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快穿之炮灰女配要奋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锒铛山的冤魂

快穿之炮灰女配要奋起 金满楼阳坡 3176 2021.03.29 20:04

  一天前他收到柳香案的传音,柳香案劝他倒戈,他自然同意,因为冷家势力已经大不如前,与他们联合扳倒赫寻广阳对他来说比拌倒冷家对他更有利。

  继冷家之后赫寻家再出现动荡,两家势力锐减,他岂不是能渔翁得力成为三洲大哥,更进一步的话,甚至之后密谋一番,将三洲合并一洲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只是看来他和赫寻广阳在明月城制造干尸事件,阴差阳错误导了这藏在暗处的冷月,让她真的以为是冷时宇在修炼邪术,从而联想到之前她被诬陷修炼邪术,是冷时宇洗清自己的行为。

  东方旭转念一想,明月手上有冷时宇的悔过书,这可是指控冷时宇的一个有力证据,如果他再从旁助力,说不定能同时给赫寻广阳和冷家一个打击!

  东方旭心里激动起来,万般思绪流过的同时,还感叹了下明月虽然在修炼上是天才,但人情世故上却是个猪一样的蠢蛋!

  一番思想,东方旭老脸上已经是一派正义,痛心疾首道:“没想到,冷老弟表面上是一个温润如玉的君子,实际却如此不堪,修炼邪术也就罢了,竟还将罪名按在自己的亲侄女身上!

  侄女且放心,我老匹夫虽然不中用了,但脑子还不糊涂,此次寿宴上,我定然助你揭穿赫寻广阳和冷时宇的伪善面目,还你一个清白!唉~也替你死去的父母讨回公道!”

  说起冷时霈夫妻,东方旭颇是惋惜的样子。

  看他表演的这么到位,明月也不能落后,泪花在眼眶里打转,满是对东方旭的信任,“多谢东方伯伯,月儿便仰仗您了!”

  东方旭心疼的拍了拍明月的肩膀,“好孩子,真是苦了你了。对了,这一年来你是怎么过的,你的灵脉不是尽废了吗,怎么还能使用灵力?”

  明月暗骂老狐狸,现在就开始探我的底了,她心里在骂,面上却不显,将自己在木府的事情简略说了。

  东方旭在听到明月仅仅一年时间,就已经重新修出了金丹的时候,不禁吃惊,心里已经暗自下决定,冷月还是趁早除了的好!

  两人心里各自打着算盘,面上却是故人重逢的喜悦以及大难不死的庆幸和必有后福的安慰。

  一番寒暄后,便又把话题拉回正轨上,商议接下来的计划。

  明月提议,寿宴上先让他们狗咬狗,等赫寻广阳把冷时宇的罪名坐实了,她再出来揭穿一年前赫寻广阳和冷时宇的阴谋,东方旭只需秉持公正,为明月主持公道就行。

  东方旭觉得可行,两人便又商议了一些细节,明月便起身告辞了。

  送走了明月,东方旭心情颇好,觊觎赫寻广阳和冷时宇家主位置的人可不少,把他们两个从家主的位置上拉下来,两家必然要内乱一段时间,等他们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收割了他们大片势力,到时候他们也不得不向他俯首称臣。

  至于冷月嘛,先任她报了仇,等她松懈下来,有的是机会让她真的死一次!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明月收起刚才表露的单纯,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听了满耳朵枯燥的话的小远已经困的睁不开眼睛了,明月把他牵到床边让他躺下睡觉。

  小远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明月给他掖好了被角,悄声出了客栈,来到了几里之外的锒铛山。

  锒铛山荒废多年,长势繁茂的草木早已经把以前货郎踩出来的道路淹没了。

  人迹罕至的山岭一向是蛇虫鼠蚁的天下。

  明月刚走到入口,周围便已经是吱吱叽叽的虫鸣鸟叫,荒草丛抖动几下又安静下来,让人浮想联翩。

  此时明月高悬,几缕乌云飘过来,微弱的月光从乌云缝隙中挤出,洒在山岭中,将山岭映的犹如一个吃人的魔窟。

  夜晚的凉风不时吹的荒草沙沙作响,更给这片荒岭笼罩了一层阴森的恐怖气息。

  “喂,樊阳,你去看看那边有什么!”

  一个命令的声音从不远处的荒草中传来,明月隐藏气息,循着声音过去。

  四五个东方弟子将东方小雅围在中间,这些弟子则个个手中握剑警惕着四周,樊阳在前面,正往一片抖动的荒草处摸去。

  他一点一点小心的过去,在还有两步就要拨开荒草的时候,荒草的抖动却忽然停止了。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另一个方向的荒草忽然抖动了起来,让他们的神经随即又向那个方向紧绷了过去。

  一个弟子大声喊道:“樊阳,你再去那里看看。”

  明月暗自吐槽,就这胆子还敢来超度人家鬼呢,别让人家给超度了就行!

