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父子术师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影·灭天 7154 2003.06.18 20:10

    陈风回到营地的时候那些人刚起来开始一天的游玩,但看到陈风一身破破烂烂的出来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他在森林中被野兽袭击了。高文和天之一方本想到这边来打开小雨的帐篷趁机把小雨弄到他们那边,但突然看到一张巨大的狼脸才知道陈风为什么不去管他们了。不过看那匹狼实在是漂亮,一身银亮的皮毛对任何喜欢皮毛大衣的贵妇来说都是极品。

  陈风现在正在脱下上衣把满身的伤口处理一下,因为陈家是做药材生意的所以上好的金创药还是有很多的,陈风也不禁暗暗庆幸自己这次出来带了一小罐子。而帮忙涂药的东西更是让高文两人大跌眼睛,那看起来有点像黄鼠狼的东西居然是一只貂,而且还是在古代也不常见的黑貂。只见那只相对于别的貂来说比较巨型的黑貂在两根小爪子上包了厚厚的一层纱布,然后到小罐子中蘸一些再均匀的涂在陈风的伤口上。

  “陈……陈风,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怎么捉到这个黑貂的,听说这中动物很少而且极其厌恶人类,一般没人可以驯服黑貂的啊!”高文问。

  “是吗?我都不知道,我进林子杀了一只攻击小雨的蛇之后他就跟着我了,估计是个成了精的妖怪,我看你们还是离他远一点好,我不保证他与我这么亲近就可以与任何人都亲近,难道你们不知道昨天是这个森林中封印妖魔的开启之日?真是太可怜了,小心没有走出森林就被吃掉哦!”陈风笑道。

  “妖怪?!那只貂的确是妖怪,而且是修行千年以上的紫貂才有可能成为功力高深的黑貂,你到底是怎么得到他的?”天之一方家有一小部分人都是修士,而且大部分人都是灵媒,家中靠卖管狐为生(只卖给灵媒),虽然他们的主要生意不是捉妖但家中经营的神社里面还是经常有法力高深的修士来住。所以天之一方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打通了天眼,任何低等妖怪都不会逃过他那双眼睛。

  就在这时血妖已经指挥狼群把那只巨蟒给拖了回来,这是陈风要求的,修行那么多年的蟒是多好的一味药材啊,而且那内丹,那眼珠,还有那巨大脑袋中的髓珠都是非常吸引陈风的,就那身皮对一般人类或灵媒来说都是很好的防御用衣。

  “血妖,叫那些狼等一下,这个就当作是感谢它们帮忙的了!”陈风将一个小布袋扔给血妖,那爽人的香气就可以说明这是不可多得的灵药。

  “你居然可以用那些十三号秘药(秘药太多种因为都无法制造相应的名字于是就用号码好了)去喂那些狼,难道你不知道秘药的增功能力要比一般的增功药好很多吗?你这样无疑又造了一大堆妖怪!”天之一方急叫道。

  “妖怪啊,这个森林中本来妖怪就很多了,多那么几个没关系吧?”陈风说完看着那些狼开始变化,但除了将原来的毛褪掉有出来一身新毛外而且新毛比较长远远看去简直是一大群长毛狗。牙也变大了很多,身体则没有比血妖大的,所以血妖不是一般的巨型。

  “好可爱的长毛狗哦!”小雨穿着睡衣就跑了出来,“血妖,带我去水塘打水!”小雨回去拿了个小桶就骑着血妖出去了,而那群狼也向陈风伏了下身离开了。

  “你居然让小雨去和狼群呆在一起,难道不怕出危险吗?”天之一方已经知道陈风为什么不管了,而高文还是不知道。

  “你白痴啊,难道没看见小雨是骑着狼出去的吗?而且那些狼那么服从小雨的坐狼这代表它是狼的首领而且那些狼已经是小雨的狼卫队,我有什么不放心的。还有就是那些狼本身就是妖了你怎么让我再制造一群妖怪,而且这个森林中的动物几乎都是妖只是你们不知道就是了。”陈风对不远处的一个大白兔勾勾手,就发现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缓缓走来,但陈风证明完后就把一个香味稍差的药盒给了那个兔精。

