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来自空间的人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影·灭天 6538 2003.06.18 20:13

    陈风自转生以来还没有见过如此大的场景,不过风暴的确可以称的上是狂暴与放纵的完美结合,很壮丽,也很残酷。

  船头的雾气慢慢升起,现在还是狂暴前的宁静,突然那雾气一散风起来了,呼叫着邪魔野鬼的调子,而蔚蓝的天空似乎就在一刹那变得阴暗起来。一堆堆的乌云,向青色的火焰,在无底的大海上燃烧。突然,那一堆堆黑色的棉絮就被利刃一样的闪电割的粉碎。

  “开始了!”陈风喝道,众人不禁更全力的运起各自的功力。

  大雨夹杂在暴风中将游艇冲刷的一干二净,那乒乒的声音让大厅中的人心寒,三个小时,陈风已经听到了大厅中传来的众人惊恐的嚎叫声和锅碗瓢盆碎裂的声音。看着那逐渐接近的黑色龙卷,陈风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刚上船时船长似乎说过无论如何也不会遇到暴风雨,但现在却……)。

  巴特等人的真气罩已经开始变小了,陈风知道这样的巨型龙卷那些人是支撑不住的,而且如果与船遭遇的话船也一定会分崩离析。看着船上人们惊恐的目光,陈风突然想起了地球上二十一世纪初的一部电影《泰坦尼克号》,那是撞冰山,而现在确实更恐怖的黑色龙卷,陈风也不想太过招摇于是举起手中一块很小的幸运之石同时用更大的圣灵护罩包围了全船。

  大厅的人们度过了暴风雨的绝望又迎来了黑色飓风,他们绝望了,但陈风将‘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通过圣灵结界放出后人们渐渐平静下来。再没有雨水打击到游艇上,他们现在基本上是浮空状态而且也已经远离了飓风,饶了过去,而陈风手中的圣洁的光辉让他们不在恐惧,甚至有一个美丽的少女偎依在一个似乎是其父亲的中年男人的怀中喃喃地说:“我好象看到了天使,那个美丽的少年的背后似乎有一副金色的羽翼!”

  陈风听到了少女的话回过头微笑了一下将羽翼收了起来,这更让少女尖叫:“天使!

  我看到了是天使在守护着我们!”

  风平静下来,海浪像低喃的恋人一般轻轻拍击着游艇,巴特等人已经累到了极点向陈风说了一声就回船舱去休息了,娜娜也偎依着陈风似乎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偎依着他。傅霖的女儿已经醒了,她突然看到了父亲手臂上的契约印,知道了父亲已经与陈风定下了以陈风为主的主仆契约,也同时知道了是陈风医好了自己的病。

  “谢谢你医好我的病,我可不可以也与你定契约?”傅霖的女儿低着头柔柔地问。

  “不用了,其实我现在的能力除了空间魔法在你们高等魔族以上外别的东西并不怎么厉害,对了,我叫陈风,你如果想定契约就与她定好了,她是娜娜,是我的内子,但她现在还没有能力保护自己,以后就拜托你的保护了!”陈风微笑着诚恳地说。

  “我叫月儿,在创世神的见证下,猛特魔族傅月儿与眼前的女子定下以她为主的主仆契约。”月儿将娜娜的手放在自己的额头说到。

  “主人,以后就让我来侍侯你吧。”月儿温柔地说。

  “月儿,你怎么会信创世神呢?按理说你们不是信奉黑暗魔神吗?”陈风好奇地问。

  “是的,在魔族的大陆上众多的魔族信奉的都是黑暗魔神,但我们猛特族例外,自从知道公子会精灵语以后我们就猜到公子不是这个星球的人,公子应该是幻风空间的人,而且您说的是风精灵一族的方言就可以知道公子是风之大陆的皇族。您说我说的对吗?”月儿皱皱小俏鼻问。

  “不错,我是风之大陆风之国的七王子,但你好象还没有回答为什么你们猛特族信奉的是创世神呢?”

  “是这样的,在无之大陆上的创世谷收留了很多无家可归的各族的族人,而我们猛特族本来信奉的也是黑暗魔神,但在很久以前魔神似乎喜欢上了幻风空间的天神,就不幸被封印了。黑暗魔神同时也是我们猛特族人的祖先,魔神消失以后其他的各族魔神纷纷起来围剿我们族人,于是我们就逃到了创世谷,谷中的人并没有因为我们是魔族就排斥我们,对我们非常好,但自从我得了一种怪病以后,炎晨大人说这种病也只有风之大陆的风国有。当我们到达风国时,风国已经被灭了……公子,您怎么哭了?”

