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终极刀兽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影·灭天 9002 2003.06.18 20:04

    大家也不想一想,如果我不留点钓胃口的东西,会有更多的人来看我的小说吗?呵呵,我其实也是很想争取前十的,但人家发一章就顶我发一周的,没办法啊!

  那个异侠江湖的家伙,我再一次说不要再转载我的小说,你们那种行为实在是不是很……什么的!现在我的小说只在幻剑、龙空、冒险者、天鹰、铁血、爬爬、E族部落上传或转载,其他朋友如果要转载的话麻烦与我先打个招呼,谢谢!

  ※※※

  “是王闻的惨叫,走!”柳龙似乎比宗翔更着急,说话间就已经向声音发出的方向跑去。

  如火之大陆的许多人一样,那位大叔的手中是一把刀兽化成的长刀,这种刀的韧性与坚硬度比一般的刀要好的多,所以王闻那把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剑已经被砍断,而且在他刚起身逃走时,那把长刀砍中了他的下腹。似乎是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王闻吓的叫了起来。

  的确,王闻的伤在别人身上已经死掉了,但他自身拥有一个冰系亚圣兽,所以在血还未流出时,伤口就被坚冰覆盖,才保住了他一条小命。看着突然出现的怪兽,手执长刀的人也吓了一跳,但他似乎是一个速度型的武者,不久,王闻的怪兽天雪已经全身是血。

  柳龙和宗翔也被那个手执长刀者吓到了,身为圣剑师的王闻的身手他们都知道,因为王闻本身就是速度型的武者,而且他的速度在圣剑导师中也没有几个可以追的上,但现在却……。

  “王闻!我要杀了你!”柳龙开始释放庞大的煞气,而身体也在向暴走状态转化,身体一晃冲了上去。

  “龙,你不是他的对手,快回来!”王闻与柳龙从小一起长大,自然也不希望自己的兄弟受到伤害,其实王闻并不是一个纯正的人类,他的体内流有暗之大陆鬼族的血液。天鬼变是他在生命受到危机时本能的反应,这时的他已经开始变身。原本金色的头发逐渐成为黑色,头上冒出两个小小的弯角,身体暴增为两米七,俨然是个怪兽。

  似乎是感觉到了三人的危机,正在休眠的陈风突然飞了起来,也顾不得空间转移了,以直线方向不知道撞碎了多少建筑冲到了现场。

  三个人两个变身,但都遍体鳞伤。那个大叔似乎不想放过他们,仍在不停的进攻。

  “住手!”少林狮吼功,两个字就把那些内力较弱或没有内力的人震晕了过去。同时陈风用结界挡下了那位大叔的最凶猛的一剑。

  作为鬼族和煞族用光系和水系魔法是无法完全治疗的,所以即使陈风拥有大魔导师的能力也无法救治他们,而且伤口深处似乎还有灼伤的痕迹更加难上加难。悲愤的陈风啸声四起,就是厉害如那位大叔也要运功抵抗,更不要说四周被震的浑身是血的人了。

  “主人,我可以救他们!”千叶从陈风体内幻出,用自己的藤条包围住了三人及他们的兽化为绿色巨茧。

  “多长时间?”陈风问。

  “伤的太重了,大约需要三天吧。”千叶说。

  “你先回空间吧,那样对治疗有帮助,叶子,不惜任何代价一定要医好他们。”陈风严肃的说。

  “叶子明白,主人放心,这些伤还难不倒叶子,毕竟叶子是您的神兽!”千叶说完就消失了。陈风开始准备认真对付这个拿长刀的大叔。

  “为什么伤害我的伙伴?”陈风冷冷的问。

  “看来你是那些鬼族的头儿了,怎么是个小孩子,快回家吃奶去吧,老子没时间与你耗!”那位大叔说着就要离开。

  “你手里的武器是什么做的?幻兽吗?”陈风好奇那武器似乎是一种生命体。

  “这是刀兽,是火属性的,难道你们不是火之大陆的吗?只有火冰大陆以外的人才不知道刀兽,你是哪个大陆的?”那位大叔也颇为好奇。

  “我来自哪儿与你何干?刀兽?!很厉害吗?好,既然你是用刀兽打败的我的伙伴,那我也找一只打败你好了,三天,这里!”陈风说完就要走。

  “小子,刀兽的生长期几乎都是三年,再说这个城根本就没有刀兽可买,你用什么与我斗啊。对了,你的那几个伙伴都不是人类,与那些低贱的种族的人做伙伴你不觉得很有失我们人类的面子吗?我这里有刀兽卵送你一个好了。”

