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幸运之石

创神三部曲——邪神·风 影·灭天 7522 2003.06.18 20:13

    七月十七的事让陈风很后悔为什么军训时没有再练习自己的真气,否则单靠速度也是可以将娜娜从炮口下救出,于是原本的计划打消,众人直接被陈风的瞬移回到军部,陈风开始了第二次特训。所有的伤员都在妖皇的悉心治疗下在不长的时间再次回到第二十三训练场,这里虽然已经聚集的第二批来训练的学生及年纪刚够的孩子,但风之旅的人现在已经算的上是老兵了,即便他们的伤口一个都没有(妖皇治病与陈风治病一样不会让人留下伤口)。

  查文也很支持陈风的工作,毕竟多训练一段时间到了真正的战场上生存的机率就会提高一点。这次的训练并没有在训练场中而是转移到了靠近训练场的魔域森林的边缘地区。这里离训练场不远,有时也有训练场的新兵训练员来看陈风训练士兵,甚至有的时候这些训练员也会加入进来,毕竟所有外出执行任务的训练场的士兵也只有陈风带领的风之旅没有一个人死亡,甚至受伤的都在短期治好了。

  陈风并不是单单自己来训练这些人,冥神七十二王子来了三十六个帮助训练,陈风则是自己训练自己,别人的重甲几十公斤他就把自己的调整到上百。真气的训练和着药物,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大鼎,但并不是陈风做的,如果你想药疗就自己找东西,陈风只提供火晶石和药物。女兵都是在妖灵界训练,所以在这里就是你赤身裸体都没人管。那三十六个人都很上心,有时候也有顶级妖灵来客串一下。没有人知道那些新的训练员的身份,就是风之旅的人也不知道,他们只是说那些人是陈风的朋友。

  陈风就这样日复一日的泡在药水中,不论什么药,甚至其中的毒陈风也不理,就这样时间过去了一半。那些人的幻兽已经进入成熟期了,幻甲或幻武器的都有,陈风发的龙甲人们在训练时都是脱下来的,因为陈风不想这些人过于依赖龙甲的防御能力。

  一个半月以来,众人黑了,瘦了,但心之一方除外,陈风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怎么可以一直那么白皙,就如自己整天泡药水一样也不会变黑。所有人的实力都有了很大的提高,虽然他们仍接不下名一或冥神王子任何一人的三招,但比起一般的人类来说,这些人已经够强了。所有的人都可以隔空打牛,都可以视一般枪炮于无物,都可以用自身的真气罩将自己防御起来。当陈风告诉他们已经没有东西可以教时,心之一方提出了个人修行的建议,陈风很赞同,那些队员也同意,于是大家定下了一百天后在回到这里比试的事后,相继离开。

  陈风虽然也已经到了瓶颈状态,但仍在修炼,不过单单只是修炼精神力了。关于千叶的召唤已经可以召唤出大片的树林,但整体却还是不行。陈风感到自己似乎也应该出去休息一下于是便带着娜娜和巴特以及想到北大陆的二十个队员坐上了开往北大陆的游艇。

  这一路上很轻松,十天的路程,虽然陈风有能力将二十二个人轻易的传送过去,但那样就丧失了旅行的乐趣。在船上,娜娜本身的灵魂已经恢复,那小仙的灵魂碎片也在陈风的意思下被元素之母封印,陈风并不想让娜娜本身的灵魂只用来当灵魂碎片的食物。因为举凡拥有灵魂的生命即便是神也不可以轻易的将之毁灭,陈风很信奉这句话,也将其视为名言。所以,娜娜的记忆仍维持在被炮弹打中的一刹那,但却也被改写成:陈风用拔刀术的速度将她救下自己却将腿给搞伤了。很美丽的谎言,但却很实用。

  游艇之上,陈风恢复了阔少的模样,而巴特则仍是执意保持外出修行的军人形象。陈风没有管他们,在第一天的清晨就独自在游艇的简易运动场上跑步,娜娜也在。垂钓、游泳,两人玩的不亦乐乎,使得巴特都有想与之共爽之心。船上有一个旅行者,模样很沧桑,但却让娜娜很感兴趣,一把小提琴演绎着美好的乐曲让娜娜心动不已。

