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进化变异 信仰神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为安逸

信仰神明 去人间 3003 2020.05.23 09:01

  颠倒一次时日,就会循环一次断层。

  清晨的光夹杂些干燥的开始,风儿带过困意的人儿,还未打开的窗户们还眷顾着别人的躯体。

  我们行走回家,我们呆在对方的身边,这时候可触碰度极其满足。

  我们撤夜未归,我们呆在不知名的阶梯上遮挡微光。

  他们贪恋的,和我们渴求上的都不是一起的。

  神明不及天神之地。

  神性不如万人之所。

  神性虽可万人践踏。

  神明却于尘埃之地。

  清晨已经开始,睁开眼睛的人们步入晨光之下。

  圣灵安抚一夜未眠的人儿,圣灵安抚工作地未睡的人儿。

  孩子从不觉得这是自己该得的,孩子从不认为自己需要和人平行。

  好自卑的心理上需要萌芽。

  上帝,绝对不是会极其热爱生命的存在。

  人间,也不是会被神明眷顾的大地。

  我们只是生命,我们只是懂得如何践踏如何索取利益的生命。

  为善,那是遵循教导而来。

  应该庆幸。

  孩子的生活不在这安慰之中,孩子坐在床边看睡着的爱人,头发还没散开,看起来...有些像当初的感觉。

  孩子摘了他的小皮筋,看着他的发散在了手上,触感还不错。

  孩子声音很轻,来到洗漱地方看镜子的存在。

  孩子拉上门,孩子凝视自己。

  孩子看着镜子里的存在捏自己的脸,孩子看得见自己的眼眶和并不饱满的躯干。

  孩子不完整,孩子的意志也不完整。

  孩子接纳的也不完整...

  孩子伸着手对立镜子,看见那黑皮白发的神明做着和她一样的动作。

  笑的瘆人...

  孩子的脑子里想的没错,厄运依旧存在,厄运只是寄宿了躯体。

  孩子为什么需要自己死亡才可转移厄运的效果。

  孩子为什么需要自己扛着厄运带来的痛苦来传递厄运。

  她们本都是被寄宿的存在。

  被抛弃的,到底是自己本身还是该有的天神?

  镜子里的神明只是映射出了承载的东西,孩子不笑了,镜子里的也不笑了。

  孩子蹲在洗手间的角落,孩子紧贴一块墙角看地面上的花纹,孩子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那种委屈被放大着。

  孩子在哭,没有声音的不管不顾。

  孩子在哭,没有前兆的开放神经。

  孩子记仇,孩子对那句话记得清清楚楚。

  孩子真的自己,绝对会死...

  要拖吗?可是那谈恋要拖到什么时候啊...

  没有足够的反抗,当主腻了直接将罚,那岂不是...都没了...

  孩子知道自己不能发声,孩子清楚自己不可以发出声音。

  咬着自己裸露出的手臂,楼下的齿印刮破了皮肤。

  孩子觉得世界有些扛不住,推开门看床上未醒来的铂鄀。

  咬了咬牙,触碰房门。

  指纹锁还是存在的,那一声清脆的提示音吓得孩子捂住了锁具。

  孩子心虚,孩子害怕,孩子确切的可以告诉自己,不知道在畏惧什么。也许是打心底的自卑,即使身为神明,但依旧恐惧的...

  无法触碰世界。

  你畏惧的,是自己。

  孩子打开了门,离开了自己的小房屋,像是松了口气一般的呼吸着。

  睁开眼睛的铂鄀伸手关了自己通讯的传感器,一点点微痛,叫醒了闭着眼睛点人儿。

  孩子来到客厅里,他们的家里,基本...没有人。

  孩子站在楼梯口的一角,看着客厅荒凉的感觉,有些微妙。

  这是家吗?

  确切地说,是啊。

  孩子在放松自己的压抑,惶恐带着耳鸣使劲的吵闹,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不知道在压抑什么,也许会好好的,也许...崩塌许久了。

  孩子听到了头上的推门声,孩子站在客厅往上看正对走出来的人儿。

  孩子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要道歉。

  “我吵醒你了吗?”

  铂鄀揉了揉眼睛下楼,看着孩子强撑笑意。

  “你饿了吗?”

  铂鄀像个还未长大的人一样了,平视着,问着奇奇怪怪的问题。

  孩子摇了摇头,看他没睡醒的样子。

  “我饿了...”

  “要我给你做吗?”

  孩子会做饭,孩子对刀具的亲密度异常的高。

  “不要...”

  索要到的孩子禁锢在了怀里,铂鄀看见了,她的眼眶多了红肿。

  铂鄀也注意到过,孩子只要轻微一哭,眼睛上也红的厉害。

  “傻丫头...”

  孩子知道呀,这种东西,不想让别人看见...

  想要安稳的度过一日,为什么就是这么艰难呢?

  被卑微的念头包裹,被一声声的尖锐刺痛耳膜。

  自己没有聋也没有瞎,可为什么听得看的都差别那么大。

  “陪我睡觉...”

