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夷狄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熊二先生 2095 2021.04.06 09:00

  “溃兵时光碎片,普通难度已通关,自动获取困难难度进入资格。”

  这一次的对手更加强大,他身高接近八尺(今一米八),是正宗的北地大汉,身上更是穿着来自于大宋朝的步人甲,这么一套铠甲重好几十斤,全身上下几乎被包裹的严严实实,手上的兵器也是钢刀。

  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孔子赤手空拳就很难搞,即使地上有许多木棒,但在这位溃兵面前,依然是很不够看。

  不过孔子却一点儿也不慌,因为他的智慧已经帮助他看透了对面的那位溃兵!

  全身上下都是铠甲——很难破防,除非使用木棒直接击打在脑袋上,否则很难一击必杀。但是,这些铠甲带来了强大的防护同时也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只要自己拖下去,一定是对面先撑不住!

  一寸短一寸险,一寸长一寸强的话语虽然在这个时代尚未出现,但其中的道理孔子还是明白的。所以手持大棒的他,并不与溃兵短兵相接,而是一直利用大棒让二人保持距离。

  每当溃兵想要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孔子都会拿着大棒上前挑衅,溃兵若是不管不顾,那就要做好棒头开花的准备,若是继续站起来追杀孔子,那恰好正是孔子想要的。

  如此,足足磨了一个时辰,这位溃兵才很不舍的化为了金光四散而去,原地则是留下了诱人无比的奖励。

  “六百文钱(可带出时光碎片)”

  “步人甲碎片(据说,只需集齐十七枚步人甲碎片,便可自动合成一套步人甲)”

  “主线任务已结束,是否立即离开?”

  “否!”

  片刻后,孔子拿着竹纸的制作方法,开心的离开了时光碎片。坐在大光球的下面,一遍又一遍的回忆着竹纸的制作方法,孔子只感觉自己的精神振奋极了:“机缘,天大的机缘!若此法为真,文教盛世便真的到来了!丘在此,再次多谢太上道祖!”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便又一次以旺盛的精神,饱满的斗志,投入了新的挑战。

  “这是一个极小型个人时光碎片,长三千米、宽三千米、高一千米、大地深一百米。”

  “此时光碎片名曰溃兵!难度级别为噩梦!”

  “你的身份是一位民兵!”

  “你的任务是杀死这名溃兵!”

  “根据杀死溃兵之后的具体情况,你可获取一两到三两的奖励,并有几率获取额外收获。”

  “一刻钟后,你将正式进入此方时光碎片!”

  看着十丈外的对手,孔子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明显的厌恶之情!

  因为这家伙是个夷狄!

  而夷狄,在孔子的价值观中,当然不算人!

  人讨厌狗,还需要理由吗?

  这个夷狄的脑袋上光秃秃的,只有后脑勺的地方,有着金钱大小的头发辫子。孔子自问自己也是读过不少书的,但凡是诸夏之人,就没见过这种打扮!

  即使是被中原人士一直鄙视的楚国人、吴国人、越国人,也最多只是喜好纹身,造型奇特罢了。

  想了想蔡侯纸、左伯纸、竹纸之后,孔子的杀心就更旺盛了。不过他却没有冲动,而是仍旧非常谨慎的观察这位夷狄的具体装备、个人战力。

  身高八尺有余,外边穿着白色的铠甲,中间似乎有着一层丝绸衣裳,衣裳里面有着明显的凸起——虽然不知道凸起究竟是什么,但应当是一种自己不认识的铠甲。

  背上有一柄弓,羽箭的长短、大小几乎一致——虽然无法直接判断出这柄强弓究竟有多强,但从羽箭来看,这一定是一柄质量优良的强弓,这也就意味着,自己不能把后背露出来!

  座下有一匹高头大马——果然是夷狄!

  受限于自己的眼界,孔子并不知道高桥马鞍、马蹄铁、双边马镫对骑兵的加成有多大,所以尽管他已经很细心的观察了,但还是给自己埋下了一个深坑。

  一刻钟的时间,眨眼而过。

  看到孔子的身高和身材之后,夷狄眉头一皱,并未直接冲上来,而是不紧不慢的拿出了背后的强弓,试探性的射了两箭。孔子则是正面朝着夷狄,轻松躲过了这两箭。

  “好汉子,真是个好汉子。”夸了孔子一句之后,夷狄便控制着战马开始慢慢后退,直到二人间的距离从十丈变成三十丈之后……

  “好快!光用双脚控马,就不怕掉下去吗?”

  看着朝着自己冲锋而来,速度越来越快的夷狄,孔子内心中有很多疑问,但是却来不及思考,只能迅速的向着房屋转移。

  一边逃离,一边观察夷狄,这一观察,孔子就发现了问题,这个夷狄竟然不冲了???

  冲阵冲到一半,不冲了?

  这是什么打法?

  片刻后,夷狄又一次冲锋,孔子又一次躲避,然而和刚才一样,夷狄又在半路上停下来了。

  孔子只感觉非常疑惑,直觉告诉他这其中肯定有不对劲的地方,可是理智却无法发现陷阱究竟在哪里!

  难道说,夷狄是想要让自己放松警惕,然后趁机冲过来?

  想到这里,孔子便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时时刻刻的关注着夷狄,而坐在马上的夷狄也时不时的看孔子一眼,有时甚至还会高举马弓,朝孔子比划一下,这就让孔子更加不敢放松了。

  人在集中注意力的时候,时光总是过得很快。所以一个时辰的时间,就在这么冲冲停停之中过去了。

  孔子忽然就感觉到了疲惫!

  很累!

  这是孔子今日第一次感到这么累!

  他都出汗了!

  精神高度紧张整整一个时辰,又不断的跑来跑去,足足出了大半斤的汗,体内的盐份也开始流失,能不累吗?

  水!

  水在哪里?

  食物又在哪里?

  看着正在马上不紧不慢吃饭喝水的夷狄,孔子什么都明白了!

  可是该怎么做呢?

  有夷狄在,他是不会放任孔子生火做饭、补充体力的,最多就是找机会喝点儿生水罢了。

  那么悄悄的接近夷狄,然后杀了他?虽然自己没有铠甲,只有一个大木棒子,但是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如果等到体力流逝殆尽的话,可能连拼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可是夷狄很有经验,孔子刚靠近他二十丈左右的时候,他就控制着马儿开始后退。

  该怎么办呢?

举报

作者感言

熊二先生

熊二先生

新书期间,每天两更,上午九点,下午三点。

2021-04-06 0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