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恐怖事件团

恐怖事件团

魔人.QD

  • 悬疑灵异

    类型
  • 2003.04.07上架
  • 1.04

    连载(字)

1.05万位书友共同开启《恐怖事件团》的悬疑灵异之旅

见习破坏分子副 见习飞城d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

恐怖事件团 魔人.QD 4313 2003.04.04 19:31

    一个昏暗的下午,高考分数线下来了,凌晓风那可怜的分数与本科专科遥不可及。但是母亲还是很希望凌晓风能成才,所以就替凌晓风报了一所民办大学。

  这所民办大学据说在济南市,根本不需要什麽高考分数,学费又出奇的便宜,最重要的是似乎没有几个人报,因此好专业都是可以挑得著。

  报名没几天就收到了录取通知,另付了火车票,上面的时间准确的写著七点锺从青岛发车,列车需要运行五个小时,也就是说,凌晓风可以在午夜十二点到达济南。

  到了火车站,灰黄的夕阳已经沈到了海的负面,整个青岛仿佛早就沈默於黑暗了。凌晓风在约定的地方站了一会儿,看到几个学生围在一个举著繁体牌子的男子身边,那牌子上整齐的写著:济木学院。凌晓风哑然一笑──济木学院,颇为土气的名字,但的确是自己报的学校。

  於是凌晓风也走了过去把报名单交给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穿著不合夏季时令的厚重的服装──长衣长裤,仿佛把自己裹了一个严实,不知道是不是天太黑的原因竟然看不太清他的面孔。

  说实话,凌晓风并不怎麽喜欢这趟李成凌晓风李成次列车,完完全全是那种老式的,空调双层的齐鲁号显然是要好得多,特别是好像由於是晚间车没有多少人似的,但还好有同学陪著,大家都有说有笑,然而坐在我们背面的老师却很沈寂,仿佛已经睡了过去似的,如同死了般。

  我们这几个学生中,身材较壮实的阿威和我挺合得来,尤其一点就是我们都爱听鬼故事,还没出青岛市,就听他一口气的说了十几个,惹得胆子较小的沈休心中一阵阵发麻,应灵的表现还算不错,睁著大大眼睛努力记完一个又一个。然而莫名的困意袭上心头,竟然想睡觉,这时看了看表才只有晚上七点半,只听李成道:“搞什麽鬼!那麽困!”於是四人两两依偎的睡了

  朦胧中,老师把我们叫起来并告诉已经到济南了,我们都爬在车窗上望著窗外的景色,但都很悲哀,因为它们都已沈沦到黑暗当中了。

  火车的速度逐渐减慢,过了一会儿传来刹车的声音,果然是进站了。於是大家起身拿行李,这时应灵的眼中在扫描过四周後流露出异样的恐怖,悄悄的说:“怎麽没有一个人?连差票的列车乘务员都没有。”李成憨然一笑道:“你是不是刚才吓傻了,差票的列车乘务员不是在那吗?”李成顺手一指,果然一个身穿蓝色军装的差票的列车乘务员在检票。

  吴老师也就是我们的那个带队老师,此时他回过头来告诉我们要下车,这时凌晓风才看清了他的面孔,灰色的眼睛分外无神,皮肤在昏惨惨的灯光下更显白皙。

  出了车站老师就带着我们往一条路上走。凌晓风觉得很异样就是说不出为什么。

  只记得和吴老师一路走著,在黑夜里一个接一个的走著,总是过了一会,娇气的沈休就怨声载道的说:老师还有多远。吴老师却不回头,嘴里念叨著:就到了,就到了。

  就到了,就到了。

  黑夜中的时间仿佛也发生了混乱,凌晓风无法理清我们几人花了多长的时间走这条道路,总之当再次的疲乏涌上心头的时候,眼帘中才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颇为破落的建筑,正门还算宽敞,上面有用繁体从右到左书写的“济木学院”四个字,让人仿佛坠入了历史的轮回,忘却了自己还活在现世。

