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暗杀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影·灭天 6900 2003.06.18 20:15

    西姆杀手部队是雷诺私人训练营中的一支例属于黑暗一派的杀手组织,也就是说他们是雷诺专门用来排除异己或除掉眼中钉的那中见不得人的部队。已经有三年雷诺没有用到这支队伍了,应该是风之刃出现后就不在有人想到西姆杀手组织的恐怖。对于风之刃雷诺不是没有争取过,但对方七十二人根本理都不理他,因此雷诺也曾用军队围剿过这个杀手组织,但不幸的是例属与西姆杀手组织的前七十二个顶级杀手都被一刀杀,也因此雷诺不在认为西姆有用。

  西姆是南大陆人,虽然这个杀手组织用他的名字但他只是这里的名誉队长而已,真正的队长还是雷诺的养子雷平。西姆是杀手界的传说中的人物,并没有太多的人见过他,雷诺父子是例外,因为雷诺曾救过历练中的西姆,当时西姆因伤口发炎而高烧不退,是雷诺父子救的他,因此他为雷诺杀人,但由于自己在杀手界已经呆了近十年,所以西姆决定再干完这一票就离开,回家乡去当一个商人。

  杀手部队中除去雷平的上千人外西姆只有十个亲卫,十个自己亲手训练出的杀手,但由于杀手的生活无法见人,所以他们只有各自的代号,没有名字,就西姆自己的理解来说,名字无非是一种好听一点的代号罢了。

  “雷平失败了吗?他不是有三千铜级杀手和三百银级的吗?”西姆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尸体,与三年前一样的只有三人是那种一刀毙命的伤口,而其他人则死于各种各样的理由,但共同点确实没有一人的肢体是完整的,所有人都被弄的烂糊糊,向被撞死的有的则像被野兽杀死吃剩下的。

  “雷诺不是说让我们杀的人不过是两个空间系的术师吗?”西姆怒吼。

  “是的,他们是两个空间系的术师,但那个小的还有各种各样的能力是我们刚刚才知道的,而且风之刃似乎是他的私人杀手部队!”雷平将手中的资料给了西姆后恐惧地说着,“也许我们根本就不该去杀他,所有二十三场的逃兵都说他是一个恶魔,也许他真的是恶魔吧……”

  “住口,这世界上会有恶魔的出现吗?不,不会,那些术师什么的都是骗人的。”西姆由于生气身体的周围逐渐形成了一个不小的能量风暴,“十号,你去把那对父子的头带来!”

  “是!”一个身影出现答了一句就消失了,没有气息,没有杀气,就连雷平手下所有金级的杀手都无法感知他的存在。

  ……

  “又来了一个吗?”陈风从成堆的文件中抬起头微微一笑将桌上的文件收到物品空间中,而房间中的门也在名十三进来后陈风将这里设成了完全封闭的空间。

  “出来吧,没想到新来的杀手终于有一个可以上的了台面的,黑貂,你认为呢?”那个隐藏在空气中的杀手终于看到了陈风手中的黑色‘玩具’是一只巴掌大的黑色小貂,而且那个貂似乎在以几何倍数长大,也许那些尸体就是眼前的怪物弄的吧。

  “你认为这么大就可以了吗?看来你有点高估那个杀手哦。”貂长大到一米长就不在长了,就陈风以往的经验小黑是长成很大后才对所有的杀手进行扑杀的,而眼前仅一米长的貂显然是对对手的尊敬,才幻化成本体的长度。

  “看在小黑这么看的起你的分上,如果你现在投降或者愿意听我的话我可以保证你的生命无忧而且不论你想要多长的生命都可以!”陈风的话令空气产生了一阵波动,但那个杀手终究还是没有显出身形,显然陈风的话令那个杀手动心。

  “我还可以将你变为不死之身,如果你还没有兴趣就出门看看,我想你永远都无法离开这里了!”陈风的调侃的声音令那个杀手似乎愤怒,而空气中特别是门边的波动越来越大,最后杀手终于显出了原形,但令陈风好奇的是他居然是个孩子,而且是一个看起来比自己小的孩子。

  “是被雷诺派来杀我的吗?”陈风微笑着问。

  “是!”显然这个孩子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知道杀手没有完成任务会怎样吗?”陈风又问。

  “死!”陈风开始好奇为什么这个孩子只能说一个字了。

  “你认为你能完成任务吗?”陈风本以为这个孩子会说不能但却很失望。

  “能!”那个孩子开始有了动作,那是拔刀术中缩地的工夫,而陈风也同样可以看的很清楚那个孩子正在举刀高速向自己冲来。

  “咚!”名十三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那个孩子正在高兴就要杀掉毫无防备的陈风时撞上了结界的边缘,成大字型从结界上躺了下去而那刀也被摔出很远。他吃痛的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摸了摸前面似乎是玻璃的东西,软软的,滑滑的,似乎是不知名物质。

