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三年实践五年改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你我皆在一座城而我却在等一人

三年实践五年改变 袁林下的夕阳 7686 2020.05.24 02:35

  孤独的时光旅行者惊艳了他人而温暖了自己

  你我未相遇之前都是时光岁月前行中的孤独者

  可在某个机缘巧合的瞬间,你我初相识后才明白

  你我皆在一座城

  却因为生活、理想、兴趣、工作等不同因素

  导致前行道路口分叉无数,只为寻找心中那个理想中的自己

  独自一人历经过无数个分叉路口后才明白

  所谓的相遇不过是一个人内心的独白、一个人孤傲的等待

  等待心中的那个她出现,等待你我相遇终究会惊艳时光

  等待相遇的那个时刻,等待你我确认眼神的那个不经意

  若没遇见那就先独自一人先安静、孤傲的自我等待

     我们向往着大冰既能朝九晚五工作又能有梦为马的享受生活;我们憧憬着何炅、黄磊既能在高楼林立中工作又能有诗酒田园向往的生活;我们期盼着三个院子中亲情、爱情、友情融合在一起的共享生活……许多想要的生活却在这浮躁的年纪中望而却步。

     人间最美四月天,在春夏之交的四月天初晨空气中弥漫着水露,晨光透过水雾形成一丝丝金缕。停步闭目,深吸一口气感受大千世界给予的馈赠,我只是繁花中的一粒沙砾、宇宙中的一颗行星、人海中的一片孤舟。

  四月的生活与往常一样上班下班、早睡早起日子过得有规有矩,可当陈宇一行人骑着山地自行车放肆的骑行在回家道路上,迎面的风犹如随风奔跑那般清爽,不知所以然在呼呼呼的春风中我们不一会儿就到了家门口。

  哧哧的两辆山地自行车急刹车后,只见住房院子门前有一个硕大的小黑点在不断地移动,从自行车上缓慢下来并慢慢地推着自行车走到院子前,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只小黑狗,陈宇与王锐在门口吹着口哨,小黑狗便嗷嗷的嚎叫一番,摇着黝黑又细长的小尾巴朝陈宇他们走过去,王锐看着小黑狗一蹦一跳警惕着我们道:“这不会就是我们上次去社区活动中心路旁看到的那只大黑狗的崽吧?”

  陈宇仔细看看了道:“是有点像,但是人家那是拉布拉多犬。如果是人家怎会将小狗独自放出来呢?”

  王锐挥手摇摆道:“这越看越像上次那只拉布拉多……”

  与小狗玩耍一段时间后,陈宇就扶着自行车进入院子大厅,自行车还未停稳只见小黑狗摇着尾巴跟随在自行车后。陈宇与王锐四目相对后相互示意微笑了一下,然后将狗遛到前院拿着潘小胖的储备零食开始挑逗着、喂着。

  潘小胖看着小黑狗惊讶的问道:“这憨逼,哪里来的啊?”

  陈宇一边喂着狗一边说道:“缘分,刚与王锐下班一回家就见院前一个小黑点,然后扶着自行车进屋后,这小黑狗便一直跟着我们进来了”。

  王锐一边听着一边不断唠叨道:“你在仔细看看,这就是上次那只拉布拉多的崽,你看这长相多像”。

  陈宇不想与他探讨这是不是拉布拉多,陈宇只想知道这狗的现状道:“不管它是什么犬,现在它就在我们院子里。这么久了都没有人来寻,要不我们就先将它寄养在这里?如若有人来询问我们在将它归还给他即可”。

  王锐点头示意道:“这个嘛?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潘小胖一边抱起小黑狗一边笑嘻嘻的道:“可以啊,有些重量。但是现在我们这里没有狗窝,让它住哪里呢?”

  王锐听后直接掏出手机打开京东查着狗窝道:“不也就才三四百啊,不怎么贵。大家每人均摊一点也没多少呗”。

  陈宇听后笑道:“远水解不了近渴,京东最起码也得明天才能到啊。今天晚上让它跟你睡啊?”

