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无心的意外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影·灭天 6613 2003.06.27 10:21

    

  冷侠是魔天领的少领主,也是魔天领领主冷东龙的最小的儿子,冷侠的上面有两个姐姐(冷欣、冷贝)和三个哥哥(冷龙、冷虎、冷豹),本来冷东龙给冷侠的名字是冷狐的,但冷侠不喜欢,所以就按自己的意愿叫冷侠。因为年龄比最小的哥哥冷豹还要小五岁,所以家中的人无一不是最宠他的。但自从母亲去世以后,冷侠的脸上就没有了笑容,因为在他看来,母亲是个高手,怎么会这么就无声无息的就消失了呢,父亲和兄姐们都不让自己知道内情,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让自己知道的话自己一定会报仇。

  母亲去世是在冷侠十岁的时候的事了。

  那天,母亲将冷侠叫到自己的房中对冷侠说:“侠儿啊,母亲的大限已经到了,所以你也不要太悲伤……”

  “妈,你不是受的内伤吗?妈,我去叫医生来,我找我们领最好的医生来为您医治!”

  “侠儿啊,你听妈说,妈是受了内伤,而且是没办法医治的内伤,但你不能去问你父亲和你的兄姐是谁伤了妈,因为那个人不是我们领可以惹的起的,虽然妈拼了这一条命已经让那个人受了重伤,但他大约十年就可以恢复,如果有灵药相助八年就可以恢复,所以为了我们领你要好好的习武,到时候冷家的血脉就靠你来维持了。如果那个人真的来了,就赶快走,走的越远越好,一定不要与那个人交手,否则……否则……”

  母亲话没有说完就消失了,就在冷侠的面前如空气一般淡淡的消失在空气中。冷侠知道母亲也是高等魔族,而且是可以即使没有空气和事物也可以生存十年以上的托玛族,但自己的母亲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啊!”十岁的冷侠已经有了一定的武学基础,有了一定的内力,是母亲在自己年幼的时候输给自己的,他一直在想如果母亲没有把那几十年的功力输给自己的话也许母亲就可以将那个仇人杀掉了。他悔恨,所以气血攻心,狂喷了一口鲜血晕在母亲的床边。

  八年来,冷侠与人的说话从来没有超过三个字的时候,说话无非是“哼!”“恩!”“哦!”。那天为了证明自己长大了,他去袭击魔天领领中那个怪龙岛,也许是自己有一支强大的魔法师队伍,所以他可以轻松的将那些成年龙困在岛上然后再与捕龙队在海中捕捞那些逃逸的幼龙,却碰上了他八年来唯一一个让他觉得比自己强的人。

  回家的路上,因为遇到风暴,所以冷侠来到了魔天领的附庸领义海领中准备将船修好后让船先自己回去,自己则先回味一下自己为什么会在那个人的面前失态。但不巧却又碰到了与自己想同的四大领其余三个领的少爷小姐们。冷侠并不想理那些人,虽然那个几家的小姐都想缠着自己,无非是想嫁给自己然后有魔天领这样一个大的靠山(魔天领是天地风云四领中最强而且面积比地风云三领的面积的和要大两倍还多)。

  “少爷,船修好了!”那个捕龙队的队长上前来打招呼。

  “那……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里买点东西再走,对了,回去后先不要出去捕龙了,把刚捕到的那些龙也都放了,里面我记得有一只会说话的龙,告诉他千岛城龙岛的岛主邀请它与它的同伴过去做客!顺便让它将这封信给龙岛的岛主,就说是我拜托它的。”

  * * * * *

  读者也许会觉得陈风离开千岛城龙岛的时候已经离那件事很长时间了,对,时间上绝对没有搞错,只是那些龙出了问题。

  * * * *

  冷侠在义海领呆了没几天就回家了,没有收到来自千岛城的问候,但那个陈风给自己的龙蛋却已经孵化出来了,那是一个刚出生就会说话,准确是说应该是可以与冷侠建立精神联系的幼龙。不知道那个小东西是什么品种,才一年半的时间就已经长成三米左右,比自己还要高出一米多点。而且陈风给冷侠的龙本身就是一个怪胎,是什么都吃的怪胎,但最近似乎到了成长期,已经蜕了七次皮的幼龙索亚开始迷上了能量石,就是专门用来喂幻兽用的能量晶石。魔天领虽然各种物产都很丰富,但就是没有能量石,为了让索亚更加快速的成长,冷侠告别亲人和那些与自己相同刚刚经历了成年礼的其他各领的小姐少爷们开始了他们的历练。而历练的地方却是离自己领最近的义海领。本来那些人想到别的地方的,但冷侠不去,就让所有的小姐都不想去了,因此所有人都决定跟着冷侠在义海城呆一段时间。

