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命运盲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SSSVIP

命运盲盒 许先生的书斋 1272 2020.07.24 18:25

  胡老板对“候鸟嘉年华”,尤其是“王的派对”向往已久。

  过去两年中,他也都曾想参加。但因为他不在这个圈子里,没什么人邀请,弄不到VIP邀请函,又加上派对举办的时候刚好又是“新宋食府”的生意旺季,他的大胖老婆也看得紧,的确是走不开。

  今年“新宋”的业务算是上了轨道,他一闲,就不安分起来。

  先是瞒着自己老婆跟店里的一个漂亮的女领班暧昧了起来,后来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上次去“梧桐街77号”就是想学着古人置个“外宅”。他算得清楚,房子在自己名下还能升值,里头住的女人也可以经常换。自己得了好处,将来房子出手时候升了值,还能赚上一笔。虽然那栋小洋楼最后让了出去,但还是在A家经纪公司的赵丹寿的“热情推荐”下,另外买了一处公寓,把脑子有些慢的漂亮小领班“藏”了进去,他自己隔三差五地去住,也是逍遥快活。

  他还不知足,一直想见识见识屡屡听人说起的“王的派对”,今年终于搞到了一张VIP邀请函,心中大为兴奋,就早早地向自己老婆和“女朋友”编了个借口,说是去岛城考察一下海产品,再给店里加点新菜,订好了机票、酒店,要开开眼,去看看:“全国最漂亮的500个妞在一起会是什么样”!

  “备不住还能有艳遇呢!”在岛城高达35度的闷热气温里,热得满头油汗的胡胖子心中暗暗期待。

  出入酒店的时候,对着时常成群结队从自己身边经过的性感女郎们,他禁不住口水流了一地,想看,又有点不好意思;不看,又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己:“乖乖,酒店里的美女密度这么高!那到了晚上的派对上,还不得遍地都是啊?”胡胖子觉得开了眼,两万多比特币的费用没有白花。看来,没带自己“女朋友”来是对的,跟这些时髦女郎一比,自己那个“小领班”简直土得掉了渣。

  “人外有人啊!”胡胖子得意地想。

  当然,玩归玩,食府的业务他也还算是上心,毕竟自己的全部身家都在“新宋”里头。

  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当老板的不在,店里的员工们总会多少懈怠一些。他在前台、后厨、就餐区等各个角落都安装了监控,自己可以通过智能手机监督员工的工作。

  傍晚的时候,他早早就根据今晚派对邀请函标注的“Dress Code”,特意换了身白色的名牌亚麻衣裤,就在房间里等着晚上21:00派对开始入场。

  百无聊赖中,他想起来现在应该是店里的用餐高峰,便拿出手机看看情况,谁料到刚巧发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白丁”!

  “我操,这个屌丝怎么有钱来我店里消费啊?”

  老胡吃了一惊,又看到陪着白丁在等位的是一位身着黑裙的漂亮女士,暗骂道:“哎呦,这妞不错啊!哎,这年头真是啊,是人不是人的都出来泡妞啊……”

  在嫉妒、鄙视和恶作剧心里的驱使下,正在度假的胡老板忘记了自己的职业操守,他拨通了店里接待经理的电话,交代他安排人“好好晾一晾”正在等位的白丁。跟了他多年的接待经理自然心领神会——这一套他们也算是驾轻就熟,便立即安排了下去,生生让白丁等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出门而去。

  得到接待经理的回报后,老胡嘎嘎嘎一阵大笑,心中觉得说不出得畅快。虽然这样做对他也没什么好处,但他就是觉得自己店里就不是白丁那种“屌丝”该来的,“撵走”他,也无所谓。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21:00入场的时间了,他怕自己去的晚了,急忙收拾了一下,搭上摆渡车往派对现场而去。