  “难道你接任务的时候没有问清楚我是空间术师吗?”陈风微笑着问,那孩子摇摇头。

  “算了,看你是个孩子,放过你吧!十三,他就交给你好了,不,还是自己留着比较好玩!”陈风将空间撤掉后那个孩子愣愣地看了陈风一会儿继续将刀拾起向陈风扑来,但却无论怎样砍,从哪个角度砍都没有用,陈风将自己封闭在了空间中。

  “小子,慢慢砍,少爷,学校的事已经安排完成,您与小姐在同一个学校上学!”十三说完就出去了,而那个少年却仍在不遗余力的砍着陈风的保护空间。

  “终于累了吗?饿了没?我带你去吃饭!”陈风也不管这个孩子听不听就拉着他的手向外走去,而职员们则好奇地看着陈风拉着一个手中握刀的少年向饭厅走去。

  “几岁了?”陈风将一个面包拿在手中将自己和孩子都控制在不同的空间中,然后有问有答,那孩子不答自然也没有东西吃。

  “十五!”看来他还是可以说超过一个字的词嘛,但这个问题只提供了一小块面包。

  ……

  “有什么理想吗?”陈风的手中不知道何时又多了一块面包。

  “当一个强大的自由的杀手!”在陈风的劝诱下孩子逐渐说的多起来。

  “你想完成任务吗?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哦!”陈风的问题让孩子一愣,但很快就恢复为冷静的面孔。

  “不想!”

  “为什么?”

  “没有自由!”

  “好,我给你自由,从现在起,就由我来收留你好了,不过你必须先通过文化课测试,然后就自己到创风集团去找老师,或者你可以拜它为师!”陈风将黑貂取出说。

  “这小子的资质还不错,我想我应该可以让他成为高手吧!看什么看?大惊小怪的,我不过是一个你们人类说的妖怪而已嘛!”黑貂看着眼前孩子的惊惧的目光满意的变成了一个年轻人,“我是不是很帅?”

  “是,是!”毕竟还是孩子,见到妖怪害怕是应该的。

  “那我就收你当我的首席大弟子好了,可是主人,我在哪里训练他才好呢?”黑貂变成的年轻人愁眉苦脸的问陈风。

  “就到龙谷好了,那里空气比较好,对了,你不用等炎罡下月来了,直接从这里过去就可以!”陈风指了指饭厅中的魔法阵。

  “到了以后叫乱空为他派一头恩……半米长的小龙,不,小龙不好,还是这个吧,有时间将他孵出来,这可是我新研究出来的刀兽哦!至于怎么用就问小黑就好了。”陈风上前摸摸那孩子的头“忘了问了,你叫什么名字?”

  “十号!”看着眼前孩子的神情陈风坚定地说:“今后你叫比尔好了,比尔·陈!”

  ……

  “有十号的消息了没有?”西姆已经等了三天了,通常的任务十号可是完成的很好啊,但这一次看来真的不行了呢。

  “没有,也没有尸体运出,估计是已经被杀掉了!”雷平看到了西姆眼中着急的神色,心想毕竟那十个孩子是他一手养大的啊。

  “那……一号,你去办这件事,务必将那对父子杀掉!”西姆不想将所有的孩子都浪费掉于是还是从厉害的开始用比较好。

  “……”没有声音,闪过的只有一丝杀气。

  “二到九号你们也去,如果一号无法完成任务你们就将那对父子杀掉!”西姆还是不放心“难道要用到他?”他不敢往下想。

  ……

  今天是陈风在上学前参加的最后一次拍卖会,这次的拍卖品中有三块幸运石和十五块指甲大小的混沌石,但几乎所有人都只看中了那三块幸运石而那十五块混沌石则是被做成法器拍卖的。

  陈风此次并没有带太多的人,只有傅霖父女和小雨娜娜以及血妖跟着,别的人陈风并没有带,毕竟已经很久没有杀手光临了,就是神也有打盹的时候吧。但为了安全期间,陈风还是照例将保护结界罩在了自己五人(五人一狼)的上面。

  “今天的拍卖会由我星火拍卖行为大家主持,大家知道我市创风集团和陈氏集团都在出巨资收购混沌法器和幸运石,因此本次拍卖我拍卖行将有十五件混沌法器以及三块幸运石将在此次拍卖中进行拍卖,同时创风集团最新推出的极品晶石法器也在此次拍卖中可以见到,因此大家准备好钱,现在拍卖正式开始!”那星火拍卖行行长顿了一下将十五件混沌法器命人抬上来后“首先就是由心协宗赞助的十五件混沌法器。”

  “三百万!”本来首先被推出的拍卖品都没有超过三十万的,但陈风一上来就是三百万不禁有人开始想那幸运石陈风将没有能力再争了。

  ……

  “最后……就是我们的压轴拍卖品——幸运石!起价三百万联盟币!”

