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命运盲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两个女人

命运盲盒 许先生的书斋 2538 2020.07.18 17:06

  安晴成了陆小曼这个当红影星的私人瑜伽特训教练后,在培训计划上下了很大的心思。

  虽然陆小曼没有接触过瑜伽,但因为她有舞蹈和健身的经验,在身体的柔韧性和呼吸的技巧上都掌握的很快,没过多久就有了很大的进步,基本掌握了一些初级的瑜伽动作,照这个速度下去,在拍摄电影时做一些看上去比较有难度的“动作”是不成问题的。

  而陆小曼也觉得自己跟这位容貌秀美、气质优雅的瑜伽教练有些说不出的投缘。

  而且,她也明显感觉到,安晴与自己周边的很多人都不同——虽然她是受聘于剧组临时为自己服务,但却总能跟自己保持适当的距离,绝不随便侵入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要知道,这行里的很多人从头到脚都是一身功利的味道:要么当了自己几天助理,就到处夸耀她是明星的“私人心腹”;还有的时常有打着“工作需要”的名义安排自己参加与赞助商的饭局……至于什么来拍张合影发社交网络啊,八卦些自己的一些日常琐事告诉娱记之类的糟心事,就更是层出不穷了。每每碰到这种事,陆小曼嘴上即便不说,心里却是老大的不高兴。

  陆小曼知道:自己太需要这样一位朋友了,因为在现在的圈子里,她竟然一个都找不到。

  她需要一个朋友,至少需要一个倾听者,而安晴正是一个最适合的角色——她社会关系简单,不在自己的圈子里,性格与自己合得来,除了出众的瑜伽水平之外还有心理咨询师的能力。安晴总让她想起自己少年时代的一位邻家小姐姐:总是带着自己玩,带着自己上学,总是把她拿最好的玩具跟自己分享。

  她也曾细心的观察安晴的一举一动和她社交网络上的内容,发现对方从来没有任何超越职业关系以外的举动。她对自己的尊敬和喜爱都是发自内心的,或者说是她骨子里就是那种乐观、善良和友善的人,这从她依然纯澈的眼神中就能感觉的到。

  而且,安晴对周围的人也都一样的和善,从未刻意对自己额外的增加或减少一点。这让陆小曼感到从未有过的放松,她终于可以把自己沉重“明星”的面具和思想包袱暂时放一放,专身心地体验瑜伽训练给自己带来的愉悦和满足。

  这样,快到半个月私教培训期即将结束的时候,两人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陆小曼会把自己的一些苦恼和心事跟安晴倒一倒。安晴也会同样分享一些自己的,甚至也曾提起过与丈夫白丁恋爱时候的一些事,当她提到那三百多封情书的时候,两个女人嘻嘻哈哈笑了半天。

  陆小曼看了安晴存在手机里的几封信的照片后,赞叹道:“晴姐,你老公太浪漫了。不但硬笔书法写得棒,这几首诗也是相当有味道!”她家是书香门第,自幼对书法和文学接触很多,从影以后,觉得周围的人浮躁至极,纵然也有文墨水平不错的人出现,却也都染上了些铜臭气,所以她这番赞叹也是出自内心的。

  安晴听她这么说,也很开心,觉得自己老公是个才子,基因里带着那种真正文人的风骨。

  这一天,剧组放假,陆小曼约安晴一起去看一处房子。安晴没有课,就欣然同去。

  两个身着便装美丽的女人走在梧桐街斑驳的树影下,仿佛回到了上个世纪——那个人类最美好的旧时光。

  陆小曼拿出手机,对着一条信息上的数字,打开了密码锁。

  映入她们眼帘的是一座二层的小洋房,虽然已被修葺一新,但外观上仍完好地保留着上个世纪初的那种经典怀旧风格。坐拥一座精致的小院,院内青草依依,修葺了一部日式的石臼,潺潺的流水声反而让院子显得更加幽静,还有一株不大不小的桂树,看下面的土,这棵树像是新移植过来。

  “怎么样?这小院漂亮吗?”陆小曼站在草地上转了个圈,对安晴说。

  安晴也兴奋地看着四周,她自然已经认出这里了——没错,这栋梧桐街77号小洋房,就是白丁扫出来的那套“笋盘”。

  ……

  半个月之前,王嘉城的“尝试性”的基因特质嫁接手术非常成功。事后他约了个自己印象里“比较会玩”的“女朋友”,发现自己的能力果然有了根本的提升,甚至比二三十岁的时候都强了不少,如此,他自觉龙精虎猛,精神百倍,心中豪气顿生,暗下决心,一定要拿下“嫦娥妹妹”陆小曼。

