……”

  ……

  胡老板则安慰白丁道:“要不真么办,兄弟。改天,你带着夫人去我店里搓一顿,我请客!你看行不行?”

  这时候的白丁,可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浑身颤抖,一字一句地说:“为了这个盘,我这两个月跑了附近大大小小几十个社区,每天都跑一身臭汗,还被人当小偷盘问。”

  他转而向老马,继续说道:“光是您家,我就跑了七次。一开始您不见,后来,见了又说不卖。再后来,您要用钱了,让我帮您估个好价格。上次您爱人去医院,大半夜的打电话给我让我帮您挂号……我能帮的都帮了,现在您说自己岁数大了,听不明白了……”他鼻子一酸,眼眶里有点湿润。

  赵丹寿忙逃出上衣口袋中的方巾,要递过去,手伸了一半,又停了下来。

  白丁轻轻摆了摆手,对他说:“赵总,你们这个AI经纪人的确厉害。我比不了!可您也是做经纪人的,这里头的苦,我想你应该能知道。这个东西吃人啊!它吃的是干这一行的所有经纪人的命啊。有一天,您觉得自己能躲得过吗?”

  赵丹寿听了,没有说话,默默地把方巾塞回到自己口袋里去。

  总公司把“Awata”下放到他的店里以后,原来的经纪人已经被裁掉了一半,估计剩下的一半用不了几个月也都要下岗了,那些跟着他在店里打拼了许多年的老经纪人离开的时候,眼里流露出来的那种绝望神色,跟眼前这个叫白丁的一模一样……

  这时候,老胡却有些不耐烦了,他怕白丁说出自己算计“女朋友”的事,再被王嘉城的秘书听去了,万一又回去汇报说自己诚信有问题,怕是会对自己的合作不利,就急忙打断白丁说道:

  “白丁。你这个人要这么说话,那就没意思了。怎么好说歹说讲不通道理呢?”他声调高了起来,故意想让王嘉城的秘书看到自己合作的诚意,对白丁说道:“其实,今天我买了,再过户给王总,不也是一样吗?”

  “那您要等一满年才能再过户”,白丁冷冷说道。不过,他说的也是真的,为了限制炒房,政府在房产过户方面的法规限制已经十分严格了。

  胡老板吃个憋,有些挂不住,嚷道:“这样的话,这房子我就真不能要了。要了不是结仇了吗?再说,我还没给你签字呢吧?我这不算违约是吧?”

  “是!”白丁答道:“您没签字呢,也没人说您违约。这房子您爱要不要,不要我找别人……”

  “你他妈这是什么态度啊!”胡老板听出白丁语气中的嘲讽,心中大怒,骂道:“你个臭屌丝!昨天看房的时候就一个劲儿的跟我女朋友显摆,我还没跟你挑理呢!我回去问问你们店长,你们就这么服务客户的吗?”

  “您——请——便!”白丁一字一顿的回答道,心中觉得遭到了天大的羞辱,后悔昨天自己居然会用了那多美好的诗句说给这个大老粗听,却反而被叱责成是“显摆”。

  责骂、折辱、羞愧、愤怒、绝望……,各种感觉交织在一起,突然,他觉得胃里一阵翻腾,“哇”的一声就当场呕吐了出来,一股难闻的味道在院子里弥漫开来。

  房主老马急道:“哎呦,你怎么吐这里了,要吐出去吐啊!”

  吐了几口,白丁觉得好过了不少。

  此刻,他眼里已经满是泪水,鼻涕和残存的呕吐物顺着口鼻往下流。

  他冷漠地看了看这群人,缓缓脱下了身上的白衬衫——那是妻子昨晚替他熨烫好的。

  他蹲下身去,用衬衫擦着地上自己的呕吐物,声音嘶哑的说道:“对不起!我给您擦干净了,就出去”,残存的胃酸烧的嗓子眼发涩,他说这几句话的时候无比难受。

  王嘉城的秘书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态和皱着眉的胡老板远远躲了开去,老马站在旁边束手无策,嘴里不住的抱怨;赵丹寿似乎想过来帮忙,却终究还是站在了原地……

  白丁把地上的污秽勉强擦拭干净,手里握着那件肮脏的衬衫,转身向院门口走去

  ……

  【第四章完】

  

举报

作者感言

许先生的书斋

许先生的书斋

本书原名《盲盒》,北大的刘丽朵老师提示我将《命运盲盒》中‘命运’两个字删掉。果真立即有画龙点睛的效果,更让人回味。   不过,因为在起点注册不上名字了。故事的创意源自于我和夫人吃饭闲聊时候开的脑洞,我写历史小说时候,夫人并不感冒,换成这个题材反倒聊了许久。所以发上来请大家品评。   生活中,我们可能都是白丁一样的人,努力着,挣扎着,收获着,给予着,享受着爱情,抑或单身的自由。   认识一些经纪人朋友,相比于20多年前那个经纪人诞生之初那个野蛮生长的年代,现在的他们更加正规,也更加努力,我相信,他们承受的压力不小。   之所以给主角安排了这样一个职业,一则是因为多少了解一些,再则是刘丽朵老师在她的《写作训练营》的课程中也提过这一点,所以,我无形中从老师的想法里汲取了不少养分。   在这里表示感谢。   我写了几十万字的历史小说,自觉不错,在另外一个网站上却只有9个收藏。这部《命运盲盒》刚发布,就迅速超过了这个数字,我很感恩。   也请各位大咖继续支持!

2020-07-15 10: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