  潘小胖也一同笑道:“和你睡,那还不知道这狗娃子明天还能不能活着出来啦。说不定你夜宵就把它给烤了”

  王锐摇摇他的虎脑跟潘小胖叫道:“再笑再笑今晚这狗娃子就跟你睡,反正你跟它已经有肌肤之亲了”。

  潘小胖不服道:“这是什么鬼,什么肌肤之亲啊”。

  王锐也呵呵笑道:“就你抱着它,谁还抱着它啊,这还不是肌肤之亲”。

  陈宇悠哉悠哉看着他们不亦乐乎斗嘴道:“别在闹了,干正事要紧。上次搬家不是清除许多不要的席梦思、床吗?今晚就先用席梦思搭一个窝先将就一下呗”。

  说干就干王锐立马从凳子上站起来道:“小胖子你体积大不适合细致活,你就接着遛狗吧,我与陈宇先去搭狗窝”。

  大家点头示意后就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噼里啪啦、冰凌乓啷的声响瞬间引起整栋房屋内的人员前来围观,刘鈞下楼疑问道:“你们在干嘛呢?”

  陈宇抬着席梦思道:“搭狗窝呢”。

  王锐抬着另一边席梦思道:“一回家这条小黑狗就自己跟我们进来了,缘分”。

  刘鈞看了看狗道:“这狗不是跟在一个老爷爷后面嘛?”

  陈宇、王锐一脸茫然的看着刘鈞道:“真的假的,那怎么主人还让它落单了”。

  刘鈞摇摇头道:“那就不知道了”。

  陈期看着潘小胖抱着狗道:“这狗不知道干不干净,你就抱着啊?”

  潘小胖抱起狗朝陈期面前摇摇道:“这又没什么,等下洗洗手就是了……”

  陈期善意劝导道:“万一没有打狂犬疫苗呢?你最好还是别抱着它”。

  王锐立即回应道:“我们外地人,没那么矫情”。

  人多力量大,不一会儿狗窝就搭建好了。陈期看着狗窝笑道:“这可谓是史上最贵的狗窝了,四床席梦思上万元呢”。

  陈宇一行人笑而不语看着小黑狗任凭它在新的狗窝中左闻右嗅,这时刘成成也将的他的零食拿出来道:“这小狗挺可爱的,该买狗窝了,给这狗也取个名字吧”。

  王锐赞同道:“这都还不确定主人来不来找呢?万一有人来找我们不就白忙活了?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一边谈论着一边遛狗,只见刘鈞拿着刘成成给狗的骨肉相连拆开后直接往自己嘴巴里送,王锐看到后立刻笑道:“看,还有人不要脸抢狗粮呢?”

  一顿大笑后陈宇看了看周围的人道:“咦,要不这样。我们现在这栋房屋内住了六个人,这狗就叫小七算了”。

  同志们都点头示意微笑可以,最后商议先领养一段时间如若有人来问,那陈宇他们便归还。若无人问他们,那就大家一同养着小七,就这样黑狗小七正式成为陈宇他们当中的一员。小七的到来无疑增加了院子中的乐趣,原来一回家各回各房打着游戏而如今大家都相聚在院子中与小七玩耍。

     忙碌了半年之久的进口电动线也将迎来新生,根据领导指示本周厂部将召开产品发布会,主要就是介绍进口电动压缩机。而发布会当天,将会有许多供应商前来参观,让电动小马达小组做好一级戒备准备,随时接受上层领导的审核。

