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带着爷爷去修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七星阵。

带着爷爷去修真 陆芸飞 2632 2021.01.14 07:00

  三天两头打一架,媳妇天天回娘家,好吃懒做说大话,兜里有钱自己花。

  哑神医掐着陈若风的脖子,手上根本没用力,一个炼气一层的修饰如果想杀一个人,那太简单了,他只是想吓唬吓唬这个小滑头。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小孩一点都没害怕,不但没害怕,还用嘲讽的眼神看着他。

  陈若风这种眼神,让哑神医非常愤怒,他想象不到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面对死亡,,脸上一点惧色都没有。

  哑神医看着陈若风脸上的神色,就见陈若风一脸嘲讽的笑,还冲着他翻了几个白眼,看那个意思他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哑神医摇了摇头把手松开了,往后退了几步,像看怪物一样盯着陈若风。

  陈若风常出了一口气刚想说话。突然脸色大变,刚才还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眨眼之间面如死灰,连眼睛都红了。

  因为陈若风看到,他爷爷手里拿着剪刀,走进了院子,正站在哑神医的身后。

  陈若风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爷爷,快跑。

  然后他抄起地上的铁锹冲着哑神医扑了上去。

  可是他那把铁锹,连哑神医的衣服都没碰着。哑神医只是轻轻挥了挥袖子,小狗蛋就连人带铁锹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了。

  陈恒挥舞着手里的剪刀奔着哑神医冲了上去。陈若风趴在地上吐了口血绝望的喊道:“爷爷不要啊。

  哑神医背着手看着陈恒,晃着手里的剪刀,一步一步向他走过来,他脸上的笑越来越浓了,眼前的场景让他非常的受用:刚才那个小滑头还一脸无所谓的不怕死,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吓成这样呀。

  你的勇气跑哪去了?你不是不怕死吗?我今天就当着你的面,把你爷爷的肠子拽出来,我看你什么表情。想到这里,哑神医看了看趴在地上的陈若风,他现在终于可以用嘲讽的眼神看着陈若风了。

  这一路走过来,这个小孩无论是智慧还是勇气,都让他感觉到厌烦,他最讨厌不怕死的人,他觉得每个有勇气的人都是个笑话,没有人不怕死,可是刚才这个小孩,面对死亡的时候,脸上的神情让他非常愤怒。

  他一生杀人无数,那些人在临死的时候,眼神里的恐惧和绝望,他每一次看到都让他莫名的兴奋,他对那种绝望的眼神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每一次看到那些人临死之前的眼神,都让他感觉自己是个神,是个主宰一切的神。

  陈若风趴在地上哭着说道:“爷爷,孩儿不孝啊: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死,孩儿先走一步。说着陈若风一脑袋撞在地上的铁锹上。

  这一下子把陈若风撞的两眼冒金星,他是不忍心看到爷爷死在他面前,才想着一脑袋把自己先干死,实在没办法了,只能自杀了。

  可是让他没想到,他这一脑袋下去不但没死还闻到了一股臭味,还没等陈若风反应过来呢,就听有人大声骂道:“你个小王八蛋,亲我的脚干什么?我又不是小芳芳。

  陈若风揉了揉眼睛,就见张勇一只脚踩在铁锹上,站在那呲牙咧嘴的骂着呢:“我说小狗蛋呀,你没事拿脑袋顶铁锹干什么?你是不是在这练铁头功呢?要不是你爹拿脚挡一下,你的脑袋就开花了,我脚上的味道不错吧,实话和你说:我已经20多年没洗脚了。

  陈若风大喜:“你个老帮子,怎么现在才到?你要再晚来一会儿,我就把那个养尸人给灭了。

  陈若风话还没说完,张勇一伸手把陈若风从地上拽了起来,然后拽着陈若风一纵身蹦到了房顶上:“来来来来,咱们坐在房顶上看好戏。

  陈若风坐在房顶上往下面一看,就见上官鹤左手提着常建,右手拿着一个葫芦,站在哑神医的面前在那耍酷呢。李雪儿三人也到了,他们三个把陈恒挡在身后。

  陈若风大声说道:“花大姐,你们三个先把我爷爷送回家,再去买个棺材,回来给这个老怪物收尸。说着他还摆了摆手,看他那个意思,他把李雪儿三人当成手下了。

  你还别说,李雪儿还挺给他面子。李雪儿冲着陈若风点了点头,他们三个人带着陈恒走了。

  陈若风用手揉了揉鼻子道:“老张啊。,你这脚也太臭了,你们几个怎么来那么晚呀?

