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快穿之炮灰女配要奋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去玉门山

快穿之炮灰女配要奋起 金满楼阳坡 3206 2021.04.07 20:40

  离开明月城,明月的心情极好,用仅剩的一点钱给自己和小远买了些吃的,就在一家客栈中投宿歇下。

  吃饱喝足后,明月躺在椅子上想接下来的事,她已经从赤日城赫寻家拿到扶桑树,接下来该以什么理由去一趟玉门山呢?

  唰唰的声音传来,明月抬眼一看,就见小远正坐在床边抱着根木棍在削。

  如果没记错,他们入住客栈后,小远就坐在那里开始削木棍了吧,削了一根不满意扔了换一根接着削,还皱着眉也不说话,似乎有着心事。

  这都大半天过去了他还在削。

  要是以前,他做事情可没有这么耐心,削一根木棍别说让他坚持半天了,就是一刻钟也难。

  回想起之前从赤日城离开的时候,万壑荒原的那个黑皮肤老者曾盛情邀请他们去万壑荒原做客,那老者看小远的眼神简直跟看神明没什么两样。

  这般敬畏的态度,很难不让明月对小远跟万壑荒原有什么关联。

  但当时明月已经问那老者是否认识小远,那老者却说的模棱两可,表示只是有眼缘,希望他们能去万壑荒原做客。

  小远却对老者的邀请不屑一顾,走时还扔下一句很有禅意的话:缘分未到。

  明月很惊异,这还是她那个不给玩具就撒泼打滚的货吗?

  之后,小远也不像之前那样闹腾了,变的沉默了很多,虽然时不时的还会小孩子心性,但已经与正常人差不多。

  明月问他是不是记忆恢复了,他还是一脸茫然的摇头说还记不起什么。

  看他这些天的表现,明月表示不相信他之前的话了。

  明月站起身来到窗边,探头好奇的看了看他手里手指粗细的木棍,以及旁边已经扔了一堆的小木棍和木屑。

  “你在削什么?”

  明月问道,没想到这一问竟让他脸色泛红。

  小远忙从窗棂上跳下来,把边上的木棍往外踢了踢,好似让那些木棍离他远点,那些奇形怪状的木棍就不是他削的了。

  小远有点结巴对明月道:“你、你别看,我削好了再给你。”

  明月更奇怪了,“送我的?”

  小远嗯了声,坚定的看着明月让她先离开,明月只好妥协道:“好好好,我不看,不过削的难看了我可不收哦!”

  小远的脸色黑了黑。

  直到天黑了,明月都睡了一下午醒来,小远还坐在窗边就着天光削木棍,明月喊他,“明天再削吧,吃饭去。”

  小远头也不抬道:“我不饿,再削一会儿。”

  好吧,明月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叹了口气,自己先下去吃饭。

  在外面转了一圈,先赚到一把钱,再去吃饭,回来的时候给小远带了一碗大馄饨几个包子,见他还在忙着削木棍,也没打饶他,径直去床上盘膝修练。

  不知何时便睡着了,第二日,明月一睁眼,便看到地上一堆的木屑和被削坏的木棍,心想这败家小远得毁一棵树吧!

  小远这时候正在床尾睡觉,明月也没惊动他,轻手轻脚地离开客房,下到一楼,还没刚捡个桌子坐好,外面就走进来风尘仆仆的南楼一行人。

  明月暗道一声好巧,正想着怎么去玉门山呢,就碰到了人家的大弟子。

  明月笑着招手,问道:“南师兄,你们这是打哪儿来?”

  南楼长眉凤目,清雅不俗,加上他性格清冷不爱说话,更将他一身出尘气质烘托出来,此时他清冷的面容上竟然微带些许落寞,见到明月后,他将落寞收起,答道:“从明月城来,冷姑娘好。”

  昨日无世海焚书后,玉门山的大部分人都已经回去了,南楼见冷凝因兰风和白露的事有些失落,便留了下来,打算陪冷凝度过这一段日子。

  但因明月揭穿冷时宇陷害大哥的所为,冷家众人都不再认同他这个家主,冷凝便不再是明月城大小姐,加上兰风离开,白露一身法力被废,冷凝一下子失去了太多,心情烦躁之余便想十倍百倍从堂姐那儿讨回来。

  于是她的主意就打到了一直跟在明月旁边的小远身上,之前赤日府万壑荒原那老者对小远的态度大家看在眼里的,都有猜测这个人的身份不简单。

  而且之前木府的时候冷凝就领教过小远的厉害,加之明月被追杀这么久还能安然无恙,她认定必然是由于小远从旁保护。

  昨天明月离开的时候,冷凝忍怒出来相送,目光就几次落在小远身上,只是小远一直关注明月,根本没有注意到她。

  冷凝因为小远很不愉快,对于南楼的安慰根本没心思应付,还有一个原因,南楼在她心里太没用了,此前她遇到那么大的困难,他竟然一点作用都没有。

  一下子,冷凝对南楼十分冷淡。

  冷凝说她还要去找明月,南楼觉得家人伤害至此,最好便是再不相见,他刚说出口,没想到冷凝一下子怒气冲冲的质问起他来。

  她说:“南楼你什么意思,我不该质问冷月为何陷害我爹吗,不该了解一下兰风的事,不该为白露讨个公道吗?”