  他的秘书来汇报,上次他亲自去看的那座梧桐街的小洋楼手续已经办完,而且还已经找专家做顾问,由全市最好的施工单位修缮一新。

  王嘉城看着郑秘书给他展示的完工后的现场照片,问道:“小郑啊,你们都觉得这个院子陆小姐会喜欢吗?我怎么觉得小了点?”说实话,内心中,这院子的确不对他的口味,他自己有三套别墅,各地还有若干处豪华公寓,总结起来就一个要求:“大!”——越大越好!房子要大!草坪要大!别墅游泳池也要大!那天他去盖娅总部参观之所以感到震撼继而迅速建立信任的重要原因就是因为“生命之刃”和“星环”的大。

  “奶奶的!那个大厅里连宇宙都装进去了,真够大!气派!”王嘉城暗想:“老子回头也整一个,有外星人挖矿的那种。”其实,他哪里知道,“星环”大厅中实际上用了人脑无线互联的技术,在他们进门的一刹那,就已经进入了大脑的类催眠状态,而他那天所见到的“宇宙”实际上是人体中微观宇宙中的数字模拟场景。

  郑秘书肯定地回答道:“王总,我们做了细致的摸底和分析,甚至还找盖娅集团做了一些必要的咨询。陆小姐本人曾多次在社交网络里提到过‘希望有一个别致的小院过闲适的生活’,她本人虽然也有几处房产,但由于这种小洋房的房源本身就很稀缺,所以市面上几乎找不到,这次还是托经纪公司从别的经纪公司那里抢来的。”他带着点表功的口吻,希望能被老板注意到自己的努力。随后点开了一张截图,上面是陆小曼在自己社交网路中发过的一段话:

  “造一所属于自己的书斋,中式建筑,前庭后院,种上喜欢的花草树木,小狗小猫小孩子,春天的午后在杏花树下晒太阳,夏天的雨季在廊下看荷叶上晶莹的滚珠,秋天请朋友来家对着明月吃蟹喝酒,冬天裹着棉被烘着暖炉看大雪纷纷……”

  王嘉城“嗯”了一声,看来手下们还是蛮上心的。

  郑秘书继续说:“还有一点,我们秘书处一致认为陆小姐会喜欢。这座洋房里还曾经住过一位民国时期著名诗人,而陆小姐恰巧非常喜欢那个人的诗,她在社交网络中大概有五六次都引用或转发了那位诗人的句子。”他知道老板的脾气,尽量把话说得浅显易懂。

  王嘉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说:“行吧!辛苦。地址和密码给我编辑条短信。”

  郑秘书这才毕恭毕敬地答应了一声,然后退了出去。

  王嘉城看着那座小洋房的照片,自言自语道:“125万,倒是不贵……不知道她喜欢不喜欢……”

  ……

  对于王嘉城送的这件礼物,陆小曼的确很喜欢,她甚至认为这是认识以来,收到过的最对她心思的礼物,当然,价值也不菲。这几年,她骨子里的淑女情怀和名利场的浮躁环境不断的冲突,让她总是渴望有一处吻合自己内心的心灵栖息地。她也曾托人找过,但几次三番都找不到——要不就是坐落在远郊区,非常不方便;要么就是后来的人刻意盖造的项目,而且还都不伦不类,更别说什么文化底蕴了。

  这处叫做“梧桐街77号”的小洋楼则完全不同,简直就是对着她理想中的样子3D打印下来的一般。

  由此,她想到王嘉城,这个男人资产和实力没得说,虽然岁数是大了些,但形象还算不错,五十岁了,身材也只是微胖,还没有跟很多所谓的企业家一样,变成肥头大耳、满脸油腻样子。只是这个人别开口,一开口就土味十足,典型的暴发户气质。不过,跟其他追求者比起来,他的确更有诚意,也更上心,有必要继续好好观察和考验他一下。

  想到了这里,她微微一笑,当着安晴的面掏出了手机,刚好对着那条写着地址和数字锁密码的手机拨了回去。

  “喂?小曼,怎么是你啊?”电话那头王嘉城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

  “王先生,你的礼物我收到了。我们正在这里看呢。真是挺喜欢的,可是这礼物太重了……”陆小曼微笑着说,面上灿若桃李。

  “哪里,不重啊!你能喜欢就好。哎?你们正在那边呢?我正好也过去看看呗?”

  陆小曼知道他会这么说,笑道:“我们一会儿就走了,你要是忙就别赶过来了。”

  “不忙!不忙!我正好也没看呢,我也觉得那地方不错,住的那位诗人我也很喜欢……”王嘉城急忙说,但他话出口了一半,忘了诗人的名字,就含含糊糊地遮了过去。

  陆小曼咯咯笑着,说:“好吧,那我们等您啊!”