  ……

  其实,老胡也的确有点自以为是了,“幸存者偏差”让他总以为自己的店是所有人都喜欢去的就餐地。而实际上,对于白丁来说,去隔壁不远的法餐厅反而是更好的选择,因为,他的妻子安晴更喜欢这种传统的浪漫风格——上等的和牛、肥嫩的鹅肝,美味的松茸、新鲜的吉拉多和可口的鱼子酱,再来一瓶年份不错的红酒,加上摇曳烛光的映衬,让刚好是一身西式复古打扮的安晴变得更加妩媚动人。

  不少就餐的客人,尤其是男士,都对安晴投来欣赏的热辣目光。甚至连衣冠楚楚、满头银发的本餐厅老板都亲自上来向今晚的“缪斯女神”安晴问候。

  在征得了白丁的同意后,这位浪漫的法兰西老头还邀请安晴共舞了一曲“Por Una Cabeza”——银发的老绅士和身着黑裙的美丽女郎,在优美的音乐伴奏中翩翩起舞,这让白丁想起了上个世纪就势年代那部经典的老电影,他连忙用手机拍了一张照,通过搜索引擎查询,AI引擎立即给出了答案,

  对的!《闻香识女人》!

  在客人们的掌声和欢笑声中,老绅士亲自为自己的“舞伴”和她的丈夫送上了一瓶昂贵的“玛歌”作为礼物……连连用法语说“C'est ma journée la plus heureuse!(这是我最开心的一天!)”

  当然,对白丁和安晴来说也是一样。

  当他们结束了这顿浪漫的烛光晚餐,就把那辆老别克切换为“自动驾驶模式”,开开心心地回到家中,继续他们的浪漫之夜去了……

  “老公,我们好幸福啊!”安晴脸红红的,微笑着说。

  其实,有了妻子的陪伴,白丁又何尝没有感到幸福?

  一切简直都像在电影里,美的有些不真实……

  ……

  而此刻,身处无比欢闹喧嚣而又奢华瑰丽的派对现场的胡老板却陷入了麻烦。

  这麻烦是他自找的。

  第一次见识如此规模盛大的豪华派对的胡老板彻底懵了头,感觉眼睛、耳朵、鼻子和嘴巴都不够用了,只觉得四面八方全是美女,天上地下都是嗨曲儿。

  在人群中,他一会儿发现一群身着各式比基尼的金发碧眼的超模,一会儿被正在吞云吐雾地吸食“雾化饮料”的性感女郎迷得神魂颠倒;这边是几个肌肉发达身材健美的青年,那边是衣着豪奢、配饰华贵的富豪,还有不少在社交网络和视频网站上常见的大咖和网红,穿着千奇百怪的衣服,做着各种奇异的发型在身边穿梭……,配上由世界顶级的AI视觉声光电设备打造出来的现场效果,一直在夜总会和自己的小圈子里“呼风唤雨”的老胡很快就忘乎所以,跟着狂躁的音乐摇晃起他肥大的身躯来。

  他到处寻觅,想好好搭讪几个漂亮姑娘,毕竟他就是奔着“艳遇”来的,那两万多比特不能白花,但往往是看好了一个,鼓起勇气搭讪就被人白了一眼躲开了;要么还没等上前,已经被别的帅哥或富豪请去了卡座。转了半天,酒喝了不少,却一无所获。

  他心里着急,这时见到几个衣着性感暴露的外国女郎走了过来,就厚着脸皮,操起他仅会的几句二半吊子英语跟人搭讪。

  岂料,对方竟然十分大方,笑着跟他碰了碰杯,就一起跟着音乐扭来扭去,嗨舞了起来!

  老胡见状,以为有门儿,就跟着在一旁乱扭。

  可是他的几句英语用完,又没带AI翻译机,就再也没法子跟人家交流,急得满头大汗。

  此时,他觉得自己要拿出点“男人的胆量”来,就壮着胆子,借着跳舞的机会手往一个女郎裸露的腰际摸去。

  “啪”,老胡的手被人家一巴掌甩开,白了他一眼,其他几个女孩也都不屑地撇了撇嘴,脸上的冷笑似乎是在说:“真烦你丫这种油腻的咸猪手!”