  发布会前一天先是启动供应商大会,对本公司的下属子公司先进行一次表彰大会,大会中以主办方天御汽车空调有限公司为主,并对下属公司供应链进行评价与表彰。

  就在领导层开始他们的表彰大会时,电动线新进员工有位同事说道:“什么供应商大会,这不就相当于农村办喜事,一家请客全村过来热闹热闹呗”。

  听到这句话陈宇顺嘴接道:“上汽集团是一个村,我们公司是村里的中等家庭。厂房新迁、喜事不断,然后请村里的各家人员过来喝喜酒相互吹捧一番”。

  大家笑了笑道:“喝完喜酒然后送送礼,接着大家一同潇洒潇洒”。

  “今年我家明年你家,风水轮流转,偌大的集团每年总会有几个小家庭办喜事滴……”潘小胖紧接着笑道。

  供应商大会前来参观的人员很多但是批次不是很频繁,也就午饭前夕一大批供应商挂在入厂证,在现场工程师的带领下从无尘车间窗外参观进口电动式生产线。直到第二天电动小马达组才领会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大集团、大农村。

  发布会当天中层领导都在车间里巡检,安静等待上层领导、高层领导会议结束后前来电动线参观。大约上午十点左右只见工程师、车间主任来回在电动线的头部尾部向本次参观人员进行基本的生产介绍,而参观的每一批人员都是西装革履、头戴翻译耳机、身挂访客证并且每一批的人员都不少于30-50人。

  就在一批又一批的参观者中有独特的一批参观者竟然进入生产区域实地考察,陈宇对旁边的潘小胖说道:“控制器线是核心技术生产线,不是不让外来人员进入参观吗?并且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潘小胖惊愕道:“我也不知道啊,我现在只想快点去吃午饭,他们来参观我们就延迟午饭时间,没天理啊!”

  陈宇拍了拍潘小胖肚皮调侃道:“是啊,领导是人我们就不是人?这就命啊,要不就等你那天当领导呗!”

  “咦,你不是在减肥的吗?怎么还顾着吃呢?”陈宇不停着忽悠道。

  潘小胖笑嘻嘻道:“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啊”。

  陈宇摇摇头无奈道:“不要脸,你只是嘴巴上说说减肥,实际行动早已出卖了自己”。

  潘小胖骂道:“你妹的……”

  就在电动小马达分组在相互调侃中,随听到几个参观者在日方领导中村先生的介绍下:ハイ(嗨)、こんにちは(你好)、いらっしゃいませ(欢迎光临)等等日本语言中点头哈腰,独特的参观队伍原来是日本部队。

  因为日方参观部队的前来,所以午饭时间推迟三刻钟。接到此消息后同事们更多的是怨声载道,坚持三刻钟后同事们纷纷前往食堂只见食堂中坐满了参观人员、工作人员。公司在今日发布会时要求食堂改善伙食并且人手一份发糕以慰公司乔迁之喜、新产品上市喜事不断。

  这时排着长队在食堂打饭的一位同事道:“发发糕还不如来点实际的钱,这样不更爽快点,同事们干活也更卖力啊”。

  而站在前方的郑班长笑嘻嘻道:“这事不急,钱会有的。这个月新产品下线上市、公司新迁奖金肯定不会少”。

  同事们纷纷问道:“多少奖金、什么时候发……”。

  同事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在食堂中折腾着,由于人员太多电动小马达分组只能分成几个小分队分别散落在食堂的各个角落。吃饭时潘小胖疑问道:“为什么日本人进来参观而其他供应商、兄弟公司的参观人员不进来呢?”

  陈宇意味深长道:“因为你帅啊!今日拍你工作场景,明日让你上东方卫视,看你这体格太大不上镜,拍你人家摄影师吃不消所以不进来”。

  潘小胖一边吃着饭一边骂道:“你大爷的,今天在车间外摄像的人员真的把我吓了一跳,我那时候工位上没有产品,只能两眼直直的盯着他的镜头,还好他只是拍了那一瞬间”。

  陈宇也沉思道:“集团公司人员太多,新的生产线为无尘无静电车间。参观的服装不多,所以他们也只能在车间外面拍摄,而日本参观人员少所以进来了……”

