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命运盲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盖娅集团

命运盲盒 许先生的书斋 3366 2020.07.16 21:07

  三十八年前,市妇产医院的一间普通病房内。

  婴儿的眼睛还没有睁开,就已经隔着他半透明的眼睑第一次感受到了光明,那与母体中的黑暗完全不同,让他本能的想与之拥抱。同时,他娇嫩的皮肤又感觉到了一丝凉意,那与先前漂浮在羊水里的时候大相径庭,这又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他不满意地发出第一声啼哭,仿佛宣布着自己对这个世间的第一印象。

  他又听到有人说了句什么,随即感到肚皮上传来一阵轻微的不舒适——那是他的脐带被剪断了。

  从此,他就不再是母亲身体的一部分,而是彻底变成了一个要独自面对这个陌生世界的个体。

  “哇——哇——哇——!”他只能用嘹亮的哭声表达他的诉求——他饿了。即便要面对自己未知的命运,眼下也要先吃饱不是?

  在生存,这一个最基础的需求上,无论是婴儿还是成人都没有区别。

  ……

  遵照婴儿父母的意见,他的脐带血被护士小心地收集了起来,做了编号,放入特质的血液保存容器中。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干细胞”技术的兴起使得许多父母都倾向于为自己的小宝贝保留一份脐带血,他们认为其中的造血干细胞将来或许有机会帮助孩子治疗某些可能出现的血液系统和免疫系统的疾病。

  ……

  就在这天,“盖娅集团”的亚太北方区总部前的广场上聚集了数百位正在抗议者,他们主要是由民间强烈反对“基因改造”项目的自然人文主义者组成。

  当然,现场还有不少正在进行记者和维持秩序的警察。

  “基因改造=创造魔鬼!”

  “长寿属于精英,平民依然无助!”

  “反对由‘盖娅’托管基因库。”

  “要自然选择,不要精英选择!”

  “打倒‘盖娅’野心家!”

  “……”

  抗议者们打着各式各样的条幅,在盖娅集团大楼前的广场上有节奏地呼喊着口号。

  有冲动的抗议者试图冲击盖娅集团大楼,但是立即被严阵以待的警察和保安制服了,这也让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自从《海上公约》签订生效,世界各地都爆发了程度不同的抗议游行活动,过去三年来从没间断。

  那些笃信“自然选择”是人类存在的基础,反对将人脑和计算机互联成“脑联网”,以及对AI充满恐惧的人们建立了“新绿色和平组织”。

  他们到处游说、阻挠甚至破坏相关的政府或私人项目,而一些认为人类社会目前还没有完全做好应对“基因改造工程”和AI带来的挑战的科学家们也加入其中,让这个组织得以迅速壮大。

  这天恰好是《海上公约》签订生效的纪念日。作为“联合国人类基因研究及应用项目”主导机构的“盖娅集团”自然成了他们最具代表性的攻击目标。

  正在这时,一辆自动驾驶的AI小型运输车正在按照他既定的路线返回盖娅的停车库,结果这台隶属于“敌方”的AI智能机器就不幸成为抗议者们的宣泄对象。

  还没等现场的警察和保安反应过来,那台外形小巧,带着红白条纹的AI小型运输车就被愤怒的抗议者们掀翻了,有人跳上车厢,挥舞着手中的棒球棒打砸车窗;有的人提议点火焚烧,但却一时找不到引火物和火种。一队警察迅速向这边包抄过来,对于这种损害公私合法财物的行为,他们必须进行制止,有必要的话不排除使用暴力。

  混乱的人群中,一个身材瘦削的青年冷静地单膝蹲在地上,在运输车的充电口盖板上轻轻挥动了手中的一部智能手机,“咔嚓”一声轻响,盖板就打开了。

  他从口袋中迅速抽出一个微型存储器,准确的插入充电口旁的微型插口中。这一系列细微的动作做完,他又飞快的将盖板合上,在警察将他们彻底包围之前,快速地挤出了还在打砸运输车的人群……