  “没事,你继续说!”

  “是的,当我们到达风国时,您已经离开了几百年了,风国陈月龙国王的架崩让风国国力大减,也是在同时文迪国的后人将风国皇族几乎全部剿灭,同时文迪国在两百年中统一了风之大陆,但曾经的幻风帝国及风国的亡国奴们并不与别国的亡国奴一样受到与平民无异的待遇,文迪国人似乎格外的讨厌风国人,甚至讨厌风系的精灵。当我们离开时,文迪国中原风族人已经几乎没有了!”

  “那你是靠什么活到现在的呢?”陈风问。

  “一个风族王族的人将你留在那里的很多补药给了我,希望我可以横越魔界寻找你!

  她还给了我一个这个,说可以帮助我寻找你的气息!”月儿将一副精灵泪晶魔石做成的有陈风气息的耳环交给了陈风。

  “姐姐?!文迪国吗?既然他们敢灭我的祖国,那么就由我来灭他们的大陆吧!

  穿越遥远的时空,以创风之名召唤我最忠实的仆人们,幻风的神啊,应你我的约定,来到我的身边为什么不行,啊……噗!”

  一口鲜血从陈风的口中喷出,还好傅月儿躲的快,但陈风喷出血后便向后倒去。巴特知道陈风是不知道月儿说了什么东西陈风怒火攻心才这样的,赶紧过去扶住陈风时才发现陈风已经晕了。

  “医生,我们少爷怎么样?”傅霖问船上的那些医学专家。

  “对……对不起,这种病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似乎有种能量在他体内乱窜而且不受外面力量的支配,并且时不时的有能量从体外进入,他休克可能是因为急火攻心,也可能是练功练岔气了,总之他现在体内非常的紊乱,在加上他的修为根本不向是一个这么大的孩子,对了,你不是军方的血腥巴特吗,为什么你会在这儿?”医生似乎知道巴特。

  “他是我的教官,我们是跟随他到冰之大陆去历练的!”巴特的话引起在场所有富豪都不敢相信那么年轻的孩子居然是这个在战场上已经打拼了五年并留下血腥巴特之名的教官。

  “各位尊贵的客人,由于不名原因游艇周围出现了大雾,我们的导航系统失灵了,所以我们现在要等雾散了才可以离开,希望大家不要紧张,不久就会修好,谢谢大家!”广播中的话令人们又一次开始慌乱,有的甚至想到陈风这里把幸运之石夺去来保命,但没有任何一人可以抵住巴特等队员的一拳,所有上前来的人都被巴特等人打回。

  浓雾一阵晃动,傅霖进入到作战状态,全身的能量开始聚集,因为他看到浓雾的晃动,晃动的同时出现了数个灰色的影子。是一群人,巴特认识,是陈风的朋友,还有许多他不认识的人,当头儿的一个居然全身都是藤条。

  “娜娜小姐,公子怎么会这样?”妖皇问。

  娜娜把刚才的情景说了一遍后妖皇也知道了个大概,遂对后面的人命令:“把你们的力量传给我!”而娜娜的手中突然窜出的藤条包住了陈风,富豪们大喊着妖怪消失在陈风的大厅中。

  陈风的全身泛起白色的光,那是召唤阵,妖皇这样做的原因无非就是想把叶子召唤出来,因为只有叶子才是全生命能量的神兽,才可能将陈风体内的力量稳住。

  很不幸,陈风的身上除了出现更多的藤条以外并没有让叶子出现,但力量是稳住了,陈风身上冒出的藤条结成了一个刚开始是绿色的巨茧,而后众妖灵又从人们眼前消失。

  陈风感到很无奈,从前幻风大陆如此风光的自己的国家居然自己不在以后就被灭国,而自己的亲人也被屠杀待尽,真可笑,不是命令那些神保护自己的国家和亲人吗?陈风疏不知道之所以风族几乎被灭族是因为那些子神们基本上都被封印的缘故,而至于谁有这个能力?大家一定会说是创,但事实恰恰不是,但与创有关就是了。