  郑班长发出不同声音道:“进来参观几乎都是搞技术的,其他外部参观人员几乎都是销售、营销、采购等其他与技术无关的部门”。

  潘小胖吃完饭喝着饮料道:“唉,我们管那么多干嘛,做好自己本职工作就行”。

  午饭过后休息一刻钟,同事们便纷纷上产线回归自己的工位,庆幸的是下午无参观人员同事们便放松了许多。

     生活中的不经意间总会产生许多的巧合,而我们能做到的就是接受巧合、面对巧合、理解巧合。也正是在这巧合中让处于生活与工作两端点不能自主的陈宇慢慢开始享受生活、思考生活、理解生活,渐渐地陈宇也明白了佛系生活:

  佛在心中

  信仰在脚下

  既然已步入佛系生活

  那就让自己再靠佛近一点吧

  那就让自己再佛系一点吧

  转眼之间又是小半年过去了,工作之后陈宇便从未享受过外界生活,他更多的体验是来自工作中内心的独白。正是这孤傲的独白这驱动着陈宇将不能在荒废这五一假期。计划总是美好的,而现实总是残酷的,五一节意外的被安排加班一天。

  当五一放假最后一天假期时陈宇则应好友小尧相约来到上海静安区,本来陈宇打算五一节去嘉定区小尧那里取走已存放数月之久的行李,但是小尧说道:“好不容易放假,他要与家人好好的去外面逛逛,所以便邀请陈宇一同出去走走,行李今后拿也无所谓。

  五一节放假这几天天气预报一直说有雨,但现实天空中并没有落泪,而当今日早上看着阳光透过乌云,感觉这将不是简单的一天。

     洗洗漱漱整理一番房间过后,陈宇则满怀期待的走出房门,自从新工厂搬迁到浦东郊区这边,陈宇便感觉自己处于世外桃源一般,过着老年人的生活:早睡早起、养花遛狗、修枝裁叶……享受着田园生活、悠闲之乐,与灯红酒绿、高楼大厦不再咫尺天涯而是天涯一方。

  上海郊区前往市区的路程总是漫长的,而当再次看到宏伟建筑、繁华大道,脑海中浮现出曾经穿梭在这悠悠人群的自己。心中感慨万千之后到达目的地已是上十点,前后脚相差一刻钟左右陈宇与发小尧、伯母便相聚在一起。

  哥俩一见面脸上便漏出久违的惬意、熟悉的家乡话,都为年少的那个梦而在魔都漂泊远离故乡。相互寒暄一番后,陈宇扭了扭脖子侧身恭维道:“哎呦,半年不见又长高了又变帅啦?更有男人味啦”。

  小尧面带微笑手微微摇摆道:“没有啊,还是老样子”。

  陈宇囧囧地呆望道:“难道我看错了,想当年我才是村里这批个子最高、最标准的。可现如今都是你们后来追上啊,岁月不饶人想要的美好只能回味曾经了”。

  伯母听到后深意地说道:“你们这批都还是可以的,要相貌有相貌、要身高有身高、要长相有长相都挺好的”。

  陈宇不敢恭维道:“呵呵,您这是变着法夸我们呢?还是夸你儿子呢?”

  伯母悠悠然然道:“没有夸,我只是陈诉事实而已”。

  站在一旁的小尧笑嘻嘻道:“我妈从不说违心话,我们这批的确挺好的”。

  一边相互说笑一边漫步街道,走着走着一行三人则到了静安寺的后门。看着中国化佛堂标准化的建筑再看静安寺巍巍耸立,心中略带一丝敬意与疑惑,敬意则为这上千年古寺中供奉的佛像依旧风采伊人,疑惑则是中国佛堂除佛塔外可以竖立云霄而屋檐则是由雕栏玉砌各种福兽而组成,可今日一看这建筑是乎有些泰国佛堂建筑在内。

  揣怀疑问的陈宇对小尧说道:“今日你怎么想到来静安区玩呢?”