  “任何种族是平等的,我也不是人类,确切的说我不属于大陆的任何一个种族,如果你三天后可以打败我,我可以让你实现三个愿望。如果不行,就不要怪我狠了!”陈风说完伸手吸过来一人问:“哪儿可以捉到刀兽?”

  “炎龙谷!”那人既撒谎有没有撒谎,其实最近的地方应该是城外的小树林中就有刀兽的存在,因为太常见了,所以没有人想把它们当商品来看,但这里的刀兽级别很低;炎龙谷的确有刀兽,但级别都不是一般的高,而且有炎龙存在一般人类是进不去的,这个人根本就是想让陈风有去无回。

  “谢谢,这是赏你的!”一大袋金币扔到那人怀中,自己则用空间转移离开了。

  ※※※

  “小炎,外面有个人来了,你帮我挡住他,就当是你成为龙战士的考验吧!”说话的是一条巨大的黑龙,也是上一章中陈风捉的那条黑龙拉法尔。

  “长老,只是个小孩子嘛,我帮您捉来就好了!”说话的是炎龙谷少谷主炎罡,已经接近一千岁的他体型上只有黑龙拉法尔的十分之一那么大,但比起魔兽中最大的巨魔似乎更胜一筹。

  “不要小看那个孩子,估计我们九大陆的龙长老联手也不能杀了他,好了,你只要把他驱走就可以,千万不要与他动手,到时候你动手了,就是你龙谷所有龙出动也不能动他分毫,他是我见过的最强的法师。

  “我知道了,就是不要让他进来就好了嘛!我走了!”

  “玄,为什么一个兽都没有,我可已经逛了三个时辰了,要是再没有那个什么刀兽我就用你的血造一个分身好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陈风因为感受到这里有龙的气息所以只是在龙谷的结界外围打转,并没有想进谷,虽然有个熟悉的气息在里面,但龙都是高傲的动物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人类,到我龙谷有什么事吗?”炎罡问。

  “哦,我想问一下这里到底有没有刀兽,为什么那个城的人告诉我我来了一只都没有看到呢?对了,你是炎圣龙一族的应该知道这附近的情况吧,告诉我或给我一个高级一点的刀兽我就离开好了!怎么样?”陈风从来都是把圣兽或高级兽以上的动物当宠物一般看待,一般情况下是不与它们产生摩擦的,而且那些兽也知道他的厉害,感觉就好了嘛!只有一些无法感觉到陈风强大气息的动物才会找茬,但陈风一般只是揍它们一顿,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杀一个圣兽级的兽呢,似乎也没有揍过,唯一挨过揍的也只有千幻自己而已。

  “刀兽啊,是的龙谷的森林里的确有极品的刀兽,但龙谷是不允许人类进入的,而且现在也不是刀兽的产卵期,很少可以找到兽卵,你过三个月在来估计就可以找到了。”炎罡说话也很客气,因为让拉法尔害怕的人类应该是很强的,至少比自己要强,所以还是不招惹的好。

  “你可以捉到成年的刀兽吗?幼年期的也可以,不论什么样的,只要是刀兽就可以,我遵守你们这里的法则不进龙谷,但你可以帮我捉几只吗?要不……你把我的宠物带进去让它捉几只来也可以。”陈风做出了最大的让步。