  “爸爸,为什么我的空间中的自民会被屠杀?”陈风的元神回到谜幻星的创之屋。

  “是这样,你还记得你封印的上帝了没?在我研究过程中他逃跑了,同时带走了我巨羽上的羽毛好几根,上面沾的我的血肉让他的力量比你的那些子神要大的多,毕竟你创立空间时的能量并不是很大,所以你的那些子神的能量也不是很强,但上帝就不一样了,他是我们出现的地方与我一样自然产生的能量体,而且虽然他的力量并没有我和你母亲的大,但如果他吸收了那些血肉以后能量肯定是比你大的。本来我说你如果吸收了那个金板的话,你的力量会有我的二分之一,你无非是认为我有二十四的翅膀而你有十二罢了,其实每跟翅膀之间的差距何止百倍?你很好拥有了十六跟郁悒但仍没有达到哪个能量,不过如果你的能量可以升到二十根时估计上帝的那些人就不能把你怎么样了,但以你现在的能力似乎是太弱了。”创说。

  “你的意思是说那些封印天神他们的家伙是由您能量最强的羽翼上的羽毛构成的?而且那一根羽毛的能量就比我大”陈风问。

  “我就是那个意思,我现在把你封印了也不过是让你在人界不再引起他们的注意而已,并且现在在人界的是宙斯,他把我认做义父,所以你现在在人界还算顺利,不过上帝可能不久就可以突破魔界来到这边,那时如果你能量没有达到的话宙斯都保不了你,而你也只能回到原来的混沌地去重新修行了。”创说着伸手将陈风的元神上的力量抚平,拍拍陈风的肩说,“儿子,也许你不记得从前的是了,其实在你转生到地球以前你就是我们的孩子,你并不是由猿进化而来的,你是我的三个儿子中的二儿子,也是最喜欢玩的一个,你大哥很深沉喜欢毁灭,你小弟很天真(相对来说)喜欢创造,而你是界于他们两个之间的,在很久很久以前,那时侯地球的上一个文明的人信奉的是我们,那时上帝和宙斯都没有从混沌中产生出来,而那时他们称我是父神,你哥哥是龙神同时也是毁灭之神,你弟弟则是掌管时间与空间之神也被称为小创神,而你则是亦正亦邪被称为邪神,而圣幻(千幻的母亲)则是由我和你妈妈合力创出的与我们做伴的神兽,但那是人类的劣根性让那个文明毁灭了,你哥哥亲自动的手,不过由于你们的能力都太强大而没有东西玩于是你们决定了放弃从前的记忆到地球去做人,你们三个都去了,我和你妈妈也是在找到你的同时才找到的你哥哥和弟弟,他们都不记得我们了,而你的记忆如果你希望得到的话,我们将把封印解开让你得到那些力量,那样的话你就可以去为你那些曾经的子神报仇了。”

  “我只想先回复到我曾经力量的十二翼的力量,否则我实在是不想看着那些我的仆人朋友来照顾我这个曾经他们的神,我并不会把力量看的太重,但我也不允许别人来侵占我的东西,爸爸,上帝的事你不要帮忙了,如果真的是命的话当我成为混沌能量时希望你可以保护好我的爱人。”陈风说完就要走。

  “儿子,告诉你一件事,如果真的有拥有混沌力量的东西要伤害你的话,我是说如果你可以将他打败的话就可以将他的力量吸收来增长你的能量,同时也可以将他们化回我的羽毛,放心吧,爸爸不论怎样都会帮你的,还有现在那个星球上还有许多的混沌力量,如果你看到的话也可以吸收,毕竟上帝逃跑时也将混沌界中的少量能量撒到了那个星球上。”

  “我知道了,谢谢爸爸!”

  陈风回到身体中后绿色的茧放出白色的光芒后消失了,陈风的全身充满能量,但看到四周为自己守卫的人时心中一阵感动。

  “大家……谢谢大家这些天的照顾了!”陈风说道。

  “少爷(公子、教官),你终于醒了!”大家都很开心的聚了过来。

  “这些天谢谢谢谢你们的照顾,而我现在已经时间紧迫了,我必须在他们到达这里以前将自己的力量提升起来,只有拥有可以召唤千幻的能量我才可以得到最后战斗的胜利,可是我现在的能力实在太弱了。起雾了吗?”

  “是的,已经起了好几天了,这些天有一些称您为主人的人来过。”

  “呵呵,我知道是谁了,雾就要散了,老爹真是对我太好了,那些雾并不是单纯的水气构成的,他们中有我们可以增加能量的东西。”陈风说完将胸口对着外面的雾气,背上突然出现了圣洁的十二根羽翼,雾开始向陈风汇集,进入陈风的体内,而就在雾逐渐消失的过程中陈风的背后又出现了另两根更强大的黑色羽。

  “巴特,通知分布在各地修炼的人寻找灰色的晶石,或灰色晶石构成的物品。”陈风说。

  “是!”巴特下去后船长过来通知船的机能已经恢复但已经不在向北大陆了,现在的地方似乎是被一个场包围着,而唯一不受场力干扰的办法就是到场的里面去。

  “结界吗?傅霖,这种强度的结界不知道你能否打破呢?”陈风问。

  “人类的结界对我们猛特魔族来说简直就向婴儿一样,主人是想把它打破吗?”

