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车轮斩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熊二先生 2065 2021.05.07 09:00

  “后来虽然王指挥使发现了真相,想要和陛下解释清楚,但是陛下却对我们产生了误会。”

  “可我们都是大明朝的忠臣啊,即使陛下误会了我们,我们也不能造反啊,那是反贼才干的事情!”

  “所以,为了大明朝的天下苍生考虑,我们将临时找富豪、士绅、勋贵们借点儿银子,然后带着楚军、锦衣校尉、南海子禁军们,离开京城,离开大明,前往海外。”

  天地良心,我们真的是大明忠臣!

  天地良心,我们之中,没有一个反贼!

  之所以会产生今日的局势,不过是魏忠贤这个权阉欺上瞒下!

  一切都怪魏忠贤!

  反正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

  听到这里,红叶忍不住双目放光。

  这个说法,对大家都好!

  从来都没有什么反贼!

  活着的,都是忠臣!

  阉党可以借此机会,直接洗白!

  俺们都是忠臣,只不过受了魏忠贤这个权阉的欺骗,误以为是天子让俺们这么做的。

  崇祯攻打皇城之事,也将彻底洗白。这不是皇子造反,而是权阉造反,天子为了拯救兄长,不得不攻打皇宫。

  如此一来,史书上大家也都好看许多,不至于直接留下许多骂名。

  想了想,红叶直接问道:“那魏忠贤如今何在?”

  “哎,王指挥使发现了真相之后,一怒之下,就把魏忠贤给杀了,如今人头都腌制好了。只等离去之后,将之赠予有缘人了。”

  “南子师侄,你觉得师叔怎么样?是有缘人吗?”

  “啊?这个,这个师侄此刻说了也不算,得看后续表现才行。”

  ……

  冲!

  杀!

  一波波的锦衣卫,一队队的楚军,频繁离开皇宫,冲向北京城内的大小帮派!

  北京城内,天子脚下也是有黑暗面存在的!

  锦衣卫、东厂、翰林院、宗师、勋贵、文官等等势力,每一个都不弱,但互相牵制之下,反而导致大大小小的帮派存活。

  不过,这些帮派背后都是有人的。简而言之,就是白手套而已,坏事都是帮派做的,和人上人们没有丝毫联系。

  而今天,锦衣卫联合楚军,对京城之内大大小小的帮派,进行了降维打击!

  锦衣卫一认真,就没有这些帮派什么事儿了。

  采生割折,堪称丧尽天良的丐帮京城分舵,直接被炸上了天!

  赌场、青楼、藏污纳垢的寺庙,甚至连那些没有正经职业,游手好闲的混混,也没有逃过这一波严打。

  前三天是冷静时间!

  中间三天,是严打时间!

  第七日太阳升起之时,南子带着红叶和诸多峨眉师叔们一起,来到了一座极为气派的府邸面前。

  这些师叔们,大都是勋贵们的夫人、如夫人,而今日是南子特邀她们过来,让她们做见证。

  “王指挥使打算带着忠臣们前往海外,临走之前,想要索要一笔开拔费,可是有些师叔却觉得数目过多,不愿意一次性全给了。这让指挥使很是愤怒,本打算屠上几家,杀鸡儆猴,可我看在大家都是峨眉派的份上,决定给诸位师叔一个讲道理的机会。”

  南子说话之时,孙膑带着八百道兵,彻底就位。一想到接下来能亲自指挥这八百道兵,他心情就好的不得了,只希望目标能多撑一会儿。

  “此乃左都督、前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骆大人的府邸,左都督之位已经是大明朝公侯伯爵位之下,武将的最高职位了。虽然骆大人不是大明朝的伯爷,可骆家长时间居于锦衣卫体系之内,已经成了锦衣卫之内货真价实的坐地猛虎。”

  “这么多年下来,骆家积累的财富、底蕴,从各个角度看,都不在寻常伯爷之下,诸位师叔,你们猜猜以骆家的底蕴,以骆大人无漏境的实力,能在这支道兵面前,抵抗多久?这八百人,又会损失多少?”

  红叶立即开始捧场:“这八百人气息强大,极为相似,应当是修炼了同一种武功的八百小周天高手,以军阵之法训练之后,非常强大。即使是前锦衣卫指挥使,也顶多格杀数十人之后,便会被围杀至死。”

  “我倒是觉得姐姐实在是太高看他们了,今天落日之前,能彻底清扫骆府就不错了。”

  “太托大了,竟然没有动用火炮,还直接冲进骆府,要知道骆府占地颇为可观,内部假山、流水、小桥、花草树木数不胜数,不熟悉的人,甚至会直接找不到路。这样的地形之下,军阵根本就展不开,大军也无法有效围杀无漏境高手,此乃以己之短攻敌之长,我猜这八百人最后顶多只能有一半好好的。”

  嘿

  哈

  呀

  碰

  啪

  一刻钟后,孙膑带着近乎毫发无损的八百道兵离开了骆府,手里提着骆思恭的脑袋,朝着南子拱了拱手:“师叔,骆思恭首级在此,还请师叔验收。”

  南子捂着嘴巴轻笑一声,招了招手,孙膑手上的骆思恭脑袋就飘到了她的面前:“呀,瞧瞧骆大人这一幅死不瞑目的神情,好像死的很冤一样,孙膑师侄,你来说说,他死的冤吗?”

  一边说着,南子就把人头递给了一旁的红叶,红叶倒是颇为识时务,装模作样的观看了几眼,就将之送给了附近的师姐师妹们。

  “当然不冤,杀死骆家的门客、客卿、家丁、死士,一共只花了半刻钟时间。而他一人,便借助地形的优势,拖了八百道兵整整半刻钟的时间,能有此战果,已经是极为了不起的成就了!”

  “哦,那孙膑师侄,能否带着师叔去瞧一瞧现场?”

  “可!”

  片刻之后,听着孙膑的复述,夫人们看着被犁了一遍,完全认不出来的骆府沉默了。

  “师侄,你们打算如何处理骆府?”

  “抵抗者已经被杀完了,剩下的都是些老弱病残。虽然是敌人,但也没必要直接杀死,但抵抗者又不能不付出代价。所以,一切高于车轮的男丁,全部杀死,至于女眷……

  感受着身边夫人们的情绪变化,南子微微一笑:“毕竟我们都是朝廷的忠臣,就不必学习那些权臣的手段了。女眷就不必打入教坊司了,还是充入掖庭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