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从神邸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新世界(求推荐,收藏)

从神邸开始 淡看人情冷暖 2219 2019.06.29 08:00

  “瞧一瞧,看一看嘞,新鲜出炉的热包子”

  “冰糖葫芦,冰糖葫芦”

  ……

  络绎不绝的叫卖声,在这个微凉的秋天早上,响彻街道。

  城门早已打开,来来往往的人们,或出,或进。

  与往日不同的是,今天城门外,早早的便站着一群官员。为首之人,是这座名叫庆风城的城主,陈泽。

  一行人,穿戴整齐,一脸严肃的站在那里。周围聚拢了一些百姓,和士族乡绅。此刻都好似在等待着什么似的,不时向远处眺望。

  一名身着黑色衣袍,头戴斗笠的男子,站在人群中也是好奇的看向远处。周围的百姓也没人说什么,甚至习以为常,只是偶尔会投来好奇之色。

  这名男子就是陆天,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好几天了。第一站就是庆风城,原本打算离开。但是听说几日后会有宗派中人,来庆风城。所以就在此地逗留多日。

  自己人生地不熟的,与其乱跑,不如先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超凡之力。

  不多时,只见远处大道上尘土飞扬。一辆由几头快马拉着的马车,急驰而来。一旁还有几匹骑着快马的年轻人,正向他们这边赶来。

  看着出现的车队,陈泽露出一抹淡淡的暗淡。心中暗道:“来了。”

  待车队靠近,陈泽率领众人跪下道:“庆风城城主陈泽,携众同僚,见过青河宗张前辈。愿前辈早登仙位。”

  “愿前辈早登仙位……”

  众人一同道,而远处的马车,也已行至此地。

  “吁……”

  马车停在前方,一名身穿青色长衫,绣着白云的中年男子,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走到陈泽面前,拱手道:“师兄,如此作为,岂不是折煞师弟。”

  哗,

  此言一出,到是惊呆了众人。没想到身为普通人的陈泽城主,竟然是青河宗的人。而且还是青河宗数百年来,天赋最好的张余的师兄。

  陈泽面露苦涩的道:“这声师兄,我可当不得。如今我不过是一个小小城主,且还是一个普通人。我们之间,就好似天与地之间的距离。”

  张余却认真道:“师兄永远是我张余的师兄,当年若不是师兄选择了我,引我修炼。就没有我张余的今天,师兄对我有知遇,救命之恩。

  师兄可以不在意,但是我张余,却不能忘恩负义。”

  陈泽好似知道眼前之人的性格,没有多说什么。打起精神,对一侧的官员道:“迎前辈进城。”

  一侧的官员,压下心头的惊骇。躬身迎张余一行人进城,张余挥挥手,身后的各位青河宗的弟子,跟了上去。

  他自己则是与陈泽,缓步向城中走去。

  人群中的陆天,听到二人的谈话,自言自语道:“青河宗?超凡门派?”

  看着远去的众人,陆天把目光放在了陈泽和张余身上。

  自己如今的修炼方向,是感悟法则和练体。而超凡门派,自然不缺少练体。况且,门派之中有众多资源,还有积累的书籍。所以说,不管什么时候,门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现如今,要先试试这位号称青河宗,百年一遇的天才能力如何。

  从修炼至今,陆天都是自己摸索着前进。也没有见识过其他的超凡之力。现在正好是个机会,可以拿他练练手。

  不过还需要准备一番,不然到时候打不过,阴沟里翻船就不好了,想到此,陆天探明二人去处,便找了个客栈住下。

  至于钱财,自己在秦朝,好歹也是国师,弄点黄金还是没问题的。黄金这东西,在大多数低等世界,都是硬通货。

  夜晚,一身夜行衣的陆天,纵身飞到房顶。看准方向,不急不缓的跳去。

  陆天现在只能做到短暂的停滞空中,还不能飞行。虽然主修的是空间法则,而且体内还有多的能量,但是目前的身体是承受不了的。

  就像是,上网一样。网速是光仟,但是电脑的配置还是几十年前,俗称“大头”的电脑。不管是配置什么的都不行。网速再快,带不动也不行。

  没过多久,陆天就到了此行的目的地。看着眼前的府邸,陆天不由的吐槽,有权有势就是不一样。那么大的豪宅,光是奴仆就要近百人,而这还只是为一个人服务,真是腐朽的贵族。

  羡慕嫉妒恨啊,自己还从来没享受过呢。之前当国师的时候,自己就一直修炼。唉,万恶的地主豪绅。

  陆天放开神识,感应着府邸。一个个扫视而过,在北方一处房间内,陆天发现了张余。此时盘膝坐在榻上的张余,也感觉到了有股被窥视的感觉。

  “谁?出来。”张余冷喝一声,满身戒备。

  陆天没有说话,慢慢向这边走来。毕竟还相隔很远。

  等了许久,见无人回应。张余先是躬身对门外道:“不知是哪位前辈?在下是青河宗弟子,张余。还请前辈现身一见。”

  此时陆天已到房屋外,听张余这样说,顿时觉得,自己散布的神识,对方竟然不知道是什么。只是凭借才感觉到有人窥视,陆天在心里默默记下这一点。

  “咳咳,不知房内是不是青河宗弟子?”陆天咳了一声,回过神道。

  张余听到有人回答,送了口气。相对于隐藏在暗处的人,光明正大反而对自己更有力。

  打起精神,手持一柄长剑,满身戒备的张余,从房内走了出来。

  “不知阁下是何人?在下添为青河宗长老,张余,阁下深夜造访,意欲何为?”张余对陆天保持着一定距离,大声戒备道,想引起府邸其余人的注意。

  陆天看穿了张余的心思,没有在意。脱去夜行衣道:“本座陆天,闭关许久,不知如今天下如何?深夜造访,不过是想看看尔之修为。”

  顿了顿,不待张余回答。继续道:“如今尚无落脚之处,想去你们青河宗看看,不知可否带路?”

  张余打量着陆天,听闻此言,心中一紧。自己看不透陆天,说明陆天比自己厉害。而今提出这样的要求,只能硬着头皮道:“不知前辈去我青河宗何事?若前辈没有落脚之处,晚辈可带前辈寻找。”

  看着满脸紧张的张余,陆天轻轻一笑:“放心,我只是闭关许久,只是逛逛,并无恶意。顺便欲借阅一点书籍,事后自有相报。”

  话音刚落,悉嗦声传来,已经有人发现这里出事了。

  陆天看了看张余,转身边走边道:“本座也不为难你,最近我都会在此处。你可以先禀报你们宗内,到时若还不愿。吾也不强求。”

  声音渐行渐远,留下陷入思索的张余,与赶来的护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