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带着爷爷去修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哑神医。

带着爷爷去修真 陆芸飞 2270 2021.01.12 20:41

  一个鼻子两只眼,花花世界看不远,嫌贫爱富看人低,为了钱财不要脸。

  陈若风走进张勇的院子笑着喊道:“张老爷子,小狗蛋给你请安来了,你老人家这两天过得可好呀?

  陈若风刚说完就听张勇在屋子里喊道:“你个小王八蛋千万不要走进来,赶快给我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你要是敢进来我就把你的腿打断,还不赶快滚。

  陈若风一听可不愿意了:“好你个老帮子:我看你真是茅坑里的石头一踩臭味就出来了:是不是我一露笑脸你就来脾气了,我是看出来了就不能给你这个老家伙露好脸,赶快滚出来给我道歉,要不然本公子把你家的八辈祖宗都骂出来,让你的八辈祖宗排着队出来遛鸟。

  张勇在屋子里一边穿着裤子一边说道:“我说狗蛋呀,你别生气呀,我不是冲你,你千万不要把我八辈祖宗骂出来哈,他们如果真冒出来了还真是个大麻烦,我现在不方便见你,你先在院子里站一会儿,等我把裤子穿好我就出去了。哎哟我去把我干的裤子都穿不上了,你个天杀的上官鹅,噢不对不对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别扭啊。

  张勇的话还没说完陈若风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

  陈若风掐着腰往门口一站,瞟了一眼张永和上官鹤,就见张勇提着裤子在那呲牙咧嘴的看上去非常痛苦,再看上官鹤那个老家伙一脸满足的坐在旁边,手里还拿着张勇的烟袋锅子。

  张勇一脸尴尬地看了看陈若风脸上的表情说道:“狗蛋呀,你不要想歪了哈,我刚才和大鹅在屋里修炼一种非常厉害的功法,这种功法小孩是不能看滴,你先找个地方玩一会儿,等我把裤子穿好你再进来,这怎么越说越说不清楚了,哎呀呀呀:你个死大鹅赶快替人家解释解释呀,你怎么干完了就不承认了,赶快说一句话呀,你要是再不说话我的清白就毁了。

  上官鹤常常叹了口气一脸满足的说道:“这件事情不需要解释,我相信小狗蛋会懂的,他眼睛又不瞎还需要我解释吗?小狗蛋呀,我非常欣赏你这种眼神,对,你的想法没有错。

  张勇一听,德…我这下子是跑不掉了彻底说不清楚了,我认命了。

  陈若风道:“老家伙呀,做兄弟的劝你一句年龄那么大了多注意身体,像你这样的老家伙清白不重要,口味才是最重要的。,,唉:你的口味太重了,那么游的一只大鹅你都能吃下去,佩服佩服。

  “我先回陈家沟看看我爷爷,明天再过来。说完陈若风笑着就跑了。

  上官鹤用手里的烟袋锅子敲了敲张勇的脑袋说道:“难怪你那么喜欢这个小子呢他和你真有点像,唉不对呀他刚才说谁油多,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若风这几天就惦记他爷爷,他在去灵州的时候让隔壁的邻居照顾他爷爷,高奇给了他10两银子,这10两银子可管了用了他不但把所有的债给还了,而且又给他爷爷抓了好多药,那个药铺的大夫是个哑巴,医术非常的高明,老百姓都叫他哑神医,只要是哑神医开的药绝对药到病除。

  在刘城哑神医的名气非常的大,他不但医术高明最难得的是他的名声也好。他经常给那些穷人看病而且从来不收诊金,他是外地人刚来刘城几个月,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它在刘城已经家喻户晓了。

  陈若风也是冲着哑神医的名声才来到了刘城,他非常感激哑神医,要不是哑神医给他爷爷开了几副药,他最亲最爱的爷爷肯定就活不了了。

  陈若风都想好了,等把刘城的事解决了,他要拜哑神医为师,也要做一个好大夫悬壶济世。

  陈若风兴高采烈的回到了陈家沟,他刚一走进家里的篱笆院就大声喊道:“爷爷:我回来了你老人家有没有想我呀?我在街上给你买了二斤牛肉:晚上我给你做牛肉包子吃。

  陈若风刚走进院子,陈恒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陈若风跑到他爷爷的跟前拉住他爷爷的手笑着说道:“唉呦我去,老爷子呀你都能下床走路了:太好了,只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说完陈若风抱着他爷爷放声大笑,笑着笑着小狗蛋还哭了。

  陈若风抱着他爷爷哭着说道:“老陈呀,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把我吓死?你要是不在了我可怎么活呀?我就你这一个亲人,你老人家把我含辛茹苦的养大我还没有尽孝呢,只要你身体好好的让我干什么都行,你一定要活到200岁。说完小狗蛋放声大哭。

  陈恒用手拍了拍小狗蛋的脑袋,声音哽咽道:“你这臭小子越来越不懂规矩了,竟然敢叫我老陈,不成体统。你信不信我还有力气抄起擀面杖揍你,就算你到80岁我也敢揍你,爷爷会永远陪着你就算我死了,我也会在天上守着你我苦命的孩子,说着陈横再也说不下去了。

  陈若风一边在厨房蒸着包子一边逗他爷爷开心:“我说老陈呀,你这身体也好了过两天我给你娶个媳妇吧,我给你找个年轻的,过个一年半载再给我生个爹出来,你看怎么样啊?”

  陈恒一听把他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他一边拉着风箱一边骂道:“你个小兔崽子,你这说的像话吗?你还想着给我娶媳妇你自己媳妇在哪你都不知道,再说了就算我娶了媳妇生出来的小孩你也不能叫他爹呀,不懂规矩:压胚,我都让你这个臭小子把我带坏了,看我这说的都是什么混话。

  陈若风笑着问道:“老陈呀,你要生了小孩,我不叫他爹那叫他啥呀?难道叫他小弟弟?这也不对呀你老人家给我好好的想想,到底叫他什么?我怎么算不清楚了呀。

  陈恒一伸手超级擀面杖就准备揍陈若风:“好你个臭小子越来越不像话了,我今天非把你打的连我都不认识你:你给我站住不要跑,这臭小子跑得越来越快了。说完陈恒提着擀面杖站在厨房笑了。

  陈若风包了几十个肉包子,又上街打了几斤好酒炒了几个下酒菜,把这两天照顾他爷爷的邻居请到家里吃了一顿。在酒桌上邻居们都说陈恒命真好,养了一个孝顺的孙子。

  陈若风第2天拿着那本幻梦诀去了刘城,他准备把他爹娘留下的这本幻梦诀拿给哑神医看看,因为他一直以为这本幻梦诀是一本医书。

  陈若风心想,把这一本医书拿给哑神医让他帮我看看,而且我还可以趁这个机会拜哑神医为师,真是一举两得我实在太有才了,等我学会了医术我也开一家药铺,到时候我和爷爷就吃喝不愁了,哈哈哈哈哈:这个想法太妙了。

  未完待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