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读档九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5章 奇葩真是多

读档九八 三年不起 2471 2016.02.19 19:57

  离开了舞厅,张晓看着杨帆。

  见杨帆没表示,借着酒劲张晓干脆扯着杨帆的胳膊不松手了。看到这一幕,白梦有些头疼……感觉张晓这女人真是疯了。

  平时就够疯,这喝了酒就更疯了!

  哪怕白梦怎么瞪,张晓就像是绝缘体,根本收不到她的信息。

  最终还是杨帆缠不过张晓,送她回家,顺便拿电话号码。俩人稍微有点晃,倒是让胳膊在张晓怀中的杨帆一路充分感受到了旖旎。

  一路昂扬!

  再次来到月山的纺织小区,还是一如既往充满着颓废的气息。也不过十点钟,整个小区已经基本没有亮灯的地方了。

  早年种在路旁的梧桐已经能遮挡住整个道路,在十一月这个秋末的季节,让路上铺了一层的的落叶,踩在上面发出嘎吱嘎吱的破碎声。

  如果在黄昏,林荫道……

  两个人就现在的样子,悠闲的踩在枯枝落叶上,背后铺满金光,看着长长的影子,怎么都算的上是一种浪漫。

  可要是晚上,无光,周围影影绰绰,踩在这种枯枝上面就完全没这种感觉了,尤其两人还在晃着。

  到张晓楼前,看着黑漆漆的楼洞,杨帆再次听到了婴儿哭声,比上次响亮了一些。不管是因为长大了些,还是能吃饱了,听到有了中气的哭声,总会让人高兴一些。

  张晓同样也听到了哭声,手上紧了紧,杨帆就感觉自己的胳膊都嵌到她身体里去了。

  眸子落在了杨帆身上,黑暗里闪着一些光,张晓凑到杨帆耳边问道,“上次你过来的那天晚上,那家人的门缝里被人塞了点钱……说是还留了一张纸条。”

  “哦,那是好事!”杨帆努力的站直着身体笑着说道。

  这事张晓已经旁敲侧击提过几次,每次都是被杨帆一带而过。不过这次她不准备这么轻易放过他了。

  张晓坚信杨帆一定知道这事,否则事情未免过于巧合了,那天他来了,听她讲了一个故事,然后那家人半夜门缝里就被人塞了钱。

  这让张晓的感觉有些复杂,人呢,不管自己善良不善良,都希望别人是善良的。想着,像是不胜酒力倚着杨帆说道,“听说那男人还保存着纸条,到处找人呢。”

  “是吗?”杨帆不置可否的说道。

  看着杨帆继续装傻充愣,张晓干脆放弃了旁敲侧击,“是你给的吧?”

  见她直接问了出来,杨帆也爽快的点了点头,那天事她能看出点蛛丝马迹太正常了,光是那张纸条就能看出来。只是之前张晓绕圈子,他自然也就跟着绕圈子了。

  见到杨帆终于点头,张晓不满的说道,“那之前我问起,你怎么不说?”

  杨帆走向黑漆漆的楼洞,闻言笑着说道,“我也没说不是我啊!”

  也不管黑暗中杨帆看不到的到,张晓瞪了他一眼,之后便有些可惜的味道的说道,“这事前段时间都上新闻了……”

  本来就黑,这时又带着酒意,杨帆就更小心的踩在楼梯上了,听到张晓可惜的语气,便无所谓的说道,“从整个社会角度上来看,好人好事要宣传,不止要宣传,还要大力宣传!”

  过不了几年,整个社会的公信力都在急剧丧失,不管是所谓的良知,或者政府,都无法服众,引导舆论走向。越来越多的人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再加上一些典型的好心没好报的现象,人情便逐渐淡漠,直至冷漠。

  哪怕再之后开始宣传正能量,可惜,一百个正能量都没有一个负能量更具感染力,或者说是威慑力,以人们力求安稳的状态,就像一句俗语……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那种事让我碰到了呢?

  张晓注意到了杨帆的那句从社会角度,问道,“那从个人角度呢?”

  “从个人角度来讲,这事就值得商榷了,得分人。对我来说,现在的新闻宣传,做一好事恨不得给你宣传成圣人,太绝对了。甚至给架上面让你下不来,也总有什么沽名钓誉之类的声音,或者倒逼好人的事发生……”说着,杨帆就笑了起来,他对不敢当好人的事还真见过不少,自己也干过。

  顿了顿,杨帆又补充道,“当然,对于那种一心为别人,无欲无求的人来讲,那确实要宣传带动……只是这机会多数被沽名钓誉的人抢了罢了。”

  说话间两人就爬上了一层楼。

  走在漆黑的走廊里,张晓沉默了一下,迷糊中总感觉这话有点怪,“那你到底怎么想的呢?”