  胡胖子大囧,没想到这里的妞这么难泡。

  在屡遭打击之后,他第一次开始嫌弃自己的“见识浅薄”来,心有不甘的想:“他妈的,还是在夜总会玩方便啊!”

  就在他百无聊赖,又百爪挠心的时候,突然见一个身着白色长裙的美丽女孩从身边走过。

  她身上没带多少复杂的配饰,留着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鬓角别着一朵白色百合,走过以后,老胡已经半麻醉的嗅觉都问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

  老胡心里一动,暗想:“刚才那几个金丝猫太野了!不好泡!这个小美妞看上去倒是很老实,身材也很不错……”他就留了心思,等那女孩回来。

  果然不出他所料,过了一会儿,那白衣女孩又飘然返回,老胡急忙拦住她,故作潇洒地笑道:“嗨!美女,一起喝一杯好吗?”

  那女孩见被老胡拦住了去路,眨了眨眼睛,显得有些紧张:“我,我是跟朋友一起来的,她们还在等我呢。”

  老胡见对方没有直接拒绝,登时来了精神,摆出一副大方自然的样子说:“我是一个人来的,谁都不认识,要不你叫她们一起来啊?”此时,他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心想,跟这个小美女来的备不住是好几个女孩,那这把总能抄上一个吧?

  那女孩见被老胡拦住了,又不好意思严厉拒绝,就只得拿过一只杯子,喝了一口,说道:“那我得问问他们。”

  老胡说:“好啊,她们在哪儿呢?我陪你一起去啊?”

  女孩说:“不用了,大叔!我自己去问问吧。一会儿就过来!”

  老胡见对方叫自己“大叔”,立时觉得自己成了偶像剧里的男主,急忙点头道:“好,好,好。我等你啊!”

  那女孩笑着点了点头,就穿过人群去了。

  老胡目送着她窈窕的背影,甚至还看到有一两个男孩也想拦住那女孩搭讪,可人家都没理会,心中更是大喜,想:“哎呦,看来真是去叫人来玩去了!”

  想到今晚上很有可能走了桃花运,他又得意的边喝边扭腰摆胯地跳了起来。

  没想到那女孩一去就“杳无音信”,左等左不来,右等右不来,他抻着脖子张望了半天,哪里能寻得到人家?

  此时他有点上头,心中还在想:“别是被别人截胡了吧?”

  想到这里,他更加不安。急忙往女孩刚才去的方向追去。

  他绕过了两三群正在狂舞的人群,终于在一个大号卡座中的一群人中发现了那个白衣长发的女孩——她的装束简单、清纯,在一群狂野、性感和夸张的男女中更是显得别具一格,十分好认。

  他也没多看,拨开身边的几个人就走上前去,对那个白衣女孩大声说道:“我等你半天了!没想到你在这儿啊!”

  那白衣女孩正在和旁边的几个人说话,突然被他吓了一跳,睁着乌黑的大眼睛瞪着胡胖子,半天才认出他来。她又似乎因为现场太吵而没听懂胡胖子的问话,把手放在耳边做了个手势,好像在说:“我没听清,可以再说一遍吗?”

  老胡见人家这幅神情,显然是早把刚才的约定忘了,心中有些气恼。见对方没听清自己刚才的话,就俯下身来,一手搭住了那个女孩的肩膀,大声喊道:“我说!我等你半天了!”

  其实他的声音足够大,在场的男男女女都听得真真切切,老胡的话说完了,现场一片短暂的寂静,紧接着一阵哄堂大笑。

  反而把老胡弄了个莫名其妙。

  “哎,把你手拿开!”这时,老胡身后一个声音不客气地说道,一支有力的大手拍在他的背上。

  他一回头,身后是两三个衣着时髦的青年。

  为首的一个青年跟自己差不多高,长方脸,二十来岁,眉目很秀气,看着就像个富二代少爷。

  这种人他还是见过一些的,仗着家里有点钱,整天吃喝玩乐,也常去自己店里消费,故此,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他嘴里不客气的回道:“我跟她说话,有你的事吗?”

