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那遗失的草系神兽——妖皇·百草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影·灭天 7428 2003.06.18 20:09

    在美丽亚星球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有人类的存在,但人类似乎从来都是把好奇心放在第一位,在人类的百年的生命中似乎总有那么一两件放不下的心事要写成书留给自己的后人看,有的书是个笑话,娱人自乐也就罢了;而有的事则另人思考回味。

  美丽亚星与地球一样有着吸血鬼、狼人的传说,也有各种各样妖怪的传说,但所有的传说中最让人觉得恐怖的是那近两百年前林城吸血草的故事,那段时间林城活下来的人都忘不了那恐怖的一天。而那些人的后人现在也在回想那时发生的一切: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应该说有五十多年了吧,大家都知道在两百年前林城是东华最繁荣的城市,但那件事之后就被称为鬼城了,虽然现在那里的人很多,也没几个人会相信那个城里有妖怪,但当她复活时那些人将是最初的祭品……”这是很久以前的片子,是一个摄影家的祖先拍下的,而看的人也正是在林城旅游的各学校的众多学生。

  “那一年我还是个孩子,那时侯的人包括我都不再相信世界上有神魔有妖怪,但那件事……那件事实在是太可怕了。我知道你拍这个是为了好玩,但我希望你可以将这件事传出去,不要再有人被吃掉了,我这里有张光碟,还有一盘录象带,如果你喜欢就拿去看吧,这就是那天晚上这里的情景,是那个妖怪让我拍的所以我没有被杀,所有的人只有我们几个孩子没有被杀,因为她要将我们作为传播者,她要让天神们恐慌……”那个老人说着说着脸开始发绿,而后就爆破身亡了,而那个尸体上赫然就是一支冥界的吸血玫瑰。

  “你们还要看吗?这些不是合成的片子,是我的祖先传下来让我放的,并且还是免费的,你们确定不看了吗?”放片子的年轻人问。

  “我要看他给你们的东西,或者说如果你想卖的话我不介意买下来!”当所有人都离开后陈风又回来说。

  “可是如果你买下来的话就会有生命危险,我的祖先已经转手了好几次,但都是东西回来而那些被送的人都死了,买的也死了,所以你在这里看好了,我不想伤害你!”

  那个年轻人说完转身去拿录象带,而陈风则看到他的身后一个被魔力诅咒的痕迹。

  经过两年的修炼,陈风已经可以达到耀天使的能力,而且魔法也升级到魔导师的能力,但仍只限于封印魔法和空间系魔法。体内的幻兽他也已经可以成功的召唤出叶子的——藤条。

  “叶子,那就是千幻造出的你的姐妹吗?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不过如果让这些无知的人类当她的祭品那我该怎么办呢?也许扮好人可以救他吧!”陈风看着那个已经因为时间过长而不清晰的片子心中默默的说。

  “你的家族受到了诅咒是吗?”陈风将看完的带子还给年轻人时问。

  “不要害怕,也许我可以解!”陈风将那人麻痹后从自己的手中伸出叶子的细藤, “也许他死掉会更好,否则……我怎么会这样想呢,叶子看你的了,曾经从千幻那里我知道你是所有植物的克星,那么就由你来把诅咒解开吧!”只见那细细的藤条穿过那诅咒的中心一股妖力从藤条传入陈风的手中进入体内。

  “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将轻松了!”陈风将年轻人放到他的床上将那光盘和录象带捏碎后用乱空的龙炎将其焚烧干净就向所有人的聚居点——魔域森林走去。

  “来自空间的主人啊,我在妖灵界过的很好,现在我已经是妖皇了,如果不是天界的混蛋们也许我可以在这里等待您的到来,我想我就要被封印了,我知道有一天您可以看到这个录象带,那就快来解救我吧,等待您的到来!”这是录象带中的讯息,陈风知道自己曾经的不经意间的事酿成了这个地方的悲剧,而妖皇自己也是一个悲剧,那么既然她已经邀请了,自己看来不参加也不行了。

  “那些人去魔域森林不会是找死吧,不过听说魔域中有很多的灵药灵禽灵兽以及财宝,那些学生不会是为了这些才来的吧?”陈风用了隐身魔法听到了森林中人的谈话,“应该不是吧,不是每年到这里来的人都有人会被吸成人干吗?为什么那些人都不知道?”这是另一个声音,“我看咱们还是别管了,等妖皇复出时那些人想走也走不了了。”原来两个都不是人而是妖怪!