  “你怎么那么多秘药,据我所知整个星球都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炼那么多秘药,刚才那个秘药十七号已经在世面上卖上百万了,为什么你会有那么多?”天之一方已经受不了陈风的‘浪费’了,他歇斯底里的大吼。

  “以你的能力应该可以看出那个蟒是个很厉害的妖怪吧?我是拼着一身的伤才把它给杀了,那么受他欺负的妖怪当然会对我言听计从,还有一点就是你该知道这个森林中封印一事吧?我想你家的人就从没对你提过?”陈风开始将帐篷中的刀吸到手中。

  “魔刀乱空?它怎么会在你手里?魔刀是可以控制人的思维的,你难道被它控制了?”天之一方取出法器怯怯地问。

  “乱空啊,它怎么可以闲着没事来控制我,再说我是那么好控制的吗?不要认为我仅仅是一个有预知能力的一般占卜者,我的精神力可是很强的,还有,你既然知道乱空了就更应该知道森林中封印的事了!”

  “知道一点,魔域的封印必须由魔刀的主人才可以打开,而森林中的众妖从此返回妖灵界,离开这个万恶的人类社会,封印中的妖怪将把森林中的一切当作她那怨恨的祭品!林城之血宴将重显人间——天哪,你不会就是魔刀的主人吧?”天之一方已经准备用家族求援的东西来让家里人来处理此事了。

  “我是乱空的主人没错,但谁说它是魔刀了,不就是只会点制造幻象的能力吗?而且乱空并没有成年,如果成年的话被称为魔刀也许还可以,但幼年的它怎么会是魔刀呢?是不是乱空?”只听得一声小小的龙吟从刀身传出。

  “好了,我该干活了,你们要不要帮忙?”陈风拔出乱空冲蟒身挥了一刀,只见一个巨大风刃将蛇皮击开一条整齐的裂缝。陈风又用悬浮空间将蛇吊在半空,另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之下,当然是接蛇血用的。

  “操控空间和风的能力,难道你是空间和元素术师?”天之一方已经麻痹了。

  “我也不知道哦,空间和风能力是我从小就会的,只不过我以前没有打开封印就是了,对了,我听说……你们两个还有那个什么董总裁的少爷想打小雨的主意?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陈风问。

  “没有!”高文已经被陈风满手的蛇血吓到了。

  “有,我们曾经都想追求风小雨!但现在我不想了,做你的朋友要比做你的敌人好很多,再说风小雨有你这个能力的人保护也是再好不过的了,所以……交个朋友如何?”

  “我们从来都不是敌人,而且风小雨现在并不是我的情人,我们是兄妹,亲生兄妹!”陈风笑着说。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那么大哥,你认为我做小雨的夫婿如何?”天之一方立刻巴结道。

  “不行,小雨的夫婿要通过我的考验才可以,七个考验,首先是你有能力捉一只血妖一级的妖怪,不过可以告诉你这种妖怪在妖灵界都是少数,如果你捉到了就过了第一关了。”陈风看着不远处与小雨玩水的血妖说。

  “那血妖的等级?”