  “不用,只要可以让船在不惊扰创结界人的情况下进到结界里面去就可以。”

  “好,没问题!”

  过了一会儿船长再次跑过来还没有说话陈风就已经知道了为什么他那么惊慌了。游艇的周围游动着几个看着向鱼一样的东西,就现在的知识可以了解到那些是上古时代恐龙时期的鱼龙,狡诈凶猛但因为游艇周围的结界才没有办法袭击到游艇。远处那一声声的龙吟让陈风听了真的很舒服,也许是天生喜欢龙的缘故吧。空中飞翔的翼手龙和始祖鸟,而不远处的海滩上则跑动着大大小小的食草龙。

  “龙吗?真是太美丽了,吼——”陈风发出了一声绵延不决的龙吟,沙滩上的龙听到声音开是散去,而那些巨大的不同于翼手龙的飞龙则开始向这里靠拢。

  “欢迎来到恐龙研究所!”一个机械的声音从不远出的潜艇上传来,而陈风也在同时想起了在地球时的那一套影片《侏罗纪公园》。

  沙滩上有许多人,手执热粒子武器的士兵,而游艇上的旅客们则在这些特殊的保护中向里面走去,而陈风则在娜娜的尖叫声中抱起她跳上一只向着他们俯冲下来的翼龙而手中也不知在何时出现的藤条将龙绑了起来。

  “哈哈哈哈,好久没有这么爽过了!”陈风在空中驾御着翼龙向着地上的人一次又一次的俯冲,而众多的翼龙也被这个奇特的人类吸引向这里聚来。

  “巴特,傅霖,小月一起来吧!”当陈风带领着众翼龙再次俯冲下来时人群中窜出几个身影跳上龙背,但他们手中的绳子则是各种各样。

  当下面的人仰的脖子都发痛时陈风等人才从上面下来,随着陈风的又一声龙吼那些翼龙也似乎回应一般叫了几声就消失在森林中。

  “炎龙计划看来还真的实施了,这里应该是军方的基地吧?”陈风对一个军官模样的人问。

  “是的,但这里也是准备对外开放的恐龙公园!”那个军官似乎也认识巴特一般的敬了一礼。

  “看来巴特很出名哦,好了,就请带我们到你们的总部吧!我叫陈风,西大陆新兵训练场第二十三场训练教官!”陈风和气地对那个军官说。

  “原来您就是那个赫赫有名的恶魔教官啊,看不出来,要不是刚才您驾龙的技巧和巴特我还真不敢相信您就是陈教官呢,我是巴特曾经的同伴奥尼尔。”军官恭敬地说。

  “已经到了吗?怎么没有龙了呢?”陈风正说着众人就感到了沉重的压迫感,可陈风似乎并没有感觉到四周有危险传出。

  “暴龙?!听说在三十年前军部中最有名的一道菜叫暴龙全宴对吗?”陈风问奥尼尔。

  “哦,是的,那时侯我只有五岁,我父亲还曾经将肉带回家让我们兄弟几人尝过,说真的,比鸡肉也鱼肉要好吃许多,但那些只是未成年的小暴龙,我想大的暴龙似乎不好吃呢!快把能量开到最高,离开这里!”但一连七个军用陆地艇都没了能量。

  “你们去加能量,我呢,就负责摆平那个龙好了!”陈风打开护罩吻了娜娜一下就带着傅霖等人出去了。

  “巴特,有没有信心干掉他?”陈风问。

  “属下无能,没有!”

  “傅霖呢?”

  “应该没有问题吧,这个似乎也不是一个成年暴龙,虽然个子的确大了点。”傅霖说。

  “那就你去摆平它好了,然后由我来掌勺让你们尝尝暴龙全宴的滋味。”

  “好,那仆人这就去干掉它!”

  傅霖向着暴龙的方向走去,而娜娜则担心的在车里看着,但小月却不担心。向这种洪荒时代的东西自己都能干掉两个到三个比这个还大的,那个巴特也太没有自信了,拥有黄金斗气的人居然会怕这么小的东西,小月开始有点看不起巴特了。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