  “那……好吧,这位宠兽朋友你就跟我来吧,里面的刀兽很厉害,你自己小心了!”在炎罡的带领下,玄向森林深出走去。

  “龙,你叫什么?怎么说话这么客气?你们龙族不是高傲的民族吗?”陈风好奇的用心灵魔法问。

  “是这样的……”炎罡惊诧于陈风的心灵传语,也比较喜欢这个有礼貌的人类,就把拉法尔的事给说了,同时玄告诉它不需要它的陪同了就飞回了陈风所在的位置。

  “原来是那个笨龙啊,他的级别很高吗?对了你们龙是不是在成长过程中有蜕皮的过程啊?看人类中很多人都有龙鳞甲那是你们褪的皮吗?”陈风问。

  “不是,世界上有很多的屠龙勇士,不过世界上的龙鳞甲大部分都是龙兽的,毕竟圣龙族被屠杀的可能很小,还有一部分是屠杀的那些低级龙的,像我们这种高等的圣龙族似乎还没有人可以得到我们的龙鳞甲!”炎罡骄傲的说。

  “也就是说你们的龙鳞可以对任何魔法全防喽?”

  “也不是,我们中也是有好坏的,像拉法尔大人的黑龙鳞应该算是龙鳞中最坚硬的也是抗魔能力最好的,如果伴有龙炎加以淬炼的话,那个甲应该对一般禁咒都可以防御吧,但拉法尔大人很保护自己的鳞片,似乎他蜕的皮都上缴了,否则不知道可以换取多少金币和宝物呢!”炎罡憧憬道。

  “龙族要那么多宝物干吗?你们吃东西又不需要花钱!”陈风问。

  “我也不知道,我们龙族从生下来就有自己的龙窟,有的是自己找的有的是父母准备好的,我们都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特别是拥有魔法属性的宝物,我们都很喜欢就象你们人类说的‘老鼠喜欢大米,嫖客喜欢妓女’一样,虽然不是比喻的很恰当,但就是这样!”

  “也就是说龙族有很多的宝物了?那下次见拉法尔时看看他肯不肯捐一点给我,对了,我叫陈风,是风之大陆风国的二亲王的七王子,这次真谢谢你的帮忙了,也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这个东西送给你好了!”陈风取出自己放在物品空间中的血魔晶,很小的一块,只有一颗黄豆那么大,但炎罡可以感受到那上面放出的惊人的能量。

  只见陈风取出许许多多的别的颜色的各种各样的晶石,所有的东西都被悬在空中,还有一些不属于幻风空间的东西,所有的东西都在陈风魔力的引导下渐渐融合在一起,而那个血晶石也放大的许多,只是能量没有改变而已。陈风擦擦汗,又将自己的血融合进了这个东西中,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玄回来也没有打扰他,只是在陈风释放寒气时将自己的毛拔了几根放进去,转眼,十五件白色的轻盔出现在陈风的手中,放下十四件,又开始对自己手中的一件进行淬炼。

  拉法尔见炎罡去了那么久都没有回来不禁有些担心,但陈风那次欺负的它似乎太过害怕了所以只敢远远的与别的龙在远处观看。

  “好了,这件创·炎甲送给你好了,不论你变成人还是龙都可以穿,我想你的年龄应该够进化为圣龙战士了吧!”陈风说着飞起将炎甲拍入炎罡的胸口,一阵耀眼的金色火焰冲天而起,远在城中的人都认为陈风已经遭到了龙的攻击了,就连那个伤了王闻等三人的大叔也可惜了这样一个小小的天才。事实恰恰相反,见炎罡痛苦的叫声,众圣龙的确想过去将陈风打开,但玄的终极冰结界令所有炎龙望而却步。

  “谢谢你,陈风,我叫炎罡,是炎龙谷的少谷主,刚才……刚才……”炎罡显然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成为圣龙战士中最强的大圣龙神将下阶的能力,那金色的火焰龙条纹在手腕上栩栩如生。

  “没什么,刚才你看到的那个晶石是创神血晶,虽然只有豆子大小但能量并不是你可以消化的了的,所以我把它分成了十五份,那么十五分之一的能量我想你应当可以承受了,没想到还是给你造成了那么大的痛苦,对了,我记得圣龙战士似乎不是这中模样的,看来都是我害的,抱歉哦!你哭什么,我又没欺负你……好了好了就算我有把你弄的很痛你可是龙耶,空间中最强横的生物怎么可以哭呢?你这是干什么?”陈风大叫,因为他似乎看到这个家伙吐出了自己的龙珠(龙身体中最宝贵的保存龙魄的东西)。

  “主人,与我签定契约吧,否则我不知道该怎样报答您的帮助!”炎罡激动的说,“虽然我只有不到一千岁,还是一个少年状态下的龙,没有别的圣龙那么多的经验,但我想在人类的社会中我应当算是很强的了,虽然没有您强,但让我当您的侍从吧!”