  “你自己去问吧,不过可以告诉你血妖是可以见太阳并可以在太阳下无拘无束的吸血狼人,应该是三级妖怪吧,不过那是昨天晚上的事了,现在它是什么级别的妖怪我也不知道!”陈风笑道,“我说的是妖灵界的三级妖怪,但封印解开后妖怪的能力都提高了,所以我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它的级别,小雨又不让我把血妖拿来研究。”陈风没有告诉他们血妖在自己血晶的帮助下已经突破了终极妖怪的门槛,而且血晶对妖怪来说不是一般的补品,所以为了实验血晶的功效,陈风不小心就造出来一堆终极大妖怪。

  “还是不要了,吸血鬼在这个世界中就是颇难对付的妖怪了,如果是可以无拘无束的生活在阳光底下的应该是他们的最高级的了,所以你直接告诉我不要让我追不就好了,不需要这样拐弯莫角的告诉我。”

  陈风用了三天的时间才把那个巨蟒给收拾了,肉大部分都被冰在物品空间中准备用来食用,有一部分还有血被用来做药,蛇骨倒没用了而是准备当标本放在办公大楼的第负五层当收藏品,蛇皮当然是留着到用的时候再用,那些珠子就更好处理了,全都放到藏宝室用来观赏,而且有两个被拿出做成防瘴气的法器。

  ※※※

  在外面呆了两个月暑期的众学生终于迎来了等待以久开学,但陈风依然不上学,而是在忙着把从魔域森林中自己采到的级那些妖灵送的药草炼成药。陈氏中的部分人也开始了往自己这边跑,原因很简单,陈风总是把药鼎中剩余的鼎边药拿来送人,而陈氏的药师很少有有能力超过陈风炼药水平的。

  “少爷,今天老爷似乎在与董氏的总裁提卖药的事,而且现在除了天协宗还买我们的药外别的地方已经没多少人肯买药了,而且现在的社会又有谁愿意经常吃药呢?”说话的是陈金志的秘书。

  “那如果城里的人都病了,而没有药看病时,你认为还有没有人买药呢?”陈风问。

  “那当然是……少爷你不会让所有人都生病吧?”

  “琪琪姐姐,当然不会让所有人都生病,例如我们这里的人就不会,下午你让所有员工到我那里领一份药,我估计还有三天就有莫拉型恶性流感侵袭这个城市,而且那些西大陆的药是没有办法医治的,只有我们的药才可以,还有,这是给你的,伯母(琪琪母亲)似乎得了很严重的谢林纳肺炎,那些庸医的药根本无法治这种病,这是秘药一号的稀释品,十粒分八天吃,明天开始,早晨中午晚上十二小时一粒,也就是说第一天吃三粒,然后每天的中午十八点吃一粒,我想如果不好的话我就用镇店灵药来医治她,你看如何?”

  “真是谢谢你了少爷,我都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

  “你知道我有妹妹吧,如果我父亲有什么对我妹妹不利的决定都来告诉我吧,还有如果你在这里呆不下去了我持这个介绍信去创风集团好了,我想你先前学的是室内设计而不是文秘吧!”陈风把一封信给了她后发现她居然哭了。

  “少爷……对了,也许董氏的那个老头没安什么好心,您最好注意一下小姐的安全。”

  “好,谢谢你了!你去忙吧,我到里面去一趟。”

  ※※※

  “爸爸,原来你这里有客人啊,那我等一会在来!”陈风进了总裁办公室后看了看董异斋,说完就往外走去。

  “贤侄留步,听闻金志兄令郎有未卜先知之能,今天来一定是有重要的事了,那为什么不说一下呢?还是因为我这个外人在这里?”董异斋微笑着问。

  “小风,出了什么事?”陈金志问。

  “是这样的,三天后莫拉型恶性流感入侵本市,这种病的病毒我曾经研究过只有我们这里的秘药三十三的稀释一百倍的药丸可以治,所以如果你允许由我来卖的并且有百分之十的资金可以让我自由调用的话,我可以达到前年的突破外加三十倍,不知道你是否答应,对了,还有妈妈今天住院了,还有一个小时的生命,如果用灵药一号的话还可以延命三天,否则,我知道你舍不得那药那么就请尽一点做父亲的义务把妹妹接过来吧。”陈风说完就离开了。

  “金志兄……”

  “没事,那个可恶的女人早就该死了,如果不是她我儿子也不会这样恨我,的确,我的女儿就是风小雨,她跟她姓,小风跟我姓,而且如果不是她的话小雨的能力也会归我所用。”陈金志虽然这样说但眼神中流露的仍是担心与着急。

  “那令爱的能力是……”

  “祈祷,小雨的祈祷能力是天生的,但从来都是对小风有效,也只有小风可以令她祈祷好运,而且有占卜者说小雨是小风天生的幸运,但这个幸运则是由小风赐予的。”

  “抱歉,我失态了,现在我要去一趟医院,我们的事下次聊!”