  张勇晃了晃自己的脚:“我们几个早来了,在狗洞里趴着呢,你还好意思说我的脚臭,你那一脑袋差点把我的脚都顶肿了,也是啊:我的脚哪有人家小姑娘的脚香呀,你这小子还挺有种的,刚才你的表现让我非常满意,来来来,快点给我的脚磕三个头,叫他一声爹。

  陈若风道:“刚才你救了我一命,我就不骂你了,你不要得寸进尺哈,你要再敢占我的便宜,我就让你奶奶和宫里的太监,来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

  张勇一听脸都绿了赶紧把嘴闭上了。

  上官贺看着哑神医笑眯眯的说道:“终于把你找到了,你是自己把自己大卸8块呢,还是让我把你千刀万剐呢,这两条路你自己选一个,你放心:我对畜牲绝对手下不留情,肯定让你死的很舒服,让你下辈子都不想再做人。

  哑神医脸上的笑终于到了眉毛上了,他比了一个手势,那个意思动手吧,我很忙。

  上官鹤往后退了几步大声呵道:“吃我一掌。他话音未落转身就跑,那个速度比4条腿的牲口跑的还快。

  陈若风坐在屋顶看见上官鹤转身就跑,把他气得破口大骂:“好你个死大鹅,一招没打呢你怎么就跑了?你给我站住。

  他赶紧回头看张勇,就见张勇的脸色非常难看:“我说老张啊,这个大鹅怎么跑了?你不是说他挺厉害的吗?

  张勇看了看站在院子里的哑神医说道:“糟了,这个家伙真难对付,看来大鹅这一招在他身上不管用。

  哑神医看到上官赫跑了,只是笑了笑,站在那连动都没动。上官鹤跑出院子,回头看了看:“唉哟我去,这王八蛋怎么没追过来呀?看来这个家伙挺滑呀:他不追我,我的绝招就使不出来了,今天遇到硬茬子了。

  陈若风坐在房顶上,就看到上官鹤在院子里跑来跑去,足足跑了有一盏茶的时间,哑神医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两个人谁也没动手。

  陈若风实在看不下去了拍了拍张勇的肩膀问道:“这两个家伙在那干嘛呢?一个站那一动不动,一个在那转圈,在那墨驴呢,怎么不打呀?

  张勇道:“他们两个都是练气一层,谁也不敢先动手,都在等着对方露出破绽,大鹅它不是驴推磨,他是在布阵法,那个养尸人站那一动不动,是以不变应万变,两个都是高手,就看谁先露出破绽。

  陈若风点了点头。

  张勇眼睛一亮问道:“我说的话你听懂了吗?

  陈若风道:“没听懂。

  “你没听懂你点什么头,我还以为你听懂了呢。

  陈若风挠挠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啥,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听明白了,只要他们两个谁先露出破绽,就能打起来了,不过有一点我想不通,那个老怪物,站那一动不动,什么时候才能露出破绽?

  张勇道:“这个问题非常简单,只要让那个老怪物往前走几步,他就死定了,只不过这个家伙比泥鳅还滑,就算天上下刀子,他也不会动的。

  陈若风喜道:“你的意思只要这个家伙往前走几步他就露出破绽了?

  张勇道:“差不多吧,这个家伙肯定不懂阵法,要不然他早冲出去了,只要让他往前走几步,上官鹤的七星阵就能干死他。

  陈若风一拍脑袋道:“你怎么不早说?为什么不早说?让他往前走几步,这事太简单了。

  未完待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