  “炎罡!”结界外的一个青壮年龙吼道。

  “父亲,您不是在我小时候就教我龙族是知恩图报的民族吗,那么就让我用我自己的生命和灵魂来报答主人对我的再造之恩吧!”炎罡恳求。

  “炎罡,我的儿子,我为你骄傲,那位人族的小朋友,炎罡就请您费心了!”显然这是龙谷的谷主了。

  “似乎我没有答应做他的主人吧,既然你们这么求我我就答应好了,对了,你们中有幼龙想跟出去玩的一次说完,否则我不保证以后还会来哦!”比起成年龙,陈风更喜欢的还是如会飞的蜥蜴一般的幼龙,那种小东西多可爱啊。

  “主人,我是龙谷中最年轻的龙了,别的您说的那种幼龙似乎还在孵化,如果用龙炎来烤的话估计可以在三天中出来三十只幼龙。”炎罡说。

  “那就算了吧,三天?我还有事,那么谷主我就走了,估计十年以内炎罡就可以回来了,有我在没什么东西可以欺负炎罡的您放心好了!我走也!”陈风说完,地上出现了一个大型法阵将陈风等传送了出去。

  “他终于走了,吁——吓死我了,早知道不让炎罡去,我过去那个宝甲就是我的了!”拉法尔叹道。

  ※※※

  “玄,你捉的东西呢?”陈风回到神殿自己的房间问在窗边睡觉的玄。

  “在这儿!”玄从自己厚厚的毛中取出一个奄奄一息的全身脏兮兮烂呼呼的小东西,可以看出来这是个冰系的小东西,所以在炎龙谷能长这么大也不容易了,而玄也是因为那是自己的同系生物才起了恻隐之心把陈风的目的忘了而将这个小东西冰封在自己的毛中让陈风来救治。

  “玄神刀兽?!”炎罡惊叫。

  “那是什么东西?”陈风问。

  “从我们龙族的鳞宗(龙族用鳞片来记载东西)中我曾经见过这种生物,据说这是传说中一种叫做玄神冰兽的与一级神同级的神兽的血肉化成的极其强大的高于圣兽又低于神兽的生物,由于数量稀少所以几乎没有人见过,而且,我从小到大这是第二次见这种生物,那时侯似乎还有三只,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生物的寿命很少,只有三百年,所以有没有可以交配的同类所以成年兽将死时把自己的生命及所有的能量压缩为下一个生命,也是这时候这种生物是最好袭击的时机。看这个小东西的模样应该是刚从卵中出来就受到了强大刀兽的袭击,毕竟炎兽都不希望自己的领地出来冰系的兽。”

  “玄,怎么回事?”陈风用自己的能量护住小东西的心脉问。

  “我进了森林后感觉到类似自己的气息就奔了过去却远远看到一群可恶的生物在袭击一个正要裂开的冰系生命的卵,所以不小心将那些炎兽都杀了,而这个小东西是早产儿,虽然已经具备了自己的灵魂但灵魂能量及自身冰能不足以消耗所以我就把它放到自己毛里,用自身的冰结界来保护这个基本上与我是同类的小家伙。”玄说完发现了炎罡的好奇的眼神。

  “不用瞪了,我就是你刚才说的传说中的玄神冰兽的那种神兽,并且我的级别比这里的一级神只高不低!对了,那边那个美女是草系神兽叶子,那三个茧一个是人类,一个是龟族的家伙,一个是天煞族的家伙是主人的家臣,我和叶子是主人的幻兽,还有,我们幻兽也就是非人类生物的老大是主人的第一只幻兽千幻大姐。”玄解释,虽然冰火系不两立,但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玄已经尽最大努力与这个好奇的火系小子搞好关系了。

