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过去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影·灭天 5092 2003.06.18 20:03

    这是一个近乎黑暗的空间,没有一个人,只有一个高高竖起的架子上用不知名的白色链子捆绑的一个天使,她就是圣·凯瑟琳。

  已经三天了,虽然作为神是不需要吃东西来补充丧失的能量,但这个空间似乎没有可吸收的元素能量,也就是说在这里就是神也必须吃东西才可以维持自身的能量溢出,即使是极其微小的能量溢出,三天,也是空间外的三天,空间内是没有时间概念的。

  逐渐的,那些链子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命令似的松开了,没有了束缚的凯瑟琳仍然动不了,那种久违了的饿的感觉袭上心头。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感到饿?她不知道,这是陈风空间的功效,空间中的百年相当与空间外的三天。

  三百年,对于神来说只是生命中的一瞬而已,但凯瑟琳感觉现在的能量流失不久她就会成为第一个饿死的神。这个空间没有任何魔法元素,没有空气,什么都没有,不,不是,凯瑟琳看到了不远处飘着的一袋似乎有面包香味的东西。是的,那个袋子里一定是面包,可是为什么它会飘在空中呢?凯瑟琳想起了曾经发生的,自己被一个念力很强的小表定住,随后出现的就是自己被绑在了那个高高的似乎是用来捆神的架子上,而且架子有吸收神体内元素的能力,然后自己就进入的沉睡期,似乎沉睡也不能阻止能量的流失,而现在那个架子不再捆住自己也就是代表……自己已经不是神了。

  自己是什么东西呢?凯瑟琳不知道,只是看到那高高的架子上似乎还绑着一个天使,为什么那个天使与自己长的这么像呢?难道……我已经死了?可是死了的天使怎么会有灵魂溢出现象发生呢?死了的天使应该灵魂上升回到天堂或消失,灰飞湮灭,为什么自己非但没有消失没有升入天堂却拥有了饥饿的感觉了呢?凯瑟琳不知道,现在的她也不想知道,不想考虑为什么,她想的只是如何可以把那个面包弄下来。

  地上不知何时有了一个长棍,凯瑟琳高兴的弄下了面包,可是打开袋子一看,面包只有一点点,省下的是那些肥肥壮壮的面包虫。她失望的取出那一点点面包,忍着对面包虫的厌恶吞了下去。可是刚吃了东西反而更饿了,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她吃下了那些面包虫。真的很香啊,但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

  渐渐的,黑暗的空间有了一丝光亮,从光传进来的地方她看到一个女孩跪在一个画像前祈祷,而那个画像似乎是自己的,而那个女孩似乎在记忆的深处出现——贞德。

  “伟大的上帝啊,请听听我的祈祷吧,让战争结束,让那些可恶的英国人离开我的国家,即使牺牲我自己,给我力量吧!”

  凯瑟琳想起来了,这是地球上自己见过的那个女孩,那个曾经经常把自己的心事透漏给自己的女孩。在地球上的那段时光,似乎是人类纪元公元1419年,那个孩子就开始向自己倾诉心声直到1429年她被敌人从城堡中射出的箭击中,那一次这个小泵娘是那么的勇敢,因为她坚信自己就是上帝选中的人,受到上帝的守护,她就是圣女。可是她为了那个该死的封建主做了那么多,最终还不是被出卖在贡比涅要塞,在自己的士兵中间被俘虏?那些信仰上帝的教会居然诬陷她是女巫,最终判除火刑,凯瑟琳清楚的记着那一天,1431年5月30日,这个只有十九岁的孩子包括灵魂都灰飞湮灭。

  上帝,是的,那之后凯瑟琳去问上帝为什么那样对那个孩子,不是曾经大家都很喜欢她吗?不是曾经为了她在那许多人的面前展露神迹了吗?为什么还要让这个孩子灰飞湮灭?上帝说,这个孩子自以为是上帝,居然得到了那个不信仰上帝的骑士的忠诚。

  就为了这个,上帝嫉妒,所以她死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又是另一个场景,那是两个孩子在给上帝进贡献上他们的劳动成果。

  那是亚当和夏娃的最初的两个孩子:亚伯和该隐。亚伯是个牧羊人,该隐是个农夫,两个孩子都很感谢上帝赐予他们的生活,于是亚伯献上了最肥的羊来给上帝献祭,上帝很高兴的收下了他的礼物并为他赐福;该隐献上的是粮食,任谁都知道单粮食而言是没有羊肉好吃的,而且养羊比起种粮食来不知道轻松多少倍,该隐当然认为:‘我为什么要感激上帝呢,粮食是我自己种的,全是我自己的血汗’。所以上帝认为该隐不再虔诚,并不收他的祭品。该隐觉察到了上帝对自己和对亚伯根本是两种对代方式,而上帝却对他说:‘该隐,你为什么生气呢,为什么不能容忍呢?这都是你的过错。你应当爱我,然后你也会生活的愉快!’

