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奇迹之子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影·灭天 6963 2003.06.18 20:08

    被人送到医院的是陈氏集团总裁陈金志的儿子陈风,那个拥有倒霉王子之称的少年居然被自己的父亲称为奇迹之子。据陈金志自己说也是在有了儿子之后自己的事业才开始步向繁荣的,也是在有了这个儿子之后,自己似乎躲过了所有组织的刺杀行动,而这个可爱的孩子虽然人比较倒霉,但在他的身边似乎拥有一种潜在的力量时刻保护着他,让他即使倒霉也不会有任何创伤,而且这个孩子有着近乎恐怖的预知力,几乎任何与自己有关的或与他自己心爱的人或动物的危险他都可以感觉到,甚至可以为他们化解。

  这一次似乎有所不同,在这第二次的天灾之日,本来已经预报了今天将有大片的流星雨,虽然陈风也知道这件事,但深爱着自己妹妹的他不愿放弃这保护妹妹的机会。似乎是从小时候开始,倒霉的自己与奇迹的自己并存就让迷信的妈妈把自己当恶魔来看,所以当爸爸妈妈离婚时他选择了跟着爸爸,因为爸爸喜爱自己甚至与他自己的生命,而妹妹则跟着妈妈,也跟妈妈的姓氏,叫风小雨。虽然前几天新闻中也已经报了今天有流星雨,但陈风已经预感到如果这次不去接小雨放学也许今后再也见不到她了,于是也没再管什么流星雨。

  也许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也没有感知到这一次的预言的结果竟然是这样,数个流星从空中下来,砸向小雨的同时陈风(从前的)已经将她扑开而自己则被包在了数个流星的中心。要知道流星穿越大气层所产生的高温足以把任何人体烧熟,而这个身体的从前的灵魂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并且当那些流星将他汽化的同时流星下的人型空间再次聚成一个被严重灼伤的人体,这是创的杰作,而且这个人体就不在是从前的陈风而是创之子。

  “你是谁?”将要逝去的陈风问刚刚形成的陈风的灵魂。

  “我是陈风,真的,我的名字就是叫陈风,不知道哪个白痴不让我好好的转生就把我当流星仍了下来,真抱歉打中了你!”

  “没关系,反正大家都叫我倒霉王子,只有父亲和妹妹当我是奇迹之子,也许我就是为了你的到来而存在的,在这个世界中只有妹妹我认为是至亲的人,父亲是因为我可以帮他化解刺杀才对我好的,别的人都欺负我,母亲认为我是恶魔转生,只有妹妹……也许天真才是最好的。我就要离开了,可以答应我好好照顾我的妹妹……不,现在应当是你的妹妹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看的开,死掉的是你耶,要不我把这个身体让给你?好吧,既然你这么看的开,我答应你,我不会让她受一点伤害,用我创之子的名誉发誓。对了,你是要到冥界吗?”刚成型的陈风问。

  “不,我们这里称流星为神之石,被流星打中的人就会消失,完全的消失,我也不例外,记住你的誓言,保护好小雨我就心满意足了。”

  “好,我保证!”现在的陈风似乎失去了曾经的魔力,无法汇拢那逝去的灵魂,他知道,自己被彻底封印了,除了记忆外任何东西都被封印了,而这个身体仍然是逝去的那个灵魂的状态。

  “呵呵,老爹做的可真绝,没关系,那些记忆应该足够我在三年内恢复吧,那么就让我醒来吧……天哪,还是让我死吧,怎么那么痛!”陈风醒了,但却是在病床上,全身被泡在营养液中。

  “似乎与光系恢复术有的拼,治疗效果不错,但的确是速度慢了一点,痛,痛……痛死了,早晚拔光他(创)的毛,让他也领略一下痛是怎样的感觉。那边的女孩就是小雨吗?”陈风虽然无法帮助那个曾经已经逝去的灵魂,但那灵魂却把自己曾经的记忆留了下来。

  “那个白痴,住手!”他终于看到了,那个少女的确是小雨,但她面前的高大英俊男子似乎在责怪并打她。

  “小风,你醒了?医生,医生!”那个高大的男人似乎很高兴也很激动。

  “奇迹!不愧是奇迹之子,那么严重的灼伤,三天,只有三天就好了!”众人把陈风从营养液中抬出,拭****身上的液体为他穿好衣服。

  陈风走到风小雨面前,也许那个小丫头是真的很迷糊,居然看不出来自己已经变了。她的脸上有一个清晰的五指印,显然是被边上那个男子打的,但那个刚才的男子却仍站在她的旁边,陈风转身微微一笑问:“这个巴掌是你打的?”