  没想到,这句话一出,旁边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老胡心想:“你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屁孩子,老子一巴掌呼死你!叫你笑!”

  那青年嚣张地笑了笑:“那是我女朋友,当然有我事儿。”

  老胡大怒,嘲讽道:“你女朋友?这里这么大,这么多人,都是你女朋友呗!”

  那青年笑的更加嚣张,把双臂抬起,大声问道:“是不是,你们自己说!”

  这时,旁边一个性感女郎跳出来说道:“我是他女朋友!”

  另一个身穿黑色比基尼裙的也嚷道:“我也是他女朋友!”

  “我也是!”

  “还有我……”

  “对,大叔,我也是他女朋友!”

  “我……”

  一时,就像要故意让老胡难堪一样,这一整个大卡座的十几位女孩都宣布自己是那个青年的“女朋友”。

  老胡有点发懵,虽然他也明显看出来不少女孩身边都有别的男生陪着,而且她们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都带着坏笑,显然都是在配合那个青年。

  “操,别跟老子装逼!”

  老胡自恃也是个老炮,见过些阵仗,怎么甘心被一帮年轻人吓住?

  现在他被人家当场一阵羞臊,又有些上头,脸上发烧,嘴里不干不净地骂道:“装什么逼呢?你那点钱够干什么用的?管你妈要的吧!”

  没想到他此话一出,刚才还是沸反盈天的大卡座上立即就变得静悄悄的,所有人都显得有些紧张,刚才那个白衣女孩早就跟她的闺蜜远远躲了开去。

  那青年早就变了脸色,嚷道:“这个傻逼是谁叫来的?”

  有人说:“他好像一直在VIP区那边,不知道怎么跑到咱们这边了。”

  那青年对着手腕上的智能手环命令道:“0号区建立遮蔽!”

  老胡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还以为自己似乎已经镇住了对方,有些得意洋洋,继续嘲讽道:“老子是VIP,知道吧?小丫挺的,你装什么逼啊?”

  没料到,他还没说完,那青年就将手里的一杯红酒泼在了他的身上,弄得他脸上身上都是。

  他恼羞成怒,“嗷”地一声扑上去迎面两拳,不料却被人家一一躲开了。

  显然这个青年练过拳击或搏击等动作,两个闪躲动作十分专业。

  老胡还要继续进攻,不料他的身边已经冲上来两名黑衣壮汉,转瞬间就将他放倒在地。

  老胡不服气,高声骂道:“操你妈!我弄死你小丫挺的。”

  “啪”、“啪”、“啪”……一名黑衣壮汉接连三四个耳光结结实实抽在他的脸上,他的脸登时就肿了起来,旁边一人又一个窝心脚,结结实实踹在他的胸口上,把他打得几乎要背过气去。

  “知道我是谁吗?”那青年蹲在他面前,阴恻恻地问道。

  “我……我他妈管你是谁?”

  “啪”、“啪”、“啪”“啪”、“啪”、“啪”……又是一顿暴揍……

  此时,这个区域已经被AI控制的单向屏隔离了起来,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小空间。外面的人只能看到镜子一样的反光墙体,甚至连里面的声音也都听不到,而里面的人则能够清晰地看到、听到外面的一切。

  ……

  “欣欣,这个土鳖是来找你的吗?”那个青年对刚才那个白衣女孩问道,他正是这场派对的主办人王葱,老胡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偏偏招惹了这个“花花太岁”。

  “我不认识他!”那白衣女孩急忙摇着头回答,她叫章欣宜,朋友们都叫她欣欣。

  王葱带着一脸坏笑,说道:“那不管,反正我看见了。今天得罚你了!”