  “四百万!”

  “六百万!”

  “一千万!”

  “两千万!”

  “五千万!”

  “……”

  “一吨金币!”陈风的话无疑又在拍卖行掀起轩然大波。

  “一吨金币,陈氏集团少东出一吨金币,还有没有出的更多的?好,现在这里的幸运石再次成为陈氏少东的囊中物!”在众人未反应过来时陈风再次将那幸运石与法器吸到了自己的手中,而法器上的混沌晶则被顺利的拆下放入物品空间。

  “陈少东,我看您还是将那些幸运石流下,我军部要进行研究!”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让陈风本来很好的心情一下跌到低谷。

  “有钱就来买吧,但我不想卖,这是我的个人喜好,你们军部如果有本事就来拿好了!”陈风冷冷的话语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本来热火朝天的拍卖大厅一下便冷的掉渣。

  “怎么?你身位军部的教官想抗命不成?”那个声音的主人已经来到了陈风的面前,但令陈风惊喜的是他的身上似乎有不少幸运石碎片,而眼前这个人似乎是军部雷诺一派的诺顿将军。

  “我的兵役已经服完了,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商业集团的少东,所以我不存在抗命这一说!”陈风打量了一下眼前将军身边的人,看样子似乎是高手,不过……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酒字刚落诺顿身边的侍卫就冲向了陈风身边的娜娜,也许所有有功夫的人都可以感觉到娜娜是所有人中最弱的吧,但他却没有想到会因此而激怒陈风。

  “喀!”骨头碎裂声音的同时一声惨叫从那个侍卫的口中传出,但很快就没有了声音,因为陈风不小心将他的气脉震碎,虽然从外表上看不出有什么伤口,但诺顿知道这个侍卫身体中的经脉在同一时间被陈风震碎了。

  “你不该伤害我身边的人!”显然这个侍卫是一个道行高深的居然可以炼出元婴的人。

  “所以,你的灵魂也不可以生存!”陈风当着所有人的面将那个灵魂从侍卫身体中取出,然后放在手中炼化为一颗金丹。

  “你……你……”诺顿从来都认为陈风只是一个比较厉害的功夫高手而已,却没有想到他的法术这么好,他的眼中充满了恐惧。

  “你想活对吗?一般像你这种人都怕死!其实呢,放了你也不是不行,但……就看你肯不肯了!”陈风话一出诺顿自然点头如捣蒜。

  “把你家和你身上的幸运石碎片都交出来,当然了,如果你有混沌石的话更好,不要想藏私哦,我可是可以很快查出来的,那时候你和你的军队就……呵呵,听说你的队伍中有二十三场的逃兵对吗?你可以下去问问就知道我的手段了!”陈风再次心情大好的将诺顿身上的幸运石吸到了自己手中。

  也许人到了高兴时心情将是完全放松的,所以在陈风心情大好时同样是那些杀手们下手的最好时机,不过却没有人动手,原因很简单,像名一这种整天跟在陈风身边乱转的杀手恐怕在杀手界中都不常见,但名一就是这种人,所以那些杀手全部被捉。

  又是七天,西姆已经接近崩溃边缘了,因为他从没有感到这样失败过,自己一手训练出的杀手居然比雷平的还不如,最起码人家的人死了尸体还可以运回来,而自己的那些则生死不名,现在他已经决定要用那个人了,不论结局如何,如果他成功了也就算了,如果他都没有成功,那自己也该出手了,可是那个人都没有成功自己可能成功吗?

