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兵役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影·灭天 7472 2003.06.18 20:11

    尼斯鬼堡的开张迎来了大批已经看破红尘混吃等死的渴望探险与刺激的人们,他们中不乏有军人、一般工作者或者是老板之流的人,而小雨也在上学之余去吃饭,并且是有专车接送,妖皇可不希望再有什么人敢把小雨给绑架了让陈风一怒之下解开全身的封印将这个星球给爆掉。

  鬼堡天天都是人口爆满,而且大部分人想领略一下吸血鬼的生活所以妖灵界的血族部落将用妖兽血酿的血酒全部供应在鬼堡。所有的服务员都是鬼堡从前的那些,因为当服务的当习惯了,所以一时也没有想到离开,妖灵界也来了一些人。

  梦幻灵之屋的人也很多,虽然也有大批的修士来嚷着除魔为道,但似乎那些客人都不领情,说灵之屋如果没有灵还怎么叫灵之屋,这让那些修士联合起来进行了三周的灵力攻击也没有把灵之屋的外层结界打开一点,毕竟泉妖精这样有千年法力的妖的结界加上众鬼和屋中服务员的妖力做成的结界不是那么好破的。

  平静的生活就这样过了许久,似乎没有战争就无法在让无聊的军事家们活下去,所以经过一百五十多年后的东西联盟终于因为某中原因而分裂了,而陈风不幸的正好到了服兵役的年龄,当兵役传单发到陈金志的手中时,他愤怒的大吼这根本是军部的阴谋。但陈风并不介意去服那三年的兵役,因为如果打仗的话可以令他快速的升迁直到成为军部举足轻重的人物。小雨也不想上学了,因为女孩的兵役年龄是十五岁,但为了她在军中不受气陈风让妖皇从根本上改变了她的体质,并用了记忆传承将妖皇的许多年的记忆给了她,这应当够她自保一段时间的了,血妖按理说是不允许带在身边的,但陈风缴了几百万后那些军官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在陈风的授命下,创风的所有终极妖要管理和保护好集团,而且要不时有人保护陈金志,他还说:“我其实并不在乎这个兵役,但如果不参加就会不断的有人找我爸爸和妹妹的麻烦,所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希望你们可以听从十三的领导,还有七一、七二,我父亲的安全就拜托了!”

  当陈风和风小雨登上去东华军事训练营的飞机时,陈金志哭了,陈风和小雨从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哭泣,但这一瞬他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而小雨也早已经哭了出来。

  飞机下众多的父母都在送各自的孩子,当见到哭的梨花带雨的小雨时,那些母亲已经忍不住自己的眼泪。

  “爸爸,你回去吧,我会保护好妹妹的,我也可以活着回来,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害妹妹,而且也没有人可以伤害我!”陈风在飞机就要升空时用传音将自己的声音传给陈金志,突然一束黑紫相间的光芒从陈金志的怀中飞出,以急速飞进机舱,而传出的兽语则是:“我们答应做您的宠物就一定不会反悔,高贵伟大主人啊,请不要抛弃您忠实的宠物!”

  “小黑,你一定要跟来的话就跟着我好了,让小紫变小到可以成为小雨身上的挂件来守护小雨吧,而有你跟着我就好了。”陈风同样用兽语说着手中出现一把紫色的毛茸茸的项链。

  “小雨,这时小紫,是我的宠物,以后你带着她,那样当血妖不可以跟着你是就让她来保护你吧,她是千年的紫貂,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伤害她的。”陈风将这个项链给了小雨后突然看到心之一方和高文都在同一个机舱中。