  “主人,有强大的龙出现了”正在床上冥想的冷侠的脑中突然出现了索亚的声音。

  “有多强大?”冷侠知道刚出生就可以说话的龙在龙族中的地位是很高而且即便是幼龙能力也要比一般的龙要强许多,因此如果可以让索亚说强的话,那被它说强的龙一定不是一般的角色。

  “有无只与我能力相当应该说是比我弱一点的,还有一只令我感到恐惧的。”听了索亚的话冷侠想起了今天晚上吃饭时魔地领的雪淑宝怒气冲冲的带着自己的六只龙幻兽出去的事。说实话,雪淑宝其实也是个不错的小姑娘,比起其他领的小姐们来说她算是聪明而且善良的了,但她的阶级观念太强,这一点让冷侠很不喜欢。

  “又出现了一只强大的生物,但似乎说龙又不像龙,说是龙幻兽那能力应该在我之下不多,就如我刚到你家时的能力相似……消失了,不可能啊,幼龙是不会隐藏自己的能量的,但那个刚才的能量似乎真的消失了!”听着索亚在自己的脑中絮叨,冷侠再一次想起了母亲的消失,虽然悲伤,但已经过了快十年了,如果那个仇人在这里的话自己也该有能力……逃跑了吧。如果自己再有十年,等索亚再大一点时,自己也许就可以有能力将仇人杀死了。

  不久,楼下传来了房门破碎的声音,然后又是一阵的骚乱。也许幼龙的好奇心是很大,索亚从地上爬起来,蹑手蹑脚的将头伸到外面,尔后冷侠的脑中又出现了索亚的说话声:“主人,是雪淑宝那个小丫头回来了,似乎还哭了,很伤心,哦,原来她的龙幻兽都没有了,她自己也似乎受到了能量反噬……主人……她似乎看到我了……她上楼来了……快到我们门口了……就要进来了……”

  冷侠听着索亚的声音不觉觉得很好玩,但听了后面的话就不一样了,但最后一句刚说话,自己客室的房门再次传来破碎的声音。

  “你……你怎么进来了?我有允许你进来吗?我正在休息,你这样就进来难道……(不觉得羞耻吗)”话没有说完雪淑宝就爬在冷侠的怀中哭了起来,而且是那种号啕大哭。

  “唉……当那颗冷傲的心被失败完全击碎时,那个女孩将在自己感觉可以依靠的人身边发泄一下,然后性格也会改变,否则……死亡!”索亚的声音似乎有点沧桑,但也只有冷侠知道它才一岁半。

  “闭嘴!都是你让我没先准备好,唉,早知道应该先躲出去的。”冷侠无奈的想着,心疼自己的唯一一件睡衣被雪淑宝的泪水弄的全湿。

  “对……对不起,我……我打扰你休息了,我走了!”也许是哭够了,雪淑宝抬头突然看到‘自己床’上有人,而床前似乎有只龙才发现自己走错了房间,脸红红的跑离的冷侠。

  第二天一早,冷侠与众少爷小姐到一楼吃饭时,脑中又响起了索亚恐惧的叫声:“他来了,那个强大的生物来了!”回头一看,一个蓝发少年,带着一头地龙从旅店外走进来,而那个地龙的身上似乎还有五只活的生物。再一看那个少年……

  “你……你……”嘴中喃喃,却无法说出来,而陈风也看到了那个一年多前见的那个冷酷模样的青年,但现在的他脸上冷酷的表情似乎已经消失殆尽,但那眼中的忧郁却更加明显,而躲藏在他身后的龙似乎在害怕什么天地一般的趴在地上微微发抖。

  “又见面了,一年多你似乎变了不少啊。不请我吃点东西吗?”陈风又走到索亚的面前,蹲下用手拍了拍索亚的脑袋,“似乎长的很快啊,而且缺乏锻炼,太胖了!”一般情况下被人说成这样的索亚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龙焰喷出来,但此时此刻却一点火星都没有。

  “老板,上最好的……”冷侠未说完陈风从他的背后突然袭击,虽然他不知道陈风为什么这样干,但也没有留手的开始了对打。索亚就苦多了,被五只幼龙追的四处乱转却又不敢从门口跑出去,毕竟自己害怕的那个东西就在门口趴着。

