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快穿之炮灰女配要奋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明月偷悔过书

快穿之炮灰女配要奋起 金满楼阳坡 3275 2021.03.26 20:52

  “这一本《涳濛经》是木家先祖与九荒秘境中参悟的,其中的吐纳之法不仅可助你修复灵脉,还能让你的灵脉超乎常人。”

  明月拿起案几上出现的一本蓝皮书,“多谢前辈,晚辈定也不负前辈所托!”

  随之,一道黄色光晕圈上明月的手腕,形成一只细细的金色手镯。

  “这是解除金莲封印的法诀,你拿到雪水和扶桑茶后便可用此法诀解开封印。只需每日晚时给这孩子服用即可,到他身上的阴气全部消除后便不用再服用。”

  声音微微叹道:“你不必告诉他木府的事,木府已经灭府。日后他进入修炼也好,过凡人的生活也好,都由他自己吧。”

  明月点头,将金莲收进衣袖中。

  第二日,冷凝一行人早早的离开了木府,明月和易水也在木楼中休息一夜后被木之瞻送出了木楼。

  一年后,秋意渐浓的时节。

  夜晚,森白的月光映下,给大地笼罩上一层阴霾,高大的城墙上“明月城”三个大字庄重的高高悬着。

  现在虽说天色黑的比较早,但此时也不过是刚刚入夜,以往,明月城应该还有摊贩的吆喝声,但现在却是空空荡荡,只偶尔有几家店铺门口晃着几盏灯笼,显得孤零零的。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砰砰的棒子声和更夫苍老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街道上,带着几分哆嗦。

  一阵阴风卷来,更夫打了个哆嗦,忙警惕的望了望四周,见没有什么异常才放心了点,想着快点打完更早早回去,谁知那个吸食人人气的邪祟什么时候出来。

  刚这么想着,准备继续敲梆子的打更人突然怔住了,他手里灯笼的光影下,竟然多出了一个人影,那人影一动不动,应该就在他的后面两步的距离。

  后背凉飕飕的阴风吹来,他的头皮都炸了起来,双腿哆嗦着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

  人影的一只手轻轻抬起,打更人就被控制的彻底没法逃跑了,只见打更人身上有缕缕轻飘飘的白烟从他身体里抽离,缠绕道到人影的手臂上,流进那人的身体里。

  那人还没有刚吸食两口,忽然一道剑光划破夜空袭来,寒雪剑气将那人震的后退了几步,随即一道白光划来,将那柄寒气逼人的利剑拿在手中。

  白光落在那人和打更人之间,手执利剑,白衣若仙,正是南楼。

  他冷眉望向对面那人,“莫许,回头是岸,莫再害人了。”

  莫许望着南楼,有点可惜,“小子,你晚来一会儿,我这顿晚餐就用完了。少管闲事,也许还能活的久点儿。”

  南楼自小敬重莫许,纵然他叛逃出山,那些敬重还是没有完全消散。

  他从袖口中掏出一块玉佩,玉佩是一指长的长方形状,上面刻着玉门山三个字,手执玉佩道:“晚辈玉门山南字辈弟子南楼,见过莫师兄。”

  莫许在看到玉门山的令牌时,面色变了变。

  他的邪气只有在碰到玉门山门人的时候才会收敛起来,警惕问道:“你是来抓我的?”

  抓捕莫许是玉门山所有弟子的义务,更何况近日来造成明月城连连出现干尸的人也是他,南楼虽然知道自己或许不是他的对手,却也不能无所作为。

  “那就动手吧。”

  莫许冷喝一声,两人一黑一白剑光碰撞打斗。

  他们都已经是金丹修士,一剑劈来足以斩断楼房屋瓦,莫许还是鬼修,若放出些冤魂厉鬼,周围居民定要遭殃,南楼只得一边打一边将莫许引向城外。

  两人的打斗渐渐远去,刚才街道上一个客栈的二楼窗户吱呀一声打开,从里面探出两个脑袋。

  看不见了南楼和莫许的打斗,明月便拉着小远翻身从窗户跃出。

  落地后,从未在夜间行动的小远虽然有点儿紧张,但更多的是期待,他把落地后就大大方方站着寻找方向的明月拉蹲下来,小声对她道:“月月你小心点,别被人发现了。”

  明月懒得跟小远解释,他们这不是去偷秦大壮的作业,而是去冷府祠堂偷悔过书,唉,算了,反正都是偷,没什么差别了。

  于是明月在小远的指导下做偷鸡摸狗状,一路贴着墙根,隐藏在阴影里摸到了冷家祠堂。

  冷家祠堂位于冷府东边,晚上除了巡逻的弟子,很少有人来这里,于借着夜色的隐藏,他们顺利躲过巡逻弟子,悄无声息的溜进了供奉冷家列祖牌位的房间。

  明月穿书的便利就是知道剧情,谁藏个什么东西,纵然那人觉得除了天知地知只有他知,明月也是那个他不知道的知情者。

  冷时宇勾结蛮洲星域害死他大哥一家后,自觉无颜面对冷家列祖列宗,曾写过一份悔过书,藏在了冷时霈的牌位下。

  借着窗缝里洒进来的月光,明月找到了冷时霈的牌位,果然在牌位底座后面摸到一个不起眼的小圆钉,用力一压,能听到吧嗒一声轻轻的机括声。

  牌位缓缓移动到了一边,原来放置牌位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暗格。

  暗格中放着一张折起来的纸,明月拿出来看了,确是冷时宇的悔过书,翻手就将悔过书存进了食指上的储物戒指里。

  一旁望风的小远兴奋问道:“偷到了?”