  ……

  亿万俱乐部的私人会所里,吴书平正在口沫横飞地为皱着眉头的王嘉城出谋划策。

  他拿着那张信笺,先赞叹道:“哎呦,这个字儿写的不错啊?一看就练过田英章啊。”

  王嘉城也跟着点点头,他认字不多,也不知道“田英章”是谁,但字好看不好看还是能看出来的。

  他催促吴书平说:“老吴,你看看她这里头都是什么意思?你从哪儿看出来有门儿的?”

  吴书平卖足了关子,见他着急,心中得意,就一字一句地为他拆解起来:“陆小曼这种女人骨子里就是那种民国名媛范儿。你看上来这句,‘王先生’,她以前怎么称呼你?”

  “以前?都是王董,或者王总。”

  “对啊!王总,是职场里的称呼,人人都这么称呼你。咱们俱乐部里几十个王中吧?但是这个‘先生’不是什么人都叫的,在民国的时候,这是尊称,还表示亲近。”

  王嘉城一听,来了精神,便竖着耳朵往下听。

  “这句‘勾起我的伤心’……你送的什么?”

  “那个‘格’什么的钻石手镯啊?八十来万。”王嘉城忙说。

  “啧”吴书平嘬了一下牙花子,想了想:“‘格’什么……格拉芙?”

  “对,对,对,我总是记不住这些外国品牌名”王嘉城解释着。

  吴书平点了点头,“是了,这个手镯送得不好。贵是贵,估计人家不喜欢。”

  王嘉城眼一瞪,问道:“咋?为啥不喜欢?不是都喜欢吗?”

  “你看啊:人家说了,‘礼物非常珍贵’但‘勾起了伤心’,意思就是说不喜欢啊。再说了,手镯是表示‘套牢’关系的意思,跟手铐似的。人家刚离婚,你又送人家一对镯子,什么意思啊?要把人家铐起来啊?嘿嘿嘿……”说到这里,吴书平突然坏笑了起来,王嘉城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愣在那里。

  “再看这里,人家问你她送的礼物你‘是否喜欢’。这就是说,礼物要别人喜欢才是第一位的,你那个叫‘珍贵’,她这个是希望你‘喜欢’。这里头意思差别不小啊!”吴书平的确是“风流浪子”,分析得头头是道。

  王嘉城听了,一个劲儿的点头。

  吴书平拿起一只水晶高脚威士忌杯,里面的蜜色液体散发着醇美的香气,两人碰了一下,各自喝了一口,王嘉城咕咚一口闷了一大半,急忙催吴书平继续讲。

  吴书平饮了一口,闭着嘴,过一小会儿才继续说:“老王。女人啊,跟这酒一样,就得品。你一品,味道才能出来,你刚那一口囫囵吞下,酒的味道层次可就含含糊糊了。”

  王嘉城见他有点嘲讽的意思,心中有点不快,说道:“哎呀,你快说吧。回头这酒我送你两瓶!”

  “嘿嘿!”吴书平见他着急,心中得意,又继续说道:“关键在这一句‘有的人善于辞藻,有的人谙于践行,……您是后者中的典范’”,这一句就是夸你呢。

  “哦?”王嘉城一听,刚才的一点点不快立即被他抛到了脑后:“怎么夸我?”

  “这是说有的人光知道练嘴——‘叫做善于辞藻’,比如是说我哈……”吴书平还诙谐的自嘲了一下,也顺便给王嘉城这个土老帽找个台阶,“她又说你不是那样的,你是‘谙于践行’,就是实干家,敢给他花钱!”

  “对啊!”王嘉城一拍大腿,仿佛一桌麻将自摸了个天胡一般,脸上笑开了花:“老子就是舍得花钱!没错啊!”

