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0以后(替朋友发的桥段)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影·灭天 2390 2006.08.05 17:25

    (正文开头) 每个人的出生都一样,至少我觉得,因为自己根本无法知道所以也就没有比较的必要。我出生于武林世家,有人说我出生时很平凡,有人说我出生时很不平凡,反正我没看到,后来也就没有再深究的兴趣,因而我出生时到底怎样,我没看到,所以不知道。

  我出生时,可以说赶上了好时候,因为武林正在进行大的变革。当时武林正流行一种叫做‘武林证书“的令牌,令牌分为几等,由各大门派考核颁发。自从流行这种令牌后,武林不再血雨腥风,仇人见面只要亮出令牌,便可凭令牌等级来决定事端,即使等级相同,也大可找一舒适的地方,两人尽可凭嘴上功夫见招折招,不见一丝血腥。因此,武林宗师无不感慨:“武林终于进入了文明时代。”

  有人会问:“既然有了武林证书,学武还有什么用?”答曰:自然是为了考取证书啊,并且还要定期进行笔试考核。至少,以前对武林人士鲁莽无知的认识大大改观,教育普及像春风一样吹遍了整个武林,以至于一些武林老宿也喜滋滋的捧着武林证书说道:“活到老,学到老!”

  我一出生就被寄予了厚望,母亲希望我拿个高级武林证书,去京城谋一好的职位,我家虽在武林中不算顶级之列,但在地方上也算名宿一系列,单靠家庭背景及先天遗传,只要我不是出生就是傻子的话,这一“宏远”还是有机会实现的。在我懂事的那一刻起,我就被灌输这一理念,我即为此而生,亦为此成长,最后为此而死。我也算争气,5岁那年便将基础武学理论倒背如流,10岁那年便在当地习武小孩子中小有名气,并经常代表本地和其他地方的同龄武童中佼佼者进行武学理论切磋。唯一问题是,我只学理论,从未真正练过什么肢体武学,因为我们这一代即将的后起之秀们已不必再过以前的血腥江湖生活,故而只以理论见长即可。在我们这群武童之间,若谁真敢以“身”试“法”,即使打赢也必遭讥笑,笑其不学无术只靠蛮力,笑其旁门左道不成正统。如此几次,之前试“法”之人必定痛定思痛,重新融入正统之路来。故而至我成年时,武林上早已不见刀光掠影、飞檐走壁等风景,只有到处可见的嘴仗,高等者边品酒边论输赢,低等者便似泼妇骂街一般,好处便是人口几年内呈直线增长,此为后话暂且不提。

  11岁那年,武学基础理论已无法再让我产生兴趣,无聊之余,我便将家中那些没被列入武学考试大纲的武学书籍翻出。其中部分估计因很少人练习,早已列入失传之列,又猜著书者可能预计到此类武功会因某些原因而造成少人或无人习练之尴尬境地,所以为吸人眼球,引人兴趣,故书中言语颇为趣味。初始,本只当其为笑话娱乐之用,但随时间一长,便被其中深奥之理所吸引,有时入迷之后,体中仿有数条气柱缓缓流动,个中舒适之感觉无法道出。也就在那年,我认识到我一生中唯一的好友。初见他时是因为一次争端,大多试“法”武童在一、二

  部分桥断:

  武林有变革,朝廷亦有变革。现今皇帝改为四年一届,当位者一般不超过两届,届满必换,以示公正。具体换谁,虽说是公选,无非也就是在一堆皇子之间选来选去,哪个皇子当选也早已内定,一般市民也就是听之任之,也就京城的皇城子民可以在新皇帝当选时热闹热闹,其他的地方的有时连何时换选也不知,只有到皇榜昭示天下时才明白,可由于主要交通工具只有马匹,除了几大主要城市可在月余时间得到通知外,一些偏远小地方就算通知到了估计也到下一届换选时间了。这一变革明显的好处就是减少了皇室内部为争夺帝位的明争暗斗;麻烦则是因为要示公正,不能老是一个姓氏的皇帝,故而皇子们不光名要改,连姓也要换,这就苦了老皇帝自己,整天为取名而烦恼,尤其是那几个内定的。这一切都要怪那个出使蛮夷之邦的大臣,出去了一趟便搞回来个什么“民主”,又因为与皇帝本人说不清楚的关系,“民主”还没搞明白,皇帝倒开始轮流坐了,以至于老百姓们感慨皇位交替之快。殊不知,这几姓皇帝到头来还是一姓的爹!

  其实各大门派都暗自练了一批武者,这些人才是真正的高手,真正的核心。各大门派也是为了防止武林再起变化而预留后手,如果连这些都想不到,那他们早就被其他窥伺其地位的门派给灭了。再不济,也可防防山贼什么的,毕竟荒山野岭的,名门正派要是给几个山贼给抢了的话,说出去可就丢大脸了。故而,那些拿了武林证书的,作为门派的门面在外行走江湖以巩固门派地位,而那些核心则潜伏于暗处,处理那些对门派不利之事,其中,两者皆是者也有。

  我本不信鬼,但因心中有鬼,便信了鬼;我亦本不信佛,但又因心中有佛,便也信了佛。佛、鬼两途本一家,无鬼亦无佛,无佛亦无鬼。所以我认为,信佛者不信鬼,不现实;信鬼者不信佛,不理想;佛鬼都不信者,既不理想,也不现实。

  我抬头仰望星空,繁星点点,那是诗人的境界。我不是诗人,所以我舞剑,剑意即心意,心意借剑意抒发。

  女主角部分:

  “你叫什么名字?”她问道。“我没有名字,你呢?”对于初见女子我不愿多加透漏。“我也没有”,她脸红说道:“你叫我灵吧。”“好,那你以后叫我雨吧。”我一直以为名字只是一个人的代号,不管是什么,叫的人知道,被叫的人明白,这样就够了。从此以后我们便如此相称,互不打听,也不寻求代号后面的真相。

  二月底,初春乍暖,灵失去了踪影,我寻遍所有她可能在的地方,没有找到,我知道,她被魔带走了。。。。。。

  如果佛是慈悲,鬼是yu望的话,那魔便是孽障了。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魔,我也有自己的魔,我的魔来了。

  三月初三,江湖传言,一女子独挑****(没想好名字),后失败,丧身于***围攻之中。翌日,尸首不知去向。三月初十,***被一黑衣男子于顷刻间灭门,主堂正墙血书一大字:灵。

  知道我真名的人,没见过她;见过她和我在一起的人,只知道我叫:雨。我的灵就这样走了,留下了一种叫做回忆的折磨,作为得到的代价,我付出了我的“快乐”,还有我的“魔”。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