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先定一个小目标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熊二先生 2091 2021.05.07 15:00

  教坊司!

  这个地方,乃是勋贵女眷们最恐怖、最害怕的地方!

  哪怕事后出来了,名声也坏了!

  至于充入掖庭,还是有机会光明正大的出来的。甚至考虑到当前的形式,一旦崇祯回归京城,肯定会立刻把这些女眷们放出来的。这样女眷们的名声,便可以保留。

  所以这一刻,夫人们对于南子竟然破天荒的有了些好感,虽然她们都清楚,这是南子和孙膑在唱双簧。

  一位位高于车轮的男丁彻底被斩首,浓重的血腥味甚至让一些年纪太大,长久没有见过血的夫人们感到了一阵恶心、恐惧。

  在这支道兵面前,她们府邸之中的门客、护卫,完全不值一提,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

  “骆思恭之死,不过是求仁得仁罢了。他的儿子骆养性,早早的就结交了信王,算是信王殿下的心腹。数日前,更是亲率部分锦衣卫骨干,在皇城之战中亲临第一线。”

  “所以,对骆大人来说,自己的生死一点都不重要,只要儿子能有一个好的前途,那一切都是值得的。”

  “故此,骆大人用满门上下的性命为赌注,只为了给儿子换取一个忠臣之后的名声,骆大人成功了。看着骆府的惨状,无论是谁都能感受到骆大人对信王殿下的忠心!”

  “所以南子毫不怀疑,等到陛下再次回到京城之后,骆养性一定会立刻成为锦衣卫指挥使。”

  说到这里,南子停顿下来,双目含笑的看着眼前的夫人们:“南子曾经无意间读过一首诗,其中的一句是这样的:天街踏尽公卿骨!”

  “当兵乱来临之时,当斧刃加身之刻,任你何等风华,任你何等出身,都没有任何意义!死亡面前,人人平等!”

  “诸位师叔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吧,你们家有没有儿子此刻是信王殿下的心腹近臣?你们家的儿子,是否值得你们用一家老小的性命去换一个光明的前途?”

  “不要急,一定要慎重的想清楚。大约三日后,剩下的八千楚军就会从关中来到京城,到时候我希望每一位师叔,都可以做出不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哈哈哈

  南子仰天长笑而去,有的人长得丑,不管是笑的时候还是哭的时候都很难看,而有的人颜值逆天,无论是哭还是笑,无论是痛苦还是悲伤,都很是好看。

  南子便是这样的美人,可是这一刻,夫人们却没有心思去欣赏南子那男女通杀的盛世美颜,而是停留在骆府,不断的检查着现场的一切线索。

  甚至有的夫人还不顾身份,直接趴在地上,抓起了泥土,摩挲了起来。通过各种痕迹,不断分析这支道兵的具体实力。

  接下来的三天里,不断有各路高人好手,来到此地进行现场观摩、分析,最终得出的结论却让人绝望。

  这也终于让勋贵们认识到了一个事实,数日之前那一夜京城城墙倒塌,不是因为年久失修,楚军运气好,而是这支道兵强行用力量攻破的!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努力也好、反抗也罢,都无法改变最终失去财富的现实。

  第十日,吴起带着八千楚军来到了京城。

  这一天,勋贵们纷纷打开家里的地窖,一箱箱的往外边搬银子、搬金子、搬玉器、搬书籍。同时将藏在城外的粮食、丝绸的位置,纷纷说了出来。

  ……

  “墨子道友,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在一个月内,把这些粮食、丝绸全部搬走?实在是太多了!太多太多了!”王诩苦笑着道。

  这就是痛并快乐着!

  王诩进来之时,墨子正拿着一柄刻刀在削木头。

  “谁能想到,他们竟然真的可以拿出这么多银子?我本以为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我的底线一开始只是五年左右的总收入。可南子那么一番吓唬之后,他们竟然全都拿出了三十年的总收入,他们实在是太富有了!”

  “此刻,光是抵账用的粮食,就有一万万石!我是万万没想到,他们能储藏这么多的粮食,还有丝绸,光是上好的蜀锦就不下百万匹,至于寻常布匹,一万万匹都有了!”

  “粮食肯定要收着,布匹丝绸更不能不要,放到海外,这都是一等一的硬通货,可是老夫准备不足啊。”

  “办法你肯定是有的,直接发动整个京城以及附近的百姓便是,给百姓粮食,让上百万百姓帮你干活,还能运不过来?”一边说着,墨子放下了手里的刻刀,换上了一柄锋利的斧子。

  “这不是缺少车辆吗?听闻墨子道友你善于徒手制作车床,你能不能根据京城到天津的实际路况,开发出一种适合运输的工具?然后再制作车床。”

  “至于动力,暂时没有水力,但可以让大周天境、小周天境的外家武者过来,锦衣卫诏狱之中,也还有不少身具武力的囚犯,都可以当做动力源泉。驴子都可以用来拉磨,牛都可以用来耕田,他们可以比牛和驴子能干多了!”

  “先等着吧,幸亏老夫看过熊岩道友最新书写的统计学基础,否则,也不会提前准备了,到时候你就等着跳脚吧!”

  听到熊岩二字,王诩眉头微微一皱。

  不仅仅王诩对熊岩是这个印象,许多诸子对熊岩的第一反应都是皱眉!

  这倒不是说熊岩和他们有什么仇恨,而是熊岩走的路子,和他们的路子迥然不同。

  像王诩这样的,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哲学家、思想家,用处当然是很有用的,但主要是思想方面。

  而熊岩呢?

  他从来都不搞思想,也很少发表各种各样的感想。他做的最多的时间就是研究数学,发表数学公式,进行数学建模,用数学统一世界!

  用熊岩的话说就是:我有一个小目标,用数学统一世界!

  这么嚣张的话,谁受得了啊?

  尤其是诸子这样才华横溢的,恨不得当场给熊岩怼过去!

  每当诸子怼熊岩的时候,熊岩的回复都是一长串的数学公式,或者一长串的调查记录,有的时候,则是一个大长篇的论文。

  被熊岩反怼的次数多了,又没法儿打熊岩一顿,也找不到用拳头教育熊岩的机会,久而久之,就只能闭口不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