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梦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影·灭天 5688 2003.06.18 19:59

    众人在出了狂风城之后已经走了一周了,但行商之路不知道为什么行走的人不多,附近的驿站休息的人也不多。在一个名字叫卡那卡的小镇,步行了十天的一行人终于可以不睡树上了,所以刚到小镇就找了酒家住下,先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在说。

  有的人则是找一家有名菜系的地方吃一顿,毕竟十天只吃肉这些年轻人都是受不了的,何况是那四个小暗精灵呢。

  陈风这些天过的不错,因为有冥果可以吃,冥果一般人是吃不了的,所以也只有陈风没有立刻去休息,而是找了一家魔法师公会考出大魔导师的证明,然后又找了一家说的过去的魔法用品商店给四个精灵买点抗魔法又抗打击的衣服,在风精灵神的帮助下做了四个超级四系精灵弓,当然,现在那几个小不点是用不了的,凑合用的也是被风精灵神加持的风系短弓。现在在这里先介绍一下四个精灵:活泼的丝丝(火系),温和的柔柔(水系),可爱又迷糊的可可(地系)还有冷静的冰冰(冰系)。名字是陈风起的,因为四个精灵都没有成年,且出生的时间才一百年还不到,对于精灵来说,一百岁才相当与人类的两岁而已,只不过这四个小家伙都比较早熟,但仍被陈风当作孩子来对待,但训练是应当有的,而且陈风也找了四只强大的高级幻兽来与四小签定契约。

  卡那卡对风国和文迪过来说都不是自己的镇,但都想要这一片无人管理的地方,由于这里还是行商之路的必经之地所以附近的盗贼也不少,也许是看出陈风等一行人都是孩子,所以他们并没有受到盗贼的袭击。或许善恶之人在哪儿都有吧,有时候她(他)的外表并不能看出她(他)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

  这天中午与陈风等人同处一个旅店的另一行人,宗棋告诉陈风那是文迪国国家商会的人,似乎对方是比较喜欢与宠爱自己的孩子吧,那些小孩似乎也知道这一点,也看到了陈风这边除了陈风这个七八岁的孩子外另外那四个小女孩似乎在十一、二岁之间,正与他们年龄相近;而且陈风这边大部分都是出来历练的少年人,自己那边则是已经经历不知多少风雨战争的佣兵,所以他们很放心大胆的向陈风这一桌靠了过来。

  “长的好美啊!”似乎是几个孩子头儿的小孩看到了正在服侍陈风吃饭的冰冰,惊叹道。

  “……”陈风等人仍在继续埋头苦干,根本没把那几个小孩放在眼里,而冰冰则头都不抬一下,这似乎令那个小鬼极其的不满意。

  “我是文迪国国家商会卡那卡镇分商会会长家的少爷——马迪,可以请几位小姐到我那边一起进餐吗?”马迪昂起头大声说。

  “……”(吃饭声)

  “我是文迪国国家商会卡那卡镇分商会会长家的少爷——马迪,可以请几位小姐到我那边一起进餐吗?”马迪更大声的说。

  “……咕嘟…………咕嘟……”(更过分的吃饭咀嚼与吞咽的声音)

  “我是文迪国国家商会卡那卡镇分商会会长家的少爷——马迪,可以请几位小姐到我那边一起进餐吗?”马迪近乎在嘶吼了,就在这时陈风抬起头,懒懒的看了四小一眼,感觉似乎很满意的回了一句:“我们已经吃饱了,谢谢你的邀请,我们一会还要赶路,所以就不需要你请客了,再见!”

  从小娇纵惯了的马迪怎么可能承受这样的打击,他一脚踹翻桌子,用自己的短剑指着陈风,却在还未刺出时被家里的佣兵捉了回去。

  “干什么?放开我!我要杀了那个小鬼!”马迪大吼!

  “啪!”马迪抬头委屈地看向坐在那儿的父亲哭叫:“爸,这个下贱的佣兵居然打我!”

  显然,他的父亲是极其宠爱他,并且功夫也在那个佣兵之上,很快地将那个佣兵打倒并受了内伤,而附近的佣兵并不帮那个出风头的人。当这个会长准备给佣兵最后一击时,那个佣兵消失了,是陈风将他吸到自己的身边,并用龙之大陆的疗伤极品龙皇血蛊卵喂他治疗。很快那个佣兵站了起来,抹掉嘴角的血恭声道:“在下兰海叩谢小公子的救命之恩!”说着就要下跪,却被陈风身后宗棋扶了起来。

  “叛徒,找到靠山了吗?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你打了我的儿子,所以你跑到天涯海角也该死!”那个会长恶狠狠地说。

  这时陈风身后的柳龙说话了:“你叫马诺克吧?其实这位兰海大哥这样做是为了救你,亏你这么高的修为,居然看不出来,少爷,这件事让属下来摆平如何?”

  陈风显然也好奇这是怎么一回事,就点头答应了,并且让所有的人都退到自己身后,把周围的桌子都搬走为柳龙空出足够大的空间。柳龙谢过后,转身面向那些人时放出了浓重的煞气!