  我们几人尾随著吴老师从正门进去,走过了还算挺拔的教学楼,又穿过一条窄小的游廊,一个静谧的花园就呈现在眼前,说是花园,其实名号是不正的,但是中央的那棵参天大树就让人惊讶不止,那弯曲的虬枝,张牙舞爪的向四面伸展开来,仿佛要申入建在一边的血色的学生宿舍一样。沈休唯唯诺诺的搀住李成的胳膊,说:“这个树可真怕人啊!”李成回头笑道:“古今往来关於树的鬼故事可多呢,如聊斋中的兰若寺旁的树妖,对了,最近香港那边风传一个鬼故事,说有一个年轻人和她母亲去郊外游玩,然後到一棵参天大树下用餐,打开饭盒後,发现里面全都是碎树枝,你们猜猜谁吃了她们的午饭?”沈休听到此刻一声尖叫,泪珠儿也淌了出来,凌晓风怨道:“李成,你吓唬沈休干什麽。”李成却火上浇油的笑著。此时吴老师却转过身来,幽幽的道:“不要乱说话……”不知怎的,凌晓风感觉到他的话中带有一丝恐惧,仿佛有人要把他生吃了一样,“男生在宿舍1,女生到宿舍2,两个人一个房间。你们去402和403”说罢,吴老师把钥匙给了我们,自己向教师宿舍那面走去,慢慢消失在黑暗中。应灵一声冷笑:“好奇怪的人!”

  我们把行李分好後,就去了各自的宿舍。

  应灵和凌晓风是在四楼的第二间房,也就是说,除了1、2号房间其他房间还没有安排住人。房间还算不错,十个平方米对两个人来说甚至有些阔绰,夜有分立的床位,不用保受上下床的折磨,书桌还算干净,但唯一让人不舒服的是外面摇曳的树枝,那奇形怪状的生命,让人从心里生出恐惧来。

  凌晓风回头看见应灵把衣服放好後自己躺在床上,圆睁著两眼,不由得说道:“应灵,你别那样,真的很吓人。”应灵听後朝我憨笑道:“在火车上都睡了五个小时,所以很精神,刚才想事情呢!”

  我释然了,随後又不得不全身痉挛似的紧张,原因是应灵说了让人不寒而栗的话──他呆了半晌,然後拍拍我的肩膀,说:“凌晓风,你知道我刚才想什麽吗?你知道刚才我的话是什麽意思吗?”我笑道:“不是就觉得人家吴老师神秘吗?”此刻,他的眼神有呆滞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话:“你和李成都是近视眼,黑天里看不到什麽,我和沈休却看得真真切切,他──走到那里……一下子就不见了!”

  凌晓风突然间感到头晕目眩,有种非常想呕吐的感觉,凌晓风强忍住後,试探的说:“你的意思是,他消失了?”应灵点点头,然後突然拉著我的手,说:“走,我们去看看,那里是否有什麽东西。”我慌了神的向後退,我知道自己心里的恐怖达到了极点,虽然凌晓风爱听鬼故事,但是凌晓风只是将这作为一种娱乐,凌晓风不愿意这是真真切切的!

  (开始进入正文了哦)

  学校很大,楼道却很阴暗。从4楼走到底凌晓风和应灵竟然用了10分钟的时间。两个人一边走着一边观察周围环境

  凌晓风有点哆嗦,拉了拉应灵说“我们还是回去吧,我觉得这里很恐怖哎。”应灵也一脸正经的道“我也一样拉,可是不弄清楚心里就不踏实啊。”

  走着走着两人走到了尽头。一堵血红色的大门出现在他们的眼前,门上插着块《图书馆》的牌子。不知道为什么凌晓风总对这门后边的东西感到恐惧。应灵转过脸来对凌晓风道“进去吗?”凌晓风犹豫不决,仔细观察了这血红色的门后突然发现插着块《图书馆》的牌子下面竟然写着地下4李成。什么?难道我们走到地下室来了?可是当中我们没看见底楼那块镜子啊。凌晓风感到异样,拉着应灵指了指插着块《图书馆》的牌子下面的字。应灵见到这字后脸一下子白了,道“你有没有见过底楼的那面镜子?”的确,底楼的镜子异常的妖异!自己在进宿舍的第一眼就在看那面镜子。而应灵显然和自己一样在看。在经过底楼的时候不可能不去看那镜子的。