  小尧看着街道口雕塑的老爷爷道:“外滩、城隍庙等旅游景点五一节肯定人特别多,与其去看人海,不如来则静而又繁华的静安寺静静心”。

  陈宇诧异的眼神望道:“这想法挺不错的啊,追溯几十年前静安区才是上海繁华的中心,可现在是繁华落尽风光依旧在,只是更多了几分韵味”。

  伯母看了看也感慨道:“上海这改革开放十几年以来都是飞速的变化,就别说几十年前,想当初静安区汇集各行精英连军部司令部都在这边,而那时候的黄浦江还只是个码头,可如今黄浦江两岸成了国际金融中心而静安区却成了曾经”。

  小尧晃晃脑袋道:“别在说那些虚无缥缈的曾经了,我们现在去静安寺里面走走吧”。

  伯母淡淡说道:“去里面还得收费,就别花那个冤枉钱了,在外面看看不也一样吗?”

  小尧一手搭在伯母肩膀上一手指了指静安寺屋檐道:“天天工作,既然出来了,就去静安寺内部看看走走。赚钱不也是用来花的吗?”

  陈宇也一旁帮衬道:“外面看的只是表面,既然来了大家就一起去里面看看内涵吧!你有个好儿子,像我如今想与家人出来旅旅游现在都约不到一起,各自都在忙自己的事情都没空聚在一起”。

  “今日之旅为未来留点念想,既然大家今日都出来旅游,那我就当你们娘俩的免费摄影师得了”。陈宇以己为例的叹息后慷慨激昂道。

     步入静安寺大门只见前门聚满了人,有给人看相算命的神算子;有敬神供佛的朝奉者;有参观旅游的旅途者……拨开人群小尧买票进入寺院只见院内熙熙攘攘的人群,陈宇一行三人先是直奔大雄宝殿,殿内与殿外形成鲜明的对比。

  殿内静而超凡殿外动而脱俗;殿内奉而自律殿外拜而随心;殿内祈而汇通殿外祷而阜贾。拂顶参拜后拂袖而去但见伯母虔诚祷告事后还添加香油钱,小尧见后问道:“我们是不是也要添添香油啊?”

  伯母虔诚道:“你们还小,这意思意思就行,不必那么在意”。

  陈宇也紧随其后道:“佛在心中,信仰在脚下,心中有佛何处不是佛,不必拘泥世俗”。

  话虽如此但是后来陈宇还是在观音殿、天王殿、三圣殿相继添了一些香油,佛前不可多言,陈宇三人也就在寺院内参观拍照、扔硬币祈福,就这样兜兜转转走了一上午。

  事毕后陈宇则请回几本经书带回家里修德善业,走了一段路程后小尧有趣地说道:“接下来就去静安公园逛逛吧”。

  陈宇叹口气道:“现在都几点了先休息一会儿,找个地方准备吃午饭吧”。

  小尧却以掩耳之势在甜饮旁边点了些甜饮,这时伯母微微怒道:“都打算去吃饭了,你还喝饮料干嘛”。

  小尧淡淡道:“现在正是饭点,人都在排队呢,不如我们小憩一段聊聊天,等过了饭点时间再去吃午饭呗”。

  陈宇也点头示意微笑道:“是啊,现在人多还是等下过去吧,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休息”。

  伯母也望了望周围,然后一同走到露天餐饮桌前道:“感觉这天气挺闷热的,今天估计得下雨啊”。

  陈宇翻了翻手机接道:“是啊,天气预报说今有雨。可是这几天都报有雨,不知道今天又是否会下”。

  这时陈宇一行人相约坐下,周围音乐不断陈宇与小尧顺着响声望去只见许多打扮惊艳的人在往公园方向走,陈宇瞭望了一下公园只见公益音乐会几个字在静安雕塑公园门前挂着,随后陈宇对小尧说道:“你是不是提前查好了,这里有音乐会你才约这儿的?”

  小尧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啊,碰巧了这事,今天能听听免费的音乐会也不错啊”。

  一旁音符歌声在空中随风飘摇,一旁的陈宇又在调侃聊天,陈宇将把玩在手中的手机放下后,拿着吸管在杯中搅拌着柠檬水道:“驾照考完了吧?现在感觉自己的技术怎么样?”