  明月点了点头,便看到小远得逞的笑,接着就听他说道:“这下看秦大壮怎么交作业,也让他尝尝打手板的滋味!”

  明月猜测,秦大壮应该是小远小时候的邻居,两人一起在邻村的小学堂读书,但人家秦大壮勤学苦读成绩好,而小远就是调皮捣蛋不受夫子待见的那个。

  于是总是被夫子夸奖,用作正面典型教育小远的秦大壮,顺理成章成了他幼小心灵里的最大敌人。

  而小远应该经常欺负秦大壮,因为明月已经不止一次的听他念叨秦大壮是个爱哭鬼、胆小鬼、找夫子告状不是丈夫所为之类的。

  明月揉了揉小远的脑袋,轻声道:“我们快回去吧,小心别被他们发现了。”

  小远眯着眼睛笑起来,很享受被人揉脑袋的样子,这模样让明月想起朋友养的那只雪白萨摩耶。

  两人按照原路返回客栈,途中没有惊动任何人。

  小远只有五六岁的智商和记忆,可能也因为他没有把明月当成人(明月一直猜测这家伙把自己当成他的什么鸟类宠物),开始的时候特别坚持让明月跟他睡一张床。

  明月一边吐槽你那小鸟宠物没被你压死可真是万幸,一边还得哄着他自己睡一张床,为此小远还跟她别扭了好几天,最后两人以同一间屋子两张床而握手言和。

  睡觉前明月熟练的给小远掖好了被子,一边暗骂自己带起孩子来真是越来越顺手了,一边去旁边的一张床上躺了下来,心里盘算着接下来她要怎么做。

  一年前他们找了个人迹罕至的山头,小远布了个阵法把整个山头隐藏了起来,她就开始了修炼。

  这期间一直是小远磕磕绊绊的照顾她,虽然前期很长一段时间,明月一顿安生饭都没有吃过,但她急于修炼提升能力,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找食材和做饭上,只得花了几天的时间教他分辨山上哪些是可以吃的食物,以及一些简单的菜肴做法。

  小远倒是很有天赋,每道菜只看明月做一边就会,于是一个星期就学会了十几道菜,不仅能找正常人吃的食物了,还能自己研发起新菜来。

  之后,她就专心修练,或许是原身的天赋真的很好,一年时间不到,她便修出了金丹,只要经过慢慢的积淀,很快就能再进阶。

  但她还是算着日子在五天前离开了那座山头。

  因为半月后便是赫寻广阳的五十大寿,赫寻广阳大寿只是表面,从顺利处置了冷月一事中他们尝到了甜头,又暗地里赫寻广阳和东方旭已经布置下了阴谋,为的就是跟之前陷害明月一样诬陷冷时宇修炼邪术,从而达到彻底打垮冷家瓜分溱洲的目的。

  毕竟冷家已经出了一个走邪路的,再出一个也不稀奇。

  但是他们这次想要算计的是女主的父亲,他们的阴谋便不可能成功。

  自从明月城出现干尸,冷凝就怀疑这可能是一个阴谋,明里她跟家中弟子一起查干尸事件一无所获,但在暗里已经委托了南楼帮忙查这件事。

  这也就是在刚才他为什么会在莫许吸人气时出现。

  南楼查出来莫许出现在明月城是赫寻家主的安排,便回了玉门山,找到师伯华年峰峰主说明此事以及他对赫寻家安排的猜想。

  莫许曾经做下过一件很对不起峰主的事,因为那件事的牵扯,玉门山损失了很多弟子,莫许也是那件事的时候叛逃出山。于是玉门山便对莫许下了追杀令。

  不过莫许毕竟曾经是他师傅的得意弟子,这么多年过去了,想起往日恩怨他师傅也释然了很多。在南楼建议撤销对莫许的追杀令时,莫许师傅还是同意了。

  南楼拿着莫许师傅签下的解杀令来找了莫许,莫许见到解杀令后,同意了在赫寻广阳大寿上出面证明明月城出现干尸是赫寻广阳指使他做的,并不是冷家还有人修炼邪术。

  于是赫寻广阳的寿宴上出现了很好看的一幕,冷凝拨乱反正,莫许自首。

  此举不仅将冷时宇修炼邪术的罪名洗清,而且冷时宇的夫人柳香案又在暗地里跟东方旭联合,把赫寻广阳从家主的位置上拉了下来,趁机侵吞了赤日城的大片土地。

  明月就是要赶这个场子的,算算日子,距离赫寻广阳大寿的日子还有十天,她既然清楚所有人的行动,那就很好布置自己的计划了。

  第一步拿到冷时宇的悔过书已经完成了,第二步该去会会东方旭那个老家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