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夫子有错,俺就要指出来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熊二先生 2221 2021.05.12 09:00

  己巳之变,东虏来的时候六万骑兵,回去的时候,只剩下三万骑兵,其中真虏死亡一万三千。

  对于一个只有数十万人口的种族来说,一次性死亡一万三千壮丁,已经是极其致命的损失了。这已经不能用元气大伤来形容了,这完全就是灭族之危就在眼前!

  如果当时的朝廷能抓住机会的话,说不定东虏走投无路之下,就会全族投降了。然而意外发生了,崇祯的老毛病又犯了,他开始猜忌,猜忌墨子、猜忌赵无恤、猜忌镇海公王诩甚至就连孔子,他心里也开始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满。

  你墨翟,不过是区区华山派少掌门,哦,已经是华山派掌门了,一个门派掌门,刷的一下拉出数千战斗力比起八旗兵都只强不弱的军队,你想干什么?

  还有那镇海公,好好的呆在海外不好吗?

  非要跳出来搞事情!

  而且还一口气从东江镇登陆,东虏的那些营寨在镇海军面前,就跟纸糊的一样,连盛京都被攻破了。

  镇海军若是故技重施,直接登陆天津,然后攻打京城,以京城如今的实力,真的能守住吗?

  至于草原大马贼赵无恤,更是个无法无天的人物。他和他的父亲、姐姐,竟然在大草原之上拉出了一支部众十万,精锐骑兵两万的大势力。这样的势力,比起残废之后的东虏,看起来好像也不差多少了。

  好家伙!

  原本大明朝只有一个东虏是敌人,如今却一下子蹦出来了三个毫不逊色于东虏的敌人,加上残废的东虏,这就是四大寇啊!

  一想到四大寇联手攻打大明的场景,崇祯就急的睡不着觉。

  然后他就公然招安混的不怎么样的郑芝龙,原本的历史上,郑芝龙此刻已经是大明海上第一巨寇了。可如今嘛,没有了颜思齐、李旦的遗产,他郑芝龙又算的了什么?

  不过即使如此,他也被认命为福建总兵官,崇祯让他招揽那些还没有被王诩征服的海寇,专门给王诩找麻烦。

  此举大大的得罪了王诩!

  崇祯下令,断绝关中与赵无恤的贸易。不过墨子没当回事儿,也因此又一次狠狠的得罪了崇祯。

  于是乎,崇祯四年,勇士营扩充到八万之时,崇祯认命陈其瑜为五省总督,带领三万京营,五万边军会剿华山派。

  至于结果,当然是失败了。从那以后,墨子就在关中近乎割据了,公然听调不听宣。当然,税收什么的,该给还是给,但其他的,近乎于自治。

  崇祯六年,第二次围剿关中!

  失败之后,整个关中直接近乎独立,连基本的赋税,也不给大明朝了。而大明朝,从那以后,也不再认命关中之地的任何官职。关中也成了真正的国中之国,除了表面上没有造反之外,其余的和大明朝基本上没有任何联系了。

  崇祯十年,朝堂第三次围剿关中!

  这一次朝廷仍旧失败,墨子直接公然改制,建立墨家,以墨者为骨干,治理关中。关中之地,开始土地国有化,禁止民间土地买卖……

  崇祯十三年,第四次围剿关中!

  这一次围剿到一半的时候,由于李自成撅了老朱家的祖坟,所以大军直接调回去了,这一战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想起这段历史,孔子在叹息的同时,也忍不住开始埋怨崇祯了。

  什么玩意儿?

  你到底会不会做皇帝啊?

  谁是朋友,谁是敌人,你都分辨不了吗?

  这些年来,大明朝有天灾,有人祸;有天灾导致的人祸,也有人祸导致的天灾;有真正想要致大明于死地的敌人,也有因为朝廷的骚操作而提前和朝廷反目的敌人……

  当孔子从回忆中回到现实之时,就看到了守候在一旁的弟子:身高马大的子路,正常身高的子贡。

  “仲由、赐,辛苦你们了,还得来服侍我这个老朽。”

  闻言,子贡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师父,你真的想坐视大明朝灭亡吗?如今李闯距离京城只剩下三百里之遥,这三百里地,都是平原,百万大军即使一日只行进三十里,十日后也可顺利到达京城。至于先锋,兴许三日内便可抵达京城。”

  “而如今京城之内,却只有一万勇士营,一万君子营,以及只存在于账面之上的五万京营。师父,你真的打算什么都不做,想要坐视大明朝灭亡不成?”

  子贡说的还比较委婉,可子路就不一样了,他当即扯着嗓子吼道:“哎呀,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儿顾忌你的名声,你的名声能比大明朝万万之数的百姓更重要?”

  “我常常说那崇祯刻薄寡恩,不是个好天子,一定会坏了大明朝的朝政,结果他真的把大明朝给治理的快要完蛋了,难道老师你也要效仿崇祯?”

  这番话说的孔子刷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很是吓人,不过子路可一点儿都不怕他,也站的直挺挺的,瞪着一双大眼睛,毫不退让。连子贡拉了他一下,都被他无视了。

  “怎么,夫子有错,我这个弟子就说不得了?”

  “我知道,一直以来,夫子你都有一个治世之能臣的愿望,想要福佐君王,好好的治理大明,建设一个煌煌盛世出来,可结果呢?老师你也看到了,你没有这个本事!”

  听到这里,子贡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开口也不是,不开口也不是,总感觉好尴尬啊。

  师兄和师父吵起来了!

  师兄更有道理,但那毕竟是师父啊!

  我该听谁的?

  我很想学习师兄,和师父吵一吵,可那样会不会把师父给气坏了?

  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

  “夫子,当今天子就是个昏君、庸主,大明朝虽然早就腐朽了,但在天启七年冬他接手的时候,表面上看起来是没有致命问题的。怎么都能继续腐朽个几十年,要是运气好,说不定苟延残喘个一百年也不是没有希望。”

  “可如今呢?说不定过几天这世上就没有大明了!”

  “还有夫子你,一直想要当治世之能臣,这个梦你做了足足十七年了,到了现在,梦该醒了!你要是继续做梦,大明就真的彻底完了。你若是认清现实,从现在开始,做一个乱世之奸雄,说不定还能给大明续上一波。”

  “所以,夫子你好好的想一想!到底是你的名声重要,你此前的梦想重要,还是天下万民更重要!”

  “夫子啊,你不是说一直教导我们要做一个君子吗?怎么到了此刻,你反而迟疑了呢?难道天下万民的安危,真的比不上你个人的声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