  陈风自然不想自己心爱之人被别人抢走,于是破天荒的将天神之赞(竖琴)取出来唱幻风大陆上游吟诗人们的歌,不过却是用别人都不懂的精灵语。

  “请问这位少爷用的是哪国的语言?为什么我没有听过?”由于陈风的甜美的如天使班的嗓音与清俊脱俗的面容很快将船上所有的目光集中到自己的这边,而那个旅行者则很好奇的过来这边问这个星球所没有的语言。

  “看来你知道这个星球的所有语言了?”陈风的每一个字都用美丽亚星球北大陆的一个部族的语言,而众人中不乏有研究语言的学者对此也自叹弗如。

  “是的,我几乎游遍所有的地方都没有听说过您刚才唱歌的语言!”北大陆剩下的十三种语言也被他说了。

  “精灵语你当然没有听过!”陈风的话是用神族通用语说的。

  “但精灵在这个星球是没有的!”魔族通用语的回答。

  “你是魔族?”陈风同样以流利的魔族皇族语问。

  “是的,那你是什么族?”那位兄弟可真的对陈风没办法了。

  “我不属于任何一个种族,但又共属于任何一个种族,可我父亲怕我惹事就将我封印了起来,你可以猜到我是谁了吗?”陈风笑问。

  “不知道,不过你为什么会在这个船上?对了,我自我介绍一下,魔领十一区游吟诗人费费!”费费的话引起陈风的一阵大笑让在场的人大为不解(语言不通,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

  “狒狒?!好,好,我道歉,你没看出来吗?我这是陪着我的心爱的人旅行,你呢?

  怎么会有魔族到人界来?”陈风问。

  “像我们十一区的魔族因为与人类的模样无异所以可以出来,毕竟魔界太残酷而且想找到吃的并不容易,所以我们这些低等魔族就到人界来生活了,我们从没有伤害过人类,但在很多年前我们的同胞却被人类的一些人拿去研究,还好他们只把我们当成一般的术师,幸好大家都藏起来了,所以被杀掉的只有我们中的三分之一,不过大家还是很希望可以在人界好好生活所以就没有再展现自己的能力,而我这个少族长也只好出来做卖唱的了。”费费苦笑道。

  “原来被拿去研究的是你们一族啊,我以为我转生的陈氏一族也是魔族呢,没想到就你你们的出现才让我父亲一族毁灭,我掐死你!”陈风瞬间就将竖琴套到了费费的头上,由于是神器所以琴弦断不了,而费费则努力道歉。

  “开玩笑,别在意哦,谁让你在我们出来就勾引我的心爱的人,你们那样以后就没有想报仇?”陈风放开手把已经快没气的费费从琴中解放出来后问。

  “想过,不过我们的能力太弱了,所以我祖爷爷就决定放弃报仇从此在人界好好生活,因此到了我这代会魔法的人已经很少了,而我会的也只是简单的火球术而已!”

  费费说。

  “那要不要我帮你报仇呢?让你的族人中与你一样的年纪的人来帮我就行!”陈风说着把人皮面具从费费的脸上撕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美丽的脸(这样修饰男性似乎……),四周的人都被这张脸所震撼,所有的女人似乎都自卑起来(娜娜除外),男性也为其迷醉着,不过像陈风看习惯美丽面孔的这人来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嘛!

  “你可以吗?你的样子不过是个阔少爷而已,难道你有自己的军队?”

