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带着爷爷去修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天地智公。

带着爷爷去修真 陆芸飞 2313 2021.01.13 15:40

  年轻气盛见识少,一时不慎被蛇咬,可叹少年命不好,踏入陷阱跑不了。

  陈若风走进回春堂,那个胖掌柜一看到陈若风笑着说道:“小公子呀,你是不是又来给你爷爷抓药呢?这次你可来着了,我们铺子里又进了一匹新药材,来来来,我亲自给你抓药。

  陈若风瞟了一眼胖掌柜不冷不热的说道:“我哪敢让你动手抓药啊,你那双手长得那么胖,一把下去药都撒光了,你那双爪子最适合拿元宝了,元宝在你手上绝对不会掉,要是让你抓药,那些药材都变成金元宝了,我们这些穷人再也吃不起药了。

  胖掌柜一听脸上的肥肉蹦了两下干笑了两声道:“这话说的我就不愿意听了,我是做生意的,你要是嫌我卖的药,价格不合适那你就别来我这呀?我跟你说一句实话,我一看到你们这些穷逼我就来气,就像你这样的穷逼,生了病就应该在家等死,就不要浪费那些名贵的药材了,你们治好了病也是个穷逼,还不如早点死呢。

  陈若风点了点头说道:“我现在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胖了,原来整个刘城的夜箱都让你吃了呀,难怪你的牙那么黄呢,原来是吃那玩意吃的呀,你也不看看你长的什么德性,一对三角眼脑袋上没毛,脑袋和脖子都长在一起了,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个水桶呢,说你像个水桶都是夸你,其实你长得非常像屎壳郎他二舅,你还不如你外甥呢,你外甥吃那玩意儿他敢承认,你就不行了从小吃到大还不敢承认。

  我第1次来你这抓药的时候刚回到村子里,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把我围起来了,问我是不是掉到粪坑里了,说我身上为什么那么臭啊?我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就是因为你和我说了几句话,才把臭味喷到我身上的,好家伙!我足足洗了半个多月那种臭味才洗掉:我说孙子,你能不能不要说话呀,你嘴里的味道实在受不了啊,我知道让你不吃那玩意你肯定改不了,但是你可以把你的窟窿堵上啊。

  胖掌柜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他刚想张嘴骂陈若风。就见陈若风把手一抬,一块砖头就拍到了胖掌柜的脸上,死胖子杀猪般的惨叫了一声,用手捂着他的胖脸滚到了桌子底下。

  药铺里有几个小伙计看到胖掌柜挨打,都假装没看到,还有两个伙计偷偷的冲着陈若风挑了挑大拇指。陈若风点了点头一伸手把胖掌柜从桌子底下拽了出来:“孙子,我早都想捶你了一直忍着,我今天就让你认识认识我,别想着去报官,就算县太爷来了他也怕我,我昨天晚上还在他的床上睡觉呢,他睡在厨房连个屁都不敢放,你要是不相信就到县衙打听打听。

  “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揍你吗?实话和你说没有任何理由就是看你不顺眼,我今天非把你打成个瘦子,另外今天所有来药铺抓药的穷人,你一个铜钱都不能收,你要是不服我就把你的药铺给砸了。说着陈若风在胖子屁股上狠狠踹了两脚。

  正在这时坐在旁边的哑神医走到陈若风的跟前,冲着陈若风摇了摇头,然后又用手指了指趴在地上的胖掌柜。

  陈若风笑了笑:“我说孙子,要不是哑神医替你求情,我今天非把你打的让你后悔你是个人,下次再让我听说,你让那些穷人家把女儿送给你睡觉,你才给人家抓药,我非把你的鸟窝给拆了。说完陈若风抬腿在胖掌柜的裤裆狠狠踩了一脚。这一脚下去至少半年这个死胖子都快乐不起来了。

  陈若风走到哑神医的跟前道:“我有一件事想请你老人家帮个忙,不知道你老人家有时间吗?”

  哑神医用欣赏的眼神看了看陈若风,转身走进了药铺的后院。陈若风大喜跟在哑神医身后,走进了哑神医的房间。

  哑神医有40多岁,相貌生得非常英俊,特别是他的一双眼睛看人的时候非常温和,虽然他不会说话,但他的耳朵没有问题,他对待每一个病人都那么细心,眼神都那么柔和,所有找过他看病的人都对他心存感激,没有人知道他的家乡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叫什么。

  陈若风看了看哑神医的房间,就见屋子里摆了很多的书架,陈若峰随手在书架上拿了一本书说道:“没看出来呀:哑大夫你还看这种书:这本君子见论我8岁的时候就看了。

  不过我对书上的内容不敢苟同,如果世上的人全像书上写的那些君子一样,那世上就没有什么精彩的人了。

  “君子之德在于心不在于表,君子之品在于行不在于说,就算有些人看了这本君子见论也不会成为一个君子,还有一些人他从来没读过书,更没看过这本君子见论,但是他做的事情绝对是个君子。

  真正的君子不是在书上能学到的,而是在平凡的生活当中一点一点悟出来的,心善为君子,心恶为小人,这句话我也不敢苟同。

  因为这个世上善恶本来就难分,无论是善和恶都不是你我可以评论的,就算是千年以后那些读书的后背,也没有资格论善恶之分。

  善恶只有天地能论,人心有大道,天地论生死,我一直相信一句话那就是天地智公。

  无论你做了什么事,不管他善与恶,到最后都有天地来论。不管你信或者不信,头顶的苍穹脚下的大地永远存在。

  你我在天地之间只是一颗小小的沙粒,君子和小人是很难分清楚的,因为一颗沙粒,太小了我等凡人根本看不清楚,君子也做恶事,小人也有良心,所以说,善与恶,一本前人写的书怎么可能分得清楚。

  说者陈若风又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然后又在那里滔滔不绝的说着他的歪理,他一直在那说了一个多时辰,说的唾沫横飞,说的振振有词,说的天昏地暗的。

  哑神医坐在椅子上,一边品着茶一边听着陈若风的岂有此理。

  从他脸上的神情根本看不到他心里的想法,他一直用着温和的眼神看着陈若风。

  陈若风说着说着嗓子都哑了,他咽了咽口水:噢不对不对他说的连口水都没了。

  陈若风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哎哟我去,我说了半天连口水你都不给我喝,你倒是挺美呀:喝着茶听着我的高论,你好歹给我口茶喝呀。

  哑神医笑了笑起身给陈若风倒了一杯茶。陈若风只用了一口就把那杯茶灌到肚子里了:“唉哟我的天哪,差点把我渴死了,我怎么在这扯起蛋来了,我是来干正事的。

  说者陈若风从怀里把那本幻梦诀,拿了出来递到哑神医眼前:“哑大夫,你帮我看一下,我这本医书怎么样,我有一种感觉我这本医书非同小可,里边的内容绝对惊世骇俗。

  未完待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