  该隐并不是这样认为的,我想谁遇到了这样的事也不会大而化之吧?

  所以当该隐因嫉妒杀掉亚伯时,上帝让他成为了一个不可以生活在阳光下的永远只属于黑暗的有着永久寿命的吸血鬼。

  ※※※

  场景又一次变回了这个黑暗的空间。出现在眼前的是个孩子,是曾经见过的那个孩子的放大版,但又有点不太像。自己见的孩子是那么的俊美,而眼前的这个孩子似乎有些一般,却又说不出来什么感觉就是觉得他与曾经见过的那个小孩很像。

  “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圣·凯瑟琳炽天使?其实这里是一个物品空间里的另一个储灵空间,你现在并没有死,你应该可以看到那个架子上的人还有呼吸,虽然这个空间都没有空气,但只在你的四周有一道神的守护,所以三百年来你都没有变成干尸。很饿吗?的确,在这个空间灵魂都是会耗能的,我也不例外,可是我有带东西过来哦,给,都给你好了,反正我不久就会消失。

  从那孩子的手中递过来的是将近一斤的三界灵果,是专门补灵用的。只需要一颗,一个弱小的浮游的灵魂就会变成灵长类的猿的灵魂,再一颗可以成为散仙,三颗后就可以成为三级神,即使灵魂上有空缺,也会被补回来。从那孩子的眼神她可以看出他并没有说谎,于是接了过来,吃过一颗后就没有饿的感觉了。

  “在这里很无聊吧?”那孩子问。

  “是啊,我不知道在这里呆了多久呢!”凯瑟琳微笑着说。

  “三百年,从你进来我就知道,你在这里呆了三百年了!”那孩子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作为灵魂,我想我存在的时间应该比你长,但岁数却没有你大,圣·凯瑟琳,上帝身边四个炽天使之一,你的年龄应该有几万岁了,可是我从肉体消失时只有十六岁,就灵魂而言,从肉体消失的年纪就是从此以后不会改变的东西。所以,我可以叫你一声姐姐吗?我可是从小都想要一个姐姐啊!”

  “你……来这里多少年了?是不是被外面那个小表关起来的?”凯瑟琳惊讶的问。

  “我?应该已经有上亿年了吧,我已经忘记了,还记得地球吗?当时是二十几世纪我已经忘记了,那时有一个幻之天地,你知道吗?”孩子问。

  “知道,就为了那个上的各个神仆,那个搞怪的小表居然封印了上帝、玉帝还有宙斯。而我们天使族为了等待上帝也各自自我封印在上帝封印石的上面了。其实上帝和四大天使,我们四个并不是上帝造出来的,而是我们存在时上帝是比我们大的能量团而我们只是小一号的而已,而且我们四个合起来应该比他大吧,但那时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四个的意见总是不统一,于是上帝成了我们的裁决者,千百年后,我们就变成了他的使徒的首领。但天使族应当是我们自己的族群吧?天使也不是上帝造的,而是我们的能量在壮大之后分离出来的,所以天使在上帝没有伤害到我们的情况下还是听他的,但反过来就不行了。不过没想到上帝也拥有自己的天使,呵呵,我们看来一辈子都是他的使徒了!”凯瑟琳也很好奇自己为什么告诉这个孩子自己的故事。

  “原来是这样啊?!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是吗?”

  “好,我告诉你,我是被自己封印的,我叫陈风,大姐——不用那么惊讶吧?没错,你见的那个小表就是我,而且现在那个小表正在睡觉。不用这样紧张啦,我又不会欺负你。这么无聊来听听我的过去吧,我从没有向任何人讲过,有的应该是我老爹知道吧!”