  “你好,我是千幻,你可以把我也当成神兽看,毕竟圣兽以上级别的都是可以化为人型的,你不要奇怪,玄不是不会变而是主人喜欢的还是玄原本的样子,所以玄从小就是这个样子,我的幼生期与玄是一样的,只是我进化的最终点就是成为人型,所以我还是可以变会兽时的样子,就像你可以变成龙一样。对了,叶子是我们的医疗师,以后你有病的话可以找她,还有我们生活在主人的空间中,看你刚成为人型就跟着主人好了。”

  ※※※

  陈风没有理几个宠物间的聊天,而是这个小东西与玄那么像实在很令人怀疑这是不是千幻以前的又一个实验品。不过这种早产儿陈风的确没有见过,也没有处理过类似的事,现在能做的只是保护这个小东西不要随时挂掉。

  龙是拥有强大恢复能力的生物,如果可以把龙族的血肉融合到这个小东西的身体中应该就可以让它快速恢复起来吧。陈风记起前些天拔的拉法尔的龙鳞还在极冰中保险本来是准备做法杖的现在还是用来装备这个小生命吧。陈风取出一叠黑色的鳞片,这也让炎罡明白了拉法尔那么害怕陈风的原因,上面还留有少量的拉法尔的血肉,虽然很少但那对陈风来说已经够了。

  陈风用自己的血做媒介,将拉法尔的血肉融入小东西的血肉中,又将鳞片弄成粉末加入到小东西的身体的伤口上。

  “玄,我需要带血的皮毛一小块。”陈风说着,玄毫不犹豫的从自己的腿上撕下小片的毛,那血淋淋的模样让炎罡震动不已。陈风用大恢复咒治好玄的伤,将玄的血肉皮毛也融到了那个小东西的血肉中。

  “果然,与玄相同的血统,千幻,你如果不做出点牺牲我不保证你有要换一次毛哦!”千幻知道瞒不住了,只好将自己的少量毛变为粉末化入自己的血中,又将血用空间魔法汇入那个小东西的血液中,借用千叶的生命能量化为卵放在了一个充满金色龙炎的空间中。

  “炎龙小子,我们已经都尽了自己的能力了,你怎么也得干点什么吧?”千幻说。

  炎罡不得不举起自己那有炎龙纹身的手念了一句龙语,就将一束更加炽热的近乎有点黑色的龙炎加入了空间中。

  “真不知道这个小东西出来会是什么怪物,主人您怎么还往里加东西?”几乎所有的晶石,陈风也不管玄的叫唤,合屋中所有生物的能量及能力放入空间中。

  “轰!”空间炸了开来,一个全身黑漆漆的小东西掉到了地上。同样的声音,一个小坑造了出来。

  “好丑哦!”千幻感叹。但那小东西吃力的爬出深坑,向着陈风的方向迅速爬来。

  “不会吧,我造的时候明明加入了灵动力和风属晶石为什么它不可以用飘的?”陈风叫道。

  “主人,您好象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虽然高等的幻兽的幼生期不长但成长期可是很长的,那个小东西吸收了我们这么多圣兽以上生物的基因会不会与我们一样成长期变长?”千幻问。

  “有可能,但就是长也不会是这个模样啊,我明明是以龙做模本做的它啊,为什么看起来会象只小狗?”陈风问。

  “您别忘了,我和玄的幼生期可都是犬科动物的形象啊!”

  当陈风抱起这个黑呼呼的小东西准备再一次进行改造时,那个小东西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在变大,并发出了金色的光芒,这让炎罡想起了自己进化时的情景,但那种金色的炎应当是很热的为什么陈风会象没事人一样?