  “你们怎么也来了?不是一家出一个男丁就行吗?”陈风好奇地问。

  “是啊,我们就是那出来的一个男丁,家里的那些大哥们根本就不出来,而我的法力是家里最强的,所以家里就放心的把我给轰出来了。”心之一方无奈地说。

  “我也是,因为平时的架打的太多,我老爹又新有了一个小儿子所以就把我赶出了家门,对了,你干吗把你妹妹带来,不知道那些正规军里的家伙都很色吗?”高文问。

  “她自己呆在家里无聊所以我就让她跟出来了,但有两个高等妖怪守护还有我,你认为有什么人敢伤害她吗?在说了,就是那些很色的人真敢那样对我妹妹,你认为那些人可以从我眼前活着离开吗?”陈风瞬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杀气,虽然小雨并不会感觉到,但那些召人的军官们则都吓了一跳,这种杀气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放出来的,有的新兵则已经被这浓重的杀气给吓晕了。

  “小伙子,你发生了什么事需要放这么浓烈的杀气?”陈风虽然只用了三成能量,但那些三级的妖怪都会在自己四成杀气释放出时跪地求饶,那眼前这个老头子怎么一点事都没有呢?陈风很奇怪。

  “哦,我只是放放好玩,你是谁?为什么不受我的杀气影响?”陈风突然将所有的杀气聚向那个老头,四成时,老头的头上见汗了,陈风突然将杀气收回,想看来那人也就是三级上位妖怪的水平。

  “我是谁不重要,你的杀气真是我平生见过的最厉害的孩子了,对了,你这是立威吗?不要说这些新兵,就是一般的老兵都不见得可以抵挡你这样的杀气侵袭。”

  “你不是抵挡住了吗?其实我这样做只是想让所有打我妹妹主意的人知道任何想伤害她的人我都不会放过。对了,您还没有告诉我您是谁呢!”陈风又恢复到往日的孩子气问。

  “我?你不认识我吗?我是这次招募新兵的统领,退休老兵查文·亨利,不要因为我的名字而认为我是莫林人哦,其实我是地地道道的东华大陆人。对了,你平时修炼功夫吗?”

  “我是卖药的而已,功夫嘛,并没有太努力的修炼,一天也就拿出三分之一的时间来坐着睡觉而已!”陈风盘起腿做了个练功的姿势。

  “难道你不知道服兵役期间会学习兵部的功夫吗?不过你的似乎并不比兵部的差,可以告诉我名字吗?”老兵好奇地问。

  “大叔,到站了,我下去了,以后有时间再聊,再见!”陈风说完头也不会的领着小雨向飞机下的陆地走去,而几乎所有的人都用好奇而羡慕的目光看着他,因为刚刚与他聊天的就是兵部的最高统帅查文·亨利,不过陈风似乎是真的不知道。

  “有趣的孩子,赵名,传我命令,所有人都不可以伤害那个少年身边的女孩,否则就是我都保不了你们!”老兵微笑着说。

  “是,但是那些兵会听吗?”赵名是查文的传令兵,他的修为虽然比查文低两个层次,但也知道那个孩子的修为似乎比查文还要高,也就没有奇怪,但那些从战场上下来的兵会听这个命令吗?他不放心。

  “你只把这个命令说下去就行,如果那些人没听见也没事,但……呵呵,新的将星就要产生了!你还记得陈金志吧,那就是他的儿子和女儿,我们术师一族就要有翻身的一天了!”查文高兴地说着,想着从前的陈金志就如陈风一般的守护着陈风的母亲,赵名也知道这件事,因为也是那一天查文将自己收为亲兵的。

  ※※※

  “小子,这妞又不是你的,你担心个什么劲?”一个兵说完突然被一个巨大的风刃割成了两半。

  ……

  “没有人可以伤害小风,有我陈金志一天就不会让人伤害小风!”一个次元斩又有几人被分尸,而放出的杀气更是将剩下的几人吓的吐出了胆汁,惊吓而亡。

  “阿志,你们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急了!”说话的是赵名。

  “我是查文·亨利,这里出了什么事?这些人是你们杀的?阿志?你怎么会在这儿,快开我的飞艇离开!”查文说完就往自己的肩部开了一枪,然后目送两人的离开后叹到,“老朋友,我也只能帮你的儿子到现在了,下面就是他们的命了!”