  “好!好!”王嘉城连连说好……

  ……

  这半个月,白丁过得相当憋闷。

  自己好不容易扫出来的笋盘被竞争对手毫不留情地撬走了,除了收到1100比特的违约金外,可以说是鸡飞蛋打。还被客户胡老板狠狠地投诉到了总部,总部客服领导大怒,发下通知严令门店店长彻查,1100违约金全部扣除,还将门店的那点可怜的季度绩效调低了50%。

  店长知道白丁是被人摆了一刀,但也的确有工作上的纰漏,这次还是遇到了A+的金牌店长赵丹寿,即便是自己也未尝不会马失前蹄,也只好“批评”了白丁一顿,又鼓励他“不要气馁”,“毕竟距离月底还有半个多月”还有转机……其实,白丁自己也知道,自己惹了这个麻烦,到了月底如果还是没有业绩的话肯定要被辞退,就连店长自己能不能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也都难说了……

  其他同事们压力本来也都不小,还都被扣了绩效,就都对白丁有了不少情绪:

  “看看,吃独食儿吧?最后隔了牙了吧……”有人嘲讽。

  “是啊,早知道大家一起做,也不至于这样吧?”有人埋怨

  “我就那么点绩效,还要扣一半,下季度房租怕是交不上了……”有人觉得委屈。

  ……

  这些话听在耳朵里,白丁低着头,默默的整理着资料,心中很不是滋味。

  “这都咋地了?”老罗把手里的楼书往桌子上一摔,操着他的东北口音大声嚷嚷起来。店里登时安静了下来,这位老大哥平日对大家都很照顾,客客气气,乐乐呵呵,没见过他发这么大脾气。

  “我说这都咋地了。”老罗重复了一边,嚷嚷道:“那单难道还是白丁自己撬的自己啊?他自己不想搞成啊?搞成了门店是不是也有一份集体绩效啊?他是被A+撬了单,那赵丹寿的本事你们谁不知道?再说,谁争得过他那个AI经纪人?咋都不上A+门口堵他去呢?咋都好赖不分了呢?”

  “……”店内静悄悄的,所有人都低下了头。

  白丁心头一热,鼻子又有点酸,他掐着自己的手背,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只听老罗继续说:“还什么‘吃独食儿’,那白丁自己一个人顶着大日头在外头扫两个月盘的时候你们没看见啊?那就是他扫出来的,不吃独食儿吃啥?吃屎啊?”老罗的资历比店长还老,也算德高望重,再说也说得在理,即便这话操理不糙,也没人敢顶嘴。

  “按规矩就是谁扫得归谁,保护期内没有大家一起做的道理。就算有,也是人家白丁点头才行。咋地,都等着吃现成的啊?自己扫去了,扫了一起做!”老罗有点发怒,吓得刚才那个说风凉话的小姑娘跑着去给老罗倒了杯水,递到他手里,有对白丁鞠了一个躬道歉道:“罗叔,白哥,我错了,我刚才不是那个意思。”说着,眼里也流出泪来。

  老罗的火气这才略略消了消,拍着正在把脑袋埋在桌板下头的白丁的肩膀,说道:“老白!起来。这不还有半个月吗?咱们继续扫楼去。尽人事,安天命。反正也他妈赚不了几个钱,早撤早消停!早死早托生!就是不能甘咽下这口气!”

  “对!扫楼去”刚才那个讥讽白丁“吃独食”的小伙子跟着喊道,惹得其他人都来了动力。店长也从办公室里跑出来,给大家鼓劲儿。

  全店总动员,跑了半个月……

  但,还是一无所获!

  ……

  王嘉城风风火火地进了小院,见到陆小曼,登时高兴的眉飞色舞。

  当他转头看见站在一旁的安晴的时候,竟然愣了一下,问道:“这位是……?”

  陆小曼忙介绍到:“我的瑜伽老师,安晴女士。”

  王嘉城忙主动跟安晴打招呼:“安老师好!”眼睛又不自觉地看了安晴两样,面色有些奇怪。

  陆小曼说突然面色郑重地说道:“王先生,安老师告诉了我一件事,我觉得有必要跟您说说。要不这礼物我也不好收了?”

  王嘉城听了不由得一愣,问道:“怎么了?”

  陆小曼把安晴拉过来,“晴姐,你跟王总说说你丈夫代理这栋房的事儿?”

