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带着爷爷去修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张 幻梦诀。

带着爷爷去修真 陆芸飞 2419 2021.01.11 04:37

  修仙问道凡人躯,修真大道问前成,少年不知路坎坷,如梦如幻心不知。

  陈若风看着面前的几间老房子,心里突然一痛,他用手捂着胸口靠在一棵树上看着荒凉的景象,他知道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有爹娘留下的痕迹。

  听说这三间瓦房是爹娘亲手盖的,当年这套房子在村子里算是最好的房子了。

  现在院子里长满了荒草,三间厢房都裂开了口子,屋子里落着厚厚的灰尘,院子里还有一口破水缸,里面全是污泥,狼檐下还有晾衣服的绳子已经断了。

  陈若风走过去把晾衣服的绳子从地上捡了起来,轻轻的握在手里,当年我娘洗衣服肯定把衣服搭在绳子上,过去了那么多年绳子还在,我娘亲不知道去哪了,物是人非呀!不知我娘亲现在在哪呢,过得好不好?午夜梦回的时候,会不会想起我?

  陈若风叹了口气擦掉眼角的泪水走进房间。陈若风不知道,他正思念的娘亲也在想着他,可是他们的距离太远了,如果是个凡人,穷极一生也到不了那个地方,那不是凡夫俗子可以去的地方,那是另外一个世界,只有强者才能去那个地方。

  陈若风刚走进房间,突然有两个小动物从屋子里窜了出去。

  陈若风看了看被自己吓跑的小动物:“唉哟我去,怎么那么多黄鼠狼呀!看来我是打扰人家了,我这算不算私闯民宅呀?听村里的老人说,房子常年没有人住就被其他的东西鸠占鹊巢了,住我的房子也不和我打个招呼,太没礼貌了。

  幸亏是几个黄鼠狼,如果是几条野狗那我就惨喽,黄鼠狼我也要加点小心,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我怎么感觉自己像个小偷啊!黄鼠狼要是一生气,和我死战到底,我还真有点招架不住。

  陈若风转身出了屋子,从院子里捡了一根树杈:“这是我的扫狼神棍,一棍在手河边走一走,如果黄鼠狼要保家卫国,我只能血战沙场了。陈若风豪气万丈的进了房间,脑袋还一抽一抽的。陈若风从东厢房走到西厢房,屋子里除了土还是土。

  陈若风头上顶个蜘蛛网身上全是灰,乍一看还真像个小偷。陈若风从房间里走出来:“我爹娘也太穷了吧!人家是一贫如洗,我家是一贫如土,最值钱的东西就是院子里的破水缸了,难怪我娘要跑呢,这日子真是没法过呀。

  我看另外个房间也不用进去看了,肯定除了土还是土。话虽然这样说,他还是有点不死心,陈若风摇头叹气的走进第3个房间,他刚钻进最后一个房间眼睛就突然一亮,因为他看见在房间的角落里有一个上了锁的大木箱。

  当年陈山出去找他娘子,让谁都没想到的事他这一走就杳无音信了,其实陈山也没想到他这一走,等他再回到陈家沟的时候人世间已过百年,成为他一生最大的遗憾。

  陈山非常穷,所以那么多年来也没有人到他家里看看,陈山当年走的时候有没有留下什么好东西,偶尔有几个小孩跑到这里玩,家里的大人知道了还会揍他们一顿,都说这个院子里有黄大仙在这住着,确实有黄大仙,刚才陈若风看到的黄鼠狼就是老百姓说的黄大仙,黄倒是挺黄的是不是大仙就不知道了。

  陈若风非常激动的把大木箱从房间里拖出来:“但愿里面有好东西,就算没有值钱的物件能看到爹娘的遗物也算好的,陈若风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捡起一块砖头把木箱的小铜锁给砸开了。

  陈若风把木箱打开往里一看,就见里面装的全是破衣服,陈若风小心翼翼的把衣服拿了出来。

  陈若风心想,这都是我爹娘穿过的衣服非常有纪念价值,我要把它拿回去好好的收起来。

  我好像听别人说过,有些人喜欢把值钱的东西放在箱子底下,俗称压箱底,想到这里陈若风就伸出手在衣服底下一顿乱摸。

  陈若风刚摸了两下还真摸到了一个东西,他赶紧把摸到的东西从衣服底下掏了出来。陈若风看了看手里的东西,这是一个小布包上面还绣了几朵小花,他把小布包打开就见小布包里面是一本书。

  这本书一看就是个手抄本,陈若风把书打开看了看里边的内容,映入眼帘的是三个大字,幻梦诀。

  陈若风心想,幻梦诀是什么东西?这个名字看上去还挺优雅,他继续看下边的内容,但他刚看了几章就糊涂了:“这里面写的什么东西呀?开灵练气神元筑基,引气入体五行化一归丹田。陈若风心想,莫非这是一本医书?

  因为他看到除了那些奇怪的文字,上面还写着身体上的穴位,什么劳宫穴、玉膛穴、气海穴。

  陈若风一拍脑袋:“我知道了!这本幻梦诀是一本医书,陈若风大喜。

  自从他爷爷生病以来,陈若风就背着爷爷到处求医问药,不是遇到骗子就是受别人的白眼,最可气的是那些大夫只想着多挣点钱根本不管病人的死活,每次去请大夫给爷爷看病,陈若风都求爷爷告奶奶的像个孙子似的。

  再看那些大夫脸都拉的老长,就好像所有的人都欠他钱似的,一张嘴说话都阴阳怪气的,你要不说两句好听的他根本都不搭理你,一边挣着老百姓的血汗钱一边还让人尊敬他。

  陈若风每次见到大夫都忍不住想问一句,你的脸是屁股变的吗?怎么一点表情都没有?噢不好意思屁股是有表情的至少他可以扭一扭,你的脸还不如屁股呢。

  陈若风非常懊恼小时候怎么不去学医啊,如果我是个大夫,我就不用去求他们了,我在家就把爷爷的病给治好了,还不用花钱。

  陈若风看着手里的幻梦诀可把他乐坏了。

  陈若风心想,这下好了我终于有一本医书了,我要当大夫悬壶济世,给穷人看病绝对不收一文钱,我要把爷爷的病治好让他老人家长命百岁,噢不对活到200岁。想到高兴之处,陈若风拿着幻梦诀哈哈大笑。

  陈若风把幻梦诀非常宝贝的揣到怀里,然后抱起大木箱满脸春风得意的回家去了。

  陈恒自从喝了哑神医开的药病情大有好转。陈恒看到陈若风哼着小曲把一个大木箱拖到屋子里。

  陈恒躺在床上声音微弱的问道:“狗蛋呀,你去干什么了?

  陈若风一听爷爷唤他。

  赶紧放下木箱一路小跑到了陈恒的床前说道:“爷爷,我在这呢,您老人家有何吩咐。”

  陈恒虽然病得骨瘦如柴的,但他身上的气度还在,陈若风见到他爷爷还是和以前一样有点害怕,陈恒对陈若风非常的严厉,陈若风的童年几乎是跪在地上长大的。

  陈恒道:“你刚才去哪了?那个木箱是谁家的?我看你这两天眼睛直转,是不是又跑出去捣蛋啦?”

  陈若风赶紧说道:“这个木箱是我从老宅子里拿出来的。

  未完待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