  “将军,您没事吧!”赵名并没有离开,而是回到了查文的身边担起他想向医院去。

  “你怎么没走,刚才你看到了什么?”查文惊愕地发现身边多了一人。

  “如果我走了您怎么办?我看到了陈金志的次元斩将您的胳膊斩下,然后离开了!”

  赵名说着发出了一个次元斩将查文的左臂斩下后有在手中出现白色光晕将臂给连上。

  同时身体发出更强烈的光芒来医治这个斩伤,也是在医好的同时追踪的人出现发现查文和赵名都包围在一片白色光晕中,当光晕暗下来时赵名晕倒。

  也是从那时开始赵名开始当查文的亲兵,同时既是长官与下属又如父子一般。

  ※※※

  由于前方的战争已经进行了许多天,而前几批的新兵也已经送上战场,作为新兵的陈风开始了他们三个月的训练期,早晨的跑步是必须的,即使上战场打不过,逃跑虽然被人所不齿,但留下命才是最重要的,所以第一天的两万米长征令几乎所有的新兵都被罚没饭吃,而跑下来的也只有陈风、心之一方和高文三人。

  前三周的训练全是体能训练,而不服从命令的人就会被杀掉,陈风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也很遵守命令,同时将比较好的练功口诀教给自己小队的人让这些以后的伙伴对自己感恩,那么将来上了战场只有有默契的小队才可能活下来。同时心之一方和高文的小队也在被帮助之列,毕竟那两个人都是自己的同乡。

  在这三周的训练中,仅拥有三千人的第二十三训练场(总共二十四个)就有七十人被枪毙,而且这里不阻止士兵间的决斗,如果你有力量你就是老大,所以陈风的风之旅成为这里最大的帮派。没有人可以阻挡陈风的一招,一般人大架也就是挑战一下高文,就连心之一方都没有人敢挑战,因为他所精通的法术足可以让你在高密度的训练中更难受。高文则是一直以来的打架王,一点都没有富家公子的模样。

  从第四周开始就开始训练枪械的使用以及格斗术等等各种各样的野外生存常识。整个训练场现在只剩余新兵两千八百人,有两百人死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有七十个小队,每小队四十人。其中陈风的小队看起来都是高手,精通各种各样的枪械及机关还有格斗术,这是陈风在自己新创的空间中特训的结果;心之一方的小队则稍差但比较擅长陷阱的布置,也在陈风的空间中训练过;然后就是高文的小队了,这些人都是打架高手,从前都是混混出身,也颇投高文的胃口。

  在训练场是没有长官与小兵之分的,只要你有力量在这里就没有人敢惹你,而你也就是这里的老大。但新来的长官并不知道这一点,从心之一方那儿得知新来的男生教官名字叫血腥的巴特还有一个是被老兵们称为无耻之王的特克,而给女生的教官则是妖媚的那达丝,虽然小雨是学习的医疗,而且是医疗小队的队长,上面也没有说医疗小队需要参加训练,但那达丝似乎并不知道这一点,于是……

  “从今天起我巴特就是你们的格斗教官了,听说你们这里的风之旅是个高手如云的帮派,那么就由你们的老大来与我共同教教你们真正的格斗是怎样的吧!”巴特虽然有血腥之名,但本人并不坏,而是打起仗来比较残忍而已,看他的模样就让陈风想起幻风空间的半兽人,虽然他的修为已经在自己小队的人之上,但比起自己还差太远。

  “你的能力似乎还没有那天接新兵的老兵厉害嘛,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吧,如果我赢了你就由我来当教官如何?”陈风坐在训练用的油桶上问。

  “好吧,如果你能打败我我就甘心当你的下属,但不能用阴着!”巴特似乎很讨厌别人在打架时用阴着,不过真正搏命时谁还在乎那个呢?

