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利令智昏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熊二先生 2074 2021.04.24 09:00

  故此,这场王诩发动的抢钱行动,在某些高层文官眼里,不过是银子的再分配而已。

  银子还是银子,既没有变多也没有减少,只是从底层文官手里转移到了高层文官手里。

  既然如此,慌什么?

  甚至就连如今的信王朱由检,也开心得很。这么多银子都进了内库,这不就是给自己准备的大礼吗?

  想到这里,朱由检就转过身来冷着脸道:“半个月时间,朝廷的六部主事几乎被换了八成,可是锦衣卫却从城内城外拉了足足近九百大车的银子,即使一辆大车之上只有一万两银子,也有足足九百万两银子了,钱谦益,你能否告诉本王,这就是你口中清廉如水的东林文官?”

  听到朱由检直呼自己的名字,钱谦益就暗呼要遭!

  朱由检这明显是气急了!

  这也不怪朱由检,此前朱由检被东林文官洗脑教育,完美的接受儒家的那一套三观。

  可关键是,儒家的三观是用来教导大臣的,君王怎么能相信呢?君王需要的是韩非子、管子,而不是论语!

  但是谁让大明朝教导君王的都是儒家文官呢!

  朱由检本以为文官们大多数都是好的,即使偶尔贪污受贿,也能理解。可他万万没想到,短短半个月,锦衣卫就从文官那里那里抢了这么多钱!

  不知道为何,这一刻的朱由检在愤怒的同时竟然还有一些开心——这个王诩实在是太能搞钱了。等到自己继位之后,一定要想办法保住他的性命,好让他继续给自己搞钱!

  悄咪咪的看了一眼朱由检,钱谦益立刻就明白了朱由检的想法,只能硬着头皮解释了。可钱谦益也没想到,那些看起来官儿不大的文官,一个个的竟然有这么多银子啊!

  早知道他们这么有钱,他钱谦益不就自己动手了,哪还能轮得到王诩这个锦衣卫指挥使啊!

  ……

  片刻之后,钱谦益满头大汗的离开了信王府。

  晚上,钱谦益又一次召集东林党骨干们开会。

  “今日信王询问老夫,那些底层文官究竟是哪来的这么多银子?如果底层文官绝大多数都是贪官污吏,那高层文官呢?”

  说到这里,钱谦益用力的拍了拍桌子:“诸君,信王殿下这是在敲打老夫,也是在敲打我们东林党。这说明如今京城的那些流言,已经起效果了。王诩此子,实在是太恶毒了!”

  “什么?信王开始怀疑我们了?”

  “必须尽快让信王继续信任我们才行!我还指望忽悠他撤销锦衣卫和东厂呢!”

  “要不要换个王爷?”

  “对啊,换一个更容易操控的?”

  “这不合适,如果信王不在了,那么就轮到福王了。若是福王登基,我们还能有什么好下场?别忘了,当年可就是我们东林党的前辈们齐心协力之下,才阻止福王成为太子的。”

  听着猪队友们的议论,钱谦益只感觉头皮发麻,平日里一个二个的也都挺聪明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傻了呢?难道这就是利令智昏?

  碰!

  碰!

  碰!

  这一次钱谦益直接运转体内的气血,把面前的黄花梨桌子给拍成了碎片,现场也终于安静了下来。

  “九百万两银子,一百万两金子,还有上百万亩土地,数百处宅院,再加上如今京城之内文官联手祸害勋贵、杀死皇帝、操控后宫甚至是利用后宫控制皇帝的传闻,无论是谁登基为帝,他都会对我们产生怀疑。”

  “这是王诩的报复!这是堂皇阳谋,不是几个阴谋诡计就能改变的!”钱谦益痛心疾首的道。

  此刻的他确实有些痛苦,早知道这个王诩这么难缠,就提前把他给暗杀了算了,谁知道他一个锦衣卫指挥使这么能搞事儿!

  还有那魏忠贤也是,不应该早就惶惶不可终日,阉党的人心不应该早就散了吗?

  此刻的阉党,应该是予取予求才对。

  可为什么阉党却忽然团结了起来?

  究竟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

  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钱谦益大袖一挥:“无论如何,不能继续这么下去了。”

  “回去之后,让各家养的打手、侠客们挺身而出,东厂盯上谁,就让侠客、打手们及时的挺身而出,拯救忠臣义士。”

  闻言,某位文官点了点头:“这个好说,我家里就有两位大周天境的供奉,至于小周天境的打手,更是多达数十。”

  “待会儿就可以直接调动一半的力量来狙击东厂、锦衣卫,家里还有更多,待会儿我就给家里写信,让家里调一些好手过来。不过锦衣卫成群结队,豪杰们恐怕不是对手。”

  “不求能把他们全家人都救出来,但至少要把家主本人救走。只要家主不在,锦衣卫和东厂也找不到多少银子,他们未必会继续拿人。”钱谦益顿了顿,说道:“诏狱可装不下这么多人!”

  “对了,我得到消息,关中之地的人都被华山派给拦住了,看来这圣旨果然不在庞涓身上,这是王诩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我们都被他骗了!”

  “要继续加派人手吗?”

  “不必了,关中之地是华山的大本营,要是他们铁了心,你们就是派再多的人也没用。”

  话是这么说,可是钱谦益却一点儿也不担心,反而嗤笑了一声,显得很是自信:“到底是泥腿子出身,身具高位的时间实在太短,真以为圣旨到了就能为所欲为?做梦!”

  “我已经写信给一些朝廷大员,若是孙武愿意上交圣旨,及时投入我东林为门下走狗的话,还可饶他一命。若他胆敢有丝毫异心,必让他不得好死!”

  ……

  就在钱谦益又一次智珠在握,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时候,庞涓则是来到了成都附近。

  他的身后背负着一个盒子,盒子之内装的就是圣旨。

  一百位锦衣骑士,此刻还跟在身后的只剩下四十多位,有二十多位已经长眠于大地之下,还有三十多位则是在路上养伤。

  即使是庞涓自己,一路杀过来,此刻也身心俱疲。不过好在已经快要到了,想到这里,庞涓就开始鼓舞士气了:“弟兄们,翻过这座山,我们就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