  “妖皇要复出吗,什么时候?”陈风突然出现在两妖面前问。

  “这位道兄一定不是我们妖灵界的,妖皇预言在今年……应该是明天夜里将在众妖的帮助下打破天界的封印,据说到时候还有别的人类的帮助,但是人类可以帮忙把那个封印地的天界神蛇干掉吗?对了,不知这位道兄是混那里的,为什么我们从没见过你?”说话的家伙从灵魂刻印上看应该是一只千年的黑貂。

  “我啊——我不是修道的,也不是那些修士,我是人类,应该是与你们的妖皇来自同一个地方吧,不要这么敌视,其实也许我就是你们妖皇预言中的人类!不信?那我们打个赌如何?如果我明天可以救出妖皇你就来当我的宠物,如果不行也许我就死掉了,尸体随便你处置,如何?”陈风突然感到自己的魔力再次被封印了,这不是创干的,应该是森林本身就有封印魔力的能力,要不是自己本身有储魔的能力也许刚才就被封印了。但没有魔力应该还有别的东西吧,反正创不会叫自己消失就是了。

  “好,我叫黑貂,是一个千年貂精,他是小紫,是紫貂,大约也有将近千年的功力!”黑貂介绍。

  “陈风,魔法师,同时也是学生!”陈风说完就离开了,两妖也回了妖灵界,毕竟大战在即不可以与无用的人类聊天,否则被兽神发现自己就惨了。

  ※※※

  来了吗?陈风想,他没想到虽然妖皇被封印但元神却还是可以走出封印到外面来取食,这就是黑貂他们为什么说每年都有人在这里被吸成人干的原因,但那个女孩不应当是少女确实与叶子不是一般的相象。

  “嗨!小姐,晚上这样在这个没多少人的森林里乱晃可是很危险哦!”陈风主动打招呼道。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你没有听说这里有人失踪的事情吗?而且你们的营地不是在很远的地方吗?”

  “你问题很多哦,不过如果我不在这里难道我在营地见你会比较风光吗?我妹妹在营地所以我不允许任何东西对她不利,当然我知道这里有失踪人口的事,但那与我有什么关系吗?以我的能力自保应该不是问题。”陈风的手往腰上一握,一把白鞘黑把的刀出现在他的手中。

  “你想消灭我?”少女问。

  “不,你不是吸血吗?我知道你是神兽所以可以元灵出封印,不过由于长时间不吸新鲜的血液你的能力已经有所下降了,真不知道你明天怎么出来。”陈风将刀划开自己的脉伸向少女,但少女却向后退去,“吸吧,如果我想害你还不至于在自己的血中下毒。”

  少女看出陈风的诚心,所以她只吸了一点就用魔法把陈风的伤口愈合了。但刚想走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动了。

  “不用害怕,我说过不会害你就不会害你,能跟我说说你的人生吗?你来自冥界吧,我想应该是血池,想想当初我第一次到冥界的时候也是到的血池呢!”

  “那我就说说好了,那是很遥远的记忆了,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只是一棵冥界血池的吸血藤,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有了自己的灵魂,就这里的话说应该就是成精了吧。

  但当我想化成人身时一个可恶的巨狼,那应该是狼吧,反正就是我想把它当作猎物时却被它连根拔起就到了一间实验室。在那里面有许许多多的与我一样的有灵性的植物,有的已经可以幻化成人但仍被禁锢在那个实验室。后来进来的是一个比我们年龄都大的植物,她有好多叶子,而且从叶痕上看她已经有万年的生命了但却没有太强的灵性,可是当她吸收那些实验室的同类时我才发现她的能力是吸食植物。那些植物中也有她的同类,那时侯就会看谁的融合能力更强,直到很久以后她发现了我,而就在我要被吸收干净时一块血肉掉到了我的身上,几乎是在瞬间我就将那个植物给弹出去了。也许是她也拥有了灵性,她此后再也没有再向我攻击,有时候甚至找一些冥界的小动物给我当食物。

