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快穿之炮灰女配要奋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明月误入杀手战局

快穿之炮灰女配要奋起 金满楼阳坡 2372 2021.03.07 19:00

  “郡主您没事吧?”小楼紧张的掀开车帘,看到明月安然无恙,呼出了口气。

  只是几人心还没落下来,又是几支利箭嗖嗖的射过来,同时还有兵器的撞击声,紧跟着有几个黑衣人的人落下来,将一人围住了。

  被这些人围攻的是一个年轻人的模样,远远的明亮如水的月光下,明月只看见那人身法凌厉,手中利剑在反射着月光冰冷的光泽,每一招都是快准狠的击中黑衣人的要害。

  明明是几个人围攻一个人,但那些黑衣人却被打的节节败退,很快就已经是边逃边打了。

  黑衣人眨眼间就退到马车这边,其中一人见马车上楚王府的标记,眸中忽然燃起一道亮光,一掌一个将小楼小福劈飞出去,坐在马车上招呼其他黑衣人,其他黑衣人见状也都忙跳上马车。

  明月暗道倒霉,本来有了上次城外的事,她每次出门,爷爷都不放心地要她多带几个下人,今天她只是要去祥荣茶馆,就没带多少人。

  明月刚探出头来,就被一个黑衣人横剑架在脖颈上,“老实点!”

  明月:“各位大哥,你们要马车的话我可以免费送给你们,你们让我下去吧,我有恐快症,马车太快了,我受不了的。”

  拿着剑的黑衣人觉得也对,他们逃命呢,只要马车就行了,人带着还不够累赘,他看向刚才抢马车的黑衣人,显然那人是他们的头头。

  那人头也不回,声音凌厉:“她是楚王府的郡主,我们杀不了高远,把她截回去多少能让大晋有所顾虑。”

  明月望了望马车上楚王府的标记,内心吐槽:所以这个破标记有什么用,走在大街上有没有被人敬畏她就不知道了。

  反正对她来说就是招霉运的,上次被难民认出来也是,这次更大发了,直接是杀手,听他们的意思,他们还不是大晋的人。

  明月还在打量他们是蛮族的人还是西边小胡氏的人,因为只有这两个种族的人希望高远死。

  对蛮族来说,高远死了西边就没有人坐镇,而西边的小胡氏本来就不服大晋,如果不是高远压着,他们早就侵吞了大晋的西部城市。

  如今蛮族有攻打大晋的想法,只要杀了高远,西边必乱,那时大晋腹背受敌,他们赢的几率就会大很多。

  而对于小胡氏来说,他们因为高远镇压而无法侵入大晋西边城市,只能生活在丛林山里,如果高远死了,那他们就不用再在潮湿的丛林山里艰难求生了。

  不过,蛮族和小胡氏联手也是很有可能的,这批杀手里说不定既有蛮族的人也有小胡氏的人。

  正在明月大脑电光火石思考的时候,其中一个黑衣人望了望后面紧追不舍的高远,对黑衣头头道:“高远快追上了,我们怎么办?”

  黑衣头头听了手下的话,余光瞥了眼后面,便用马鞭猛抽了下马屁股,“先出城再说。”

  壮马吃疼,猛的发力,不顾城门口守门士兵举着长枪的阻拦,冲出了城门。

  后面赶来的高远,丢下一句“快去通知兵马司,有外贼截杀本将军。”便追了出去。

  那士兵不敢怠慢,忙通知城门楼上因多喝了几杯还在呼呼大睡的长官。

  那长官一听高将军在追贼人,还让通知兵马司,立马清醒了,一巴掌拍向士兵的脑袋,“那还不快去!”

  这边城门已经戒严了起来防止再有贼人,那边高远已经追出了城外三里,他脚下发力,在月光下踩着树枝施展轻功,竟然丝毫没有被马车拉下。

  眼看距离越来越近,黑衣头头正要猛抽马屁股,马车顶上哐当一声响,显然是已经有人落在了马车顶上。

  其余黑衣人立马飞身车顶,明月便听到马车顶上叮铃咣当的打斗声,便猫腰赶紧钻出马车,这要是打着打着把车顶压垮了,她在里面不得给砸死。

  黑衣头头着急赶马,也管不了明月那么多,任由她钻出马车,在他看来,明月这样一个柔弱的千金小姐就像小鸡一样没有杀伤力。

  不过大多数人都是死于太过自信,明月用实际行动告诉了黑衣头头这个道理。

  黑衣头头只觉背心一痛,唇角溢出鲜血,低头就望见贯穿胸口的箭头,回头望向明月。

  明月一只手还在紧紧抓着马车,另一只手腕上的袖箭已经被她射出了一支,中箭者正是这个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她的人。

  明月打人都没打过,见那人望向她,忙给人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不过明月一边满是歉意的道歉,手下却是毫不留情的把黑衣人从疾驰的马车掀了下去。摆着手道:“那个,来世投个好胎,别再给人当炮灰了。”

  明月念叨了两句就试图让马儿停下,但是马屁股上都是伤,已经有些疯狂了,根本就不停下,反而明月越勒它越是用劲狂奔。

  明月回头看了一眼,暗叹这些人下手可真黑。

  正在明月感叹的当儿,高远已经解决完了车顶上的黑衣人,跳下车顶接过她手里的缰绳,正要用力勒停马车,忽然一种腾空的感觉袭来,随即两人一马直直摔了下去。

  明月醒来的时候,满眼都是一轮皎洁光辉的满月,虽然偶有乌云经过,但仍能洒下朦胧的光线。

  刚睁开眼睛的时候明月脑中是空白的,她几秒钟才回忆起来她正在好好的回家,误入了杀手围攻高远的战局,最后杀手不敌高远却把自己劫走了,接着就是用袖箭射杀黑衣人,勒马不行反而落山的糟糕记忆。

  好在山坡不高,她和高远在落下的过程中又被树枝拦了下才没有摔的断胳膊断腿。

  明月一坐起身就感觉全身酸痛,好像在洗衣机里滚了几圈一般,她揉着胳膊和肩膀驱缓一下那种感觉,便撑着站起来想要找一下高远。

  高远被摔在离她几米外的地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明月第一个念头就是不会摔死了吧?

  不过自己都没事,还会轻功的高远应该不会被摔死了啊,难道他正好摔在了石头上?那这个深情男配也太倒霉了叭。

  如此想着明月已经来到高远身边,蹲下来拍了拍他那张连闭着眼都冻人的脸。

  “喂!醒醒!”

  明月拍了好几下,躺着的人都没动静,意识到不对,忙蹲下来检查他的头部,也没有撞到石块啊。

  正准备把他翻个身看看是不是摔坏了哪里,却在握住他的胳膊时,手上传来湿稠的触感,“不是吧,受伤了!”

  明月环顾四周,破烂的马车摔烂在不远处,马儿也摔的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死是活,周围树木茂盛,周围全是夜间的各种虫鸣。

  明月按下心中的紧张,虽然刚才被黑衣人驾车不知方向的乱赶一通,但应该离京城还没多远,应该不会有野兽的。

  但就算没有大型野兽,蛇和一些小动物总是有的。

  高远流了血,明月怕血腥味引来什么奇怪的动物,也不敢在这里给他包扎伤口,更何况光线暗淡的,她连高远伤到了哪里都不知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