  那个人叫卡伦,是西姆的同门师弟,但却为人亦正亦邪,但功夫却高的吓人,包括自己这个做师兄的,西姆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击败卡伦。

  也许是听西姆说这是最后一票了,所以卡伦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下去取陈风父子的人头。但却没有像所有的杀手一样隐身进到陈氏集团,而是明目张胆的走了进去,而且身上还有各种各样的兵器。也许卡伦的确是个高手,因为他从来都不会产生杀气,不论何时他的嘴角总是挂着笑容。

  “小妹妹,请问陈氏少东的办公室在哪儿?”卡伦微笑着用最温和的声音问正准备和血妖去吃饭的小雨。

  “你是杀手吗?是来杀哥哥的杀手吗?”小雨好奇地问这个看起来似乎是疯子的家伙。

  “是啊,原来你是陈氏少东的妹妹啊,看来如果捉你去一定可以让我不动手他就自己自杀了!”卡伦想的也没有错,但却没有几个人可以从血妖的身边带走小雨。

  “这似乎不太好哦,记得三年前有一个吸血鬼绑架了我,恩,现在似乎都在那个地方没有死呢!”卡伦顺着小雨指的方向用望远镜看去,不禁打了个寒战,因为他看到了还在鬼堡被钉在城门上的如玉。

  “那我就不打扰您了,我自己去好了!”卡伦说完就要走却听到了身后小雨的声音。

  “这个人是不是发烧烧糊涂了,怎么可以这样就进去,唉,现在各种各样的杀手都有了,血妖,我们还是不要理他了,反正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伤害哥哥!”

  卡伦刚转过去就撞上了正要到陈风办公室的娜娜,而且不小心将娜娜撞伤了,流血了,也是在同时自己被扔了出去,而被撞倒的娜娜的身前出现了一个少年,他的手中出现了白色柔和的光芒,卡伦就呆呆地看着娜娜腿上的伤口从止血到消失。从没有失过手的他也不禁开始疑惑自己此次是否可以全身而退。

  “你是来暗杀我的吗?”卡伦没有反应。

  “请问,你是雷诺派来暗杀我的吗?”陈风的声音与脸部的特写同时出现在卡伦面前吓的他大叫一声就要逃跑,因为他感觉到四周比自己厉害的人实在太多了,所以他决定不战而逃。

  “莫名其妙!”陈风好奇地将散了一地的武器拿起一看就放到物品空间中去了,同时起了想逗逗那个跑掉的大叔的念头。

  “应该不会追来了吧!”卡伦心中想着长吁一口气就听到了身前令自己感到恐怖的声音。

  “大叔,您的东西忘了拿了!”听到这个声音的卡伦先是一愣,然后以更迅速的身法向更远的地方跑去直到碰到来接应自己的西姆才停下。

  “太恐怖了,真是太恐怖了!”卡伦不停的絮叨着,西姆没有说话,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路边树下的阴影处有东西,的确,名一是可以通过影子到达任何地方,所以两人就在恐惧中看着那一团影子逐渐从地上冒出来,逐渐成为一个人的形状。

  “小名啊,我可是比你早到了哦!”听到陈风的声音卡伦已经再也无法忍受了。

  “我认输,我不要再暗杀你了!放过我吧!”悲号声令西姆飞速的躲到一边,就常理而言,如果卡伦精神不稳定的话有99。5%的可能会暴走变成杀人狂,但此次却没有事情发生,唯一的理解就是眼前的两个小孩比想象中要厉害不知道多少倍。

  “嗨!大叔也是杀手吗?似乎很强啊——”陈风的话令西姆感到有点生气,什么叫似乎很强?但也有一定的道理,否则自己派出的那么多杀手都有去无回,所以西姆的身体开始散发出杀气,但一股更强烈的杀气从那团被称为小名的黑影散发出来。而自己把杀气散去,那团黑影的杀气也瞬间消失,试了几次的结果后西姆放弃了。

  “跑了那么久你就不累吗?冰水?那冰呢?”西姆就看着那个少年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冰刀“呵呵,习惯了,应该是这样才对!”冰刀消失变成了一个大冰块而陈风就用一个小刀将冰块上的碎冰渣刮到小碗中然后不知道从哪变来的,注意,是变来的果酱调料等东西均匀的撒在刨冰上“尝尝吧,很好吃的!”

  “师兄,暗杀失败,从今天起我要退隐江湖!”卡伦吃完一碗刨冰后接着说“我要去卖刨冰!”

  “是啊,是该退隐的时候了,在这之前我可以见一下我那些徒弟的尸体吗?”西姆似乎一下老了很多似的低声下气地问陈风。

  “尸体?!什么尸体?你是说那十个孩子吗?他们现在在南大陆受训,当然了如果你想卖刨冰的话我也可以给你们安排啊!”陈风说完就取来一张地图准备将刨冰店的规划图划给西姆。西姆取出一个通讯器那边传来雷诺狂暴的声音但西姆则用一种似乎将死的声音说:“将……将军,暗杀失败,全军覆没!”说完那个通讯器就到了陈风的手中“雷诺,你等死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