  从那之后的许多年里,那个巨狼有了惊人的变化,原来她也可以幻化成人,而且我发现了冥神对她都必恭必敬。也许是要离开了吧,圣洁的光辉从她的身上射进那个照顾我的植物的体内,同时不惜消耗自身的生命能量将能量注入那个草克星(这是后来才知道的)姐姐的体内,而给我的则是相同的能量但我体内却多了一种毁灭的力量。那个叫做千幻的可恶狼人就这样把我们从成年植物再次变成了种子,不过成为种子的同时我们的灵识并没有消失,她交代那个同样可恶的冥役让他把我们送去给一个似乎是什么王子的人当生日礼物,同时还有几颗血属性晶石,于是在离开时我偷偷将两颗最小的晶石吸入了我自己的体内。

  那个冥役似乎知道我们是厉害的草系幻兽,于是他选择了留下我这个冥界随处可见的吸血藤而把那个姐姐送走了,我想如果那个姐姐在冥界出现相信他的头也保不住了,我就那样被遗弃在血池中。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再次感觉到自己充满了力量,那种力量被这里的人称为妖力,血池被我几乎吸收干净但那仍然不足以抗拒那两个小晶石的能量,当那个冥役突然要我与他定契约时,我想都不想就把他给吃了,而那两个晶石的能量我只吸收了一颗,而另一颗就永远的固定在了我的额头上。同时我拥有了穿越空间的能力,据说这本是那个千幻的能力之一。不久我就到了妖灵界,因为我的妖力是最高的,而且还把各地的妖王吃了个一干二净所以被称为妖皇。我并不是很讨厌狼型的动物,在我们那儿有的小狼还是我看着长大的呢。

  我不知道人类为什么那么的贪心,而且我们妖灵界根本就没有招惹什么人,从来都是别人侵犯我的时候我才反击的,但那该死的天界居然让我们上供。那些林城的家伙也跟着瞎起哄所以我不经意间就将他们都杀了,也是在同时我被天界的人封印,可能是天意吧,他们并没有杀我,原因出在一个更强大的存在知道我的身世,并告诉那些天使如果敢把我杀了就毁灭天使族,于是我的小命就留下来了,而录象带也是那时我做好了后才被封印起来的,但如果我不吃人也许现在已经消失了,那个结界被天界下上了吸能的能力,所以我必须不停的吃人才有可能在明夜阴气最胜的时候打开封印。

  好了,我说完了,刚才谢谢你的血,天就要亮了,我走了,如果你是修真者希望不要参与今晚的争斗。”少女说完就消失了,陈风也长舒一口气继续睡觉。

  “哥哥,刚才那个女孩是妖怪吗?”刚睡下不久的陈风听到耳边传来的风小雨的声音。

  “是的,一个可怜的妖怪,小雨,你怎么可以到这里来,你不知道这里离那边的封印多近吗,这里这么危险你有没有能力保护自己是不是……”

  “哥哥,天使真的很坏吗?为什么故事书上说的天使都是神是世界上最好的存在?”

  风小雨问。

  “天使并不是都很坏,这个世界上也有好的天使,故事书上的东西怎么可以信呢?对了,哥哥晚上要去帮朋友办件很重要的事,如果哥哥没有回来你就去找创风集团的副总裁十三,那是哥哥的好朋友,他可以照顾你不受任何人的伤害。”

  “可是……创风集团不是与爸爸的集团是对立的吗?还有我发现哥哥从那件事之后变的开朗了哦!而且也厉害了很多,而我也是,为什么别的人都没有看到那些空气中四处乱飞的小东西而我可以看到呢?”陈风听后一惊,看来自己的到来让小雨本身的另一种能力苏醒了,那是捉鬼的人才具备的灵能,而空气中飞的则是最低级的游离妖。