  “功夫似乎不是很强嘛,不过我似乎看你比较顺眼所以……”陈风将一个布包扔给冷侠接着说“练里面的东西吧,以你的资质应该可以练好!咦?!”顺着陈风的目光看去冷侠看到了雪淑宝那怨恨的眼神。

  “你女朋友?”陈风一句话将冷侠准备介绍的话噎了回去,而脸也红了一下。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又一句话让冷侠脸呼的一下就红了起来。

  “不,不是,我们是出来成人历练的伙伴!”冷侠辩解道。

  “哦,那就好,昨天晚上……”冷侠开始感觉到眼前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的人似乎知道自己的事“昨天晚上这个刁蛮的小姑娘居然强行与我的幼龙订契,而且还用自己的龙幻兽攻击无辜的人群,所以我不小心就将他的龙幻兽全杀了!”听了陈风的话冷侠的脸也冷了下来,他实在不知道眼前这个自己看起来只是有点刁蛮的丫头居然这么狠毒。

  “还有,我这次来,实际上是想去魔天领玩,顺便将这个东西当礼物送给你!”陈风将昨天晚上用毛球怪进化的龙幻兽的卵取了出来,而雪淑宝的脸上则出现了更加怨恨的表情。

  “很生我气吗?还是很想要这个由你的龙幻兽做饲料养成的这个卵呢?”陈风用脑电波制止了六只幼龙(还有一只是累的半死的索亚)的玩闹,挑衅的对雪淑宝说。

  “我……我生什么气,千万年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输了也只能怪我没有看清楚你是一个强大的对手,怪我在相信自己的能力,但我输也不过输了这一阵,并不代表以后我也会输,所以我不生气,但我还是很想要那个卵!”怨恨的表情消失,真不知道这个女孩变脸怎么变的这么快,但从她的心中陈风知道眼前的女孩还是善良的,虽然有点小诡计但也不会出现什么大的错误。

  “卵是不可能给你了,因为我已经不小心让它与冷侠订了契约!”陈风点点冷侠那还在冒血的手指说,不过看你这么……怎么说呢,我老人家也很喜欢你这种不拘小节的性格,就这样好了“以我之名,打开吧,幻界之门!”

  众人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次元门,但那还是一个结界,从透明的悬在空气上的结界上可以看到里面有许多的幻兽,任何一只的能力都在圣级左右。“看上了那一种?”陈风问。

  “那个……那个小猫可以送给我吗?”雪淑宝怯怯地问。

  “恩……不行,因为它是成年的幻兽了,但这个是它的卵,你可以将你的血滴上去,然后跟我说:幻界的神啊,我……你叫什么名字?”

  “雪淑宝!”

  “好,跟我念哦……

  幻界的神啊,

  我雪淑宝愿意用生命作为代价

  呵护这个与我有缘的生物,

  请您将它赐予我吧,

  我用生命作为祈祷的祭品

  如果有一天我生病或死亡

  请将这个幼小的生命收回幻界。

  但请让它留下我永远的记忆吧!

  ——幻界契约之心灵!”

  虽然不知道陈风为什么让自己以生命做为祭品,但还是跟着念了,直到念完,那个卵从陈风的手中悬浮起来,并在周围形成了一个不大的能量旋涡,由从前的花卵开始变成金色,看来雪淑宝还是喜欢金色的动物啊。

  “我以幻界之神的名义,赐予你刑天之名!”陈风的手开始出现红色的光辉,并将其完全笼罩那个卵后用精灵语说道。

  “啪!”在红色的气芒中卵破开了,里面的小东西将卵壳吸收后开始吸收自己周围的气芒,直到吸收完毕才跳到雪淑宝的肩上。雪淑宝溺爱地看着这个金色仅头上有一个红色小晶石的宠物猫,却不知道这是幻界圣兽中有名的幻影风火虎。

  “记得它叫刑天哦,还有每天味点血和晶石,当然它也可以吃别的东西。还有,把你那刁蛮的小脾气改改,否则小心没有人敢娶你哦!”陈风将人说的很重而且眼睛不停的在瞄冷侠,这让雪淑宝感觉眼前这个少年怎么给自己一种长辈的感觉,而冷侠则有一种被人卖了自己还帮忙数钱的感觉。

