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邪神正位式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影·灭天 7108 2003.06.18 20:18

    爱米拉好奇的看着眼前着个看起来突然出现没有一点魔法气息的提着克林和素里的年轻人,终于无法忍受自己的好奇上前友好的打招呼:“你……你好,请问……你是谁?”

  陈风同样好奇为什么护族的村子中只有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大的小姑娘存在,而别的人似乎都不见了。由于没有将自己的能量放开,所以可以感知的范围只有几公里,但几公里范围内除了几个一般魔族,并没有发现什么与护族能量属性相同的魔族。

  “我?我叫陈风,是克林告诉我这个地方的,对了,你们这个聚集地怎么只有你自己呢?”陈风又发现这个小姑娘身上的护族能量并不是很厚,但却可以感觉到她的确是护族,而且经一察觉,可以感觉到四周的房子内都有这种小段的能量气息存在。

  “大家都去……你不是我们这里的人所以不能告诉你!”爱米拉抱歉的一笑说。

  “素里,你去给我找点吃的,我似乎有饿的感觉!”陈风说着将一个老人放下,而另一个,也就是克林则被扔到了附近的水塘中。爱米拉是认识素里和克林的,而且也知道他们的身份以及脾气,她好奇的是从前在村中那么老那么老而且脾气不好的的素里居然会听这个年轻人的话;而暴躁而且爱恶作剧的克林居然是昏着被提来的,并且那个年轻人居然敢把他扔到水塘中,难道不怕克林报复吗?

  很快她就看到了令自己无法相信的事实:素里拿来是护族中最高档的邪王果,而且恭敬的站在一边,而克林那边则是先是一阵气泡从水中冒出,然后只听到“轰!”的一声,水滴四溅,但当有水滴要射到少年的身上时,素里居然布下了他最强最拿手的水波天华的防御结界。看着克林红了的眼睛,爱米拉知道恐怖的事情要发生了……

  “克林,还想打吗?”听到这个声音的克林突然全身一哆嗦,然后眼睛不但恢复了从前的兰色,甚至变的比从前更蓝,而且那个模样实在是让爱米拉难过,但她可以感觉出身为大祭师中第二高手的克林居然害怕眼前的青年。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克林爷爷会害怕你?而且素里爷爷也那么听你的话?”爱米拉心中也有点恐惧,毕竟自己只是一般护族的小孩,虽然已经用人类的年龄算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但在护族却还是个小孩。

  “我啊,就你们护族的话来说,你们的祖先……哦……不对,是所有魔族的祖先也就是我——的前生!那个你们所信奉的那个邪神也就是我了!”陈风说完爱米拉已经拜下去,毕竟邪神并不是每个人都敢冒充的。

  “请问您就是邪神殿下吗?”许多人从不远处走来,为首的那个老头看模样与克林是很像的,想来应该是克林脑中的那个护族第一高手克罗——克林的哥哥。

  “似乎就是我了!”陈风虽然比较烦别人不相信自己,但护族的人这样做也不过是为了自己的族群而已,所以陈风也没有多说什么。

  “口说无凭,请阁下先与我等到邪神殿去测试一下吧,因为我们似乎发现了不止一个称自己是邪神转生的人。”克罗本也不信陈风的话,但发现克林多年未见的晶蓝色眼睛都露出来了,所以只是希望陈风成为邪神的希望大些,毕竟可以让护族大祭师露出晶蓝之眼的人不多,而晶蓝之眼也是护族在非常敬佩与害怕对方时才会显现出的一个特征。

  “好,那个可不可以再给我拿点这种水果?”陈风刚说完就看到爱米拉将一小口袋的邪王果递了过来,从她的心中陈风读出了那些小孩似乎都希望自己是邪神,因为别的自称是邪神的人到这里来都是飞扬跋扈的欺人太甚,但也只有陈风来可以让他们觉得好温暖,似乎与陈风在一起就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护族应该不只这些吧?我记得应该除了你们仆护族外还有剑护族、影护族、武护族、斧护族以及魔护族,这些护族外应该还有好几种护族,而为什么在这里只有你们仆护族的气息?”陈风由于从来到魔界就开启了曾经转生前的记忆,所以知道自己的十二护族,但此时却只有一支,实在是让人费解。