  “有,我有一千我训练出的不下于上万奇卡兽(奇卡兽:魔界中阶上位的魔兽,一般人型魔族人一只都打不过,拥有电系与暗系魔力,一百只里起码有一只还拥有火系或冰系的能力)的军队,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加入?”陈风的诡异而使人陶醉的真诚的脸让巴特感到又一个美丽少年被拐了。

  “奇卡兽?!你是说奇卡兽?!好,我加入,不过你要告诉我你怎么知道你的军队可以与奇卡兽战斗?”费费激动地问。

  “如果我把他们从这里传送到魔界的墨羽森林的奇卡兽穴,你认为如何?”陈风的脸上出现了促狭的笑容。

  “那样的话——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拥有空间能力?魔界的皇族也只有少数高位的人才会空间魔法,为什么你也会?你是不是神族?为什么让我加入,不会是想把我们拿去研究吧?”费费激动的从腰中取出一把剑后跳几步向陈风冲去。

  巴特等人看到出现了此等情景也顾不得惊世骇俗了,二十一个人从各个方向出现在费费的周围,而巴特更是手中瞬间出现长刀运起全身功力将费费阻下。陈风摆摆手让二十一人退下后说:“你不想加入就算了何必把人都想的那么差呢?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空间魔法是我天生的能力,而我就是受你们出现而牵连的陈氏一族的后人,我的能力便是空间和风,但用武器也没有问题,你想打一架我也可以奉陪!”

  陈风的手一伸,乱空出现在陈风手中,“我劝你最好找到一把神兵,否则我不知道你手中那个是否可以阻住乱空!但我也可以不用乱空的能力!”陈风将刀拔出时刀鞘就自动消失了(收到刀里去了)。

  “来吧!一招定胜负,我想你刚才的姿势也是拔刀的起手式吧?好,就用拔刀术好了!乱刀流·风中乱舞!”陈风将刀在空中虚斩了几下就窜了出去,在同一秒只听得 “当!”的一声两人分开陈风落地收刀,而费费则在收刀之时全身八处伤口喷出血气,而胸口的伤更是让他痛苦。陈风的刀只是将他击成内伤在外表上看来身上的八处伤口根本就是陈风起手式中斩出的风压划破的。

  “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而且我也告诉过你我不属于任何一个种族,对你们有企图的话我的军队可以在一天,不,用不着我的军队我就可以在半天灭掉你们在人界的所有族人,你很怀疑吗,要不要试一试?”陈风的嘴角挂着冷笑问。

  “你——卑鄙!”费费说完就倒下去了,内伤太重想不倒都难。

  “带他去疗伤!”陈风将药瓶扔给巴特后就揽着娜娜独自去参加船上的酒会了。

  ※※※

  陈风参加酒会无非就是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因为这里似乎没有尼斯那里的酒好,而且陈风比较喜欢喝血族酿的冷灵血酒,是用一种在妖灵界很常见的食用虫子的体液加上一些特殊的妖灵果酿的,有点凉,有点甜,但很醇香,很好喝,而且不会醉!

  陈风将酒瓶从物品空间取出倒入杯子中,兰色的有点诡异的血酒那香浓的酒气让陈风迷醉,同样的给了娜娜一杯,但娜娜似乎不会品酒,上来就一大口。

  “很好喝?这是什么饮料?”娜娜问。

  “尼斯鬼堡极品冷灵血酒,这是我要来的,尼斯是我的朋友,娜娜,你知道我并不想让你活在小仙记忆的阴影里,如果你有看的上的男生我可以为你主办婚事,而且我只把娜娜的灵魂碎片取出就可以了。”陈风说。

  “我……我不想离开你,不是因为崇拜,因为那天……那天我被炮弹打中时你眼中的悲伤,那种悲伤的眼睛好想让人保护你,我也好想抚平它。你很奇怪为什么我没有被改写记忆是吗?其实你的魔法对拥有灵魂碎片的我来说现在似乎还不够哦,所以你要好好修炼,尽快的让仙姐姐复活!”娜娜微笑着说。

  “好,我一定努力,娜娜,今后你愿意与小仙一样……与我共存吗?”陈风小声问, “愿意啊,我一直把你当神,朋友,乃至夫君来看待啊!”娜娜的脸由于羞怯而变的通红。

  “你出来一下,我想该让你知道我的过去!”陈风起身说。

  “可是仙姐的记忆中不是有吗?”娜娜虽然想说这句话但终是没说顺从的跟着陈风出了门,到了大厅外。

  “很久很久以前我与小仙生活在一个被美丽亚星球小三倍的星球上,那个星球叫地球,上面生活着很多人,就像现在美丽亚星球上的人一样多。那时候的我是一个很倒霉的男生,当我觉得已经是很无奈时就找了一个叫黄山的风景秀丽的地方自杀了……