  “哎,你先别着急高兴啊。这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在委婉的告诉你‘王先生,如果你既能善于辞藻,又能谙于践行’,就有可能‘在她心里有一份独特的位置’……‘独特的位置’你懂吧?”

  “我靠!懂了。”听到现在,王嘉城才恍然大悟,心情十分愉悦,又加上已经有点上头,便笑嚷道:“就是能花钱,还得口活好呗?明白了!”他能够理解对方实际上说的是“提高文化修养”,但就是禁不住语带双关地打个岔,要不然心中的兴奋难以抑制。

  这下子可把吴书平逗得大笑,不远处几位正在聊天的俱乐部会员都侧这头看向他们这边,低低的说:“哎呦,妞王又来劲了……”

  王嘉城胸中疑窦尽去,也不管别人怎么看,高声对会所的商务总监吩咐道:“去,再拿四瓶‘皇禧’,两瓶送吴总带走,两瓶在这里喝。另外,叫点漂亮小姑娘来一起去总统包!我感谢感谢吴总。”

  那商务总监听了,忙应了声“好嘞,王总!”转身就屁颠屁颠地去了。

  ……

  白丁不会知道,就算自己能卖掉那套房子,所能得到的佣金也仅是王嘉城这一瓶酒的价格。现在,就连他这“一瓶酒”的钱,也都已经被人抢走了。

  暮色降临,华灯初上,白丁已经不知不觉地在外面逛了一个下午。

  离开梧桐街后,他找了处水龙头,洗了洗脸,又投洗了投洗那件肮脏的衬衫,上面很多污渍是肯定洗不掉了,但他却不想扔掉——昨晚,安晴为他熨烫这件衬衫的时候那么用心,他看见了;今天,穿着这件衬衫受到的羞辱和委屈,他也记住了。

  他所幸把拧干了水的湿衬衫披在肩上,前面两只袖子一系,刚好遮住穿着二条背心的上身,虽然这种穿法依然很不伦不类,但总还算说得过去,他也不想再有什么人上来烦他。

  他趴在过街天桥的栏杆上,看着车来车往。

  左边,是一条金色的河,无数的车头灯汇成了这条河中迅速向前涌来的潮水,显得有些急不可耐,这让他想起了当年毕业后风风火火地想要融入这座城市的自己;

  右边,是一条赤色的河,各式各样的红色尾灯在他脚下一对接一对的远去,但即便开出去很远却仍能看得清楚,仿佛已经筋疲力尽,但就此离去仍还有些依依不舍。

  他在胡思乱想,如果自己从左边跳下去会怎么样?或者,从右边跳下去呢?

  过了一会儿,他才想明白:如果自己从左边迎着来车跳下去,汽车的自动驾驶系统也有可能因为提前监控到异常而紧急制动,那么自己很有可能重重摔到路面上,高度不足以致命,十有八九会弄个半死不活,那不划算。如果从右侧往下跳,由于过街天桥的遮挡,自动驾驶系统的监控存在盲区,等自己落到地上后,大概率会遭到撞击和碾压,那就必死无疑……看来,那么多的逻辑推理电影,自己也算没有白看。

  “妈的!那胡胖子才应该从这里跳下去!”

  不知怎么,那个镜头突然从他的脑海中飘过,他竟然不自觉地“噗呲”笑出声来,心情竟然好了许多。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裤子口袋里的电话正在振动。

  他掏出来一看,居然有好几个未接来电。他下午在看房的时候把手机调成了振动模式,后来一直魂不守舍,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些。

  有五个电话是妻子安晴打来的。

  看到他备注的带着一颗红心的“老婆”的标注,他心中一热,为了她自己也不能就这么跳下去。

  他忙回拨了过去。

  “老公,你下午干什么去了?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接,我还以为出什么事儿呢。吓死我了!”电话那头传来安晴有些着急的声音。

  “哎呀,你放心。能有什么事儿啊。我下午带客户看房呢,手机调了振动,没听见。”白丁轻描淡写地敷衍着。

  “看房?……原来那个客户没买吗?”