  “是的,少爷是因为这个小****被流星击伤的,所以总裁已经将她赐给我,让我享用!”那男人并不怕陈风。

  陈风又转向了陈金志,走到他身边一个保镖的身前伸了伸手,见那家伙没有会意就走到手术台前找了一把似乎是最大号的手术刀,试了试,似乎很锋利(把到往自己的胳膊上试一下),又走回那个小雨身边的男人。渐渐的速度越来越快,当陈风倏地到了那人身后时,似乎又一次没有把握好力量,腿上传来巨痛但那个男人也在同一时间动脉尽断死亡。

  “父亲,您该知道我既然不惜牺牲自己来救这个女孩,那么这个女孩对我来说就是最重要的,您不会不知道她就是您的女儿我的妹妹吧?”陈风强忍巨痛站了起来,而手中的刀还在流血。

  “当然,当然!”那个似乎是父亲的人点头称是。

  “那你还把小雨赐给那个白痴?!”陈风手一甩刀擦着陈金志的脸颊飞了过去,瞬间那脸上多了一道血印。

  “今天就算了,不要让我知道有别的您对小雨不利的做法,否则我们就此断绝父子关系!”陈风说着回头向小雨,“傻丫头,你怎么可以回来这里,你就不怕他们再欺负你!”陈风将手抚上她那受伤的小脸没有人看到(他用身体挡住了)陈风的手中冒出柔和的光芒,而那伤也在瞬间消失了(这是愤怒激发出的身体仅存的魔力)。之后,陈风再一次晕了过去。

  ※※※

  “感觉不到,为什么,感觉不到,千幻的气息,叶子、玄的气息都没有,小仙的气息更没有,天哪,我要拔光你的毛!”陈风在自己的屋中大吼,而那些自己别墅的下人们也不敢进来,因为陈风在那次流星雨事件结束以后脾气已经变的暴躁,而且不在是曾经那温文尔雅的少爷了。

  “少爷,该上学了!”一个保镖模样的人敲敲门说。

  “知道了,达尼,小雨在哪个学校?我与她是不是同校?”陈风打开门问。

  “小雨小姐与您是同校,但她是平民区的您在贵族区!并且她比您要低一个年级!”达尼一改曾经的轻蔑恭敬的说,毕竟‘缩地刀(拔刀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而且少爷的记忆似乎在那次事件后有所减退,自己正好可以好好的表现一下。

  “这样啊,有什么区别吗?”

  “平民区的人大多是平民,只有少部分是暴发户的孩子或者那些小企业主的儿女,那边人比较多;贵族区人虽然少却是平民区的三倍大,并且贵族区的孩子可以随意享用平民区的孩子,甚至杀掉都没有关系。”

  “那小雨在那边岂不是很不安全?有没有什么贵族区的家伙欺负我妹妹?”陈风问。

  “高氏集团少爷高文、董氏集团少东董文明、天协宗少宗主天之一方三人曾经都宣布过要纳小姐为妾,但都不希望得罪对方而至今没有动手,别的人则只有少数想伤害小姐都被平民区龙头薛氏集团的少爷薛昌给摆平。”

  “这样啊,那我从今天起不在上学,你去和校长说我只在考试时去参加考试就行了,去的时候顺便把这些东西买齐!”陈风用笔迅速在一张纸上写下众多药草的名字后交给达尼,“叫你的弟弟达诺一同过来吧!”

  “是,少爷!”达尼应声完走出陈风的卧室门后才发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既然陈风知道自己有弟弟那么他的记忆应该没有丧失,那自己曾经做过的事陈风看来都知道,可他叫自己买的药不都是自己那有病的弟弟治病用的吗,为什么他要装做丧失记忆了呢?达尼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现在知道的只有只要做好陈风要求的就可以保住自己和弟弟的性命,毕竟现在的陈风已经与曾经的完全不一样了。

  少倾,达尼已经回来了,这让陈风惊诧于他的办事效率,一大堆的药材和一个低火鼎。

  “少爷,不知道您叫我来有什么时吗?”达诺轻蔑地问,他还不知道陈风已经换人了。

  “九阴绝脉,真少见,居然是九阴绝脉!现在居然还有人是这种脉,太好了!来人,把那个鼎弄到我的地下室里去,那些药材也一起弄下去。”陈风一般是不允许别人到自己的地下室去的,但这一次居然会这样,达诺似乎也发觉陈风变了,“达尼,你也达诺也去,快点!你们怎么不去净身……就是洗澡的意思,先把自己洗干净。”

  “哥,少爷不会是要把我们做成药膳吃掉吧?”达诺悄声问。

  “没错,我是想把你们做成药膳!嘿嘿!”陈风将所有搬运工赶出地下室就封锁了地下室的所有出口,并阴笑着说。

  从没有进过陈风地下室的两兄弟好奇的观望着这个被外面成为奇迹之屋的地方,除了大鼎是在屋的中心外中心外围是一个聚元阵,这个东西达尼是认识的,因为陈风给他讲过。只见陈风将几乎所有的药材都扔进鼎中然后在地下室的侧室中取出一个大药罐,将里面那些不知道什么颜色的东西涂到了自己的身上。

  “你们俩也要涂,快点!”陈风把药罐子盖好滚过来后自己也走了过来,“达尼,你把达诺放到那个台子上你坐另一边,而我就坐在剩下的那个位置,做好后就不要动了,千万别乱动,否则,呵呵!”