  “是的,我护族一共是十二支,分别是剑、武、斧、金、灵、刀、影、龙、魔、役、仆、丹,本来我们是生活在一起的,但自从魔界有了其他的魔族后,随着魔族的不断分化,魔护族的人因为继承了邪神的创造的能力,所以创出大大小小各种魔族,包括高等魔族在内出现了大约三千多中魔族,而且在邪神离开后就开始要统一魔界。但也许是高等生物的劣根性,使的魔护族本身并没有很好的控制好那些魔族,于是在他们因创出过多的生命而自身能力大减时被手下的魔族封印了。而剩下的我们十一护族中影护与我们一样仍然信奉邪神,于是我们各自找了地方隐居起来准备迎接邪神的再一次到来。役、丹两族因为属于劳工和医生一类的,所以在我们隐居起来以后没有受到各地魔族的围剿而生存了下来;剩下的七族似乎是被魔护族采过基因,因此新出现的魔族拥有他们的那些能力,所以剩下的不多,很多都被消灭了,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在各地魔族的统领下当职。”在去神殿的路上,克林向陈风解释着护族在邪神离开以后的历史。

  “看来魔护族就是那些分居在各个魔族聚居地的魔神?!”陈风突然冒出的一句让走在前面的克罗吓了一跳,“对,基本上各个魔族的魔神就是曾经创造他们的魔护族!我们在几百万年前还发现了与我们护族相似的族类,在那个幻风空间,而他们的主神与我们祖先的气息几乎完全相同,里面似乎只有那个冥神与我们气息不同,别的应该都一样,也就是说他们应该是我们的兄弟族。”

  “不错,幻风空间就是我的私人空间,与魔界一样,里面的种族都是由我下面的神做出的,而我在那个空间被称为父神!但我的那些孩子在很多年前已经被封印了!”陈风悲伤的声音让克罗更加相信这个身后的少年是邪神转生了。

  之后,一路上众人无语,直到陈风身边低着头的克林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陈风伸手扶了一下才发现眼前出现了一望无际的楼梯。看了看克罗的眼神,陈风知道他们要用到漂浮了,但那样多麻烦,陈风一把捉住克林的胳膊,就消失在众人的身边。

  “大长老,不是在神殿不能用空间魔法吗?为什么……”身边的一个年轻祭师(相对所有祭师来说的几百岁的人应该是很年轻的)上前好奇地问。

  “看来他真的是邪神了!因为只有邪神才可以在神殿不受任何限制!”克罗叹着如一束流光向大殿飞去。

  “傅霖?!你怎么在这儿?”一阵强光出现在大殿上,而强光未发散就出现了陈风的声音。不过陈风的确是很好奇为什么傅霖和邪羽会被捆在大殿的柱子上,拂手将他们的禁制去掉,邪羽很开心的围着陈风乱飞。

  “因为……他们说……我们是新产生的种族,所以要弄到这里来研究一下!”傅霖刚说完,陈风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看起来就让人不舒服的年轻女子。

  “是她吗?”陈风指着那个女子问,看傅霖点点头,便随手放了一团能量,而刚才捉傅霖那么轻松的女子就这样被轻易的轰了出去,并且口喷鲜血。“敢动我的人,真是不想活了!”陈风恨恨地道。

  “你是什么人,敢在神殿无理!”几十个老头儿从四周涌来,他们的身边似乎还有几个似乎是看热闹的年轻人。

  “不得无理!少主,请……”看到克林晶蓝色的眼睛就没有人敢再上前一步了,而当那些青年听到了那一声少主,就知道又一个来与自己比拼的人了,而且还是个强力的对手,因为这个人是又神殿的第一第二大祭师带来的。

  “他们是什么人?”陈风好奇地问,虽然那些人的年纪看起来比自己大好多,但似乎有好几个上位魔族和十几个中位魔族以及几十个下位魔族,虽然都是高等魔族但看能量分布就是这样,不过他们的下属是一些看能量形式是一般魔族和低等魔族,不过有些为什么给自己的感觉那么熟悉呢?难道……

  陈风没有细想就跟着克林往大殿休息室去了,而傅霖和邪羽自然都跟在身边,看着刚才那个女子满眼不服的模样,陈风知道从克林那里知道这个女子是新加入的大祭师,看年纪也就刚刚成年,但其能量应该在克林之上,为什么她要隐瞒呢?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的能量反应不是魔族?”陈风实在不想让天界的人混入魔族,那么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以放过一个。

  听到陈风这样说,大殿中的几个祭师脸色一变,虽然很快的变回,但陈风仍感觉到了他们的担心。于是,光束从陈风的手中射出击穿了那几个紧张的祭师。因为陈风打出的不仅仅是能量,还包括自己最拿手的封神印,所以很快那几个祭师就变会原形——天使!

  看到此景的各个祭师都很慌张,特别是介绍他们进神殿的第七大祭师和第三大祭师。本来他们是很想将陈风干掉,但因为克林和克罗都守护在陈风的身边,而傅霖也是因为陈风说不可以太显眼才没有释放真正的力量而被捉的,所以傅霖也成为一大威胁;就邪羽而言,自己虽然是陈风滴血而成,但跟在傅霖身边也没少吸收傅霖那些无法吸收的气,所以能量也在上位魔族的等级,因此那两大祭师迅速的跪在了陈风身后准备以死谢罪!