  “出了点问题,不过我约了别的人看了。你放心吧!”

  “……嗯……好吧?你什么时候回家……”

  “我这就往家走了,你饿了先吃”,白丁安慰道。

  “好的,老公,你别压力太大啊!”安晴安慰道。

  “没事!放心吧!”白丁的强烈自尊心不允他把自己遇到的折辱告诉妻子,免得她担心。

  有些事,自己一个人承担就够了。

  ……

  亿万俱乐部的KTV总统包房里,王嘉城、吴书平和一帮衣着时髦的妖艳女郎已经喝嗨了。

  吴书平一手搂着旁边一个年轻女孩的蜂腰,不老实地乱摸着,那女孩也不拒绝,只是一个劲儿咯咯的娇笑。

  王嘉城见他这样,问他:“老吴,你比我还大几岁,感觉身体还可以哈?”

  吴书平自然知道他说的“身体还可以”指的是什么,把那个女孩往自己怀里一按,笑道:“那是,我行不行,你问问她!”

  “哈哈,行,当然行!吴总厉害!”那女孩是吴书平的“老相识”,忙夸赞道。

  王嘉城有点羡慕,问道:“有啥法宝啊?有灵丹妙药么?你厂里出的?”他知道千纸鹤药业是亚太区数一数二的药物和保健品生产厂家,吴书平肯定是有独家秘方。

  “哈哈哈”,没想到吴书平放声大笑了起来,揶揄他道:“老王,你这就不懂了。吃药这种事儿,早就过时了。现在咱们圈子里谁还用什么海马油、威尔刚那些?”他狠狠地往那女孩肥嫩的屁股上拍了一把,戏谑道:“你说是不是!”

  “哎呦!我怎么知道?坏死了,你。”

  王嘉城一听,立即来了兴趣:“那现在用什么啊?你给我推荐推荐啊?”

  “行”,一说这种话题,吴书平立即精神倍增。他凑近了王嘉城,神神秘秘的说:“老王,你听说过‘盖娅集团’吗?”

  “‘盖娅集团’?好像是东边那个1000多米高的‘大冰锥’楼就是他们的吧?说是能让人活到150岁?靠谱不靠谱啊?他们具体干什么的?”

  “盖娅集团主要是研究基因工程和AI应用的,世界各国都有分布,东边那个是他们亚太北方区总部,这些都不重要。让人活到150,还真不是假的,圈子里有些人已经去做过了。花费不少,但也值得啊。”

  “我操,活那么久干嘛啊?”王嘉城有些不以为然。

  “当然有的干啊?”吴书平忙着给他洗脑:“重点是,他们有个‘天赋租赁’项目,有了这个项目,人生没体验过的精彩就都能体验了,到那时候,150岁你都觉得不够。”

  “天赋还能租赁?骗人的吧?”王嘉城可不信这一套。

  吴书平又嘬了一下牙花子,有些不满地说道:“怎么会骗人呢?老实告诉你,我就是在那里整的……”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裤裆。

  “手术啊?又移植了一根啊?”王嘉城吓了一跳,又觉得有些可乐,哈哈笑了起来。

  “哎,看来老王你是真不知道。我给你普及普及哈。”吴书平也哈哈笑了一阵,他喝了不少,更是滔滔不绝起来。

  “天赋租赁,顾名思义,就是你可以通过‘基因特质嫁接’手术来获得原来所没有的天赋。比如,你喜欢唱歌,但是嗓子不好,这是天生的吧?没关系,你找个嗓子好的,把他这部分的基因特质拿过来,放到你自己身上。哎,睡一觉起来,你就有唱歌的天赋了,如果再好好训练,当个歌唱家完全没有问题。”

  这时候,旁边一个衣着性感的女郎倚在王嘉城身上,抢着问:“那么这手术疼吗?”