  “小雨,以后就跟爸爸在一起生活了,爸爸会好好对你的!”由于塞车,本来带去灵药一号的陈金志也晚了一步,所以小雨对他并不排斥。

  “妈妈死了,那爸爸……呜呜呜呜……爸爸,妈妈被那些人害死了!”陈风从外面近来发现了灵药一号知道父亲还是爱母亲的,那么只有自己是他们中的另类,但这个家中也只有小雨不排斥自己,喜欢与崇拜自己,虽然与母亲没有什么亲情,但她死了小雨会伤心,那么那些让她死的人……该死!

  “小雨,告诉哥哥是谁害死的妈妈!”陈风抬起小雨的脸柔声问。

  “就是……就是……那些曾经是爸爸朋友的人,在小的时候那些人还来过咱们家,但因为那个爸爸的朋友的孩子欺负我被妈妈骂走了以后,今天在街上看到我,他们又准备欺负我……妈妈就在那个时候被他们捅了好多刀……”小雨哭着哭着就睡过去了,陈风看了看爬在一边的血妖,“她醒了以后,带她到一个绝对清净的地方,帮我哄哄她!”陈风说完就出去了,他决定不动用自己的任何一股杀手力量去帮小雨出气。

  陈金志似乎猜到了陈风想干什么,虽然他也知道陈风对他们并没有什么真正的感情,但他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即使他的确是在利用陈风的能力,但说到头都是希望家里能过上好日子。他叫住陈风,“儿子,好好看着你妹妹,这样的事爸爸来做就好了!”

  而陈风已经感觉到那种亲情回到了自己的身边,是的,爸爸只在关心自己,但靠他自己可以吗?还是跟着比较好,而且陈风将自己的护身符摘了下来给陈金志带上,“爸爸,你们一定不知道一直保护我的就是这个小时侯您给我的礼物吧,现在就由它来守护你吧,好好睡一觉,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陈风一拳捣向陈金志的肚子,下手不是很重,也不会给他造成什么内伤,但文弱的他怎么可以承受那种疼痛呢。很快,陈金志就晕了过去。

  “护士,我父亲就拜托你们了!”陈风说完就消失在空气中,而陈金志也是晕了不长的时间就醒了,小雨仍在睡觉,而血妖也守护在她的是身边,他温柔的看着这个不是跟着自己长大的女儿摘下陈风的护身符,离开时终于骂出了许久以来从没有像一个父亲对自己的恶作剧的儿子骂的话:“那个臭小子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这个父亲!对不起,护士小姐,我儿子有点事请帮我照顾我的女儿!”陈金志从没有在别人面前显露过自己的能力,他其实也是拥有操控空间的能力,但只是结婚以后就没有再用而已,所以陈风也不知道这个,而且陈风和小雨都有自己的能力,那么如果陈金志和其妻子没有的话不久更说不过去了吗?