  “小雨你知道哥哥拥有先知的能力,那么也就是说小雨本身也拥有一种超能力,所以当那件事之后哥哥身上似乎还存在另一个灵魂在别人欺负小雨的时候与哥哥融合了,相信他也不希望别人欺负小雨,而哥哥现在变强的原因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小雨,哥哥不希望任何人伤害小雨,永远都不希望!”陈风的一席话说的风小雨哭了个淅沥哗啦,看来迷糊的小妹还是很容易糊弄的,不过她拥有灵能真的是件好事吗?

  “哥哥晚上聊了一整晚的天,哥哥现在很困,可以让哥哥休息一下吗?”陈风温柔地问同时叮嘱跟在小雨身旁的达尼兄弟:“晚上我不回来就带小雨去见十三,帮我照顾好她!”

  ※※※

  似乎是受了强大力量的积压,森林的上空闪着紫色的轰雷,远处的白点是来自天界的天使兵团,而另一边则是准备解救妖皇的妖灵们。陈风看了看天,是时候了,也许今晚自己可以解开某一道封印,但这样做太危险了,去吗?陈风暗想,也许那个真的是千幻给我的草系幻兽中的一个吧,那么作为主人的自己这样逃避是不是会让自身的幻兽嘲笑呢?

  陈风看了看表,已经十七点了,还有一个小时就是大战开始的时间,那么就让自己来保护曾经应该属于自己的幻兽吧。陈风从树上翻下来,从身体中召唤出曾经在幻风空间收服的小兽用来探路,也许是精神太集中了,他没有看到紧紧跟在自己身后的小雨,也从没有想过达尼兄弟能不能管住小雨。

  天上,那些天使似乎也发现了陈风和风小雨的到来,但并没有理会,不可以因为两个人类就被对方找到攻击自己的时间。

  另一边的妖灵同样看到了在下方急速移动的两人(小雨有灵能支撑居然可以紧紧跟在陈风后面不被发现,这一点陈风也没有想到),也许妖皇留下的讯息给了他们启示。

  那个指挥官就把指挥权给了身边的另一个军官:“我去保护他们,期望他们真的会应了传说中妖皇的预言!”这个指挥官的名字叫血妖,是吸血鬼和狼人共同的王子,也是妖皇看着长大的众小狼之一,现在他大了就想报答妖皇的养育之恩,但却不知道自己这次去是否可以活着回来。

  “妖皇,我来了,告诉我该怎么做,我答应的事从来都是可以做到的,快点告诉我!”陈风到了封印处悄声叫着,但一条大蟒无声的逼近让他被狠狠的撞了出去。

  陈风从地上爬起来咳出一口血,看来已经受了轻微的内伤。“来吧,让我来领教一下天界守护封印神兽的厉害!”陈风将手握与腰间,一支黑刀出现在他的手中,但他低估了大蟒的速度,没想到那么大的东西居然可以改变方向变的那么快,陈风的刀未出鞘就被撞离了手心,陈风不禁感到一阵无力。

  “来吧!”陈风将精神力集中到一点,一把由纯灵力构成的刀出现在他的手中,并且突然的袭击另大蟒受了一点皮外伤,这更令它发狂。它一次次的攻击着陈风,此时的陈风已经没有能力用来拼打了,全身的血令他尝到了久久没有尝过的疼痛,但他还是可以靠意志力将自己支撑起来,可是这样只会让大蟒更加生气。那只蟒怎么说也是神物,在守护在这里的两百年里,他见过各种各样想来打开封印的人类,但没有一个有眼前这个孩子这么有意志的,甚至在他自己本身也在嫉妒这个孩子为什么会那么执着。不远处观看的小雨也已经目瞪口呆,而血妖则从心中敬佩这个人类。当大蟒再次冲向陈风时——

