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选择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熊二先生 2281 2021.04.13 15:00

  “很简单,当时改革正处于关键时刻,张居正的父亲死了,按照当今天下的规矩,他需要立刻回家守孝,至少要守孝三年。可是张居正考虑了当时的改革形势之后,却拒绝了丁忧,还让万历皇帝下旨夺情。不孝子、威逼君父的大权臣,名声一下子就坏透了。”说到这里,墨子竖起了三根手指,同时轻蔑的笑了笑。

  这儒家不行!

  光一个守孝三年,就知道这儒家真的不行!

  “难道墨翟道友认为,张居正父亲是非正常死亡?是有人故意谋害了他,目的就是让张居正回家守孝,好破坏他的改革?”南子惊讶的道。

  “嘶,这些文官到真的不是个东西,太黑了。”赵无恤想了想六卿之间的斗争,又想了想文官们的节操,忽然发现,六卿原来都是要脸的!

  和此界文官一比,六卿都成大善人了!

  简直了!

  “咳咳,这只是道友你个人猜测而已,没有直接证据,说不定就是张居正的父亲刚好病死了呢?”孔子直接说道。

  这些读书人可都是知书达理的,他们行事之时以仁义道德为准则,怎么会那么坏呢?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前兵部尚书,在打算彻查京营的时候,老父亲死了,然后就回家丁忧了,我猜这一次是勋贵动的手。”

  “前礼部尚书,在提出要规范天下私学,统一标准,要让私学也忠于朝廷而不是忠于那些办理私学的富商、土豪、士绅之后,他老娘就死了,丁忧三年,三年后也没有返回朝堂,我怀疑这一次是士绅动的手。”

  “前户部尚书,一度提出了要统一全国的火耗标准之后,他的养父去世了,丁忧三年!”

  “前……”

  当墨子一口气念了二十多位想要有所作为,却因为父母死亡而不得不回家丁忧的大明高级文官之后,孔子也沉默了。

  说到这里,墨子笑了笑:“当然了,我们这些人是不怕的,毕竟我们的身份是父母双亡,等到道友们身居高位之后,这一招就没用了!”

  “如今的江湖形式是这样的:华山派的地盘只有关中,而武当派则是聚集了大量的宗室子弟,他们的任务是监视整个南方,武当的弟子杀的往往都是南方的盐商、豪商、东林党、齐党、浙党。”

  “至于峨眉派就更复杂了,峨眉派的内部分为两大势力,一个是宗室之女、勋贵之女所代表的天子,一个是文官高官之女,她们代表的是士绅、是文官。所以前者掌权之时,峨眉派杀的是士绅、豪商,后者掌权之时,峨眉派杀的是阉党,也就是保皇党、帝党。”

  “这是正道大派,除了他们之外,还有魔教,魔教就复杂了,里面的高层有士绅、有宗室、有勋贵、有平民,而且内部斗争极其激烈,动辄血洗高层、背刺教主。”

  “综上,此界的江湖远远不止江湖那么简单,乃是天下的一角,江湖纷争更是包含了当今天下的政治形态。如果考不中进士的话,那么加入正道大派,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所以,老夫的选择便是加入华山派,争取成为华山掌教,然后统合关中之地的资源,最终成为正道领袖、武林盟主,建设武林新时代,改造整个江湖,直至整个大明。”

  让我们为梦想而窒息!

  啪啪啪

  在一阵掌声之中,墨子下去了,孙武上来了。

  “我是孙武,喜欢兵法的孙武。这个大明朝,对武将实在是太不友好了,实在是太过黑暗了。这一切的起因来自于许多年前的土木堡之变,在那之前,文官和武将的地位,基本上是对等的。在那之后,文官彻底一家独大。”

  至于什么是土木堡之变,孙子没说。

  “而据老夫观察,如今大明朝内忧外患也蛮多的。东北的鞑子已经通过萨尔浒之战站稳脚步了,如今的辽东,已经糜烂的不像样子。在大明朝高层都陷入了朝政的状态下,不是二三十年内就能平定的外患。西南山区的土司,也野心勃勃。”

  “文官们因为没有敌人,所以开始疯狂的挖掘大明朝的根基,疯狂的土地兼并,如今大明朝建立也二百多年了,大部分的土地都已经集中到了文官的手里,而文官们又不用纳税。理论上他们也要纳税,但理论和实际总是有区别的。”

  “这也就导致了一个极为奇葩的现象,拥有大明大多数土地的文官不用交税。而朝廷为了平定鞑子,又加征了辽饷,上面征一两银子,下面小吏就敢让农夫掏十两银子出来!”

  “所以,老夫觉得,如果大明朝不进行改变,不出现一位绝世英主或者一位超级权臣的话,那这大明朝的国祚明显长久不了。”

  “也就是说,要不了多久,这看上去很大很强的大明朝,就要完了!乱世之中,武力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老夫决定从军,但是呢,如今寻常士兵的地位实在是太低太低,所以老夫只好换个路子,先加入锦衣卫,混成百户之后,再去从军。”

  “实在是无法想象,怎么有这样的朝廷。保卫朝廷的武将,地位竟然如此低下。真的不知道,当初是谁最先把文人、武将给分开的。列国之中,可有哪个国家,强行划分文人、武将的吗?”孙武疑惑的道。

  要是列国之中,哪个国家敢像大明朝这么做,第二天就会被其他诸侯打上门来,要不了多久这个国家就只存在于历史之中了。

  可谁让大明朝如今宇内无敌呢?

  没有了外敌,也就只有不断作死,不断自残,不断自我削弱才能让朝廷高层们心满意足了。

  “按照大明的划分,我这样的应该算是个文官,可老夫也能生撕虎豹,讨伐盗贼,维护一方啊!”孔子感慨道。

  片刻后,老子上前。

  此刻的老子,依然是白发白眉白胡子,不过他的额头上却没有一丝皱纹,皮肤也白里透红,看上去非常健康。

  “诸位道友,我是老聃,我呢没有孔丘道友那种改变大明朝的强烈意愿,也没有墨翟道友那种,成为武林盟主,先改变江湖再改变天下的想法,我就是一个想要多活一些时日的普通老头。”

  “所以我打算当一个道士,学习此界道士们的先进养生经验,同时,继续观察天地自然。所以老夫打算先加入武当派,当一个搞理论的文道士,然后好好的读一读此界的道藏,增长见闻。”

  “在大明朝,道士们的地位,有高有低,高的是帝王师,低的也能当个地主的老师,算是一个比较安逸的职业。”

  说到这里,老聃就下去了。

  老夫就是像继续当守藏室之史而已!

  继续养生!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直白!

举报

作者感言

熊二先生

熊二先生

说一下哈,这个杀文官父母让他们丁忧这回事儿,纯属作者二设,历史上是没有的。

2021-04-13 15: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