  “风哥,让我去如何?”高文问。

  “你不是他的对手,阿心还有可能与他一拼,还是我来吧,我可不希望天天帮你们接骨,今天按理说抡到我们三队休息了,所以就让我速战速决好了!”陈风从油桶上站起身当开始走向巴特时身体中开始冒出杀气,每走一步,杀气增加半成,当走到第五步时巴特的脸上流下了汗珠;第六步刚要着地,“我认输!”巴特的无力的说话声让陈风瞬间撤去了杀气,“那么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这三队的教官了,巴特你就到高文的队里好了,今天休息,巴特、阿心跟我去看我妹妹吧,已经三周没有见了,不知道小丫头过的怎么样!”陈风轻松地说话引起了大家的欢呼声,要知道陈风的训练可比那些教官的训练艰苦的多,而且他不会让你死掉,就是还有一口气他也能把你治活然后第二天接着折腾你。

  “风哥,我怎么办?”高文问。

  “今天有你来带着兄弟们出去玩,记着不要惹事!”陈风说完就离开了,而巴特则好奇为什么陈风看起来象个文弱书生一般,下面的人怎么那么怕他,但刚才的杀气却是如实质一般,那么说这个家伙的修为——巴特不敢再想。

  “大哥,那不是医护队的吗?怎么在那里参与体能训练?上面不是说医护队不参与体能训练吗?”心之一方好奇地问。

  “是啊,我也不知道,找人问一下吧!”陈风看到了正在受训的本是小雨队里的一个女兵,便走上前和气的打招呼,谁知道那女兵居然躲着他。

  “告诉我我妹妹在哪儿?”陈风终于受不了那所有女兵的嘲讽的眼神一拳将过来阻止的别队教官给打飞后大声问。

  那些人被镇住了,一个小雨的朋友过来哭着说小雨和队里几个体质较弱的兵受不住已经准备拉去枪决了。听了这话的陈风,顿时妖气冲天,黑色的气流在他周围飞散,他回头转向巴特狠狠地问枪决的地方在哪儿,巴特指着指城外就见到陈风从地上缓缓升起,没有翅膀,没有任何推进器陈风和心之一方就这样离开了,而巴特也估计到了这是谁的主意。

  地上已经躺了不少衣衫褴褛的女兵,他们的下体流着血,出的气也已经比进的气少了,显然是被虐制死。很多人,老兵,全是刚从战场上下来的老兵,他们也有需要,但却把需要的对象放到了刚收来的新兵身上。再往里走有许多老兵的尸体,是被野兽撕碎的。

  貂,是的,那是一只已经杀红了眼的紫貂,很巨型,几乎所有的人都把自己的武器往它的身上招呼,它已经没有力气张开结界了,只能靠自己的原形,用最原始的牙齿与爪子进行攻击。当它看到从空中缓缓落下的陈风时,只说了一句:“我已经尽力了!”就晕了过去,全身淌血。陈风将自己的胳膊用乱空划开一个大口子将自己的血淋在貂的身上,地上躺着的紫貂全身散发出顶级妖怪的黑光,伤口已经痊愈了。

  “小雨,如果你还活着回答我!”陈风仰天长啸!

  “哥哥!救命——”远处传出小雨的求救声,陈风的瞬间移动已经从心之一方的眼前消失,但心之一方并没有跟去,他做的则是结界,心协宗的终极结界,他可不希望引来大批的军队攻击陈风。

  在地上众多的女孩子中,陈风看到了一个小小的灵障在保护着小小那颤抖的身躯,她的衣服已经很少,但那些人也无法侵入,因为这极度的恐惧令小雨将自身的所有灵力放出来保护自己。这个隐蔽的森林小屋中传来恶心的调笑声和女孩恐惧的尖叫,陈风将手插如灵障,抱起小雨,将物品空间中的护甲压入小雨的身体,又找出召唤兽中防御力最好的几只小兽与她定下平等的契约后向外走去。

  “我先回去把小雨安顿好,你下部队召集令,将里面的人全杀掉,所有的人……军官留下!”陈风说完就离开了,不是瞬间移动,而是风翔术,但心之一方却发现陈风的背后似乎有两个黑色的羽翼在闪动。