  小东西先长大到一定尺寸,突然黑色的皮肤爆开,里面是更加黑色的面容但感觉上好看了许多。那个爆开的皮肤逐渐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刀鞘,小东西突然冒出一团黑气,黑气散去,一把两尺三寸长的日本武士刀出现在众生物面前。紫色的闪电包裹着,生命的胎动,与陈风的气息相契合。

  “主……人。”刀又一次变回了黑色的小东西,现在它有点象龙了,但仍是那么的小,仍是黑漆漆的,但多了的是那一丝丝的霸起与可爱。

  “幼生期的刀兽,主人,你不会用这个小不点去与那个似乎是圣剑师上阶的人干架吧?”玄问。

  “不会,现在它还太小,并且虽然它已经结合了我们所有人的一点点力量,但仍是一般的比较高级一点的刀兽罢了,它缺少了心的力量。与你们不同,你们是与我共过生死的伙伴,而它只是你身体的一部分的分体,所以它并没有拥有一个完整的灵魂。”陈风说着捧起那个黑漆漆的小龙。

  “玄,不要忘了,如果神创造了生命,而生命拥有了自己的灵魂,那么即便神可以拿走他的生命,也不可以随便的放弃他的灵魂,毕竟这个灵魂是属于他自己的而不是神赋予的。这个小东西的确是千幻贪玩造出的生体实验品的后代,但因为它拥有了与你一样的气息就可以认定是你的孩子,也就是我的伙伴,现在就由我来赋予它完整的灵魂吧。千幻,守护!”只见陈风与小龙共同漂浮在一个巨大的七彩光球中。

  “眼前可爱的生物,不要因为你只是别的生物的一部分而悲伤,我,你的主人以创神的名义,以我的心的力量赋予你——我的伙伴,让你的灵魂完整,让你的生命放出异彩,

  来吧!吾赐汝名——乱空,不必遵守法则的孩子,混乱中的秩序就是你的法则,继承我心的力量吧——

  以创风之名,掌管灵魂的冥神啊——以你的创造(灵魂)之力完善我眼前的生命吧——”

  众人只看见那个小小的龙体绽放出代表着众神的光芒,兰色生命与最精纯冰雪的颜色逐渐代替了原来的黑色,一声悠远的龙吟响彻整个空间(创叹息:又一个神兽被造出来了),那把黑色的刀穿过了陈风的心脏,被黑色的龙炎包围着守护在陈风的身边。而陈风则已经进入睡眠,这创世神之灵魂禁咒让他成为神以来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劳累。

  “创大人,您怎么来了?”千幻叫道,原来创知道以陈风的能力根本无法用出完整的灵魂禁咒,但很不幸他已经用出来了,所以导致脱力昏迷。

  “真搞不懂这个臭小子,为了那个刀兽值得吗?”创叹道。

  (废话,值!)陈风虽然休眠,但创的话却是还可以听到并且对此有回应。

  “好好好,值就值吧,吵什么?现在你这个身体根本无法承受那么大魔法的冲击,算了,帮你一次吧!”创从自己的众翅膀中拔下一根几乎是最小的毛翎,融入了陈风的身体。

  “你母亲给你的灭呢?有刀不用,恩!我看看这个乱空,还不错,可以称为创神器,以后别没事闲着乱炼器。我走了!”

  从头到尾炎罡都没出声,但见到那个全身是毛的人还以为是翼人呢,但翼人可以有那么多的翅膀吗?

  “主人,刚才那个人是……”炎罡终于禁不住自己的好奇问。

  “哦,我老头儿,怎么说呢?应该是我前世的老头儿,现在的我只是风国的王子而以!”

  “乱空,不要那个样子了,变回来吧,幼生期的你也比那些家伙强,不需要自卑了,也不要那么羞涩,毕竟你是属于我的伙伴啊,对了,这个融入身体吧,算是我给你的见面礼!”陈风取出元素之母给自己的灭并将之放到乱空的身体中,“乱空,我的孩子,灭是你的另一个形体,如果你喜欢当你的兵器也可以,我已经封印掉九成半的力量了。”

  刀终于又变回了龙,一个还是黑黑的小东西,有点紫色,眼睛却是美丽的兰色,很漂亮,这个是炎罡说的,毕竟紫色的龙在龙族中都是美丽的象征。

  “主人,谢谢主人!”乱空幼稚的声音令在场的人或兽都笑了起来。

  “玄,我们神兽家族又加入了一个新成员哦!”

  “是啊!千幻大姐,乱空,终极刀兽,天下没有兵器与之抗衡,主人的兵器,乱空,我的孩子,一起来守护我们的主人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