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快穿之炮灰女配要奋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不识庐山真面目

快穿之炮灰女配要奋起 金满楼阳坡 3175 2021.04.08 20:40

  说完还故意瞥了南楼一眼,南楼脸色果然更黑一层,拂袖离去。

  冷凝心里得意,看向明月,眼神温和却含着挑衅,似乎在宣判小远一定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明月呵呵。

  一行人御剑飞行,第二日太阳落山时便来到了玉门山。

  玉门山气候与其他地方不同,纵然俗世四季变换,玉门山却依然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

  玉门山灵气充裕,仙雾飘渺,山上各种花草树木,禽兽飞鸟生机勃勃。

  几人在山前落下,便能看到玉门山前半山腰宽阔的石阶上伫立着三道牌坊,那三道牌坊终年被白雪覆盖摩挲,石质已然被雕琢的光滑剔透,温厚如玉,所以,玉门山之名也有此原因。

  这三道石门象征着三千世界,入则出世,出则入世。以示警醒门中弟子,出世则要清心寡欲,潜心修行,入世则要律己遵礼,正义存心。

  所以弟子们不管出山还是进山,都要在山前落下御剑,步行经过三道石碑而上山或下山。

  此时夕阳余晖洒落在雪山上,将山顶映照成一片金色,让人不禁肃然起敬。

  南楼带明月和小远先去华年峰见过了现在的代理峰主,也就是他的师傅冰辙,便把他们安排在晴雪苑。

  晴雪苑是华年峰专门招待客人的居所之一。

  院子不算大,正房三间,偏房六间,院中有一个小亭,小亭边蜿蜒着一条小溪,溪边开着大大小小的花朵,但花朵都被薄薄的白雪覆盖,像是包裹着一团碎云般的琉璃,只能看出花朵边缘的一点或红或黄的颜色。

  几只黄色的小鸟正在溪边悠闲的琢水洗澡,看到几人进来,也不怕人,转着小脑袋好奇的看着他们。

  太阳已经几乎全部落入天边,光线也更加晦暗,南楼让他们两人先休息,说晚饭一会儿有弟子送来,他明天再带两人在峰中转转。

  南楼走后,明月回房间歇息,小远闲不住,直接跑到雪地上团雪玩。虽然明月也想玩雪,但御剑了一天,她还是先歇歇,吃过晚饭再说吧。

  房间中有炭火笼,明月在炭火边上坐下,一边烤火一边打量着房间。

  正对房门是一个矮几,后面一个蒲团,靠墙放着一个圆形书架,书架上摆着几本杂书,书架后面则是一个长方形屏风,左右两侧也分别立着两个屏风,屏风后面应该就是两张床铺了。

  明月看了一圈,最后将目光落在书架后面的那个长方形屏风上,屏风上绘着一副水墨画,画上描绘的应是打斗的场景,虽是战争,但画很简单,中央的五个人占据了几乎全部的画。五人操纵着一个阵法,阵法中围困着一条黑色的巨龙,那条龙形翻滚扭曲似乎在企图挣破阵法的束缚,从那五人并不慌乱的表情,可以看得出来巨龙是无法突破阵法的。

  但那五人表情虽然并不慌乱,却很是凝重,看来纵然困住了巨龙,应该还有着其他的事情。

  看到这幅画,明月便知道这幅画讲述的是什么事情了,画中的巨龙应是尤殇。

  尤殇本是陆九连的手下,千年前的那场正邪大战中,尤殇以龙之身所向披靡,实力仅在陆九连之下,正派之士被她杀的血流成河。

  玉门山便召集所有还活着的玉门山弟子,由山主主持形成星门阵,那时存活的弟子已不足一半,星门阵也就只有全部阵法的三分之一。

  这三分之一的星门阵只能将尤殇牢牢困住,并不能将她杀死阵中,于是山主及四位峰主将自身及毕生法力与星门阵融为一体,把尤殇困在了罗山瑟水。

  说起星门阵,便不得不提及玉门山的体系,玉门山共有华年、和月、暮日、別时四峰,暗合四柱,每峰峰主下设置长老、弟子,而长老人数及命名则是峰主根据自己所在柱位具体去排,长老下的每一个弟子都有一个星辰位。

  玉门山弟子足有千余名,罗列出来便是一个巨大的星盘,也就是他们的镇山阵法星门阵,星门阵玄奥晦涩,自然威力巨大,如果不是生死关头,玉门山不会轻易使用这个阵法。

  自开山以来,玉门山也只在千年前的大战中使用过一次。

  明月正端详着画,小远黑着脸从外面走了进来,在明月旁边坐下,盯着炭炉烤火,表情郁闷。

  明月一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心智涨了那么一丢丢的小远回来了,他身上还沾着雪沫,就是不知道,他忽然恢复神智却发现自己正在雪里欢乐的打滚,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心境。

  明月这么想着,就有点可惜自己刚才没在外面。

  “你笑什么?”