  “不要——啊——”小雨尖叫着跑上前抱住陈风的头用自己弱小的身体来保护陈风。

  “求求你,不要再伤害我哥哥!”小雨哭着哀求,但大蟒已经被杀戮的心掩盖了所有的理智,仍疯狂地冲向陈风和小雨。

  这时,血妖所化的原形——巨狼冲上前一口咬住大蟒的尾巴,将其向后拖了没几步就因为级别的差距被甩飞,小雨也被强行拽离了陈风而被扔了出去,那惊惧的尖叫声令已经昏迷的陈风再次惊醒,但那边的巨狼似乎在保护小雨一般让自己的身体当肉甸才没有让小雨受伤,但那个狼似乎也已经受伤了,陈风的心因小雨的尖叫开始魔化,他的身体也因为能量的迅速暴涨而发出了黑光,那远远的被撞飞的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陈风的手中,陈风本身的控风能力也在这次的愤怒中解开。

  狂暴的龙卷在陈风的身体周围增大,那些树什么的已经被刮成碎片,而陈风的心已经被掩盖,再也看不到小雨那因为害怕而扭曲的小脸。而且那些碎片已经逼近了小雨,突然一个兰色护罩出现在小雨的上方,是那个狼,他已经变成人型了,但陈风的能力实在是太过强横,眼看护罩就要被消耗没了时,更强的护罩出现在两人周围,那是七十二冥王子,七十二人组成的护罩居然仍在缩小中。

  “太强横了,主人的能力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难道是……”冥一突然想到了如果陈风在暴怒中,那么那个能量足可以毁灭这个星球,而且听陈风所念的咒语也是这个能量产生的原因。

  “你们怎么会精灵语的?”血妖问。

  “这是我们曾经故乡的语言我们怎么可能不会?而且我们说的话是不可以让小姐知道的,否则你认为前面那个少年的能量对我们来说会怎样,而且他是我们所有人的主人,只是他被封印了而已。”十三说道,“还不快来帮忙,没看见我们也快支持不住了吗?”血妖这才注意到头上的结界也开始不稳定。

  “用我的生命作为交换,燃烧我的生命,能量啊,从我的身体中迸发吧,消灭我眼前的一切,乱刀流·暗空斩!”大蟒被打飞,也许是万年的生命让它的身体并没有太多的损坏,但的确已经死了,元灵也被乱空给吸食干净。

  ※※※

  “他醒了,小姐,少爷他醒了!”一个声音令刚醒来的陈风觉得还是活着比较好,全身的酸痛似乎是魔力透支的体现。

  “哥哥,我以为……我以为小雨再也见不到你了……哇啊……”小雨也顾不得那么多 ‘人’在场了,大声哭了起来。

  “怎么会呢,哥哥可是很强的啊,小雨,别哭了,那么多人看着呢!”陈风在小雨哭了一会后才出声劝道。

  “主人,妖皇·百草叩见主人,谢主人的救命之恩!”还是那个少女。

  “你知道吗?其实是我对不起你啊,早知道在空间中时我就该去找你的,可是……”

  陈风的精神力透过妖皇的灵魂刻印进行道歉,妖皇也知道他是不想让再场的人知道他说什么才这么干的。

  “主人,您好好休息,妖灵界从今天起将受您支配。”众冥界王子这才知道陈风为什么闲着没事去救什么妖皇。

  “谢谢你帮我保护妹妹!”陈风对血妖说。

  “您在救我们的神,我们作为小辈的不可以坐视不理,而且这是我应该做的,还有您先前要的黑貂我已经带来了,还有紫貂!”

  “其实我要他们只是为了小雨有听话的宠物而已,而且有灵性的动物毕竟比那些没有灵性的动物护主,我是不希望小雨在我不在的时候受到伤害啊!”

  “那么就由我来担当这个重任吧,在创世神的见证下,我——血妖与眼前的女孩定下一她为主的主仆契约!”血妖说着举起小雨的手用妖力刺破将血撒在自己的额头。

  “小雨就拜托你了,估计你可以当一个好宠物!”陈风笑道,其实他的本意也是让这个巨狼当小雨的宠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