  “天使吗?不要以为上帝可以提升你们的能力就可以在我的空间中飞扬跋扈,我早晚还是要回去的,所以在这以前就先受点利息吧!”陈风将已经被封的几个天使吸到手中,将灵魂吸出,然后净化只留下灵魂能量,而后将其化为一个小球;再将那几个已经成为尸体的天使化为一大团血雾包在自己手中的空间将杂质去除只留下有用的能量以及羽毛,然后逐渐也化为一个小球。将两个小球合成塞入邪羽的身体中,将羽毛化为毛线包在邪羽的身体外。随着时间的推移邪羽已经将那两个小球的能量完全吸收,而羽毛上的能量也在吸收殆尽后被陈风收入物品空间。不久,一个全新的邪羽出现在陈风的手中,他的羽翼依然是黑色,但能量却已经超过了一般的魔王。

  陈风本身的羽毛又一次出现在陈风的手中,而取出的各种能量晶石在血晶的融合下分解成粒子,融入羽毛,能量源源不断的从陈风已经展开的羽翼上输送到那些羽毛上。一个又一个的小生命产生,模样与邪羽相差不大,但体形却小很多,能量也没有邪羽的纯。

  “以后你们就是新的魔族——邪羽族,邪羽是族长!”看来刚出来的邪羽族没有会说话的,于是陈风将自己记忆中的语言分给了他们,当作是邪羽族独特的语言。不久唧唧喳喳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却只有陈风和邪羽可以听懂。

  “你也是天使吧?”陈风微笑着问那个还倒在地上的女子。

  “你们魔族都是邪恶的!你们的存在根本就是祸害!”女子绝望的大叫。

  “你们天使真的有那么好?干涉人族的生活,将自己定位在神的行列,随便的侵入别人的空间,封印不属于自己的品种,冠上邪恶的帽子予以消灭?各族之中就只有你们天使族是最邪恶的了!”陈风说的话显然都是事实,虽然那女子不想听,不想知道,但很不幸,受上帝毒害的她显然是知道这些事的。“神族可以肆意的杀害魔族,可以为了增加信徒就让魔族来担这个邪恶的罪名?!不要以为魔族是好欺负的,也不要以为你们拥有父神的羽毛就可以为所欲为,毕竟你们还不是纯正的创族,也不可能拥有比我更强的能力,所以最好打消对魔族的分化,否则我宁可不要这身能力也要将占领我幻风空间的众神,杀的片甲不留!”

  “不相信是吗?封神印!”一束光从陈风的手中射出并将女子包住,“等有一天我将天界摧毁时,你再自己去问上帝吧!现在,你就被封印在这神殿好了!”

  ※※※

  经过克林的介绍,陈风知道魔界每五百年都会有一次魔神正位式,而每一千年才会有一次邪神正位式,但历届的邪神正位式都没有成功过,但他们并没有放弃,而且各地的魔族也有许多来参加这次盛会希望自己是邪神转生的。

  邪神正位式只要通过两项基本上就可以通过了,但至今位置也只有少数人可以通过其中的一项就不错了。正位式的内容一般是:不用魔法进行空间转移,除了空间系的魔族外没有什么魔族可以做到;将自己的血化为晶石,除了高等魔族下面的魔族也没有可以做到的,因此只这两样就可以将一般魔族和非空间系高等魔族排除在外。还有一点就是创出新的种族,在魔界可以有这种能力的也只有高等魔族的魔神可以,但做出的生物一般都没有智慧。因此,亿万年来,神殿的祭师们孜孜不倦的努力着,希望见到魔界的神。邪神正位式到现在为止已经没有那么多的魔族热衷于此了,不仅仅是没有人通过,主要还是所有进入神殿的非护族魔族都没有活着离开神殿的。而且此次邪神正位式也是那几个神殿中的魔族在图书馆找到的资料。如果不算这次的正位式,也已经有三十万年没有进行过正位式了。

  通过彼此的介绍,陈风认识了此次参见正位式的其中几个平民魔族。他们的目的比较简单,无非就是想改善家中的生活,而且与那些他们的高等魔族同学一样他们是在撒旦魔族的图书馆中知道魔神正位式这个名词的。书上说因为邪神正位式是古老的邪神护族在邪神离开后根据邪神留下的预言而进行的寻找转生邪神的仪式,但由于这个仪式已经让各个魔族损失了上万的精英,因此在三十万年前邪神正位式这个名词就被每五百年进行一次的魔神正位式取代,也因此为各族选出了一批优秀的人才。当这几个学生看到这个词时恰巧那几个高等魔族也知道了这件事,并对这些平民魔族的想法嗤之以鼻,为了争这一口气,这几个平民魔族选择了来参加这个正位式。

