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快穿之炮灰女配要奋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明月摧毁白露剑

快穿之炮灰女配要奋起 金满楼阳坡 3191 2021.04.06 19:40

  当冷时宇惊恐的奔向她,抱着她不知如何是好时,翎姬用最后的力气说了一句对不起。

  冷时宇以为那句对不起是不能再跟他一起生活和共白头的遗憾,但兰风却说那是翎姬对他最后的一点情谊。因为翎姬是故意让他误会冷时霈把她逼死,好让他们兄弟二人反目成仇!

  也确实如翎姬所想,冷时霈不想看见冷时宇再伤心,宁愿自己被弟弟恨着,也没有把翎姬是蓬尾玄狐的事情说出来。

  那以后,冷时宇虽然没有生出杀了冷时霈的念头,但也不再像以前依恋崇敬大哥,而变的十分冷淡起来。

  到现在,冷时宇已经一心求死,也许到了如今的地步,只有一死才是他的解脱。

  冷凝已经是筑基巅峰的修为,实力本就比兰风高出一点,加之兰风没有用全力,很快就落了下风,冷凝似乎还在生他的气,一边质问他一边手下毫不留情。

  只见冷凝剑光闪烁,剑气如萧瑟秋风中的重重寒露,即将刺进已经退无可退的兰风的胸膛,冷凝意识到自己下手太狠时,收手已经不及。

  此时冷时宇却化作一阵风,挡在兰风身前,兰风是翎姬留在世上的唯一一点存在的痕迹,翎姬一族已经被他和大哥灭尽,这唯一一点可以证明翎姬存在过的痕迹,冷时宇想要保留下来。

  眼看冷凝剑至,就要刺入冷时宇身体,明月足尖一点,离开原地,到了冷凝身侧,伸手将冷凝手中的剑拿了过来,动作流畅轻巧。

  利剑被明月握在手中,剑光寒气瞬息全部收起,在明月手中安静的不敢动弹。

  冷凝放心没有伤到父亲的同时,又在心惊明月能这么轻松从她手里夺走那柄剑,她难道已经重新结金丹了吗!

  望着明月打量着她手中的寒剑,冷凝种种心绪之后,就是心虚,因为这把剑本是冷月的佩剑。

  冷月十四岁时曾于极北寒冰之地收集了四季朝露,用灵力淬炼半年,炼制成了这柄寒剑,取名白露。

  冷月对自己炼制的这柄剑也很是满意,这柄剑在她手下斩妖除邪,仅仅两年时间,就已经可以化形。

  冷月被废灵脉后,与白露剑的联系便断了。白露剑被冷月在人前使用了两三年,冷凝本不想用这把剑,但一来很少有化形的剑,她还是很希望自己也拥有一柄化形的剑的,而且她用这把剑耍了两招,觉得这把剑颇具威力。

  二来明月被厉鬼拽进木府木楼中,必死无疑。于是忍受不住诱惑的冷凝还是用了这把剑。

  白露剑已经与她签了生灵契约,认了她当主人,这么想着,冷凝底气足了足。

  便听明月道:“堂妹,这把剑可是白露?”

  冷月伤心白露的背叛,明月却没有特别的感受,但是如果冷月还在,想必也不愿意自己费心铸造的剑在别人手底下效忠吧。

  冷凝心里紧了紧,正要回答,白露剑已经化成人形跪了下来。

  “主人,之前我与您的联系被切断,我无法感应您,加之大家都说您已经死了,我、我便与冷凝签了生灵契约。”

  明月望着跪在地上的白衣女子,笑道:“你不是该解释一下,我修邪术的事吗?”

  白露一慌,低头道:“他们都说主人进境太快,不正常。我,被人蛊惑了。”

  “好吧,就算你只是被人蛊惑了。”

  明月像是丝毫不在意之前的事,问她,“既然我回来了,你是否愿意与冷凝解除生灵契约?”

  白露脸显难色,有些犹豫,冷凝便道:“堂姐,就算我愿意解除生灵契约,白露也要遭受万剑穿骨之痛,这样的痛楚她怎么能忍受的了?”

  生灵契约如果从方单方面解除,就会魂飞魄散,如果主方解除,从方虽然不用魂飞魄散,也要遭受一定的痛苦。

  明月望她一眼,道:“所以我就要把她送给你吗?你不嫌恶心我还嫌膈应呢。”

  冷凝自尊心很强,特别是在这么多人之前,这么多人之中还有追求她的。明月的话中讽刺语气很明显,她脸上浮现囧色,随即委屈道:“堂姐说话为何要这般咄咄逼人?”

  明月目光从她身上移开,不再理她,而白露明显很倾向于冷凝这边。

  明月笑一声,“好吧,我便如你所愿,不过白露剑是我一手创造,可不是让它为别人所用的。我的剑我还是要拿回来的,你自可追随你想追随的主人。”

  冷凝忙接话道:“将白露与剑身分离,岂要不是废了白露一身法力!”

