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快穿之炮灰女配要奋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参加祈福会

快穿之炮灰女配要奋起 金满楼阳坡 3054 2021.02.16 19:04

  最后拔得头筹的人不仅会得到丰厚的赏赐,他的诗词还会在放鹤亭中展览一年。

  所以放鹤亭每年都会放置好些桌椅和吃食,百姓们也乐得在这里看热闹。

  楚王府的马车来到牡丹苑时,这里宽阔的路上已经停了不少马车。

  明月被小楼扶着从马车上下来,搀着满脸笑容的楚老王爷走进牡丹苑。

  这些天明月养病期间,不仅没再提过逸王,还常常陪伴老王爷,乖巧的不得了,老王爷很是享受这样的天伦之乐,直夸她懂事了,这些天来笑容就没有消失过。

  纵然朱月落水及滚山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但是楚王府的马车一到,还是在放鹤亭这边引起了不少话头。

  “这位郡主可真是能闹的主儿!”

  “谁说不是呢,郡主跋扈的名头传出来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听说前些天她手下的那两位黑将还拉出去一个小丫头呢,那丫头被打的脸都肿的老高了!啧啧啧!”

  阳关两位嬷嬷都是偏黑的肤色,所以在大家饭后茶余之间便得了个‘黑将’的名号。

  还有没有听说这事儿的,忙问道:“这郡主又出什么幺蛾子了,怎的又打人了?”

  “听说是偷吃厨房的油了。”

  “偷吃点油,至于这么大阵仗吗,你没见把那人给打的,两个脸蛋肿的跟着发面馒头似的,巴掌印子一道一道的!”

  有人发问:“你看见了?”

  “我倒是没看见,我家那偏远侄子是给楚王府送菜的,他送菜的时候听楚王府里的下人说的,他们家下人都这么说了,还能有假?”

  明月如果听到这些话,估计要笑了,翠儿吃油是她随便说的,没想到翠儿倒是真的偷吃厨房的油了。

  所以不知道翠儿被打真正原因的下人们,只好把翠儿被打和偷油吃联系起来了,也因此,厨房里其他人都老实了不少。

  牡丹苑很大,进去牡丹苑,放眼就是一片嫩黄、粉红、粉白各种颜色的碗口大牡丹花,让人恍惚以往此时已经是春天时节。

  走过牡丹花簇拥着的小路,则是假山流水潺潺,在最中间有一个偌大的圆形空地,放置着许多桌椅。

  看来就是祈福会的主场了。

  在主位自然是放置皇后娘娘的凤座,左边是男席,右边则是女席,中间铺着一条长长的绣有牡丹花样的红绒毯。

  明月看了不禁暗自吐槽,又不是领奖,还走红毯是怎么滴!

  明月有着郡主身份,这样的场合中她的位置还是挺好的,仅是凤座之下的第二个。

  第一个位置自然是是建昌公主的。

  建昌公主是皇后的女儿,颇得皇上皇后的宠爱,每年的祈福会都会跟着皇后来凑热闹。

  现在时间还早,皇后还没来,明月便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了。

  明月对面的男席她第一个位置是楚老王爷,楚老王爷的旁边则是逸王。

  往日朱月一颗心思都在逸王身上,偏偏逸王还对她没有好脸色,所以老王爷一向不怎么喜欢逸王,今天看到逸王竟然觉得顺眼了许多,还对他笑了笑,闲聊了几句。

  老王爷之前看见逸王都是拉着长脸的,今天的反常倒是弄的逸王心中忐忑。

  逸王的下面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浓眉大眼,颇有一副正派之人的感觉,明月想着,这位应该就是宰相沈亦了。

  她依次看过去,沈亦下面是一个英俊的年轻男子,只是这男子面色清冷,旁边的人也不敢和他交谈。

  朱月的记忆中倒是见过这人几次,她背地里还跟其他人一起嘲笑过他是个克星。

  说起来,这个人也是原身一辈子里一个不可缺少的人,在原身的那辈子中,他是原身的丈夫。

  高原是这本小说中的深情男配,还是那种为了能让女主幸福顺利就主动献身的古早男配,他拿总找女主麻烦的女配没办法,就主动去请求赐婚,用婚姻将女配给拴住了。

  皇帝偏重老皇叔一家,高远请求赐婚,他问了老王爷的意见,老王爷是个明白人,逸王根本看不上他孙女,且高原家庭环境简单,人也不错,他再三考虑过后,同意了这门赐婚。

  至于说,高远的克妻之名,他根本没放在心上,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运数,什么克不克的,都是一些闲人扯出来的闲话。