  “不疼!就是睡一觉,手术就做完了。”吴书平大咧咧地说:“只要是天赋都能移植,这项技术三年前就已经投入临床了,从来没出过问题。我告诉你,我听说俱乐部里就有不少人都做了这个,根据《海上公约》的规定,这都是合法的。”

  “那贵不贵啊,我也想移植个演电影的天赋。”另一个女孩也抢着问道。

  “最低一千万起吧,对一般人来说是贵了点。但这就是专门给有钱人用的啊!”吴书平得意洋洋地说。

  “啊!一千万啊。”那女孩吐了吐舌头,再没说话,忙着给两位富豪倒酒。

  “怎么叫‘租赁’呢?”王嘉城问道。

  “哎!这个问题问得牛逼!”吴书平一伸大拇指,说:“基因特质的移植不是终身的,被移植到你身上的基因特质最多保持七年,七年后,要么继续移植,要么就没了,可以再换别的。这种性质就不是买断而更像租赁了,对吧!”

  “那提供天赋的那个人呢?”

  “也是要七年左右才能恢复到嫁接前的水平,据说这是由人体基因的自身修复能力决定的。但是,七年里头能发生多少事啊?过了七年,别人早拿着你的天赋做出了不少成就了,但你也拿到了钱,这是‘周瑜打黄盖’的事——双方的命运都可能得到改变,所以这个项目又被一些人讽刺为‘命运租赁’。”吴书平的确做过不少功课,把这些关键点理解的很透彻。

  “也就是说,男人能力的方面也能租喽?”王嘉城对这个问题很关心,五十岁之后,他已经感到身体机能的确有些下降,吃过一些保健品,但都效果一般。他突然想到陆小曼整整比自己小了二十多岁,如果将来真有那天,自己也不能丢人啊。

  “能!而且据说性能力是所有基因特质嫁接项目里最简单的,无副作用。他们有个评估分级,回头我介绍给你,你可以了解一下。”吴书平凑到王嘉城耳朵边“嘀咕”了一句,他以为自己声音不大,实际上酒精的麻痹早就让他对自己的说话的声音不敏感了。

  “哈,我听见了”,旁边那个性感女孩睁大了眼睛,坏笑着嚷道:“你移植的是非洲黑人的……啊……”

  吴书平见自己的这个小秘密被人听了去,也不觉得尴尬,反而兴奋异常,他一个“虎扑”将那个女孩搂在怀里,笑着骂道:“是非洲酋长!小东西,你再嚷嚷,今晚上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其他女孩见了也一阵肆无忌惮地起哄:“哇,吓死了”,“非洲人的那个能力啊!”,“好厉害啊!”

  吴书平淫笑道:“你们小丫的再起哄,今晚上一个都别走,非整死你们不可!”

  在一片不成体统的哄闹嬉笑声中,王嘉城记住了“盖娅集团”和“天赋租赁”这两个词,他给郑秘书发去了两条指示信息:

  “上次给陆小姐选的礼物不够好,你们再好好想想。”

  “具体了解一下盖娅集团和他们的天赋租赁项目,尽快向我汇报”。

  ……

  【第六章完】

  

举报

作者感言

许先生的书斋

许先生的书斋

记得当年上的学的时候,就喜欢在学校附近的过街天桥上往下看,只是觉得好玩,而且有些不谙世事的“为赋新词强说愁”。但我仍然记得当时的感觉,虽然那时候西三环的车流量没有那么大,却已经蔚为壮观了。   很多年过去,我有时候仍能看到有人在过街天桥上看着车流发呆,不知道,那是不是当年的我……   北京的疫情防控非常给力,已经快要看到曙光了,我相信,这一段时间大家都过得不容易,但是,不要放弃!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的还在继续。   “把一切都交给盖娅吧!”

2020-07-16 21: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