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进化变异 信仰神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兴趣

信仰神明 去人间 3007 2020.05.24 08:56

  没人喜欢年老,不过年龄的增长并不意味着你必须长大。

  有时候还是觉得,拿自己现在极度想要完成的东西来让自己活下去,会不会...太对不起我创造的世界里。

  有人可以用话语来告诉别人呼吸很困难,也有的人看着跨年的日子对着满天的烟花发呆。

  我们捡着垃圾回报自己,用着歪七八斜的东西来告诉别人我们的世界观。

  我们不是疯子,只是...安静的是个疯子吧。

  阳台太少来了,那些被浇灌的花儿已经攀爬起了。

  闭着眼睛坐在栏杆上,听得到什么东西爬行的声音,听得到被碾压的莎莎声。

  孩子睁开眼睛,看着这附近隔着空隙的房屋。

  居住在这的不多...

  也是因为这原因,孩子才搬到这的。

  耳朵嗡鸣,咬着夹着奶油甜味的三明治看飞来的鸟儿。

  孩子坐在栏杆上晃着那垂空的双脚被风撩起着发。

  铂鄀用着身躯推开玻璃门放下手里的两杯咖啡。

  铂鄀看见孩子头上停了个鸟儿,看见她撕下来的碎屑放在鸟儿停歇的地方。

  你说,谁会可以靠近厄运呢。

  有风的时候还是挺清凉的。

  索取甜味,给自己一点精神安慰。

  孩子闻到了咖啡的味道,还在咀嚼着扭头看他走近的样子。

  也许是心理作用,孩子觉得似乎没有那么困了。

  这个世界的教堂,还在运行着。

  宣告时间的钟声响起了,孩子咬着午饭看向钟声来源的地方,心里默数着次数来确认时间。

  “我说铂鄀...”

  孩子本想咬下去的动作转换成了话语。

  “我能带那几个孩子玩吗?”

  自从来到坐城,孩子就在压制他们的范围,因为...畏惧死去。

  “你说了算呀。”

  孩子吃饭很慢,这点还是和以前一样。

  “这不是怕你不高兴嘛。”

  敲到了信息给孩子们,虽然神明未去过游泳地但冲着放松还是挺好的。

  问了买衣服的地点发给他们后啃自己的半块食粮,甜度真的挺能放松少许神经的。

  孩子坐着的身躯感觉到了依靠,头抵头的活在当下。

  互相没有窥探的笑意,存在在各自的脸上。

  铂鄀松了口气,似乎就这样能缓解自己的恐惧。

  知道孩子晕车,看着时间提醒孩子要出发了。

  “要走过去嘛?”

  孩子也许今天只是想贪吃。

  在阳台上掰走了他剩下的那一半看着换好衣服的人。

  “嗯...大概吧。”

  其实还没想好。

  孩子并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嫌弃棺材。

  “你坐棺材嘛~”

  孩子的收尸人创造坟墓。

  孩子在自我前行中打盹休息,嗜睡这个东西,挺难控制的。

  “噗,睡着了。”

  收尸人已经背走了属于自己的棺材。

  铂鄀站在地上抬头看那没下来的孩子。

  阿尔法坐着她的法杖戳了戳孩子睡着的脸,没反应。带着笑意的抱下那棺材上歪脑袋的孩子来到大地。

  “睡着了。”

  “给我吧。”

  铂鄀知道要露出被压着的发,看了眼孩子困巴巴的感觉说着。

  “要不...你们先挑?我付钱就好。”

  都是晓得的呀,孩子在觉得有了安全感之后,不再强行绷紧的神经极度疲惫。

  找了一处还算安静有遮挡的地方,怕孩子热也没有一直抱着。吹着是不是刮来的风,听街道上走动说话声。

  像是回到了青年的感觉。

  这么一放松,似乎困意也是满满的。

  孩子其实没有睡多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坐起来,揉着自己的眼睛思考怎么回事。

  “我怎么睡着了...”

  孩子还是打了哈欠,埋在他的怀里扭动自己的头颅。

  “好了好了,头发又要乱啦。”

  “乱了就乱了嘛...又不是秃了...”

  笑了,搓搓发提醒她。

  “你不要你的孩子们啦?”

  孩子想起来了,抓抓自己的脑壳子又大了个哈欠。

  “奇怪...怎么这么困...”

  孩子走在前面拉着铂鄀,踏入的商店说实话过大了。

  能看到脑袋能看到再给他招手。

  孩子对衣服的耐心也不算长,逛的还没几分钟就有点痴痴呆呆的了。

  “都看不上吗?”

  “不知道...”孩子歪着头看那些能找到自己喜欢类型的人们,嘟囔着说。

  “我好像都不知道自己喜欢哪种...”