  原来,刚才她俩闲聊的时候,安晴无意中把丈夫白丁代理这栋房被人撬单了的事儿说了出来。她说者无心,陆小曼听者有意,有问了几句,大致明白了经过。她故意请王嘉城过来,除了想给自己的好姐们找回点面子,也想看看王嘉城对自己能不能做到言听计从。

  果然,安晴脸涨的通红将白丁的遭遇跟王嘉城说了,王嘉城看了看陆小曼,二话不说,立即掏出手机拨通了郑秘书的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王嘉城就劈头盖脸一阵痛骂:“郑秘书,这个梧桐街这个房子你们怎么搞的?我怎么听说你们因为这个事儿撬了别人的单子啊?”

  “什么?是A+经纪公司干的,你不知道?”王嘉城抬头对陆小曼和安晴解释道:“看来他不知道!我之前也没问。”其实,那天看房他也是亲自来的,知道已经有人在看。但他的确先离开的这里,后来现场发生的事,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故此郑秘书也没有让他知道。这才让他顺顺利利地找到了“背锅侠”——郑秘书。

  “我给你说啊!你也跟了我有一阵子了。咱们做生意的最重要的是讲诚信,要不还怎么玩?你,现在就跟总务处去说,以后不准再跟A+这种没有诚信的企业打交道,对,对,员工也不允许!对,包括我那几套房子的代理权也都收回来。还有,你自己想办法处理好这件事,你懂吧?被撬单的那个……那个……那个人,人家的劳动成果,你们不能说抢就抢啊!对!……你看看怎么办。好吧?”

  王嘉城的表现还真不错,当着陆小曼的面他这番话说的滴水不露,而且没有半句粗口——他知道陆小曼腻歪那个,要是放在以前,郑秘书早就被他骂得狗血喷头了。

  陆小曼在旁边听了,非常满意,对王嘉城的好感又多了一分。而安晴则十分忐忑,既为自己能帮到丈夫感到高兴,又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利用陆小曼的意思。

  她向王嘉城道谢,王嘉城挥了挥手,说道:“哎,手底下人不会办事。不好意思啊!”

  她又向陆小曼解释道:“小曼,早知道我今天不提这件事了……你看……给你们添这么大麻烦……还显得我……”

  陆小曼抓住她的手说:“晴姐,你可别这么说。我可拿你真当朋友!再说,王总管一管手下人也对,你这还是立功了呢……”

  她这一拐弯儿恭维王嘉城,安晴的脸更加红了,王嘉城却乐得不行,说道:“要不请你们两位吃个饭吧,就去新宋,听说那里环境不错,我跟他们老板也认识。”他这才想起来,跟新宋的那个胖老板认识还是来这里看房的时候,心里也是有些不自在,生怕陆小曼知道。

  幸好陆小曼见目的达成,就笑着对王嘉城说:“王哥,这次就先算了,我们还想再出去逛逛,要不下次我请您?”安晴听了,也忙不迭的点头。

  王嘉城想了想,居然破天荒的没有继续坚持,就说:“也行,我还有个会。那你们先逛,咱们改日再聚。”

  “哎呀,谢谢王哥”,“谢谢王总”,陆小曼和安晴都说道。

  陆小曼蛮高兴,本来她注意到王嘉城看安晴的眼神儿有点异样,以为他动了色心,但现在看,又不是那么回事,反而显得对自己一心一意,言听计从。安晴也觉得跟王嘉城这样的大人物吃饭,显得有点沾陆小曼的光太过,反而有些不好,况且她怎么能不知道女人对女人的那点儿心思?——她记得,二十一世纪初,曾有一句网络流行语叫做“防火、防盗、防闺蜜”就是提醒女性朋友之间要善于保持距离,尤其是要跟对方身边的异性保持距离才好。

  ……

  王嘉城上了他的劳斯莱斯幻影2036私人定制版,命令道“返回公司!”

  线条无比优美的车身在无声无息中启动,缓缓驶离。

  他侧头看了一眼两个女人的背影,目光落在安晴的身上,低声嘀咕了一句:“我操,长得真有点像!吓了我一跳……”

  【第八章完】

  

举报

作者感言

许先生的书斋

许先生的书斋

为了不与现实世界中的人和事冲突,本书中的货币单位采用数字货币“比特币”,而且也并非显示生活中的“比特币”。请朋友们不要对号入座,反正就是挺贵就是了。   “笋盘”,这个词,我是从朋友那里咨询得来的。   它是房地产经纪公司中的一个专业术语。主要的意思为突然发现或者通过捡漏获得的,具有很好条件但价格合适,升值潜力较大的房源。就像雨后的竹笋一样,突然出现,又增长的飞快,非常形象。   所以,艺术源自生活。

2020-07-18 17:0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