  然而那一大片荒草一直换方向抖动,像是在耍着他们玩一样,樊阳这么被呼来喝去了几次也明白了那鬼的意图,而且那鬼这几次的移动都是顺时针的在绕圈,每次抖动荒草的位置都是那固定的几个点。

  也不知道该说是聪明还是蠢蛋。

  于是,在这一次荒草抖动停止后,樊阳便凝神注意着下一个点,果然那个点的荒草开始抖动了起来,在荒草抖动的瞬间就蓄力斩出了一剑。

  剑光斩落,一个大头黑影跳了出来,正是那个缺心眼的鬼给他逼了出来。

  大头鬼被剑光削掉了一只手臂,气得目龇欲裂,体型瞬间暴涨了三倍,如一个巨人一般俯瞰着他们发出一声咆哮。

  几人忙后退了几步,避免被它喷出的阴气腐蚀到。

  刚才不知道躲在草丛里的是什么,他们才会害怕,现在知道是只大头鬼了,而且看起来傻兮兮的,看着就好对付。

  几人便开始争先恐后的攻击大头鬼,好在大小姐面前找回一下刚才丢失的面子。

  樊阳并没有参与他们对战利品的争夺,只是站在一边默默看着。

  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早已习惯了在前面卖命后,这些人不管他受伤与否上去抢夺战利品了。

  在这些人或者说在东方家眼里,他不过是一把可以任他们随意使用的利刃。

  樊阳漆黑的眸子望着眼前的场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忽然他眸光一动,锐利的目光向明月躲着的方向一瞥,但却见那里什么也没有。

  他再去扑捉那道气息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他又扩大灵力在四周探查,还是觉察不到任何气息。

  樊阳意识到刚才那缕气息似乎是故意让他发现的。

  他深眉微蹙,那缕气息的主人实力定然在他之上,却不知她是何意。

  在樊阳分神的当儿,那个大头鬼很快就被那几人的法术打的缩回了原来的大小,哭着求饶了。

  东方小雅让大头鬼吐出了怨气结成的阴珠,散去一身功力后,便赶它投胎去了。

  阴珠是大头鬼吸了很多冤鬼的怨气才结成的,假以时日就能成为元丹,然后便能跳出阴界,有资格去登仙山了。然而纵然再多不甘愿,此时此刻小魂要紧,只得乖乖听话。

  收了一颗泛着银色冷光的阴珠,几人围着东方小雅狂吹一通,说她法术厉害,心地善良,好听的话不停往外冒。

  东方小雅被捧的心花怒放,却还要不好意思的谦虚着。

  一行人热热闹闹的下山,并没有注意到一直没有存在感的樊阳已经越走越慢,渐渐和他们隔开了一段距离。

  直到看不到前面的人的身影了,樊阳彻底停下脚步,回头去看后面忽然出现的那道气息。

  刚才还虚无一物的地方出现一个女子,她一袭红衣,月色笼罩下的容颜极盛。

  他被东方旭带到仙门已近十年,也被带出去见识过不少,然而却从没见过这种容貌美到极致的人。

  好一会儿才察觉她脸上染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在漆黑夜色中如披着一抹神秘的面纱。

  樊阳猛的回神,认出她来,这眼睛,不就是之前在客栈中看到的那个大胡子吗?

  “你是谁?”他问道。

  “冷月?”

  樊阳想到了一年前,明月城冷大小姐被抓时的模样,那时的她一身狼狈,半边脸颊带着血污。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闻名三大洲的天才冷月,也是最后一次。

  处置她时,小弟子们都没有到场,而且樊阳也不关心别人的事,只是偶然间才听到有人议论,她跳了无世海。

  “冷月?听说你一年多前就死在了无世海,原来没死么?”

  明月点头,说道:“道听途说的事情,大多没有什么可信度。”

  樊阳嗤笑了声,似乎对这句话颇有感触,继而正色问道:“你避开东方家的人来找我,应该不是赏月聊天的吧?”

  明月也直奔主题,道:“当然,我来找你是想跟你合作,不是有句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吗?我想我们应该有着共同的敌人。”

  樊阳盯着明月的神情,神情戒备了一瞬,但他之前查的事情都是在暗地里进行的,连他身边的人都不知道他的动作,已经失踪了一年的明月能知道什么?

  他回道:“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可没有什么敌人,更遑论是跟你共同的敌人了。”

  好吧,明月提醒道:“我听说锒铛山下有一户姓韩的樵夫,却不知何故那韩樵夫一家忽然消失了,有人说他们搬走了,也有人说他们被山岭里的冤魂勾走了,你觉得呢?樊阳,也许我应该叫你韩阳。”

  在听到这个名字时,樊阳把心绪隐藏的再好,也忍不住沉下面色,深眉紧锁,这次看向明月的目光中带着冷意,问道:“你知道什么?”

举报

作者感言

金满楼阳坡

金满楼阳坡

求推荐票呀(✺ω✺)(✪ω✪)

2021-03-29 20:0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