  “当我们看到您后就知道自己没有希望了,因为神殿考验的第三项:创出拥有智慧的新种族您已经实现了,而第一个考验也是在您进神殿时通过了!所以您……您真的是邪神吗?”哥路是陈风在休息室认识的平民魔族中的一个,应该不是棕魔族(一般魔族)那么简单,所以陈风对这个小伙子还是很温和的。

  “你不是纯正的棕魔族吧?”陈风的话让休息室中的人都很惊讶,因为在魔族部落中这样问人话是非常不礼貌而且是鄙视对方的行为,而且哥路是学校中有名的火暴脾气。

  “是的,您说的没错,曾经在部落中我就因为不是纯正的棕魔族而倍受歧视,但我妈妈从来不告诉我父亲是什么种族,只是说我的父亲是邪神时代就有的一种高等魔族,但经过了那么多年血统已经很淡了,所以我应该算是一个棕魔族!”出奇的哥路没有生气,而且很温顺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世,并不向从前那样怒视鄙视他的高等魔族们,而现在虽然那些高等魔族依然是……露出了更加鄙视的目光,但哥路仍很温和,似乎他从前就是这样一样。

  “你在干什么!”哥路的同伴加西突然看到陈风手中冒着红光就往哥路的背上烙去,吃惊的他一个闪身就将自己的兵器投向了陈风,但没有声音发出那个兵器就象遇到了什么高温的东西一般汽化了,四周哥路的同伴虽然很为哥路担心,但仍在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卤莽的冲过去,否则汽化的就不是兵器而是一个炭化魔族了。

  哥路似乎很难受,但身上突然出现的凉凉的感觉让他觉得舒服了一点,逐渐的他的身体就被晶蓝色的光芒罩住,而且那兰色的光芒非但没有排斥陈风手上的能量,竟与陈风的手中能量发生了对流。逐渐的,克林看到了哥路的胸口出现了一个兰色的晶石,而晶石上的字赫然是一个楷体的‘剑’字。

  “以创风之名,

  已经流逝以久,

  已变得淡薄的我的护族的血统啊,

  归来吧!

  用我曾经的名字

  邪神发出真挚的呼唤

  我忠实的护族

  由我来开启

  你记忆的闸门

  恢复你从前特有的能力

  邪神剑之——

  剑护召唤!”

  听到了陈风的吟唱,大殿中的几个下位魔族开始变身,身体也跟着出现了与哥路相同的光辉,克林在蓝芒消失后才在发愣中醒悟过来“千万年了,千万年后居然还有剑族的存在!”

  “这……这就是我父亲的模样吗?”哥路不可思议的看着背后的兰色龙翼,头上金色的龙角,而身体上赫然也是亮兰色龙鳞。

  “没想到你居然还有龙族的血统,呵呵,看来你父亲就是剑护族的人啊!”克林笑着看着眼前这个刚刚变身的少年,再转头看向其他几人“从此你们就留在这里学习你们剑护族的历史与文化,少主,正位式就要开始了!”

  “进行正位式是要全魔界的人知道邪神复出了么?不好吧?我还想有几天自由的时间呢!对了,这些个高等魔族将他们的记忆删去送出这里吧,你们还好好的过你们的,而我就要与傅霖和邪羽去统一魔界了……你的意思我理解,但如果只靠我自己显然还是不行的,只有得到民心才有可能让别人真心的信服你从而服从你。”陈风说完嘴角邪邪的微笑让身旁的几位高等魔族心中毛毛的,但未及离开,就被陈风的气场所定并删去了在这里所有的记忆,对于那些他们的仆人,陈风并没有加以为难,同样是将其记忆删除。

  “可是……”克林似乎还想说。

  “没什么可是了,我就是邪神,虽然有转生,但能量并没有完全恢复,所以等我能力完全恢复时,我要在神殿进行我的婚礼!对了,以后有什么事我会回来的!”

  于是邪神正位式就在陈风的几句话中完全消失了,虽然并不是以失败而告终,因为已经找到了邪神,但邪神却没有参加正位式相信以后还会有一次新的正位式。

  “傅霖,我们还是到海边的城市去看看好了,邪羽,你就先呆在这里好了!克林把地图给我!传送,千岛之城!”陈风说完就消失在大殿中,而留下大眼瞪小眼的克林和邪羽。

  “呜……我也想跟主人去!克林,看在我还没有什么人生经历处,请帮我看好我的同族,对了,吃掉这个就可以听懂他们说什么了!传送,千岛之城!”看着手中的红红的果子克林是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而四周飞舞的邪羽族,看在邪羽刚出生没多久的份上,而且还是主人新创的种族的份上,自己还是帮帮他们吧。

  张口一咬那个红红的果子“啊——好痛,竟然有这么硬的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