  两个人心中都升起一股寒意。突然两只手一人一只的搭住了凌晓风和应灵的肩膀!凌晓风和应灵的心脏马上狂跳了起来!一身冷汗坠如雨下!颤抖着身体不感回头!背后的东西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而凌晓风和应灵的心脏则越跳越快,两人都已经闭起了眼睛。脑子一片空白!只听见嗡嗡的声音。配合虽然看不见却血红色的大门……

  “你们两个在个赶什么呀?”。声音很熟,是……沈休?凌晓风回过头去,果然看见的是沈休和李成两个人。这时候应灵也回过头来了,显然非常生气道“你们吓死我们了!还以为碰到那东西了!”李成则幸灾乐祸的笑道“哦?是什么东西呀?说出来参考一下拉”应灵却只能一声“你……”说不出话来。

  凌晓风对李成道“你们着么下来了?来地下室做什么?”李成和沈休却出现很惊讶的表情。沈休道“你别吓我啊!我上WC一个人害怕叫李成来陪我而已~这死人学校竟然只有底楼有WC气死我了”听了沈休的话凌晓风马上道“你错这里是地下室!你看这!”说着去指向红色的门上的字。可是……“什么啊?这不是面镜子吗?你又吓我啊”沈休的回答使凌晓风和应灵马上回过头去!天啊……竟然,竟然是底楼那面镜子?血红色的门呢?

  与沈休和李成道别后凌晓风和应灵回到了自己的宿舍。躺在床上凌晓风对应灵道“你看见了吗?”应灵则闷在被窝里不说话。

  本应是睡不著的,谁知在窗外夜中的沙沙声,却将我们慢慢催眠,推向无知的境地……

  不知道为何,沈睡得如此之快,仿若先前在火车上的睡眠完全不存在般,而刚才的惊魂却又不能成为玩味而让人的精神振奋,真的就这样一下的睡过去了。

  梦境中,凌晓风和应灵到了一所寺庙,我总是不对寺庙敢兴趣的,偏就拉著阿威往外走,应灵却不挪动半步,然後挤出来一句话:“那里有树!”梦中的我心里一阵哄笑他怕起树林来。

  外面很黑,树林的确有一种一样的色彩,然而凌晓风却冲了进去,记得那是怎样的摸索,磕磕碰碰,直到眼睛适应了黑暗,才发现这是如此复杂的一座迷宫,中间却有一棵极大的树,树枝如蛇一般弯曲著,我环著它而行,步伐十分沈重,心中已经感觉到有一种未知在等著我。

  果然,一幅惨淡的景色就在眼前──沈休,李成都直挺挺的吊在树上!他们的双眼现在已经突出了眼眶,直勾勾的盯著凌晓风,此时,一根粗壮的枝干抓了过来,死死的缠住凌晓风的脖子,然後尖端的部分插入凌晓风的脊梁,然後吸食凌晓风的血液和骨髓,那一刹那凌晓风感到无尽的失落,眼前甚至出现了好多幻象──是应灵!还有一些学生们,凌晓风向他们求救,却没人反应。

  姑且算是白天开始了,反正凌晓风已经觉得外面天已大亮,外面也有洗脸漱口的声音,凌晓风微微的睁开眼,看了一下摆在床头柜上的闹锺,已经早晨六点了,再仔细一看,并非我们带来的那一个闹锺──是学校为我们准备的,凌晓风把应灵推了起来,他迷迷糊糊的,随口就问是不是黄昏了,凌晓风笑道,你睡晕了,现在是早晨六点。他突然清醒了,然後抬起手腕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反问道:怎麽可能,我的电子表明明是6:00pm!我凑过去一看,果然。但窗外的景色告诉我,他的表“坏”了。

  应灵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情况,然後砸了砸手表,说这块破表还是品牌货呢,那麽快就没电了。

  凌晓风感到事情颇有蹊跷,然後走到外面问了几个401室的同学,他们都说没有错,他们的表都正常,於是凌晓风也回房掏出箱子里的表──没错,是早晨!凌晓风为自己的无知和应灵的破表而可笑。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凌晓风的心理仍然感到异样。这种异样凌晓风早就习惯了!每当夜晚到来的时候凌晓风总是会出现这感觉,一次也没落空过。可是现在是白天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