  (省略N字)”

  “知道吗?其实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很……怎么说呢?就是不吸引也不被女生吸引的男生,我从不愿把自己当成神,当成成年人一般看待,我愿意永远的当一个孩子,但遇到小仙时我才发现居然有人可以这样的吸引我的目光,于是我与她相处的几天里天天都在逗她玩,直到最后才告诉她我是谁,但她并没有惊讶(骗人),似乎我一直就是,哦就该是神一样。我们在一起了很长的时间,直到在很久很久以前她灰飞湮灭,我想我的父亲可以帮我聚合她,才在幻风空间呆了十多年才到这里,我想父亲早就想到我放不下小仙才创造了这个星球来供我寻找她。

  现在我的力量虽然被封印了很多,但我也过的很快乐,我知道自己是不死之身,而小仙只有成为灵体或由我来创出她的身体才可能成为不灭神体,所以我现在努力的锻炼希望可以回到从前那无敌的能量。

  当我见到你时,你知道吗,你的笑容,你的眼睛打动了我的心,当你被炮弹击中的那一刹那,我的心就象碎了一般,我想这应该就是人们所说的心痛的感觉吧。其实刚开始我就想直接把小仙的灵魂碎片——现在人类称之为幸运之石从你的体内直接提取出来,但现在我不想了,我想在拥有小仙的同时也同样的拥有你,我想父神也是想让我知道你对我很重要才出现你被炮弹打的那一幕。

  其实在你刚被聚起不久我就让妖皇将小仙的魂晶取出了,晶石被放在妖灵界,我只留下了一小块在你的体内,还有我的手上,因为小仙的魂晶可以互相吸引,所以我可以凭这个很快的将晶石凑齐。好了,说出来心里舒服多了,记得不要勉强自己,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感觉我不适合你的话就离开我吧,而且我不知道今后会不会还有女子吸引我,但无论是谁我都会把小仙排在第一位,希望你不要嫌弃哦!”陈风将初吻给了娜娜后就离开了。

  “陈风……风……风哥,我不介意,仙姐本来就该排第一位的,只希望你不要抛弃我就好了,只要你的心中有我,能让我一直留在你的身边就够了,爱一个人难道不是只要让你爱的人快乐就好吗?”娜娜哭叫着,陈风回身将她紧紧的搂在怀中,吻着她的额头喃喃地说:“我以创神的名义赐予你爱情之神的名字,从今以后你将拥有与我一样长久而永恒的生命,你说的对,让你爱的人快乐就好,从今以后你就一直跟着我好了,由我来保护你!以创风的名字起誓!永远!”

  ※※※

  在游艇上除了酒会最让陈风关心的就是拍卖了,因为从内部消息陈风知道这次的拍卖品中有一块幸运之石,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小仙灵魂的一部分但仍是要注意的。

  “卵工艺品爱之守护起价五万东华币!”拍卖官将一个闪着粉红色光芒的幻兽卵放到了台子上。

  “十万!”一人举起手中的牌子。

  “五十万!”陈风知道那是千幻不知道在哪里做的卵,但那个卵上的确有千幻的气息,虽然并不知道千幻在什么地方,但她做这个卵一定是想给自己而被传送时出了问题。

  “七十万!”那人不甘示弱!

  “一百万!”陈风有两个集团特别是现在已经发展到全大陆一半地区都有分集团的创风集团的钱一百万只是零头而已。

  “一百二十万!”那斯似乎知道这个卵有什么用,陈风想。

  “两百万!”