  “我?”杨帆问了一声,之后顿了顿才说道,“说是做好事无需动机,不过我就没这么高尚了。我就是出于碰到了,正好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便顺手施为就求一心安……反正,我不是什么好人。就是一自私念头,不是想帮助谁,而是求心安。就跟进了庙里,不管信不信,顺手上柱香罢了!”

  也就是借着酒意,大脑有些兴奋,要不然平时杨帆还真不一定会说这么多。

  无声装逼都快成了顺手习惯了,一笑,更容易让人升起一股高深莫测的感觉,沉默是金吗。没办法,年轻,年龄没有说服力,就只能这样增加神秘感了,稍微能加强点信服力。

  “……”对于这个答案,张晓愣了一下。

  之后,楼洞里只有着张晓哒哒哒的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

  吱的一声,在两人走到三楼,对着走廊上四楼一侧那个木门突然打开了,昏黄的灯光就倾泻了出来,感觉也就是个十五瓦的白炽灯。

  一个穿着衬衣,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出现在灯光里……

  当门被从里面打开的时,杨帆就感觉到了张晓抱的更紧了,当这个男人出现在灯光里时,她几乎把整个身子都贴了过来。

  呃……

  看到张晓贴着杨帆,看着像是一起喝酒回来,男人忍不住就从鼻腔里冷哼一声,之后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这男人的表现让杨帆愣了愣,上次过来时,也就见到他露了一面,却什么没说就回去了。

  这人住三楼,跟张晓也就隔了一层楼,在九八年,别说是职工小区了,便是普通小区,也没冷漠到对门都有可能不认识的地步,可这见了面招呼都不打,还冷哼一声的节奏可不像正常的邻里关系。

  哪怕男人回去了,张晓还是没有放松的意思。

  杨帆感受着手臂上的温软,接着酒意倒是让他有点沉迷,但这酒意可不足以让他的停止思考,脑中想着刚才张晓那清脆的脚步声,有点偏重。

  这很奇怪,至少以他对张晓的了解,她还不至于素质低到晚上回家还特意加重脚步,甚至影响别人休息的地步。

  大概就是想引出刚才那个男人,看起来自己被当成了挡箭牌,走过了三楼,到了四楼,杨帆低声问道,“追求者?”

  “他就是一不要脸的无赖,流氓!”张晓没好气的说道。

  “无赖?”杨帆不理解的问道。

  张晓叹了口气,“对,一般我都是白天回来,要是晚上要不不回来,要不我就要换成软底布鞋,不能出声,要不然指定被他堵在楼洞里上不去!”

  说起这个,杨帆还真有些好奇了,就张晓这火辣劲,还有男人能把她逼的这一步?忍不住说道,“不至于吧,你也不像那种吃亏不声张的人!”

  张晓倒也不顾忌,干脆的说道,“这楼梯就这么宽,他往中间一横,你要想挤过去,他就能把你挤进墙角。你要扇他一巴掌,他就能摸你一把……碰到这种不要脸的,他也不怕你喊。反正在我们小区,别管大姑娘,小媳妇见着他都要绕着走。”

  “那他就没挨过揍?”杨帆奇怪的说道。九十年代,邻里之间还有很多靠打架解决纠纷的呢,像这种耍流氓行为,尤其要挨揍。

  到了门口,张晓需要拿钥匙才松开了手,少了那美妙的触感,杨帆竟然生出一点失落的感觉来。

  掏出了钥匙,摸索着插进了钥匙孔,之后张晓才叹了口气道,“那就是一个无赖,家里就一个人,又有羊羔疯,谁碰他一下他就能赖上谁。”

  杨帆听到这里就有点理解了。

  在九十年代,沾点口舌小便宜,甚至沾点肢体小便宜什么的真不算什么大事,什么骚扰,猥亵之流的在多数人脑中还没形成概念。

  多数家里软弱的人就当被狗咬了,选择忍气吞声。至于家里硬气一些的,直接把人拽来揍一顿了事。

  当然,这是针对普通人,至于这种有癫痫病,又是孤家寡人的无赖,一般人还真不敢去碰。便是把警察叫来都没用,大不了人家往地上一躺,口吐白沫装病罢了!

  世界这么大,奇葩真是多。

  咔嚓……

  门锁被打开。

  “我帮你想办法……”进门时,杨帆安慰道。

  说起来,这种人就是标准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杨帆对这种人,也不至于有多好的办法,但总有一些的。

  比如说,找些混不吝来跟他咧咧牙,恶人就要恶人磨,你装病,我犯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