  陈风只凭一把刀就将那个曾经爸爸的朋友的老窝闹了个一塌糊涂,所有用枪的人都被陈风的风刃撕碎,而用刀的人则被陈风的乱空连人带刀一起砍碎。当陈金志来到现场时也不禁干呕不已。

  “爸爸,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到这里来?”陈风好奇地回头问。

  “你以为咱们家中没有术师就可以随便蹦出你这么个术师来吗?爸爸曾经也是一个操控空间的术师,但结婚以后就没有再施展,现在既然你妈妈已经死了,我还有什么可以顾及的呢?忘了告诉你,你妈妈其实是个风术师,只是他一直不想告诉我而已,所以我也没告诉她算是扯平了吧。小心!”一句大喝吓了陈风一跳,但陈金志迅速将其扑倒,才没有让那个粒子发射器将陈风击穿。

  “这里离总城那么远为什么会有军方的武器?”陈风突然发现父亲全身都是血,虽然声音是父亲发出的,但为什么那个护身符没有保护的了他呢?

  “护身符我给了小雨,看来这么多年军方还是找到我了啊!”陈风发现父亲的右胸已经被打穿,怒火再次令陈风失控,但很快的又控了回来,陈风的手发出柔和的白光,光系大恢复术,“爸爸,忘了告诉你,我还是个魔法师,而乱空的真正形态应该是— —龙!咆哮吧,暗黑·升龙刀!”黑色的火炎从刀中冒出,迅速燃烧了周围的一切,而陈金志父子则已经回到了陈风的别墅。

  “究竟是怎么回事?”陈风问。

  “那是很久一前的事了,在那次的天灾之日,美丽亚星球出现了许多象父亲一样的术师,他们有可以自由操控空间或元素的能力,而军方怕这些人因此而控制这个星球于是下了格杀令。我们陈氏一族与风氏一族是天灾之日以前就拥有控元能力的人,所以没有在格杀范围以内,而且我们两族在军方都有举足轻重的人物。但从三十年前,军方的人开始研究控元能力的人,又开始制造超能力的新人类,于是我们两族人成了他们研究的对象,当年我父亲也就是你爷爷将我们这些孩子送了出来就告诉我们千万不要在显露你们的能力,于是从那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这么干,但现在那些人已经找到我了,也就没什么隐藏的必要了。小风,也许你今后的生活是生活在逃亡中,也许以前我是在利用你,虽然我从心中感到愧疚,只希望你不要恨你的母亲,因为你的出现的确对她们一族来说是不祥的,而你的外公也是在想毁灭你时被你的护身能力销毁,否则她也不会那样对你。我这样利用你也只是想让咱们家不在受苦,因为这种占卜力并不属于术师所做的,所以对我们来说也只有你的这种能力可以让我们从此不在受苦。

  因此……”

  “爸爸,您不用再说了,我知道您的苦衷,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伤害我了,既然那些人怕我们这一类人,那么就让他们更害怕吧,乱空,到妖灵界找妖皇,让他们中的终极妖怪来当我创风的职员,如果再有人敢打我们这些超能力者的主意,我就让他永远消失!”陈风的霸气显露了出来,只见一只半米长的紫黑色小龙出现在陈金志的眼前,瞬间出现一个兰色梦幻般的门龙进去就消失了。

  “爸爸,其实创风的总裁就是我,而薛昌父子都是我杀的,因为他们居然敢打小雨的主意,从今以后就让我们成为大陆四大家族之一而努力吧!”

  “你爷爷是一个控龙使同时也是一个召唤士,天哪,你的身上到底有多少能力!”陈金志兴奋的说,“就让我们父子来为我们逝去的同胞报仇吧!”

  “干杯!”陈风递过一个杯子说。

  “干杯!不行,未成年人不能喝酒!你这里哪来那么多名酒?”

  ※※※

  军方大楼!

  “元帅,我们找到陈召龙的儿子和孙子了,在边境的星火市,星火市的陈氏集团就是他的。我们下一步的行动……”

  “不用着急,难道我们那么多的术师还怕他吗?对了,恐龙再生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

  “已经可以进行参观了,但龙岛那边似乎出了点状况,我们……”

  “不听话的龙杀掉就行了,怎么这么笨,还有尽量将展览的票给星火城的人,那样就可以借那些不听话的龙把他们,嘿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