  小尧略带炫耀道:“考完了,技术还行吧,也就那样”。

  陈宇又略微捧讽道:“既然车技练的还可以,那下一步是不是该计划买车了?”

  小尧也放下手机看着伯母道:“是啊,该计划买车了”。

  话还没说完只见伯母着急的接道:“还买车?你自己这几年储蓄有多少啊?还是先踏踏实实赚彩礼钱,准备结婚才是正事”。

  陈宇一听结婚又急忙反对道:“大人要求着我们小时后读书、毕业后工作、工作后成家,我感觉我们就这样慢慢地被你们大人模式化,渐渐忘记了自己。今年过年回家我老爸、老妈也是这样催我,我都是打酱油嬉皮笑脸混过去了”。

  小尧有趣地说道:“你也会被催啊,你这么帅还愁没有女朋友?工作稳定待遇挺好,人品也不错,是不是你要求太高”。

  陈宇无语望了望小尧后道:“这事还真难到我了,我总觉得谈恋爱与成家是两个概念,并且现在初入社会工作环境许多不定因数让我不敢有成家的念想”。

  小尧挑逗道:“你是不是金屋藏金,背后藏着女朋友不让我们看啊”。

  陈宇无奈摇摇头:“我都说成家与谈恋爱是两个概念,你们说的是成家,这与目前我们所处阶段相冲啊”。

  小尧又在旁边嘀嘀咕咕道:“要不咱们今年一起考虑考虑成家这个问题,今年一同组团相亲去呗?”

  陈宇与伯母一同笑了笑后道:“你刚才咋不去静安寺求一张姻缘签呢?”

  伯母随后也接着小尧说道:“他还用和你一同相亲啊,他一回家他七大姑八大姨早就会帮他安排妥妥的”。

  陈宇无奈听着他们对自己的调侃然后抓起手机道:“我都还只是个小孩子,许多事情自己都还不懂,况且要想立足于北上广又谈何容易”。

  伯母连忙安慰道:“现在你们别去想太多做好眼前的事就行,你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将自己的行业做精做好,然后成败得失、大富大贵就交给上苍老天爷吧!”

  陈宇放下手机端起柠檬水道:“这是个才华配不上野心、现实配不上理想的年龄段啊”。

  伯母又迫切的说道:“人都是这样成长过来的,在年轻气盛的时候有些野心是很正常的,但是社会上真正成功的又有几个,是不坚持、不努力、不甘心就能解决的嘛?”

  陈宇泯了泯口柠檬水道:“是啊,这浮躁的社会高声呐喊成功学的多,但细说失败学的又有谁呢?”

  小尧也沉重地感慨说道:“这个社会太现实太无奈让人琢磨不透,这几年还是先积累积累经验吧,打铁还需自身硬呢”。

  伯母也帮衬鼓励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先将自己打造成材才是真的……”

  感慨一番滋味在心头,每次闲聊也总是诉说这个年龄段的心事。聊的差不多后陈宇一行三人便去周围的一家名叫‘孔雀’的川菜店品尝了下川菜的风味,饭后又正如计划的那样到静安雕塑公园逛了逛。

     回到小尧家伯母便忙着做晚饭,陈宇则与小尧在一旁玩着手机弹着吉他……晚上陈宇一人拉着自己的行李回到浦东郊区,就在下车的那一刻老天落下了久久未落下的眼泪,当陈宇进入小区门口时,只听见后面一位开车的哥们道:“嘿,这雨下的挺大的,这里有一把伞去你拿去吧”。

  陈宇果断地谢绝了好意道:“谢谢,我前面就到家了”。陌生司机的善意让陈宇感觉到了社会上还是有一股股向上奔流的清泉,社会的进步需要许多个“我”去完成,与其活的浑浑噩噩、烦躁不安不如去珍惜眼前,过好每一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