  孩子确实不这么购物呀。

  暂时抛弃他的存在在自己的孩子们间游荡。

  看得出很高兴,看得出笑意满满。

  铂鄀站在一边看那孩子没有困意的蹦哒穿梭,只不过看的都不是自己的就是了。

  女式区多了个独自一人的男性,企图寻找到那一眼看中的款式。

  孩子根本没在找自己要的,孩子就是在自己的家人身边来回徘徊。

  只不过她也注意到了,影行呀,逐渐有些封闭自我了。

  “影行?”

  孩子买到了饮品,孩子叫着他分散的思维举给他。

  影行稍微的笑了笑接过,可孩子在落寞里居住的时间太久了。

  “有什么事吗?”

  “没...”黑暗没有随身显现,像个普通人一样,除了色彩独特吧。

  一黑一白的两个孩子呀。

  “在担心Nil嘛?”

  对于影行来说,这是个词组?还是...

  “就是死神呀。”孩子咬着吸管看其他孩子的动向,含糊不清的解释。

  “那是他名字,只不过属于很久以前的文字了只不过是这么念的罢了。”

  原来自己的师傅有名字呀。

  “不是...只是在想...”半截话犹豫了,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没事,我想多了。”

  孩子也不打算追问,孩子喝着自己的那份饮品站在他的身边。

  “明天你会去的吧。”

  “嗯?”

  “游泳呀。”

  孩子真的觉得,他变得有点多了。

  “去啊。”

  放松一下也是医学的东西呀。

  “那今天就别乱想了呗。”

  孩子的思维不太正常,看起来其实毫无干连的,合在一起,反而还奇奇怪怪的安慰别人的世界。

  孩子坐在了休息椅子上咕嘟自己的饮品,吹着凉风又开始有点困困的感觉。

  迷迷糊糊的听着周围人的路过,迷迷糊糊的听着靠近又离开的人。

  困意挺多的...

  一直分散留意孩子的影行放下了自己看的东西,来到她的身边放好她拿随时可能掉下去的包装杯。

  “怎么困成这样...”

  像是怕被拐走的感觉一样,坐在一边看略微警惕什么。

  铂鄀拿着自己看好的那份来到柜台,留下了账号告诉工作人员那几个孩子的也算他的。

  在挺大的商场上不太好找,打开自己的通讯看那孩子不知道的东西。

  找到了孩子看见了影行。

  松了口气的影行站了起来。

  “带她回去睡吧...”

  没有等到回复的离开了身边。

  “十一又睡了?”阿尔法还是习惯性的细心留意,看着走回来的影行问着。

  “嗯,看起来挺困的。”

  “不会又跟之前一样吧...”

  因为担心因为恐惧,强撑了很久绝对不睡。

  孩子们见过,被追杀的时候,孩子甚至可以靠着轮流守夜的时候溜出去确保无人杀入。

  尽管现在不用担心这种安危,可孩子的高度精神还是不太放松。

  阿尔法叹了口气,揉揉自己的太阳穴问他。

  “铂鄀说的那事...你同意吗?”

  他们是神仆,而他成了神明。

  影行愣了一下,看着没直视他的阿尔法深呼吸着。

  “暂时...还没有...”

  送了口气的阿尔法笑了笑,“赶快找找去自己喜欢的吧。”

  自己也是,这种时候说这干什么...

  孩子睡得有点死,为了方便还是叫了载具。

  放松带来的疲惫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补回去的,那些梦魇那些厄运,刺激你的神经也要让你不那么快速的休息。

  孩子现在打心底点知道自己有庇护,不知道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动作。

  拉着他的衣服靠着睡觉。

  闭着的眼睛感觉更加突出了眼眶点黑紫,一直有些缺水的孩子嘴唇带着干皮,看得出来企图撕过,有超出皮肉的红色立在上面。

  孩子不说梦话,就是靠在他的身上休息自己的神经。

  圣灵停在她的耳朵边,消散她的噪音来给予一点清净。

  打开屋门,放到床上。安抚性的揉开抓着他衣服的手打开窗户,拉上窗帘来遮盖那有些强性的光芒。

  铂鄀闭着眼靠在墙上,思考着就快要触碰到事态思考着各种可能性。

  逃离庇护,还要隐藏庇护。

  拿什么理由来欺瞒一个神明?

  又要拿什么理由告诉别的神明自己为何这么做不可?

  你会暴露自己病态的心理吗?

  见不得光的那种...

  孩子睁眼看叫她吃饭的人,特别呆板的不思考情况。

  困巴巴的咬着汤勺。

  孩子也想要思考一点东西来恢复一点大脑思维,可那睁开眼睛就有些完全耗尽她的精气神了。

  “想睡就睡吧。”

  感觉到头上的揉搓,发自内心没有被掩盖的笑意。

  闭上了眼睛,抱着他的手臂歪倒下去。

  如果是放松下去的话,睡上一天,也不是浪费呀。

  那些可以完完整整进入睡眠的人儿,是多么幸福呀...

  这个时刻,是世界丢失声带的时刻,安静着,没有威胁着,耳朵不在嗡鸣种听到对方的呼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