  所以白露对冷凝来说,不过是一身法力可以被她所用,若没了这一身法力,她是否会弃白露如敝履?不过这却不是明月要管的了。

  明月道:“法力没了你可以助她再修啊,她为你连剑身都放弃了,你不会连这点忙也不帮她吧?”

  冷凝被明月问的语塞,但仍是不舍得白露与剑身分离。

  白露犹豫的眼神渐渐变的坚定,对明月道:“我愿与剑身分离!主人的造生之恩,白露无以为报,今日又做此举更是羞愧,但有来日白露相报之时,定然竭尽所能!”

  “今日才羞愧,你的羞耻心真大”,明月抬手将一团灵气推入白露体内,待灵力将白露全部笼罩,便用力一推,一把通体寒光的利剑从白露体内被推了出来。

  白露额上冒着豆大的汗珠,脸色也渐渐变的苍白,到利剑从她身体中推出后,她已经支撑不住半跪在地上,冷凝立即上前来将她扶住了。

  那柄利剑落入到明月手中,明月看了利剑一眼,便手上用力,清脆的碎裂声传来,利剑已经断成了几节从她手里四散落下,碎片未及落在地上即化成点点冷光消失在空气中。

  见明月如此决绝,白露眼眶红红垂头不语,冷凝则心中恶气横生。

  今天的明月是注定不能让冷凝满意了,她对冷凝道:“堂妹,我之前让你帮我取储物盒,可是怎么少了一件重宝?”

  冷凝心中一顿,那储物盒中有不少宝物,当时她很眼热,留了好几件下来。

  但而今明月既然来讨要,自然是清楚自己留了多少哪几件的。但她却不能认,说道:“我自然都交给你了。”

  明月笑了笑,“我怎么看着少了不止一件呢?”

  冷凝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反正我是都交给你了。”

  原剧情中,冷凝除了占有加固灵脉的优势,还有白露剑和冷月储物盒的加持,才得以在遇到危险时化险为夷,风采尽出。

  却没想到,剧情中频频出彩的冷凝竟然能这么无耻。

  少没少东西,明月对照着剧情中冷凝从储物盒中取出来的物品,和当时坠落时打开储物盒散落的东西,自然便清楚了。

  但是冷凝不认,东西又都散在无世海了,明月这时候的确不能把她怎么样。

  如今白露已经是个普通人,储物盒大部分东西又都被她散在无世海,加固灵脉的机会也因为要害死自己而让她拱手让人了,这下冷凝又该怎么脱颖而出呢!

  想到这里,明月就心情不错,她这才有空看向兰风。兰风在原剧情中由于冷凝的阻拦,始终对冷时宇下不了手,但冷时宇此时也算生不如死,兰风也不再执着于杀了他。如此又觉得留下来又无法面对翎姬,便离开明月城游历去了。

  后来,三洲联赛比武时冷凝与他再次相遇,兰风也最终决定追随冷凝,成为冷凝开宗立派的一个助力。

  要说兰风算是为翎姬及其一族报仇,而翎姬一族食人成性当然是死有余辜,然而冷时霈和冷时宇也不是全然无错,其中好些不曾食人的和刚出生的幼狐也被斩除,的确太过。

  到最后,翎姬也没有亲自动手,这件事无法扯清,就当扯平了吧。

  明月对兰风道:“我父母葬身无世海,而我虽然现在还可以修炼,但也算尝过灵脉尽碎人人喊打之苦,也算让翎姬一族报了仇。你我二人跟这段恩怨都没有直接关系,我今日便不伤你性命。”

  明月说的轻描淡写,但她在无世海可是受了七七十四九道雷鞭,纵是兰风仇恨冷家兄弟做事狠辣,听见她这话也不禁心头微震。

  要说无辜,冷月可以算的上最无辜的那个了吧。因为上一辈的恩怨,众星拱月的一代天骄跌落神坛,硬生生被打断了仙途不说还要尝尽苦头。

  兰风终是回道:“往日恩怨,就此一笔勾销。”

  他看了眼冷凝,便飞身而去。

  冷凝紧追两步,喊道:“兰风,别走。”

  冷凝并不知道他们家和兰风有什么往日恩怨,向明月寻求答案,却只得到一个轻飘飘的眼神,便直接问冷时宇道:“爹,兰风为什么要杀你?”

  往日那些事冷时宇从未跟人提起过,他不知明月怎么知道的,想到长兄,眼眶不禁湿润。

  对于女儿的疑问,冷时宇只是摇了摇头,“你走吧,以后不用再来。”

  冷凝追了两步,但是冷时宇进入囚室就将门封上。从父亲那儿得不到回应,冷凝便又看向明月,红着眼眶问道:“堂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明月是知道,可为什么要告诉她,一开口反而提起冷凝的伤心事,道:“堂妹,你的好朋友兰风走了,白露又成了个废人,你还不快点想办法,关心长辈那些前尘旧事做什么?”

  冷凝脸色瞬间又黑了一层,扯了扯唇角,还要把话题扯回来再问,但明月已经转身走了。冷凝心里不禁对明月又恨了一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