  呼吸到的,是发的存在。

  躯干的差距,明显着。

  孩子的情况,也是存在嗜睡的,大脑里疯狂的自我思考,太困了。

  孩子睡着了,铂鄀又睁开眼睛确认了。揉了揉发放在自己身边,企图蜷缩,企图攥在一起。

  “晚安...”

  这是圣灵眷顾的世界,消散一点紧闭思维遮盖窗外的光。

  颠倒的一次的感受并不太好,孩子醒在下午,睁开的眼睛看到的是他的臂膀。

  爬起来发懵,脑子昏昏沉沉,心脏堵堵闷闷的。

  睡乱的发在他的手上又乱成了一团麻,松垮垮的炸着,盖在身上。

  两个人呀也不在意什么形象。

  随便抓了抓自己的发型打开冰箱看有什么能做能吃的。

  孩子是真的睡醒就会心里发怵发懵。

  坐在沙发上听了好久耳鸣才反应过来情况。

  踩着地板用厨房的水清醒自己,看着这刚过中午的时间看他使用的刀具。

  虽然这个家很清冷,虽然她睡在压抑的房屋里,可我们身居在大地里,我们就会紧挨在大地里。

  “我指不定是个傻子...”

  孩子蹲在垃圾桶旁边捡起被自己甩出去的半个土豆。

  不知道是不是手没拿稳还是没啥力气,削皮半天一用力,飞出去了。

  听得见铂鄀的笑声,也回应似的笑起了自己。

  孩子拿着菜刀打量形状,噔噔噔的跑回房间又来到厨房。

  匕首它不好使吗?

  “你还拿来切菜哈哈哈哈哈。”

  “新的!”

  努力承认自己,努力证明这东西,没有沾过血迹,只是开刃的武器。

  因为,菜刀似乎...有点大。

  虽然冷清,但也有两个人在打打闹闹。

  “十一。”

  “干嘛。”

  “要去游泳吗?”

  切着面包问着还在捣土豆泥的孩子。

  “不去,不会。”

  “嗯?其实我挺好奇的。”拿起剩下的边角料咀嚼问着。

  “为什么你基本什么都会就是不会水呢?”

  孩子的脸突然极其嫌弃,怕是有什么阴影。

  “那条鱼。”

  “鱼?”

  孩子叹了口气蹲在地上捣鼓她的土豆,讲着那个吓了自己一条的破鱼。

  “那时候我刚离开尘爷,其实我那个时候还是不怕水的,毕竟尘爷只会抓鱼...”

  远离庇护的孩子寻找可以破开的信仰,在已经开始围聚的人们中央偷腥而活。

  世界信仰神的存在,世界的人坚信会有大自然的神力。

  孩子在阴影里窥探人们的祭祀活动,无水祈雨,无粮祈谷。

  封闭的思维送去的子女。

  孩子被教导为善,孩子知道这属于封杀。

  当时的孩子还未看过外面的世界,孩子呆在那海边的地方看被原木送走的女性。

  孩子看得到,圣灵从海中飞散从海中离去。

  孩子也很清楚,神明虽说存在但那也不是可以窥探的命令指挥。

  送的频繁,看得见人们一点点送走自己的家人。

  无谷无粮,送走子女推进宗族。

  族与子,水与粮。

  孩子在还没有目的的苛求生存时,看着那最后的人儿沉入大海。

  火焰祭祀带走黑暗,疯狂的送走生命得不来回报。

  孩子是神明,没有能力的神明。

  孩子听着圣灵的话不靠近他们的生存,在那寻找食粮的时刻终将遇到不相干的存在。

  孩子的话语存在更加古远的时刻,那些被称为高龄的五十岁老人说着不存在人类的话。

  “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遇到了一个不太一样的人就认定她是罪孽,而不是神明。”

  孩子开始不畏惧水,只是挣脱不开那些被加在身上的重量。

  “那算是我的阴影吧...”

  孩子站起来把自己的碗放在案板上说着。

  因为无法死去所以一直重复窒息,能感觉到到自己的肿胀能感觉到腐败开始啃食。

  孩子确实不知道那是什么鱼类,只觉得瘆人只觉得可怕,根本不规则的存在也不规则躯干。

  只是在溺死前或者是被啃食前,觉得那种硕大的存在过于恐慌了。

  “真的诶,我还没它眼睛大。”

  孩子虽然是嬉皮笑脸,但还是觉得这是撑起来的。

  “后面也有过,好多人为了能真的弄死我一般都给扔什么海里湖里,都是等那些绳子啊什么腐烂了我才爬出去的。”

  为什么孩子说出口的东西都带着悲哀?这不是故意的...这是事实啊。

  孩子很清楚他担心的什么,笑的灿烂抬着头看他。

  “你要是想带我去的话,我也没有泳衣呀~”

  气氛爆开了,笑着把自己咬了一半的边角料塞她嘴里。

  “好~吃完带你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