  ……

  “一千万!”最终那人似乎没有钱了也不在与陈风争,只件陈风将手伸向卵的方向卵就向这边飞来,这让那些富豪都惊诧不已,但那个人似乎一点都没有感到惊讶让陈风很不解。

  在卖到最后时,陈风的手中似乎也没有多什么东西,所有的东西都放到了物品空间,而这所有的东西也只是指那个比一般兽卵甚至龙卵还要大近五倍的卵。

  最后的压轴物品是——幸运之石,不是很大的一块,但陈风却知道那是小仙的魂晶。

  起价一千万。

  “一亿!”陈风的话令那些富豪再次蒙休,没有任何一个富豪会因为买一个观赏品或奢侈品而花费这么大。

  “这位少爷出一亿了,一亿第一次,一亿第二次,好,现在这个石头就是这位少爷的了!”陈风将灵魂之石捧在手中,石头放射出前所未有的光芒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后悔为什么不花点钱买下这块神石。

  “交出石头饶你不死!”是那个人的传音,但陈风没有理会的就把石头放到了手中的小传送阵,当石头消失时传送阵也被陈风手中的黑色火焰汽化了。

  “哼!”陈风的冷哼象炸雷一般的在那人的耳边响起,他很惊异这样一个阔少爷怎么可能有这么高的修为。

  “魔族!”陈风传音道,“如果把你有的幸运之石交出来我可以保证你女儿的安全,否则……呵呵,准备收尸吧!”陈风冷冷地说完带着一群人向外走去。

  “我来了,我女儿在哪里?”那个人带着一小包石头向这边走来。

  “那些不是幸运之石,不要以为我会像那些人类一样好骗,我劝你最好交出来,否则……”陈风指了指巴特手中的小女孩举手就放了一个风刃,伤在女孩的脚上。

  “你以为我真的打不准吗?如果你不交的话我就把你女儿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然后将她作成我的标本,你认为如何呢?”陈风冷笑着看那魔族将另一个袋子扔了过来,是灵魂之石,但似乎他的身上还有不少!有是一个风刃。

  “还有很多,我知道你要这个是为了这个小姑娘的病,但她的病根本不需要幸运之石就可以医好,把你全部的给我我就将治病的药给你!”一阵浓香从陈风手中传出,是小一号的千草丹,在魔界千草丹可以医治任何病症,但只有皇族才有也没几颗。

  那人将怀中的幸运之石全部拿了出来扔给陈风后陈风将药丹放入小女孩的嘴里并运功将药力散开,然后用光系魔法治好了风刃带来的伤并将孩子给了那个魔族。

  “你……你怎么知道这两处是毒伤的伤口?!”那魔族发现女儿被陈风风刃打破的是从前的毒瘤时看到陈风灿烂的笑容。

  “我在发现费费时就想到这个船上一定还有魔族,没想到真的有哦,不过我的确收集幸运之石有用,并不是军事或商业以及政业哦,所以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对你们魔族动手,你可以走了,刚才吓到你了,这个当是补偿好了!”陈风将两块紫晶石掷了过去,“我叫陈风,如果想报仇的话随时恭候!”

  “主人,我们猛特魔族与费费的虹魔族不一样,我们如果受人恩惠将会与恩人签定以恩人为主的主仆契约,主人,猛特魔族傅霖拜见主人!”那人跪道。

  “你是高等魔族吧?不用隐藏实力,我看的出来你比费费强不知道几倍,但这里是人界,不到万不得以,答应我不要使用魔力,还有照顾好你的女儿,今后如果她好了就让她跟着娜娜吧,娜娜现在还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希望你可以帮我一下!”陈风真诚地说。

  “是,谨尊主命!”

  “船板上的人注意,船板上的人注意,所有人请快速回到各自的房中,有风暴侵袭,有风暴侵袭!”警报响起时陈风等一行人却仍兴趣盎然地站在船头,但却已经将自己定在了甲板上。

  “巴特,爆发你们的实力吧,毕竟要与大海搏斗没有实力是不行的!”陈风与娜娜的周围被围上了一个与甲板相接的圣灵结界,而傅霖与其女儿的身上则是一个水属性的水漫天华,巴特等人并不会使用魔法所以只能放出自身的白银斗气,而巴特的则已经出现了淡金色。让陈风感到幸运的是自己的一行人没一个晕船的。

  就这样,严酷的修行正式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