  “你就是这个训练场的统帅吧?查文·亨利大叔也在啊,好,我来这里只是想问一件事,是谁把巴特他们派来的?”看到陈风抱着的衣衫褴褛的小雨哨兵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几乎所有阻止的人都被陈风身上的一把刀分尸,所以当陈风出现在军官休息室时在这里守卫的哨兵已经没有人可以动了,他们全死了。

  “陈风,小雨这是怎么了?”看着昏睡的小雨陈风的眼睛逐渐由黑色转为红色。

  “是啊,她怎么了?我怎么知道?为什么我无法让她醒来?是你们,是你们派来的军官还有那些老兵把她害成这样的,你们是保卫大陆的军人啊,你们怎么可以伤害这些少女,她们还只是孩子啊!”陈风的话已经没有了那活泼的童声,取而代之的已经是充满怒气的恶魔的声音。突然,背后的有能量集成的羽翼突然成型,一对黑色的羽翼从陈风的背后冒了出来,同时他的身后出现了人型的血妖及风妖洛肯还有更多的人型妖怪。

  “主上,小姐她……”妖皇话到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陈风的理智已经完全被杀戮之气所代替。

  “如果叶子在这儿一定会有办法救她,为什么我的能量还没有储够,为什么?对了,妖皇你也应该有这个能力的,帮帮我,帮我救救小雨!”陈风的煞气突然消失了,悲伤弥漫着训练场。

  “主人,我会把小姐医好的,您不要这样,您这样我们都会很伤心的!所有人回去,主人,小姐现在只是需要休息,休息一下就好了,放心吧!”陈风的形态再次成为人型,所有的妖灵都消失了。

  “陈风……马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下令不可以让医疗队进行体能训练吗?我的最重要的一条难道你没有看到?”查文从口袋中拿出军令,第一条赫然写着不许为难一个叫风小雨的女兵。

  “查文大叔,谢谢你的关心,但这个人不可以活着离开,没有不是朋友的人可以看了我的别的形态活着离开的!”陈风微笑着说。

  “随便你怎么做,我最后补一枪就行!”查文同样微笑着说。

  “那些老兵……”

  “因为他们任意伤害新兵,为了让别的军队的人注意,全部枪决!为了防止瘟疫就地火化!”查文微笑着对陈风说,“现在你是这个训练场的教官了!”

  “是!”陈风行礼后将那个马里带到森林中,自己的三个小队已经将这里的人屠杀待尽,大家发现陈风来了以后纷纷出来整队,而那些想逃跑的人则纷纷过来求饶!

  “那些姑娘向你们求饶时你们有答应她们吗?”陈风说完将马里扔了进去,“给你们三十秒的时间逃跑,逃掉了放过你们,逃不掉就不要怪我了!”陈风说着撤去了结界,那些人开始逃跑,但很快的就被陈风的结界挡住。

  “三十秒到了,我说让你们逃跑可从没有说我不放结界!”陈风说着开始用龙语吟唱着魔咒,那些到了或没到结界的人瞬间成为灰尘,就是倒在地上的尸体也被化的一点都不剩。突然他的口中传出了高亢的念咒声:“生活在森林中的浮游妖灵啊,应我陈风的契约开始捕食吧,我允许你们将那些军人的灵魂吃下去让它们永世不得超升!”

  “从现在起我为这个训练场的教官,你们放心,我对女兵没有太多的兴趣,但不要认为我会怜香惜玉,没有人可以不达到我的要求就休息,如果你们想自杀我也不会阻止,因为我的军队中要的是不怕生存的人。死当然是很容易的,但生存下来却是很难,不要怕受伤,我家是开药店的,各种灵药应有尽有,如果你们受了伤这些灵药可以免费用!好了,我就先说这么多,不久我会把你们的盔甲给你们,与那些军部发的盔甲不同,但可以最大限度的保障你们的生命。还有,我要的是一支绝对服从的部队,如果你们认为你们做不到这一点就请离开,即使最后就剩一个人我也可以保证就是战场上的人几乎都死了,你也顶多是重伤。现在开始训练!”

  离开的人有不少,当三个月的军训结束时留下来的只有一千人,但这一千人战场上直到战争结束也没有一人死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