  陈风把凯瑟琳固定在身边,迷茫的眼神望向黑暗的深出,那里出现了一个立体的画面:……

  ※※※

  那是一个可爱的孩子,只有三岁,孤独老实的坐在一个小院的婴孩车上,院子中有两只半大的小狈和一群小鸡。也许是孤独的缘故,这个孩子很暴力,他经常趁父母不在家而爬出婴孩车到地上杀死那些小鸡,然后回到车上把责任推到那两个小狈身上。听着小狈挨揍的声音他似乎很享受。然而,五岁时,那只农场的小狈却怎么也打不走,也是那时小孩身上的暴戾之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非常温柔的气息。当小狈被车撞死时,凯瑟琳看到了一股强大的黑气聚在那孩子的头顶久久没有散去。

  三年过去了,小孩子变成了小学生,但在刚准备进教室时,孩子哭的很伤心,似乎如果跨进那个门自己的童年就将要消失了一般,但最终还是在老师和家长的共同努力下被拽了进去,可是眼泪却仍留在了那个孩子的脸上,直到很久以后。

  又是三年,孩子上四年级了,同桌是一个漂亮的小女生,很凶悍,也很温柔,小孩子很喜欢这个小女生,也许是早熟还是怎么样,但五年级的分班分离了他们,临走时,小男生对小女生说:‘小琳,我感觉我们还会见面的,我知道我们还可以见面!’但不幸的事小男孩并不知道(陈风也是刚知道),小女孩在小学后就消失了,车祸,但那个小小的灵魂却没有上天国,而是在地狱的某个河边徘徊,因为那是对那个小孩的惩罚,她在父母死前死掉会让父母伤心,所以被放到了地狱。

  又是两年,孩子上初中二年纪,似乎在这一年他终于学会了保护自己,脸上的泪滴终于消失了,但那曾经的温柔的笑容也随之消失,而只有在那个女孩面前才会有的笑容也在那女孩(初中同学)病死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三年后,一个叫婷的女生创近那个胖胖的男生的生活,女生对他很好,但当男生第一次说出自己的心事时,女生抛弃了他,事实上那曾经的美好也只是装出来的。所有的人都嘲笑他,所有的人都欺负他,他没有很好的朋友,有的只是满心的愤怒与杀戮,可是他是善良的啊,终于生活的压抑令他想到了死亡,可是任何方法都试过了,毒、刀、投水、上吊没有一次成功,于是他爬上了黄山顶……

  ※※※

  画面消失!

  “看到了吗?那就是我的过去,其实我曾经是很信上帝的,但上帝给了我什么?难道那些可以说是考验吗?不,我不需要那样的考验,我的父亲,伟大的创是比上帝更高层的神,而我则是比他低一级的这个空间的创神,而这个属于我的世界有一群忠于我的朋友的仆人,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还要来捣乱,为什么还要破坏我的空间?为什么?”陈风说着头发不再是给人轻松感觉的兰色,而是已经入魔的血一般的颜色。

  ※※※

  “我……我……错了!我……不想消失……”凯瑟琳叫着醒了过来,四周是无尽的黑暗与安静。没有任何生命,没有任何声音,什么都没有,自己还是被绑在那个高高的架子上。

  “原来都是梦?!呼——”凯瑟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下来。

  “好真实啊!”远远的那是一个亮光,凯瑟琳等待着发生的一切。

  “醒了吗?你走吧!离开这里,你现在自由了!姐姐,我要消失了,在见到时也许就是敌人了,再见,我唯一的姐姐!”陈风的声音。

  力量回到了身体,链子也随之而断裂了,一个几乎透明的身影显示刚才似乎并不是梦,但为什么感觉自己的心中怪怪的,是喜欢他吗?似乎不是,那是什么呢?看着那逐渐消失的幼小的身影,凯瑟琳冲了上去叫着:“不要消失!”但却什么都没有。

  ※※※

  “凯瑟琳大人,您怎么了?”火之大陆,凯瑟琳自己的神殿,一个侍童小心的问。

  “没,没什么!”凯瑟琳的声音充满了慌乱,她自己也感觉到了。

  “看来自己真的无法忘记啊,那就封印吧,远古的创神啊,卑微的圣·凯瑟琳乞求让我再一次进入睡眠吧!”

  没有回应?!

  “凯瑟琳大人,这是一个男孩给您的信!”侍童怯怯的说。

  “谢谢!”侍童受宠若惊“这是小的应该做的。”凯瑟琳的微笑充满了生气,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热爱,因为那信是陈风写的。

  “姐姐,来找我吧,我们永远是姐弟,永远……”

  ※※※

  抱歉哦,想了一晚都没有想出来是否真的该写满清的十大酷刑,我似乎是太单纯了,实在写不出非常暴力的东西,如果可能,我今后尽量注意,相信这本书中一定会出现那种暴力的场景。

  各位读者大人,我本来是已经写好了的黑暗长生术(用天使做饭),现在也只能夭折了,希望大家不要见怪,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以后一定注意,呵呵^``^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