  但朱月不这么认为啊,她是很信克星那一套说法的,在她心里,高远就是个煞星,谁沾到他都别想好。

  更何况,朱月喜欢的是逸王。

  但赐婚圣旨已下,她不想接受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因此两人成亲后,一个是为了给心爱的女人解决麻烦,一个是看一眼就烦,几乎十天半个月都不见一面。

  难得见一次面还是因为朱月找周玉儿的麻烦而吵架。

  朱月本也瞧不起高远,之后更是当着面就翻他的往事,骂他是个臭克星。

  碍于朱月的郡主名头,高远不能对她做什么,只能懒得跟她计较,被指着鼻子戳痛处的次数多了,他就直接把人给软禁在了后宅。

  在剧情中,朱月这个女配最后是逃出高家后宅,之后勾结蛮族使者,叛国刺杀女主,然后被幽禁在白云观度过后半生。

  高远这个人,对于女主来说是个特别珍贵的金手指,但在明月看来,此人不仅是脑袋有毛病,心还黑。

  回去后一定得跟老王爷说,以后要远着这人走。

  许是明月目光在高远身上停留的有点久了,高远敏锐的望了过来,眉目间还残留着军人的凌厉。

  明月扯出一个微笑,便将目光移向了别处。

  高远常年镇守西北,是今年入冬回的京,掐指算来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身上的杀伐之气还没有完全被京城的安逸繁华融化,刚才的眼神还真是让明月受惊不小。

  不回他现在就喜欢上了女主,然后因为觉得自己是个克星,不敢连累女主,把目光放到了自己这个总找女主麻烦的女配身上吧?

  “郡主怎么了?”

  明月旁边的位置上,一个仪态十分端庄的妇人问道。

  明月笑了笑,道:“没事。”

  这妇人是宰相沈亦的妻子柳氏,柳氏虽长的一般,但一身贤淑的气质让人很舒服,听说柳氏娘家是书香门第,但却都不爱做官,虽都富有名声,但都如闲云野鹤般。

  她的身后位置是沈家嫡女沈婉儿,沈婉儿是标准的大家闺秀,秀外慧中,此时她坐姿端正,听见母亲的问话,也看向了明月。

  明月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也回头与她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

  沈婉儿本来心仪逸王,但一次隐晦的表白被无视后,她便不再死缠烂打。

  后来刘璟雯故意告诉她逸王喜欢的是周玉儿,想让她因为嫉妒而去对付周玉儿。

  但是沈婉儿不像朱月,是有作为一个大家闺秀的气度和智慧的,知道逸王或许喜欢周玉儿,她并没有嫉妒。

  而是在得知逸王可能有了心上人后彻底退出,同时警告刘璟雯不要把心机用在她的身上。

  刘璟雯拉沈婉儿下水不成,只得把全部心机都用在了傻帽的朱月身上,朱月无脑脾气又是一点就着,成了刘璟雯手里很顺手的一把枪。

  “皇后娘娘驾到!”

  一道又高又亮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明月的思绪,众人也都停止交谈,循声望去。

  皇后四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却只有三十出头,一身凤袍让她充满了尊贵威仪,面上却挂着和善的笑容,将那份高不可攀的气质驱散不少。

  她的身后紧跟着建昌公主,建昌公主满脸兴奋,一看就是在宫里憋的惨了。

  皇后步态从容优雅,走过红毯,站在主位的台阶上,满意的望了眼台下众人,道:“各位,今天是腊八节,是我们一年一度的祈福节,祝我们百姓安康,盛世永固!”

  台下众人都离席来到了红毯上,此时便行跪拜礼,齐声贺道:“百姓安康,盛世永固!”

  皇后抬手示意,“众位都平身吧,今天是同乐的日子,大家都不必拘束。”

  台下众人才起身重回席位,明月刚坐下来,便看到了建昌公主投来的白眼,见明月看她,她便重重的哼一声,扭过去了头。

  朱月和建昌公主都是被娇宠的人,脾气都不怎么好,于是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对付。

  特别是朱月喜欢逸王还一副逸王就是她的了,这让建昌公主十分不满。

  朱月脾气跋扈,无脑无才,而逸王风采俊逸,沉稳内敛,是天上一般的人。建昌公主实在不知道朱月哪里来的信心,竟觉得她自己配得上这样的人儿!

  宴会先是欣赏了一番歌舞,然后便是斗诗和文采的节目,明月对这些没有兴趣,看建昌公主对她十分不满的样子,免得被找麻烦,便以更衣为借口中途离席。

  出了牡丹苑,外面才是真正的热闹,摆摊的,轮着大缸表演杂耍的,各种小商贩几乎将外面的地方挤满了。

  一阵寒风吹过

  明月啊秋打了个喷嚏,小楼忙帮着拢了拢她的披风,关心道:“郡主,外面寒冷,咱们‘要不早些回府吧,奴婢给您熬点姜汤驱驱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