  旁边的男男女女听了,都是一阵怪叫着起哄。

  章欣宜的脸登时变得通红,却又羞涩地点了点头。

  王葱对被按在地上的胡老板说道:“人家不认识你,看来是你喝醉了跑这里来耍流氓了?”他的面色突然变得阴狠起来。

  他最讨厌别人冲撞自己已经过世的母亲,方才这个胖子骂他的钱是“管你妈要的”,着实犯了他的忌讳。

  老胡挨了一顿胖揍,已经彻底吓尿了。

  下手的那两个黑衣人都是行家,每一下都让他受足了痛楚,但是却没留下多少外伤。他还发现,现场的几十个人没有一个拿手机拍照,反而全都乐呵呵地看着自己,可见早有默契……这才知道,今天遇到了硬茬!

  他喊道:“我他妈要报警!”

  “报!”

  王葱点着头,说道:“你闯到我的私人区域里来耍流氓,骚扰我女朋友,还搅乱公共秩序,在场的有目共睹,该报警的人是我王葱吧?”

  随后,他朝那两个黑衣保镖吩咐道:“他要报警,你们就带他去吧!”

  那俩人是他的保镖,对这种事似乎也时空见惯了,把老胡架起来,就要往外拉。

  “胡老板,咱们这事儿还没完。我看你的‘新宋’也开到头了,你早做打算啊!”王葱在他身后冷冷地补了一句,不知是恐吓,还是要来真的——此时,派对的AI的嘉宾识别系统已经把老胡的身份信息发给了他。

  老胡听他说自己的名字叫“王葱”,也登时明白了过来,知道这次闯了大祸,心中叫苦不迭,正想再说几句,已经被那两个保镖架上了等在外面的一部小型接驳车,往警局的方向开去。

  “好了!醉鬼送走了。大家继续Happy!今天,我请!”王葱大声宣布,众人又是一阵兴奋的起哄!

  “0号区遮蔽取消!私人休息室建立遮蔽!”

  这块派对中的SSSVIP区域又出现在外面正在狂欢的十几万人面前,看上去什么都没发生。

  而位于整个派对现场最高处的一处能够鸟瞰全场的“私人休息室”,则立即被单向屏遮蔽了起来。

  “欣欣,来!”王葱笑着对章欣宜招手,说道:“商量商量怎么给你惩罚!”

  “哦……!!!”周围的男生们继续起着哄,而女生们则有的幸灾乐祸,有的脸上露出不屑,甚至还有的显出嫉妒的神色。

  那白衣女孩躲了半天,见实在躲不过去,只得红着脸,走到王葱的身边。

  “太子哥!我也想去!”不知哪个小子起哄喊了一声。

  “去你大爷!”王葱笑着骂道。

  他拉起章欣宜的手,一边往外走一边揶揄那个小子说:“你今晚要是能喝完你前面那瓶‘礼炮’还能动,我就准你带妞去!”

  “哈哈哈,好嘞!”

  那小子来了精神,在周围一群人的怪叫和哄笑声中,倒了满满一大杯皇家礼炮,就开始往嘴里灌,谁知刚喝两口,就被呛得连连咳嗽,酒喷得到处都是,又惹得旁边的人一阵哄堂大笑。

  此时,王葱已经拉着章欣宜的手,去得远了!

  【第十一回完】

  

举报

作者感言

许先生的书斋

许先生的书斋

有朋友问起海天盛筵的问题。实际上本文跟海天盛筵没什么关系。不过,海天盛筵也没有传说中那么邪乎,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就是知道……哈哈哈……   我认为海天盛筵还是一个不错的高端生活方式展会,至于展会期间的一些派对和别墅、酒店房间中发生的事情,既没有那么玄乎,也并不是不可思议的……   一转眼,事情已经过去7年,日子过得真快。

2020-07-24 18:2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