  冷时宇和兰风的事情还可以说的通,白露的事情本就是你情我愿,要讨公道也是白露背主在前,如今的选择也是她自己选的。

  南楼觉得自己有些不认识冷凝了,两人话不投机,不欢而散。

  当天晚上南楼就离开了冷府,出了明月城,带着几个弟子抓了大半晚上的山怪,天亮时才进入这个小镇。

  没想到刚进入客栈就遇到了冷月。

  明月看出来南楼心情不好,但还是问道:“那你们打算去哪儿?”

  南楼道:“回玉门山。”

  南楼这么快就离开冷凝身边,难道是两人闹了别扭?

  不过明月也不关心,道:“听闻玉门山的雪景是其他地方无法比的,我早已想去瞧瞧,不知能否跟南师兄一起回山,也好让我见识见识。”

  五仙山虽不是谁想去就能去的,但明月恐怕是如今世界上最有仙途的人,而且又是冷家之人,别说去玉门山了,估计其他仙山也会开门欢迎。

  南楼便道:“那我们便一起启程吧,冷小姐是否需要收拾什么东西,半个时辰后我们就走,不知你可方便?”

  明月心想这个正宫男主真是客气人,笑道:“方便,我这边随时都能走。”

  “你要跟他去哪儿?”小远充满怒气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明月听出这语气中有着几分委屈,暗道他不知道又要闹哪门子的脾气,忙转身好声哄道:“你醒了?正打算去玉门山呢,你要不要一起去?听说那里的雪景很好看的。”

  上一秒他还是冷冷的脸色,下一秒深邃的眼神变成了清澈懵懂,小远虽然不知道怎么莫名有些生气,孩子好玩的心性还是占据了他的心思,开心道:“好哇,月月,我们好久没打雪仗了,这次我可不会让着你喽!”

  明月:……

  南楼:……

  听到这个称呼,明月就知道他变成了小孩子小远,小孩子小远才会喊她月月,长大的他是不直接称呼她的,而且偶尔看她的眼神深邃,包含了很多东西,甚至让明月直觉他们以前是认识的。

  比起长大的易水,明月还是哄小孩子小远比较顺手,笑道:“这次我一定不会输给你。”

  小远过来拉了明月的手,催促快走,他都有点迫不及待了,但他用手去拉明月时,忽然发现自己手里有东西,他将手举到眼前来看,才发现是一支紫色发簪。

  发簪的装饰是两片云纹烘托的明月,不算精致却很细致,小远看了看簪子,脑子里便出现了昨天他一直削木棍和无世海深渊边上他炼制发簪的记忆。

  他把发簪递给明月,开心道:“月月,送给你的,好看不好看?”

  他脑子里还记着昨天明月说的难看了她不收的话,这时把簪子拿给她看,心中不免生出些担忧。

  明月将发簪接在手里把玩着看了看,道:“好看,我收下了。”然后揉了揉小远的头发,夸赞道:“手艺不错,但还有发展的空间,不要骄傲,继续努力哦。”

  小远不甚明白但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嗯,我会努力的。”

  半个时辰后,南楼和玉门山弟子洗漱好下楼,明月和小远已经吃好了东西,双方一照面,点点头。

  南楼道:“冷小姐,走吧。”

  几人正要走,冷凝突然冲了进来,第一眼就看见南楼,着急问道:“南楼,你要走吗?”

  之后才注意到明月和小远,冷凝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精彩。

  难道冷月还要把南楼从她身边抢走?

  冷凝还想收拢这个人,一时间又不知道该不该在南楼跟前表现得太不舍热情。

  南楼不太想理会冷凝的样子,明月觉察到两人之间的冷战气氛,只好道:“南师兄打算回玉门山了,我和小远也准备跟南师兄一起去看看雪景。”

  冷凝的目光从明月身上移到小远身上,心中便生出一计,现在南楼跟她生气,她不知道该怎么劝,那正好借此跟此人亲近,装出气南楼的样子,这样两个人她都捞住了,不是两全其美。

  于是冷凝拨开心底的那抹生气,换上了笑脸,不理明月只对小远道:“我跟你们一起回去。”

  说着就来挽他的胳膊,小远忙避开了,冷凝尴尬僵着还停在半空的双手,明月呵呵笑道:“小孩子不懂事,你别在意,他就是有点怕生人。”

  冷凝扯出个微笑道:“没事,一路上我们多多相处,他会喜欢我的!”又补充:“咱们家里的小孩子都更喜欢跟着我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