  小远看向明月,明月才察觉自己已经勾起了嘴角,忙掩嘴无辜道,“我没笑。”

  小远的目光又落在明月发髻上的紫色发簪,一时间神色更加郁闷了,他炼制这个发簪本就是为了送给明月的,但现在她戴在发上,他总觉得空落落的。

  伸手对明月道,“发簪给我。”

  不是吧,她只是心里看了个笑话,这就生气了!明月不服气道:“哪有送出去的东西还带要回的,这发簪现在是我的了。”

  小远长眉皱的更深,他似乎被明月堵的说不出话来,脸上郁闷更甚,只好起身去了一张床铺上躺下,闭目睡觉去了。

  此时有弟子送来饭菜,四菜一汤,还算不错,明月谢过那弟子,那弟子便客气的离开了。明月过去对生闷气的小远道,“吃了饭再睡吧,不然你晚上饿了可不要喊我哦。”

  小远听而不闻,一动不动。

  明月耸了耸肩,如果是小时候的小远,则是好劝的很,说一句话他就屁颠屁颠的过来了,但是长大后的小远却是很难劝,只要他不想理你,就是你说破了喉咙,他也不会给你一个眼神。

  明月也不纠结,反正他这么大个人了,总不至于让自己饿死,于是起身到桌边自己吃起了晚饭。

  躺在床上的小远见明月不再哄自己,心里更加烦乱。

  明月吃饱了,小远还是躺在那里没个动静,只好自己去隔壁房间睡了,走之前对他道:“有两道菜我没动,你晚上饿了起来吃点。”

  明月说完见床上的人仍然没有回应,便带上房门去了隔壁。

  房门关上时,小远睁开了双眼,他侧头望向门口,似在贪恋关上房门的那抹身影,一双深潭一样的眼睛又似若有所思。

  明月睡梦中感到自己的被窝动了动,便感觉自己被抱进了一个怀里,她睁开惺忪的眼睛,借着月光看到小远正望着自己,那双眼睛与偶尔见到的深不可测不同,盛满了柔情。

  明月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是看错了,她还记得现在的小远是长大的小远,但长大的小远应该不会怕黑跑来和自己争床睡啊,她正要开口询问,却被一双唇瓣堵住了嘴。

  明月彻底清醒了,看着月光映照下的这张俊美的脸庞,心中一动。

  小远轻轻吻了下还不满足,竟然还想撬开她的双唇,明月忙将人推开,“你清醒点儿!”

  被一下子推个后仰的人半点不在意,顺势正面一躺,唇角勾了勾,然后一抬手将明月捂进自己怀里抱的更紧。

  “作为补偿,你以后不能跟我分床睡。”

  哪门子的补偿,明月不解,问道:“什么补偿?”

  不是,我什么时候和你一个床睡过?以前那也是你傻乎乎的往往我床上挤。

  谁知就听人说道:“你没有告诉我就打算跟别的男人走。”

  明月:、、、那不是还没来得及给你说你就下楼来了么。诶,不是,重点是他们两个人睡一个房间让别人怎么想?

  明月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于理不合。”

  小远:“那我们就结为道侣。”

  明月:“这算是求婚吗?”

  小远:“嗯。”

  明月:“、、、你还嗯,嗯个屁啊。”说着就猛地从他怀中挣脱抓起枕头劈头盖脸一通打,“跟哪儿学的这霸道的坏毛病?求婚你也得尊尊重重的说吧。我把你当儿子带好了,你给我整个这?”

  小远抱着头躲了下,听到后面的话顿时身形一滞,也不躲了,眉宇紧紧蹙起,散发着冷气,盯着明月问道:“那你还喜欢赫寻夜?”

  明月不禁满脸黑线,他是什么脑回路才会觉得她喜欢赫寻夜?

  赫寻夜在原主眼里就是一个仙途一般般的官二代,在她的眼里则是一个眼瞎弱智的小男配,她要是能喜欢赫寻夜那她岂不是个傻X!

  明月:“自然不是。”

  听了明月的回答,他的声音微有轻松,继续道:“你如果想要仪式感,我明天就去准备,定然让你满意。”

  明月:这是仪式感的问题吗?你听话是不是不抓重点?但看他一副霸道到底的样子,便道:“以后再说吧,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现在还不能分心。”

  明月话完,小远的眼神微不可查的深邃了几分,他将明月再次拢入自己怀中,才道:“不论你做什么,我都会陪在你身边保护好你。”

  明月听着小远的语调,总觉得他话中意义不仅是长情告白那么简单,不禁问道:“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

  他却没有回答,似乎睡着了,明月被他圈在怀中,想抬头看看,一动却被圈的更紧,明月真想给他一巴掌,不过真要问自己对他有没有什么感觉,她自己也有些迷惑了。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好枕着他的胳膊睡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