  突然,幻界结界一阵晃动让陈风吓了一跳。按理说应该是慢慢消失的幻界结界为什么会动呢?里面突然冒出一大堆毛球怪在自己面前唧唧喳喳不停的说。

  “慢点,慢点,你们是说有人在幻界外的次元界中?”毛球怪们同意的大叫。

  “叫界王兽来见我!”毛球怪们瞬间消失同时幻界之门被关闭而陈风的面前却站立着一只与狼相似的动物。

  “毛球们说的幻界外的次元界中的人是怎么回事?!”陈风皱眉问。而那个兽则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陈风才明白那是在许多年前界王兽就发现了自己幻界之外的次元空间中有一个活着的生物,但那个生物因为与自己的界碑并没有什么接触,所以界王兽并没有理她。但最近那个生物似乎发现了幻界的存在于是开始冲击界碑准备进到幻界中,虽然界王兽并没有感觉到那个生物的恶意,但毕竟幻界是为幻兽而存在的,而且也只是陈风物品空间中由陈风形成的。所以一般没有陈风的允许是不能让别的东西或生物进入的,因此界王兽才在界碑处与那个生物进行交涉。不过,交涉破裂正准备战斗时陈风将界王兽召了出来。

  “那个生物有什么特征没有?”陈风用的是精灵语,所以身边的人也没有能听懂的。然后又是一阵絮叨:拥有人的特征,似乎是个女性,并且已经在次元空间中呆了很久却也没有死亡,就那个生物自己的话说她是魔族。但最近感觉到自己的孩子有危险,才会冲击幻界界碑想通过刚才陈风打开的幻界之门出来。

  将界王兽放回去让它先打开幻界界碑让那个魔族进到幻界。“你们有没有人知道魔界中有什么魔族可以长时间在没有空气和事物以及水的情况下生存下去?而且在次元空间中可以存活?”陈风的话让冷侠等人沉思,而冷侠的心中更是沸腾不已。

  “魔界有一种叫做托玛族的高等魔族,可以在没有那些东西的条件下生存十年以上!”雪淑宝似乎想起了冷侠的母亲就是托玛魔族的接着说,“冷侠的母亲在十年前消失了,那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托玛魔族。”

  “是吗?冷侠?!”陈风微笑着问“可以告诉我你母亲是如何消失的吗?”

  “我母亲……母亲是被人打成重……重伤,从我面前消失的!”冷侠的话后有些不稳定,陈风想了想,然后将幻界门打开自己走了进去,不久将一个女子领了出来问“认识吗?”

  “母……母亲?”冷侠似乎不太相信眼前这个年龄不大,看起来却与记忆中的母亲非常之像的女子。

  “你是……侠儿?你……真的是侠儿?”当冷侠听到这个声音时才确定眼前的人的确是自己那已经消失几乎十年的母亲。

  “妈……呜呜呜呜……妈,你知不知道侠儿好想你……呜呜呜呜……”看着这母子相见的场面陈风的眼湿润了,而与冷侠一起的女孩们则已经流泪。就是冷侠的索亚也趴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风儿!”陈风突然听到了元素之母的呼唤,已经许多年了,自己离开母亲不也已经很多年了吗?身上的羽翼倏的展开,四周的元素能量在不受控制的流动着,而就在这时冷侠等人见到了一个比陈风高大许多的女子出现在陈风的身边,爱怜的将陈风护在自己的羽翼下。而冷侠的第一感觉就是那个女子是陈风的妈妈。

  “谢谢,谢谢你让我们母子再次想见!”冷侠身上属于魔族的羽翼也张了开来,同时跪在了陈风的面前,这是魔族的最高礼仪,同时也是魔族认主的先兆。

  “不用谢我,其实这只是一个无心的意外!”陈风说完又转向索亚“如果想见你母亲就到千岛城龙岛来!”陈风说完就离开了,身边的六只龙也对冷侠点了点头出去了。而就在点头的瞬间,凡凡将一个灰色的球抛向冷侠母子,尔后两人都感觉到了自身修为的提升。

  “如果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认他为主人!”这是冷侠心中现在唯一的信念。看着陈风给自己的卵上突然有字显出不觉读了出来:“将这个卵给那个刁蛮的臭丫头,她会嫁给你的,而且她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坏,她是个善良的小丫头!”听了这句话的雪淑宝则脸突然涨的通红,而同时也看到了那个卵上根本就没有被定下契约的痕迹,有的也不过是陈风的祝福!

  * * * * *

  猜猜索亚的母亲是谁呢?无奖问答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