  陈风将已经抹好药的两人固定到两个特殊座位上让他们盘腿坐好就开始对达诺扎针。虽然达诺害怕的“哇哇”叫,达尼也知道陈风在为弟弟治疗那个怪病所以也没有阻止;但当陈风过来把剩下的针扎向自己时达尼开始知道陈风这是在为自己疏筋活血了。可是陈风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呢?达尼实在是不明白,看来从现在以后都要对陈风言听计从了,否则既然他可以帮自己当然也有能力毁了自己。

  “陈风终于将两人扎完,自己则比较特殊,除了百汇、太阳、劳宫和风迟四穴共扎了九针外并没有扎太多的针(别的地方都够都够不着怎么扎),机关是声控的,所以陈风说了声好后三人就被悬浮在煮的温热的药液中。

  “你们两个听着,这个药液是我集上万种药草合成的万灵丹的配方的一部分,我想就这一部分来给达诺治病已经足够了,而且它有增功的效用。现在把精神集中,想着你们的丹田,就是下腹气海有一团热气,我想你们都学过医所以应当知道人体中拥有血脉和经脉,那么就按照你们曾经看到过了书上的口诀来引导那一团气让它在你们的身体中转动起来,好了,我就说到这儿,如果你们饿就叫机器人把东西放到你们嘴中,好了,谁都不要出太大的声音,等我醒来你们想问什么再问吧!”陈风说完就不在做声,而达诺和达尼也因为泡的舒服而睡了过去。

  五十四天以后,早在二十二天前中午就醒来的兄弟两人已经在鼎外互相把各自身上的针拔除并持续练习在鼎中数日所练习的口诀,这天他们感觉到了闷热的地下室已经不那么热了就醒了过来。原来陈风已经从液体中升了起来,并没有依靠那个机器,而是自己升了起来,鼎旁边的盒子自己打开了,里面赫然放着七十二根银针都飞了起来射向陈风的七十二处大穴。空气中的白雾开始聚拢,通过陈风身上的针进入了他的身体。突然,“乒!”的一声,所有的针都离开了陈风的身体扎到了四周的墙上。陈风醒了,同时鼎也裂了开来,鼎中的药液四散,浸入地下室的地中,而那些已经没有药力的药草也被顶上冲下的水被冲入地下室的两边的下水道中。

  “你们早就醒了吗?感觉如何?”陈风微笑问。

  “少爷,从前我们……”两人跪地激动的说不出话。

  “你们忘记我的记忆力不怎么好吗?过去的事我已经忘记了,我所关心的是现在的事,你们今后就是我的亲信了,我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妹妹就只有你们两人最信任,知道我为什么选你们吗?因为你们本身还拥有善良与诚信!”陈风说完,披上浴巾走了出去。

  “我想我应该不会耽误月考吧?”陈风问开车的达尼。

  “当然,明天是月末的最后一天,所以还来的及,少爷,为什么我们现在已经不专心运功它还在里面自己转呢?”达诺问。

  “它已经习惯了吧,这些天你们已经自己打同了玄关让体内多出一条气脉,所以即使你们不运功它也将自行运转,你们现在的能力应该在那臭老头身边的家伙厉害了。听说那个姓薛的家伙也在追求小雨,而平民那边的考试似乎比贵族的这边难是吗?”

  “是的,少爷!”

  “那我们现在去图书馆,你们与我一起进去!”