  “小子,天煞柳天肃是你什么人?”对方的一个老人问。

  “正是家父,在下小天煞柳龙!对面的大叔可知道冒犯天煞的后果吧?”柳龙冷笑着看到对方的大龄佣兵在颤抖,有的更是已经大小便失禁。

  “柳叔叔很厉害吗?为什么那些人那么害怕?”在这样一个紧张的场面一个稚嫩的好奇的声音传了出来!

  “天煞柳天肃,十二岁出道江湖以来,与天鬼,天魔,天妖号称当世黑道最顶端的杀手,不论什么人,只要惹到他们几乎都会在第二天的早晨看到那些人被支解在自己的床上。而他们也都是圣剑导师一级的人,所以很少有人可以收服他们。两年前文迪国似乎有一次大屠杀,那是天煞与天鬼做的,因为他们的家人被文迪国的某个贵族给侮辱了,所以……他们一夜之间杀尽了那个贵族全家七百九十八口人,但同时逃出来的也只有天煞父子与天鬼父子而已,那一战的惨烈恐怕知道的都会颤抖吧?而这个马诺克则是那一家贵族未在家的一个后人,是那个贵族家的最后一支独苗。”宗棋解释。

  “王闻是天鬼的后人吧?”陈风问。

  “家父天鬼王辕轩,在四大杀手中排行第二,是柳叔的结拜哥哥,而那一夜我第一次杀人,有七十七个人死在我的手里,而死在柳龙手里的似乎比死在柳叔手里的还多,而且他的杀人手法也极其残忍,我的则是一刀毙命,伤口都在颈动脉。当时住在那个贵族家中还有几支佣兵,但我们只是将他们打晕并没有杀人,而这个兰海可能就是那些佣兵中的一个吧?”王闻回忆道。

  “是的,那一年我也是刚加入佣兵团,人都没杀一个,那一夜简直是噩梦!”兰海喃喃道。

  “马诺克,你知道吗?家父与我找了你两年,挑起那件事的主凶,没想到这两年你会在这里,看来你教育的儿子与你当年一样嘛!从不知道不该惹的人不要惹!我的咪莎还好吗?你不是捉走她了吗,是不是与她定契约了呢?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我要杀了你!”接着陈风看到柳龙的头发转为血红并一束一束的立了起来(想象一下‘七龙珠’悟饭变身为超级塞亚人的模样),而对方也放出了一个精灵来保护自己,而那个精灵似乎也是被迫签订契约的样子,两眼呆滞无神。

  “柳龙,那个精灵是你的朋友吗?”陈风问。

  “那是柳龙的恋人,是从小与我们一起长大的伙伴,虽然能力并不强,但曾经救过柳龙的命,所以柳龙决定终生保护她!但……”王闻刚想在说下去,陈风已经上前高举双手将那个精灵吸了过来,手中的白光罩在精灵的身上:

  “精灵的神啊,

  听到我的祷告请回应我吧,

  帮助我改变那已经发生的,

  时间的神啊,

  以我的灵魂之名,

  逆转吧!

  逆天术之契约解除”

  只见对方的马诺克喷血飞了出去,而眼前的精灵已经恢复了生机,她看到了变身状态下的柳龙,上前抚慰:“龙,我回来了,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柳龙激动的又变了回来,倏地跪在了陈风的面前:“少爷,不,主人,柳龙一生追随您的左右,赴汤蹈火,再所不惜!”

  “柳龙,你难道不一直是我的忠心的部下吗?还有难道你不与咪莎小姐定下契约吗?

  否则我不保证下次还可以用逆天术,好了,那个家伙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放过他吧,必竟那个还未双手染血的小鬼没有错。好了,我们离开这儿绕过文迪国去幻风国的第一个城——梦华城进发!”瞬间,三十人的小队就排列好向外走去。

  ※※※

  为了和你在一起

  我在你的空间中

  等待着你的发觉

  不知道你的梦想是什么

  今后我们是否将携手同行

  在这无尽的空间

  在又远又近的世界中

  有我们曾经过去的一切

  我就在你的眼前

  伴着你游玩

  看着你长大

  不知道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们将携手同行

  在这又远又近的空间……

  ※※※

  “小仙,你知不知道你的风在想着你……”睡眠中,陈风喃喃地吟唱着,似乎那古老的歌谣,而在队伍中的精灵们似乎也在歌唱这精灵族几乎刚出生的小精灵都会唱的歌,而且她们也很好奇为什么陈风也会唱这个歌,并且充满无尽的悲伤。

  陈风一遍又一遍的唱着,他的身体逐渐被一团柔和的白光包裹起来,众人似乎看到一个美丽的少女飘在空中吻着陈风,用同样的歌伴着陈风在吟唱,直到陈风又一次沉沉的睡去,白光中的少女对众人一笑,似乎在叮嘱众人要好好对待陈风就消失了。

  看着陈风的平静的睡相,众人禁不住各自的好奇,纷纷布上隔音结界问那几个精灵为什么也会这首曲子,四个小暗精灵是不知道的,只说从出生就有这个记忆,总想把它唱出来,悲伤的时候唱,开心的时候也唱。只有咪莎从森之大陆的精灵国住过,所以她也知道这个歌谣的由来:

  “那是在五百多年前,我还是个小精灵时,那时候我只有两百岁,不知道为什么我曾经的事情都忘记了,只有这件事没有忘。

  那一年我的父亲在抵御人类袭击时死了,我妈妈将他的灵魂引到精灵族灵魂之池的路上,一路都在吟唱这个曲子,而我也是那时才知道这个曲子在精灵族已经有百万年的历史了,据说那是一个四级神传给我们的,而那个四级神同时也受到空间之神大人和冥神大人天神大人及各大元素神大人的尊敬,据说她的名字叫幸运女神,是与当时一级二级神一同出现的神,也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只有四级水平。

  在精灵族的典籍中,精灵与妖精实际不是元素神们创造的,而是那个幸运女神创造出来由各元素神大人帮助管理的。而那一首歌谣也是在幸运女神大人消失时唱的,当时她让精灵神们记下这个曲子,说要所有的精灵都会唱,而且看到会唱这首歌的男性时将他带到灵魂之池。从那时起,先后有几个男性人类或兽人及各种各样的非精灵族类都去过灵魂之池,直到七年前,守护灵魂之池的神告诉我们不用再寻找了,她要找的人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她可以感觉的到,但如果我们看到那个男性时,如果他遇到危险,所有的精灵都要不惜一切代价的解救他,但不要让他知道灵魂之池的事。”

  于是陈风就这样错过了与小仙重逢的机会,直到许多年后才知道这件事,为此所有知道这件事的自己的部属都被吊起来狠揍了一顿,但这些已经是后话了,以后再说。

  ※※※

  “公……公子,你……你醒啦?!”是可可的声音。

  “已经到了梦华城了?现在我们是在哪儿,你们为什么抬着我?我已经七岁了耶,刚才上路时叫醒我就好了嘛!”陈风大叫。

  “少爷,不是我们不肯叫您,是您根本就没醒,应该还有两个时辰就到了吧,别人都已经去找客栈了,只有我们呆在这儿抬您走。”说话的是王闻,身边还有柳龙及宗翔,而抬担架的也是柳龙及宗翔。

  “你有抬吗?”陈风问 “刚才有,现在换下来了!”

  “我才七岁耶,七岁的孩子能有多沉,你居然还换?”陈风叫着就把王闻骑在了地上。

  “是小的不好,您下来吧,已经到了,这样让他们看到不好啦!”

  “好吧,就先放过你,要我知道有下次,哼哼……”

  “没有了,绝对不会有下次!”王闻惊叫。

  梦华城,应该算是一个中偏上的城市了。城中有多个佣兵团,也有各种公会,陈风是准备在这里让那些历练的小伙子们在这里接任务的,但又不想与他们一起,所以命令除宗翔,王闻,柳龙及咪莎等五个精灵外,别的人都到冒险者公会去并且在两年内成为大陆有名的冒险者,而自己等八人则要到别的大陆去游历了。

  “少爷,您确定只带我们三个?”王闻问!

  “是啊,宗翔柳龙,你们去买足够的药材及……哦,这纸上的所有东西,而我们先到客栈中去,买好后就放到这个里面。”

  “空间袋?!少爷也给我一个好吗?”王闻的脸皮似乎越来越厚了。

  “好啊,等你成为圣剑师时我会考虑给你一个魔法空间,永久型的哦,就是我消失了那个空间也不会消失。”

  “那我先谢谢少爷了!”

  ※※※

  “少爷,他们已经走了,我们要到哪儿去?”柳龙问。

  “我想去天之大陆就好了,别的大陆的人种太单一,只有天、无两大陆人种比较齐全,而天之大陆又是十个大陆中最可以发财的地方,好了,你们让一下,我要找地方画魔法阵!”陈风推开柳龙,将一个早已画好法阵的大型羊皮铺在地上用自己的血滴在阵的中心念着:“天地间掌管空间的神啊,以陈风之名,开启吧,单向法阵!”一瞬间,羊皮消失了,而地上则多了一个突出的平台。

  “少爷,您的空间魔法那么厉害直接转移过去不就好了吗,干吗这么麻烦的造法阵?”宗翔不解地问。

  “我是没有问题,但我现在的能力还没有办法一次传送三个人,所以只好用这种简单又几乎不耗法力的行动了!”陈风虽然的确有能力将那么多人传过去,但这样的话就不会体现出他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的事实了!

  “你们上去,由我来发动法阵,别动哦,空间之神啊,聆听陈风的祈祷,传送——天之大陆·流云城!”之间地上白光一闪,法阵和人都消失了。

  而流云城外的森林,四个灰头土脑的家伙在大路上走着,显然他们是陈风一行,但陈风并不想直接传到城里面,那样的话似乎有点惊世骇俗,所以将自己四人传到了离流云城很近的森林中,并且换上一般的武师或法师服。

  “啊~~~”那是一声惨叫,究竟是什么呢?请见下章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