  图书馆中每个大少都有自己专门的房间,所以陈风进去后就叫达尼兄弟守在外面,不允许任何人的打扰,而自己则强行侵入图书馆的主机将数据开始读入自己的私人智脑。当数据流通过荧光屏时,陈风会聚所有的精神力于眼睛,在三个小时后疲惫的他从侧室出来。

  “还是不行!为什么还是不行?”陈风在车上大吼后一束能量波从车表层散发出去击中了后面跟在车后的跟踪他们的车。

  “怎么会这样?!”陈风愣愣的看着自己车后那已经被爆飞上天的黑色车。

  “少爷,您练的与我们不一样吧?”达尼问。

  “是的,你们的是用来增加除精神力外的各种能力的,我练的是专门增加精神力的东西,但刚才那个……怎么会这样?看来用一次就增长一倍,好,那我就尽量用好了!达尼,从下周起在我的日程表上加入每天三小时的体力锻炼,还有,在银行给我新注册一个帐号,我要拥有自己的企业。”

  “是,少爷!少爷,到了!我就在这里等着好了,里面不让保镖进入,达诺,照顾好少爷!”达尼道。

  “是,哥!你也快去办少爷安排的事吧。”达诺为陈风取来书包向陈风跑去。

  ※※※

  “你是谁?为什么到这边来,难道不知道这里是平民区吗?”一个看起来打扮的不是很贫穷的少年过来问。

  “我当然知道,那我为什么不能到这里来,我知道这边是平民区,所以我才过来,另外我叫陈风,他叫达诺,我们是来找风小雨的。”

  “原来是懦弱的倒霉王子啊,来找我们的级花风小雨小姐,她正在考试,如果你认为你有能力就一起去吧!”那少年说着就冲了过来,但达诺只用了一拳就将他打飞,而且晕了过去。

  “少爷,我没有用力,我真的没有用力!”达诺低声说。

  “我知道,如果你用力了他的下巴就没有了,不用放在心上,走,到考试区!”

  考试区的人很多,贵族区的大少们也来了很多,因为今天风小雨要考试。是的,是她考试,体育考试。风小雨的学习很好,但体育如他的哥哥一样都很差劲,并且每次考试都会晕倒,她的所有的体育成绩都是薛昌在背后操纵让她过的。但每次她晕到都是由女生抬到医疗室,这也是薛昌的私心,不让别的人动自己也不会动。

  “铅球?!居然让小雨投那么重的铅球!”陈风的眼中充满了怒气,但很快被笑意取代,只见风小雨轻易的‘举’起铅球轻松的扔了出去。

  “啊——十米远?!满分!”一个老师在说完成绩就晕了过去。接下来的跑步与跳高风小雨都轻松的打破了学校的最高记录,成为新的体育明星。

  “小雨,祝贺你!”陈风过去拥抱了一下小雨,本想看风小雨一掌将陈风打倒的众人跌破眼睛的看到了小雨也很高兴的跳入陈风的怀中。

  “这不是倒霉王子嘛?对了,小雨,那天的事你考虑的如何?”薛昌问。

  “什么事?那些人是干什么的?”陈风问小雨那写拿着摄象机的人。

  “他们是……”

  “陈少爷,这些人是来为小雨包装的服装和造型设计师,小雨就要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人了,希望你不要阻碍小雨的发展,另外,平民区不欢迎你!”薛昌说着就要把小雨从陈风的怀中拽出。

  “不要!我不要成为明星,我只想好好上学!”小雨大叫。

  “听到了吗?听到了还不放手?叫那些人滚开,否则今天我就踏平薛氏!”陈风将小雨搂入怀中安抚着。

  “陈风,你应该知道薛氏是靠赌场发家的吧?你的赌技如何我们又不是不知道,小雨,你过来,你应当知道是靠我你才能上学上到现在吧,本来我不想用这个威胁你的,但你现在却投到别人的怀抱中。我不要你的赔钱,你只要陪我一晚我就不在查问,否则你应该还我三百万的债吧?”薛昌冷笑着上前来强拉小雨。

  “放开!”陈风喝到。

  “不放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啊~~~~!”只见陈风从达诺的腰中拔出一把匕首,想都不想就将那只手给砍了下来,第二刀则是塞到了薛昌的嘴里让他不要再那么鬼叫。

  “小雨,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所有人听着,如果谁想欺负小雨的话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小雨,我们走!”陈风把那个匕首从薛昌的嘴中吸出在他的身上擦干净又塞回达诺的腰中。

  “达诺,给总公司打电话,给我弄三百特种部队来!”陈风说完就抱着小雨向校门外走去,而达诺则给自己曾经呆过的杀手俱乐部打了电话,他想也许陈风就是那些人要找的人,如果能得到那些人的效忠,陈风的安全应当是绝对的。

  “怎么只有两个人?没关系看模样应该是很厉害的人,你叫名一是吧?好,你负责我妹妹的安全,另一个应该是你的弟弟十三了,你就跟着我好了,我想你心中希望的就是留在我的身边吧?”陈风的话另两人震惊,的确没有什么人可以看出他们心中所想的,而眼前的人也的确是自己七十二冥王子所找的人,但为什么他被封印了能力还可以看出自己心中想的是什么呢?两人不知道,但找到陈风就够了,毕竟这是父亲冥神的希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